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R,你能接受吗?

NTR,你能接受吗?

 

这是一个我接触甚少的群体。介于法律制度,这也不是能广而告之的关系。

NTR,普通人眼里,这是一个反人伦的存在。但是我们总得感谢这个信息化时代,NTR这个词汇逐渐出现日常里,很多“单纯的路人”会用这几个字母形容纯爱三角恋的关系,普及这个词的人居然是在二次元领域,“牛头人”、“宫吧/拱坝老哥”都让“NTR”这个词在使用时都带有一丝猥琐的调侃,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真正的NTR爱好者在看到这种群体代名词越来越偏离本质时,恐怕心里的感受更加复杂。

我没有接触过真正以NTR作为日常模式的人,包括“绿帽奴”、“换妻”等,毋庸置疑,这是有行动难度的,提到NTR,围绕这个词汇的是背德与不忠。毕竟这种关系总需要第三个人存在,而日常的社交中,两个人的契合要易于三人行。

BD5M中有一个分支就叫Non-monogamist,称为“非一对一主义者”,不主张一对一的专一男女关系,不满足仅有一个固定性伴侣。如同有人关注开放式感情,实际上,非一对一的关系是有一个前提,就是双方同意的前提,即“双方约定的非一对一” 关系(Consensual Non-monogamy)——双方在彼此同意的情况下,与不止一个伴侣同时保持着性或爱的关系,比如,开放关系(open relationship)或多角恋(polyamory)。

多数人终究想要一份社会归属感,所以在主流(制度)认知中,人们也始终认为一段关系只有在承诺且排他(不出现非一对一)的情况下,才有可能是健康幸福的,否则就是背叛和猜疑,而最终导致“幸福关系”的破裂。NTR所以变成受人冷眼和不理解的人群。

上世纪80年代,NTR关系被发现出现在同性恋群体,据研究表明,在历史中,随着堕胎合法化和避孕技术的不断发展,开放式或者多角恋逐渐出现在异性恋中,这是一种社会性向的“非限制性”,相对立的是社会性向“限制性”概念。这种“限制”也可推测是为了保证家族血脉纯净而得到更广泛的认同与支持。

但其实,Conley等学者在2017年的论文中展示对1507名处在一对一关系中以及617名处在非一对一关系中的人进行研究的结果。研究者用一系列量表(Relationship Assessment Scale,CommitmentScale,Dyadic Trust Scale,PassionateLove Scale,Anticipated Sexual Jealousy Scale)测量参与者对关系的整体满意度、承诺、激情、信任以及妒忌(吃醋)的情况。研究者们发现在一对一关系中的人与在非一对一关系中的人在满意度、承诺、与激情等量表中的得分并无显著差异。甚至量表显示非一对一关系略胜一筹,例如信任度等指数。

NTR与你我的属性无关,这是个独立的分支,一个性价值观与多数人不同的小众人群,更多人接触是为了获取更大的刺激、支配与羞辱感,如同血脉深处翻涌出的兽性,践踏对方的领域,让对方臣服。当然,这不可以成为你家主子多奴的借口,更不是你强迫伴侣接受的理由。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开放式的关系,千万不要试图过度理解并为了情感迫使自己接受。阿秋在此温馨提示:“聚众淫秽”违反我国法律,且不论关系,只要在非自愿情况下都算强奸。

每个人内心深处的那只野兽,喜欢依附,又喜欢排他,愿意共享却又占有,然后在这些本能的基础上分裂,变态,最后呈现各种特有的人性,而所有的癖好,终将成为一种工具,一种手段,来向那只野兽妥协。这不是件可耻的事,我们都知道,在人性面前,试探或忍让都是要克制,拒绝的。

在这个圈子里,我们都是勇者,没有抱歉,也不必愧疚,追求性自由是人类的天性,也是动物的本能。耐心一点,你会找到愿意陪你一起驯服欲望的人。

 

NTR,你能接受吗?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112

(9)
上一篇 2020年6月2日 上午12:16
下一篇 2020年9月22日 下午1:52

推荐阅读

  • 天黑请闭眼(中)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珊珊是我最爱的女孩。 和她初识是在学校附近的书店,那是一个不讲理的家长吧,自己买错了教辅资料,一个劲的指…

    2022年4月2日
  • 腐坏

      “我可以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吗?” “我总觉得道听途说写来的东西总归是虚的。” “但你也是当事人。” “你写出来的不是我,也不是她,而是你故事里的人。” 买过玫瑰吗,插在…

    2022年4月30日
  • 猫咪的设定就是永远爱主人

      和他见面是在14年的夏天。 那时我还是个小女孩,穿着背心裤衩,为五块钱的冰激凌心疼。在我艰难的选择到底是草莓味还是香草味时,他的大手把两盒都放进了袋子。 时间太久,以…

    2021年6月21日
  • 化蝶

      我见到她的那天,那座城市下了好大的暴雨。她像个戏精,也不躲雨,就站在雨里淋着,还一直哭哭啼啼。 她被骗是必然,连她自己都和我说过,知道自己会被骗,可她还是去找了那个低…

    2022年7月2日
  • 提前的除夕

      今年回家的日期提前了些。 提着行李箱进门的时候,老妈头上的白发多了些,不变的是仍旧絮絮叨叨。桌子上摆着我爱吃的坚果,新换的床单被褥都带着薰衣草的香气,是家的味道。 Q…

    2022年1月30日
  • 一个未成熟的30岁少年

      B哥是个很糙的北方汉子,这是我下了出租车后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他跑过来操着北方口音问我是不是他要等的人,然后帮我拿包,说我还真是个小胖子,一点没骗人。 在圈子里认识了…

    2021年1月10日
  •   你坐在地上,靠着墙,房间里乱七八糟,卫生间散发着呕吐物的异味。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把衣服一件件放进行李箱。你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我,你盯着手机屏幕发呆。我没有力气哭,也…

    2022年8月13日
  • 其实,他没那么深情

      那是一个很单纯的姑娘。 虽然在圈里呆了很多年,但我还是觉得单纯。说直白点,她有些恋爱脑。 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女人的通病,在荷尔蒙上头的时候,可以把那1%的好挥发成10…

    2022年2月19日
  • 一次失败的囚禁

      她是个很奇怪的女孩。 大三即将毕业实习,从来没有独自出过远门,却一个人带着行李箱来到我的城市。前期在网上时,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了解互相的状态,可我仍然没有对她了解多少…

    2021年4月12日
  • 坐火箭的王董

      在我骑自行车的时候,王哥开着宝马把我的妹子接走了。 后来在我一次一次不懈努力下,我也开上了宝马,我满心欢喜的去接我的妹子,发现王总开上了迈巴赫。 我一直坚信我命由我不…

    2021年12月25日
  • 彪子

      彪子和我是在陪玩平台认识的。 他通过个人主页主动私信我,说话的方式像极了圈里人。我有些惊慌,因为这个号平时也需要进行直播,还有很多熟人朋友。 可当我询问的时候,他表现…

    2022年4月17日
  • 理想者的消亡

      在电话拨通前,我像是早有预感一样,打字说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只是情绪激动,一时亢奋,这很正常,不要抛弃我。 是在楼道里打的这通电话,很冷。哪怕是正午,窗外的天也是灰蒙蒙…

    2021年1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