为了他辞职后

为了他辞职后

 

云朵是个令人羡慕的姑娘,大多数人都这么认为。

能在圈子里找到合适的人结婚,本身就不容易,更何况两个人能每天出双入对,一起工作,一起生活。

上次见面还是婚礼上,云朵穿着洁白的婚纱,笑盈盈的嫁给她的心上人,再见面,已然没了那时的神采。

“我想跟他离婚。”云朵坐在我对面。她随意扎着头发,化了淡妆,低着头搅拌着杯里的咖啡。

云朵喜欢猫,她的老公是猫咖的经营者。当初他在平台发布了猫咪的动态吸引了爱猫人士云朵,见面就确定了关系。

“他各种诋毁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云朵望向窗外,眼神有些空洞,“你知道吗,我现在就觉得,我一无是处。”

云朵曾是个每天在公司007的程序员,敲代码敲到眼花。和男人在一起一年后,他说服云朵辞了工作,陪他一起经营猫咖。云朵记得辞了工作那天,他搂着云朵的肩膀说:“你放心,来陪我经营猫咖一样有工资。”

云朵真的不懂会计。她去买了很多书,一点一点去学。为了帮助云朵快些上手财务工作,他还给云朵找了个女老师。

“他说男老师他吃醋,熟人才会教真本事,外面的培训班都浪费钱。”云朵嘴角扬起一模笑意,“讽刺的是,那个女会计,是他的前M。”

女会计后来没有再来过,当云朵的工作出错时,男人总是很烦躁:“为什么每次账目都要出些问题,你不想跟她学,我理解,但是你也认真负责一点吧?她工作很少会出错。”

男人仿佛做出了很大的退让,云朵一边吧嗒吧嗒掉眼泪,一边崩溃的核对账目。

云朵想了很多次提出离开猫咖,她不想再做会计工作。可是每天晚上男人抱着她的时候,她想说的话又咽了下去,“我希望你为我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你就是我的物品,这样不好吗?”男人最爱在窒息的时候,在她的耳边重复这样的话语。

近两年因为疫情原因,所有的线上线下店铺都收到影响。男人不知道怎么瞄上了自媒体行业,他把正在进修会计知识的云朵叫到跟前:“宝贝,近两年效益真的很差,要不你去学学自媒体吧,我们猫咖火了,等赚够了钱,我们……”

云朵记不清后面那些蛊惑一样的甜言蜜语说了什么,她又顺应他的意思,去学拍视频、剪辑等各种知识。

数据不是不好,是发出去的视频根本无人问津。云朵创意性的视频被他各种指责,他把那些同类热门的视频找出来:“照着抄,他说什么你说什么就行。”

云朵不喜欢抄,她觉得自己想出来的文案和情节也很有趣。她依旧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打理账号,被男人指责:“云朵,你多大了,能不能不要把小孩子脾气带入工作,赚钱是赚钱,你不抄,哪里来的流量?”

云朵妥协了,她照葫芦画瓢抄袭过去,仍旧没有流量。男人又说:“你表情太僵硬,像在背稿子,你太胖了需要减肥了,这么丑没人看你很正常,你……”

云朵依稀记得上次去健身房还是她做程序员的时候。自从和男人在一起,她所有的时间都在学习。

“我努力做个好M,好妻子,好员工,可是到头来,我好像哪个都不好。”云朵看着我,“今天出来时,我和他吵了一架,他说他是为了我好,我和他在一起以后学了这么多东西,他都在督促我上进。”

“离婚是两个家庭的事,你要不再……”我还没说完,云朵说:“我考虑好了,当初我家里人不同意我离职,我奔着爱情和信仰走向他,如今我是个总犯错的笨M,是个做饭难吃、叠不好衣服的妻子,是一个什么都做不好的员工。我不想再继续这样被诋毁被批评的日子了。我想回到认识的第一年,起码那年,我是一个优秀的程序员。”

“其实,你已经很好了。”我没再劝她三思,其实在决定离婚的那一刻,她就已经不是任何人的物品了。

我总希望能不辜负那些看起来很爱我的人,于是我拼命奔跑,我想有一天能在他那里达标。我记下他的每一句话,学习他希望我学习的东西,成为他想我成为的人,我以为这样我就可以骄傲的宣布我是他的所有物,融入他的生命。可是后来我发现,我唯一能做好的角色只有我自己,而不是会计师,不是自媒体,不是厨子,不是保姆。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57

(1)
上一篇 2022年3月12日 下午10:27
下一篇 2022年3月26日 下午10:30

推荐阅读

  • 当暖男遇到渣女

      前天晚上,我收到朋友F发来的消息:“这次应该是彻底结束了。” 我看着宿舍聚在一起商量买什么凑满减的舍友,回复F:“还给她还贷款吗?”F很快回复:“往后看她自己造化吧。…

    2020年11月18日
  • 当她40岁

      陆听南今年已经40岁了。 她刚刚经历了离婚、丢失工作、和父母反叛成仇。现在她的迷茫程度不会比一个刚毕业的无业大学生低。刚出社会的小孩用无知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而她,…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把钱借给S,却被分手

      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创业逐渐步入稳定期的小老板,扎个小辫子,一身运动装,小叔叔的形象,拉着我在热闹的夜市穿梭,给我买酸酸甜甜的糖葫芦。 可我最喜欢的,还是关上门后…

    2021年10月1日
  • 欺骗

      冷冷的风,安静的夜,一个人在路上拼命的跑,孤单的,孤单的,看着影子在地上拉的很长。 直到跑不动了,蹲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吐。口袋里的来电提示响个不停。 我应该早有预感的…

    2021年4月5日
  • 二百斤,我拍了私房照

      他很喜欢丰满的女人。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我很难理解。 可我的确是个放纵自己的肥宅。一百八十斤的体格子,晚饭是一份炸鸡加冰可乐。 自卑让我在现实里很少和异性接触,只有…

    2021年7月10日
  • NTR,你能接受吗?

      这是一个我接触甚少的群体。介于法律制度,这也不是能广而告之的关系。 NTR,普通人眼里,这是一个反人伦的存在。但是我们总得感谢这个信息化时代,NTR这个词汇逐渐出现日…

    2020年7月8日
  • 遗憾湖与悔恨山

      国家线出来,安安松了一口气。 比起整个备考阶段压抑的气氛,接下来按部就班的准备复试要好受许多。 犹豫半天,安安隐身后点开悄悄关注里的唯一关注。 这是她在十个月里占比最…

    2022年3月12日
  • 那个无下限的男人

      这世界上有两个性别,一类是男人,一类是女人。 大部分男性是理性的,大部分女性是感性的。 为什么把两句话放在开头,是因为在圈子里呆久的人,都会明白男人和女人在欲望上的差…

    2021年11月27日
  • 一个自卑的男斯

      我的爱是垃圾,是无人问津,是灯火阑珊下的过街老鼠,是冷笑话,是一场永远不会停的暴风雨。 男,三十岁,办公室的普通职工,月薪七千,单身,有一个m,可能也不能算做是我的m…

    2021年12月4日
  • 我好像爱上一个骗子

      我是个sub/m,入圈三个月认识了主人,那三个月真是个不好的回忆,我受到无数骚扰,很多男人索要我的裸照,要跟我视频,说什么网调,并且在我拒绝后骂我是个装纯的婊子,我又…

    2020年4月27日
  • 玩物

      我没有见过她萌新的样子,我怀着私心不想看到这出剧的落幕,可我知道,总有一天会落幕。 好像是在深夜一次找片片的时候看到了她,一个肆意释放欲望的女孩。尽管所有人都说她是d…

    2022年2月26日
  • 未曾见过的他

      听说,一旦肉体有了接触,灵魂就不会再交流。 就像有些故事有些小说,只能通过文学来记述;就像在深夜emo的时候,没人会跑到舞台上说自己有多痛苦。 很多时候,人类的灵魂,…

    2021年9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