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驴找马?——有主后,我暧昧网聊

骑驴找马?——有主后,我暧昧网聊

 

“一个城市的,玩吗?”“先V我五十看看实力。”“希望可以遇到一个比自己年纪小的女孩照顾。”“姐虽然年纪大了,但姐的心才十七岁。”我刷着私信和广场动态,撩拨似的回复那些消息。

我的签名里没有标明有主,动态里也从不提自己有叔叔这件事。

这算背叛吗?叔叔和我在一起第一天就对我说过,这是他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

可我知道我和那些人不会有什么,选择叔叔的那一刻就意味着我已经做出了决定,我认为他是当下最好的。我想我只是觉得太寡淡了,这段感情就像白开水一样无味。

到底是心虚,所以尽管那些聊天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可每次去见叔叔前,我还是会把那些软件卸载,等回家后再偷偷下载。

我可以预见叔叔看到那些记录以后的评价——骑驴找马,他总能一针见血的指出我心中所想。我只是在凑合,假如有一天我碰到更优秀的,我可能会毫不犹豫把他换掉。

毕竟人性是自私的,又是贪婪的。从前我也相信从一而终,我也向往双向奔赴,但时代在改变,社会在腐蚀,腐蚀掉每个人心中的那点美好。

我还是没有迈出那一步,我在恪守自己忠贞的诺言,我们从不怀疑彼此。我不想变成自己最讨厌的人,尽管那样会让我的利益最大化。

我的确没有道德,不过在这个圈子谈什么道德,这里没有三观,只是想让现在的主养着,等遇到更好的选择,就和现在的主分开。我当然也赚钱,可是和他们终究会分道扬镳,赚的那些钱都要攒起来,那是我的安全感。

我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纯粹干净,就像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大善人”多半都虚伪至极,我是利己的。我不会成为有钱人豢养的金丝雀,那样抗风险能力太差,我不贪心,我只是在能控制的范围内,尽可能多的获取。

这个游戏会带给我快乐,可当我意识到我可以换取更多物质,我得到的快乐越来越少。

我是个真挚的Sub,最起码曾经是,如今看到这个身份底牌,只觉得沉重。年少无知时,总以为和人性对赌是有赢的概率,哪怕希望渺茫。长大了才发现,你拿利益赌人性,十赌十输。

我相信存在DS,但DS的前提一定不是无脑服从,而是双方要有足够的抗风险能力。在没有足够的思考量,没有足够的阅历时,作为Sub受到的只有伤害。

在圈中这些年,我变得越来越复杂了,我不是那个十几岁的小女孩了,我甚至自己都认不出自己。我知道这些都是别人可以鄙夷我的点,我带着目的来到这里,我不够纯粹,甚至会有讨厌我的人说那些难听的话。

可我还是从前那个Sub,只是我不敢去赌了。受了那么多伤,吃了那么多苦头,听了那么多规劝,我终于学会保护自己了,学会以成年人的身份为自己考虑以后了,尽管还不够坚定。

我知道还有很多像我一样的赌徒,用自己的生命去赌人性。其实有时候,自私一点,也无所谓。

“我还是想找夫主。”“那你会死的很惨。”“我知道啊,但那可能就是我的命,我认了。”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625

(0)
上一篇 2023年1月28日 下午10:40
下一篇 2023年2月11日 下午10:52

推荐阅读

  • 我的一个知秋朋友

      她一把拿走我的手机,飞快的在屏幕上敲了一串字然后把手机丢回给我。“姐教你,以后遇见这种人就像我这么怼。”我瞄了眼对话框,刚还在给我发不雅照片的男人已经开始破口大骂。面…

    2020年4月28日 字母圈故事
  • 私生原罪

      吱呀吱呀,房间的床在晃动。 女人的呻吟,男人的低吼,夹杂着一些细碎的言语。 她又在问那个男人要生活费,她们从不避讳,大白天做着这种龌龊事。 我重重把门关上,像是听到我…

    2023年1月21日
  •   你坐在地上,靠着墙,房间里乱七八糟,卫生间散发着呕吐物的异味。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把衣服一件件放进行李箱。你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我,你盯着手机屏幕发呆。我没有力气哭,也…

    2022年8月13日
  • 我为什么做一个S

        每次和同好交流,总是有人问我,你为什么成为了S, 每次我都回答,因为喜欢征服, 但我很清楚,我骗了所有人,包括自己,其实我的属性是SWITCH, 小于这…

    2020年4月23日
  • 你好,简历人

        “在吗?28岁,坐标山东,接触圈子五年了,喜欢玩……” 早晨起来看手机,总会收到这样的自我介绍,准确来说,是简历。 不知道哪里流行起来的,总之慢慢的,大…

    2021年2月1日
  •   去年十月份,我把陪自己长大的游戏账号卖了。 清空记录的时候,发现收藏里有一篇很长很长的小作文,在里面我用极其粘人的口吻深情表白。尴尬的是,我把头发薅秃了也想不起来对方…

    2022年1月15日
  • 为什么你身边都是伪m

    – “可我们才认识第一天,还不太熟悉,后天见面你就要TJ,你找m这么随意吗?”- “那我们在网上相处一个来月,见面再不适应,那不浪费时间吗?”- “可是我们确实很陌生啊…

    2022年10月8日
  • 拜金

    “我情愿从来没认识过你。” 独自坐在高铁站,他没有送我,只是发来这条消息。 是啊,他当然会后悔,他不该认识我,不该喜欢我这种女孩。 贫穷是什么滋味……是爬着蚰蜒和不知名虫子的农村土…

    2023年7月2日
  • 有一种刺猬不该碰

      芽儿是在大二的时候碰到了她的主人G,那是个三十岁事业有成的单身男人,经验丰富的圈里老人。 而平平无奇的芽儿吸引他的地方,是因为芽儿患有边缘性人格障碍(一种人际关系、自…

    2020年10月19日
  • 对不起,我只是太爱你

      我的床头柜里放了十七份悔过书,全部都来自于同一个男人——我的S。 是不是很奇怪,一个S会给自己的M写悔过书,当我第一次收到的时候,我也很震惊。起因是他在那次游戏过程中…

    2023年7月30日
  • 爱唱非主流的斯(一)

      他是有点木讷在身上的。 想了半天,我能评价他的只有这么一句。 按照一般流程,收慕前是要听她说点七零八碎过往的,他没听。 “妹儿,我这儿烧烤老香了 ,走,我带你撸串去。…

    2023年6月10日
  • Z先生的礼物

      你现在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我不是一个强硬的人。 在遇到Z先生以前,我是个很软弱的人,游戏和生活里都是如此。他形容我好像一只怕…

    2021年6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