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R,你能接受吗?

NTR,你能接受吗?

 

这是一个我接触甚少的群体。介于法律制度,这也不是能广而告之的关系。

NTR,普通人眼里,这是一个反人伦的存在。但是我们总得感谢这个信息化时代,NTR这个词汇逐渐出现日常里,很多“单纯的路人”会用这几个字母形容纯爱三角恋的关系,普及这个词的人居然是在二次元领域,“牛头人”、“宫吧/拱坝老哥”都让“NTR”这个词在使用时都带有一丝猥琐的调侃,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真正的NTR爱好者在看到这种群体代名词越来越偏离本质时,恐怕心里的感受更加复杂。

我没有接触过真正以NTR作为日常模式的人,包括“绿帽奴”、“换妻”等,毋庸置疑,这是有行动难度的,提到NTR,围绕这个词汇的是背德与不忠。毕竟这种关系总需要第三个人存在,而日常的社交中,两个人的契合要易于三人行。

BD5M中有一个分支就叫Non-monogamist,称为“非一对一主义者”,不主张一对一的专一男女关系,不满足仅有一个固定性伴侣。如同有人关注开放式感情,实际上,非一对一的关系是有一个前提,就是双方同意的前提,即“双方约定的非一对一” 关系(Consensual Non-monogamy)——双方在彼此同意的情况下,与不止一个伴侣同时保持着性或爱的关系,比如,开放关系(open relationship)或多角恋(polyamory)。

多数人终究想要一份社会归属感,所以在主流(制度)认知中,人们也始终认为一段关系只有在承诺且排他(不出现非一对一)的情况下,才有可能是健康幸福的,否则就是背叛和猜疑,而最终导致“幸福关系”的破裂。NTR所以变成受人冷眼和不理解的人群。

上世纪80年代,NTR关系被发现出现在同性恋群体,据研究表明,在历史中,随着堕胎合法化和避孕技术的不断发展,开放式或者多角恋逐渐出现在异性恋中,这是一种社会性向的“非限制性”,相对立的是社会性向“限制性”概念。这种“限制”也可推测是为了保证家族血脉纯净而得到更广泛的认同与支持。

但其实,Conley等学者在2017年的论文中展示对1507名处在一对一关系中以及617名处在非一对一关系中的人进行研究的结果。研究者用一系列量表(Relationship Assessment Scale,CommitmentScale,Dyadic Trust Scale,PassionateLove Scale,Anticipated Sexual Jealousy Scale)测量参与者对关系的整体满意度、承诺、激情、信任以及妒忌(吃醋)的情况。研究者们发现在一对一关系中的人与在非一对一关系中的人在满意度、承诺、与激情等量表中的得分并无显著差异。甚至量表显示非一对一关系略胜一筹,例如信任度等指数。

NTR与你我的属性无关,这是个独立的分支,一个性价值观与多数人不同的小众人群,更多人接触是为了获取更大的刺激、支配与羞辱感,如同血脉深处翻涌出的兽性,践踏对方的领域,让对方臣服。当然,这不可以成为你家主子多奴的借口,更不是你强迫伴侣接受的理由。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开放式的关系,千万不要试图过度理解并为了情感迫使自己接受。阿秋在此温馨提示:“聚众淫秽”违反我国法律,且不论关系,只要在非自愿情况下都算强奸。

每个人内心深处的那只野兽,喜欢依附,又喜欢排他,愿意共享却又占有,然后在这些本能的基础上分裂,变态,最后呈现各种特有的人性,而所有的癖好,终将成为一种工具,一种手段,来向那只野兽妥协。这不是件可耻的事,我们都知道,在人性面前,试探或忍让都是要克制,拒绝的。

在这个圈子里,我们都是勇者,没有抱歉,也不必愧疚,追求性自由是人类的天性,也是动物的本能。耐心一点,你会找到愿意陪你一起驯服欲望的人。

 

NTR,你能接受吗?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112

(8)
上一篇 2020年6月2日 上午12:16
下一篇 2020年9月22日 下午1:52

推荐阅读

  • 玩物

      我没有见过她萌新的样子,我怀着私心不想看到这出剧的落幕,可我知道,总有一天会落幕。 好像是在深夜一次找片片的时候看到了她,一个肆意释放欲望的女孩。尽管所有人都说她是d…

    2022年2月26日
  • 她选择倒计时退圈

      茶餐厅包间外,人来来去去。 茶餐厅包间内,一笑捧着书慢慢品读,脚下男人舔舐的动作并不熟练,但胜在足够用心努力。 窗外风吹过,一笑低头问男人:“上次以后,我们多久没见过…

    2022年3月5日
  • 二百斤,我拍了私房照

      他很喜欢丰满的女人。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我很难理解。 可我的确是个放纵自己的肥宅。一百八十斤的体格子,晚饭是一份炸鸡加冰可乐。 自卑让我在现实里很少和异性接触,只有…

    2021年7月10日
  • 其实,他没那么深情

      那是一个很单纯的姑娘。 虽然在圈里呆了很多年,但我还是觉得单纯。说直白点,她有些恋爱脑。 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女人的通病,在荷尔蒙上头的时候,可以把那1%的好挥发成10…

    2022年2月19日
  •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

    2021年10月30日
  • 哥哥,SP是什么?

      《还珠格格》应该是很多80后90后的童年记忆。每天放学后,家长小孩都守在电视机面前,随里面的角色一起嬉笑怒骂,磕一把瓜子,扇一把蒲扇,构成了童年温馨美好的回忆。 但是…

    2020年4月23日 字母圈故事
  • 遗憾湖与悔恨山

      国家线出来,安安松了一口气。 比起整个备考阶段压抑的气氛,接下来按部就班的准备复试要好受许多。 犹豫半天,安安隐身后点开悄悄关注里的唯一关注。 这是她在十个月里占比最…

    2022年3月12日
  • 庇护所

      我和老洪认识的时候,他已经是而立之年。 在确定关系前,我俩几乎打卡了这座城市所有的咖啡馆和茶馆。在老洪的描述中,了解了他的前半生——一个从贫困户家里走出来的大学生,一…

    2021年12月18日
  • 欺骗

      冷冷的风,安静的夜,一个人在路上拼命的跑,孤单的,孤单的,看着影子在地上拉的很长。 直到跑不动了,蹲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吐。口袋里的来电提示响个不停。 我应该早有预感的…

    2021年4月5日
  • 来自2021年的回信

      2018年的小孩,你好。 因为近一年来工作繁忙,你写给2020年1月22号的信,直到2021年8月7号才到我手中。 看到你在信里,问了那么多问题,你一定很好奇未来是什…

    2021年8月7日
  • 卑微是种罪

    我曾经以为网上那种为了渣男屡次堕胎,被家暴了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回头原谅的女性只出现于夸张的艺术作品中。如果不是我的列表存在,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卑微的女孩。 认识她是在微…

    2021年9月4日
  • 为了他辞职后

      云朵是个令人羡慕的姑娘,大多数人都这么认为。 能在圈子里找到合适的人结婚,本身就不容易,更何况两个人能每天出双入对,一起工作,一起生活。 上次见面还是婚礼上,云朵穿着…

    2022年3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