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R,你能接受吗?

NTR,你能接受吗?

 

这是一个我接触甚少的群体。介于法律制度,这也不是能广而告之的关系。

NTR,普通人眼里,这是一个反人伦的存在。但是我们总得感谢这个信息化时代,NTR这个词汇逐渐出现日常里,很多“单纯的路人”会用这几个字母形容纯爱三角恋的关系,普及这个词的人居然是在二次元领域,“牛头人”、“宫吧/拱坝老哥”都让“NTR”这个词在使用时都带有一丝猥琐的调侃,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真正的NTR爱好者在看到这种群体代名词越来越偏离本质时,恐怕心里的感受更加复杂。

我没有接触过真正以NTR作为日常模式的人,包括“绿帽奴”、“换妻”等,毋庸置疑,这是有行动难度的,提到NTR,围绕这个词汇的是背德与不忠。毕竟这种关系总需要第三个人存在,而日常的社交中,两个人的契合要易于三人行。

BD5M中有一个分支就叫Non-monogamist,称为“非一对一主义者”,不主张一对一的专一男女关系,不满足仅有一个固定性伴侣。如同有人关注开放式感情,实际上,非一对一的关系是有一个前提,就是双方同意的前提,即“双方约定的非一对一” 关系(Consensual Non-monogamy)——双方在彼此同意的情况下,与不止一个伴侣同时保持着性或爱的关系,比如,开放关系(open relationship)或多角恋(polyamory)。

多数人终究想要一份社会归属感,所以在主流(制度)认知中,人们也始终认为一段关系只有在承诺且排他(不出现非一对一)的情况下,才有可能是健康幸福的,否则就是背叛和猜疑,而最终导致“幸福关系”的破裂。NTR所以变成受人冷眼和不理解的人群。

上世纪80年代,NTR关系被发现出现在同性恋群体,据研究表明,在历史中,随着堕胎合法化和避孕技术的不断发展,开放式或者多角恋逐渐出现在异性恋中,这是一种社会性向的“非限制性”,相对立的是社会性向“限制性”概念。这种“限制”也可推测是为了保证家族血脉纯净而得到更广泛的认同与支持。

但其实,Conley等学者在2017年的论文中展示对1507名处在一对一关系中以及617名处在非一对一关系中的人进行研究的结果。研究者用一系列量表(Relationship Assessment Scale,CommitmentScale,Dyadic Trust Scale,PassionateLove Scale,Anticipated Sexual Jealousy Scale)测量参与者对关系的整体满意度、承诺、激情、信任以及妒忌(吃醋)的情况。研究者们发现在一对一关系中的人与在非一对一关系中的人在满意度、承诺、与激情等量表中的得分并无显著差异。甚至量表显示非一对一关系略胜一筹,例如信任度等指数。

NTR与你我的属性无关,这是个独立的分支,一个性价值观与多数人不同的小众人群,更多人接触是为了获取更大的刺激、支配与羞辱感,如同血脉深处翻涌出的兽性,践踏对方的领域,让对方臣服。当然,这不可以成为你家主子多奴的借口,更不是你强迫伴侣接受的理由。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开放式的关系,千万不要试图过度理解并为了情感迫使自己接受。阿秋在此温馨提示:“聚众淫秽”违反我国法律,且不论关系,只要在非自愿情况下都算强奸。

每个人内心深处的那只野兽,喜欢依附,又喜欢排他,愿意共享却又占有,然后在这些本能的基础上分裂,变态,最后呈现各种特有的人性,而所有的癖好,终将成为一种工具,一种手段,来向那只野兽妥协。这不是件可耻的事,我们都知道,在人性面前,试探或忍让都是要克制,拒绝的。

在这个圈子里,我们都是勇者,没有抱歉,也不必愧疚,追求性自由是人类的天性,也是动物的本能。耐心一点,你会找到愿意陪你一起驯服欲望的人。

 

NTR,你能接受吗?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112

(9)
上一篇 2020年6月2日 上午12:16
下一篇 2020年9月22日 下午1:52

推荐阅读

  • 一个自卑的男斯

      我的爱是垃圾,是无人问津,是灯火阑珊下的过街老鼠,是冷笑话,是一场永远不会停的暴风雨。 男,三十岁,办公室的普通职工,月薪七千,单身,有一个m,可能也不能算做是我的m…

    2021年12月4日
  • 同城“辣妹”

      她身材很好,从她挂在主页的照片来看,打着她的专属水印,应该不是网图。 我看了一眼属性,是个M,还和我是一个城市。 我主动发去私信,用一杯奶茶的价格要来了妹子的微信。我…

    2022年9月24日
  • 冷暴力致死

    我还记得他刚开始的样子。他为了哄我开心,大半夜为了我在宿舍外喂两小时蚊子的样子,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样子,他连续给我发几十条消息的样子,他说他很自卑觉得配不上我的样子…… 我记得他说,…

    2021年8月28日
  • 爱是勇敢者的游戏(上)

      我还记得初见,他抱着一捧实在称不上好看的花束,站在人来人往的路口。 我犹豫片刻,还是走了上去。 “实在对不起,我跟花店说要订一束最特别的花,没想到做出来效果这么炸裂,…

    2023年9月17日
  •   去年十月份,我把陪自己长大的游戏账号卖了。 清空记录的时候,发现收藏里有一篇很长很长的小作文,在里面我用极其粘人的口吻深情表白。尴尬的是,我把头发薅秃了也想不起来对方…

    2022年1月15日
  • 过期关系

    你有过那种经历吗,就是你很喜欢吃一样东西,所以你每天都吃,直到有一天,你闻到它的味道只剩下了反胃,你就再也不会碰它。 我们总是希望当下这段感情能维持的更长久,就像情窦初开时对一生一…

    2021年8月21日
  • 朝拜者(上)

      还记得刚见肖肖时,他黑黑瘦瘦的,像只小老鼠,一点也不可爱。 他背着破旧的书包,里面鼓鼓囊囊不知道装了些什么,呲着牙冲我嘿嘿傻笑。 老实说,我的内心是抗拒的。 来都来了…

    2023年10月22日
  • 当我开始试着分析S(二)

      第二天的聊天其实很简短。 “你貌似假姑娘,女孩子应该又会甜人又会撒娇。”他说。 这不是第一个人这样对我讲,去年冬天某个和我深夜连麦的S也曾不断强调——太强势的女生往往…

    2023年4月22日
  • 提前的除夕

      今年回家的日期提前了些。 提着行李箱进门的时候,老妈头上的白发多了些,不变的是仍旧絮絮叨叨。桌子上摆着我爱吃的坚果,新换的床单被褥都带着薰衣草的香气,是家的味道。 Q…

    2022年1月30日
  • 我和Master结婚了

      在见父母之前,他紧紧捏着我的手。 我安慰他不要紧张,他的手心还是一直冒汗。 我想过很多遍和我见家长的男人会是怎样,我想过很多次和我度过余生的人会是怎样。可实际上,真的…

    2021年8月14日
  • 告别

      我来的时候,你支离破碎。 我离开,是为了让你不要再支离破碎。 和言生分开的那天,圆圆正在开部门例会。 她借口上厕所,接了个电话的功夫,就失去了她的神明。 圆圆以为她会…

    2022年5月14日
  • Z先生的礼物

      你现在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我不是一个强硬的人。 在遇到Z先生以前,我是个很软弱的人,游戏和生活里都是如此。他形容我好像一只怕…

    2021年6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