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他辞职后

为了他辞职后

 

云朵是个令人羡慕的姑娘,大多数人都这么认为。

能在圈子里找到合适的人结婚,本身就不容易,更何况两个人能每天出双入对,一起工作,一起生活。

上次见面还是婚礼上,云朵穿着洁白的婚纱,笑盈盈的嫁给她的心上人,再见面,已然没了那时的神采。

“我想跟他离婚。”云朵坐在我对面。她随意扎着头发,化了淡妆,低着头搅拌着杯里的咖啡。

云朵喜欢猫,她的老公是猫咖的经营者。当初他在平台发布了猫咪的动态吸引了爱猫人士云朵,见面就确定了关系。

“他各种诋毁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云朵望向窗外,眼神有些空洞,“你知道吗,我现在就觉得,我一无是处。”

云朵曾是个每天在公司007的程序员,敲代码敲到眼花。和男人在一起一年后,他说服云朵辞了工作,陪他一起经营猫咖。云朵记得辞了工作那天,他搂着云朵的肩膀说:“你放心,来陪我经营猫咖一样有工资。”

云朵真的不懂会计。她去买了很多书,一点一点去学。为了帮助云朵快些上手财务工作,他还给云朵找了个女老师。

“他说男老师他吃醋,熟人才会教真本事,外面的培训班都浪费钱。”云朵嘴角扬起一模笑意,“讽刺的是,那个女会计,是他的前M。”

女会计后来没有再来过,当云朵的工作出错时,男人总是很烦躁:“为什么每次账目都要出些问题,你不想跟她学,我理解,但是你也认真负责一点吧?她工作很少会出错。”

男人仿佛做出了很大的退让,云朵一边吧嗒吧嗒掉眼泪,一边崩溃的核对账目。

云朵想了很多次提出离开猫咖,她不想再做会计工作。可是每天晚上男人抱着她的时候,她想说的话又咽了下去,“我希望你为我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你就是我的物品,这样不好吗?”男人最爱在窒息的时候,在她的耳边重复这样的话语。

近两年因为疫情原因,所有的线上线下店铺都收到影响。男人不知道怎么瞄上了自媒体行业,他把正在进修会计知识的云朵叫到跟前:“宝贝,近两年效益真的很差,要不你去学学自媒体吧,我们猫咖火了,等赚够了钱,我们……”

云朵记不清后面那些蛊惑一样的甜言蜜语说了什么,她又顺应他的意思,去学拍视频、剪辑等各种知识。

数据不是不好,是发出去的视频根本无人问津。云朵创意性的视频被他各种指责,他把那些同类热门的视频找出来:“照着抄,他说什么你说什么就行。”

云朵不喜欢抄,她觉得自己想出来的文案和情节也很有趣。她依旧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打理账号,被男人指责:“云朵,你多大了,能不能不要把小孩子脾气带入工作,赚钱是赚钱,你不抄,哪里来的流量?”

云朵妥协了,她照葫芦画瓢抄袭过去,仍旧没有流量。男人又说:“你表情太僵硬,像在背稿子,你太胖了需要减肥了,这么丑没人看你很正常,你……”

云朵依稀记得上次去健身房还是她做程序员的时候。自从和男人在一起,她所有的时间都在学习。

“我努力做个好M,好妻子,好员工,可是到头来,我好像哪个都不好。”云朵看着我,“今天出来时,我和他吵了一架,他说他是为了我好,我和他在一起以后学了这么多东西,他都在督促我上进。”

“离婚是两个家庭的事,你要不再……”我还没说完,云朵说:“我考虑好了,当初我家里人不同意我离职,我奔着爱情和信仰走向他,如今我是个总犯错的笨M,是个做饭难吃、叠不好衣服的妻子,是一个什么都做不好的员工。我不想再继续这样被诋毁被批评的日子了。我想回到认识的第一年,起码那年,我是一个优秀的程序员。”

“其实,你已经很好了。”我没再劝她三思,其实在决定离婚的那一刻,她就已经不是任何人的物品了。

我总希望能不辜负那些看起来很爱我的人,于是我拼命奔跑,我想有一天能在他那里达标。我记下他的每一句话,学习他希望我学习的东西,成为他想我成为的人,我以为这样我就可以骄傲的宣布我是他的所有物,融入他的生命。可是后来我发现,我唯一能做好的角色只有我自己,而不是会计师,不是自媒体,不是厨子,不是保姆。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57

(1)
上一篇 2022年3月12日 下午10:27
下一篇 2022年3月26日 下午10:30

推荐阅读

  • 我的一个知秋朋友

      她一把拿走我的手机,飞快的在屏幕上敲了一串字然后把手机丢回给我。“姐教你,以后遇见这种人就像我这么怼。”我瞄了眼对话框,刚还在给我发不雅照片的男人已经开始破口大骂。面…

    2020年4月28日 字母圈故事
  •   你坐在地上,靠着墙,房间里乱七八糟,卫生间散发着呕吐物的异味。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把衣服一件件放进行李箱。你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我,你盯着手机屏幕发呆。我没有力气哭,也…

    2022年8月13日
  • 我离开了完美的叔叔

      离开F市的那天,下着小雪,路上行人匆匆,我拉着行李箱等滴滴。 这个陌生的城市,大概再也不会来了。我松了口气,甚至哼起了小调。 手机安安静静的,也只会安安静静的,我从没…

    2021年2月18日
  •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

    2021年10月30日
  • 一个自卑的男斯

      我的爱是垃圾,是无人问津,是灯火阑珊下的过街老鼠,是冷笑话,是一场永远不会停的暴风雨。 男,三十岁,办公室的普通职工,月薪七千,单身,有一个m,可能也不能算做是我的m…

    2021年12月4日
  • 危险经历

      我怀疑他一直知道我是谁。 从一个平台到另一个平台,不同的马甲,不同的动态,都关注了我的账号。 是一个已婚的体制内大叔,三四十岁,混到了中层的位置,既不用像上层一样担心…

    2021年7月17日
  • 当我被家人发现时

      那天,是美好的圣诞节,一切祥和。 老妈外出买菜,我慵懒的趴在床上,拿起了我的小玩具,熟悉的嗡嗡声响起,悦耳又舒适。 没想到老妈去而复返,问我中午想吃些什么。 嗡嗡的声…

    2021年1月4日
  • 猫咪的设定就是永远爱主人

      和他见面是在14年的夏天。 那时我还是个小女孩,穿着背心裤衩,为五块钱的冰激凌心疼。在我艰难的选择到底是草莓味还是香草味时,他的大手把两盒都放进了袋子。 时间太久,以…

    2021年6月21日
  • 对啊,我喜欢被欺负

      春天来的猛烈,挟走了最后一丝冬末寒意,和熙的暖风在初冒芽的柳枝间徘徊不去。在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老师领进来一个女孩。“这是转校生夏觅,大家以后好好相处,多多帮助新同学…

    2020年4月23日 字母圈故事
  • 泡沫

      “追求什么对错 你的谎言 基于你还爱我” 我和阿傅认识的时候,他的身份只是个招摇撞骗的神棍。 我被骗过很多次,阿傅对我说,他永远不会骗我,永远不会。 我是个傻子,我真…

    2022年6月18日
  • 两只匹诺曹

      小时候家里人总说撒谎的孩子鼻子会变得很长很长。 我对着镜子,伸出手摸摸鼻尖,还好,没有变长。 我被自己的举动逗的笑了出来,怎么会有人真的相信这种事情。 其实一点也不好…

    2021年5月24日
  • 物质可以换真心吗

      在圈里经常碰到很多人被挂,比如只是动动嘴皮子的喜欢,只是油嘴滑舌却舍不得付出。 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务实,和我在一起的男人都愿意付出一些小礼物来证明自己的真心,也有收…

    2022年1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