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爱立人设的大佬

那些爱立人设的大佬

我有两个号,一个是M,一个是S。

我经常会收到一个账号给我两个号发来截然不同的消息。

好巧,他也有两个身份,一个是S,一个是M。

网上说这样的人很多,大号“小MG叫爸爸”,小号“妈妈,儿子跪下了”,以至于我时常担心他们会不会上错账号发错消息。

面具嘛,谁都会有,我理解,在合适的属性面前切换合适的身份,都不过是为了追求刺激,只要不落到我身上就好。我是不会接受上一秒冲我挥鞭子的人,下一秒在别的男女面前卑躬屈膝。

我喜欢表里如一的人,坦诚、直率,我也以此为准与人相处。所以哪怕不再是二十出头的年纪,也总被人当成小孩,因为别人说什么我就信什么。

他很擅长写一堆废话文章,嗯,就是那种把字母圈基础知识无限灌水的无意义动态,底下还时常跟着几个马屁虫,故作高深讨论着什么学术。

他建了个群,恰逢那阵子无聊,我加了,说是只要同好都可以,不拘泥于属性。

估计在社会上混迹久了,他是比较会“说话”的。我们曾探讨过关于DS方面的内容,他就在群里多次说什么关于DS的理解没几个人比我深入,我尴尬的只想抠个芭比梦幻城堡。

分歧点是在一次群内讨论,我和一些女S、女M认为抛开游戏,现实层面(比如生育、结扎)男女是平等的,哪怕我当时要找的是夫主。但是群里那群男的却觉得女M讲什么女权,去做女S不是更好,甚至还有人讥讽“连戴不戴T都决定不了的小M跑到这里谈什么结扎什么生育”。

我大为震撼,也许是因为他们有时间去发灌水动态,却没时间去理解字母圈最基础的权力划分。可我也理解,毕竟没有人愿意学习让自己吃亏的东西,我们只需要谈那些能让自己获益的方面就好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退了群,不是一路人,没必要为难自己。

后来我进吃瓜群,发现群主还是他,他笼络了一批和他一样喜欢夸夸其谈的“大佬”,找了几个喜欢这种“大佬”的小M,每天在群里逗乐,宣传自己的男权思想,碰到不同意见就明里暗里贬低对方是底层思想,认知狭隘。

我没再争论,这台上有人逗哏,就得有人捧哏,我何必多此一举。

再听人提起他是和一个同好聊天,同好遇到个女M,他跟同好说那个女M是骗子别信,还给同好讲了一堆有的没的,让同好掏个788拜他为师,他还给同好炫耀自己现在的M有多乖多粘人,自己有多少粉丝多少群。

同好没拜师,也没和那个女M断了联系。女M给同好发来截图,他一面说女M是骗子,让同好不要再联系女M,一面给女M发去私信。

凌晨一点,我在被子里笑出鹅叫 。同好把他当大佬,他给同好耍心眼。别人最多抢个女M,他这财色全要,还得占个师父的美名。

更搞笑的是他曾向我吹嘘自己年入百万,还做作的叹气说是疫情效益不好,不然每年二三百不是问题。那时我是真信啊,结果他大半夜费半天劲去忽悠同好788拜师费。

我想起之前我问朋友,为什么有人拜金,有人炫富,她们都在一个广场发动态,怎么就碰不上面。朋友说永远不要质疑骗子的眼光,只有骗子才不会骗骗子。

果然,立人设还得看大佬——

对女M:“我啊,年入百万,疫情,效益不好,自己开的公司,往年都二三百起步。”

对男S:“那就是个骗子,你别再联系她了,这圈里女的骗钱很多,你也是新人,什么也不懂,这样吧,你交个788拜师费,以后我带你玩,不信你去问问这平台哪个不认识我,我老人了。”

对外【有关所有圈里的问题都可以咨询,帮你建立正确的字母观,不再收M】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707

(0)
上一篇 2023年7月16日 下午9:27
下一篇 2023年7月30日 下午2:19

推荐阅读

  • 她问我要红包,我该不该给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红包在我们圈子的初始社交关系中,到底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思考来思考去,总算有了一些结论,因此我给红包起了个比较直观的名字:   …

    2020年4月28日 说说字母圈
  • 新欢

      十五个小时,一千四百公里,我到了这座群山环绕的城市。 这还是我第一次经历生离死别,没人有心思告诉我该做什么,我只是懵懂的跪在最后,望着黑白的遗照,听到妈妈撕心裂肺的哭…

    2022年10月1日
  • 一次失败的囚禁

      她是个很奇怪的女孩。 大三即将毕业实习,从来没有独自出过远门,却一个人带着行李箱来到我的城市。前期在网上时,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了解互相的状态,可我仍然没有对她了解多少…

    2021年4月12日
  • 泡沫

      “追求什么对错 你的谎言 基于你还爱我” 我和阿傅认识的时候,他的身份只是个招摇撞骗的神棍。 我被骗过很多次,阿傅对我说,他永远不会骗我,永远不会。 我是个傻子,我真…

    2022年6月18日
  • 缺爱

      她是个精神失常的疯子,会在某个突然的时间点,打来几十个电话。 我当然不会接,她只是我备用机里的一条鱼,是我无聊闲暇时的乐子。 我看着她像个小丑,在所有社交平台公开和我…

    2022年7月30日
  • 二百斤,我拍了私房照

      他很喜欢丰满的女人。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我很难理解。 可我的确是个放纵自己的肥宅。一百八十斤的体格子,晚饭是一份炸鸡加冰可乐。 自卑让我在现实里很少和异性接触,只有…

    2021年7月10日
  •   “她比我更会当狗吗?” “不……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不是狗。” 她打来电话的时候,我们正在床上翻云覆雨。 他想去接电话,我抓住他的手:“最后一次了,我不想被别人打扰。…

    2022年10月15日
  • 爱慕=沸羊羊?

      姐姐从来都不喜欢我这个类型的男孩,我一直知道。 我大概是别人口中的沸羊羊,就是在姐姐游戏的时候充当背景板的那种。 我分不清对姐姐到底是怎样的感情,只想单纯靠近,尽可能…

    2023年8月6日
  • 喜欢和合适,选哪个?

    “在哪儿工作呢,我准备辞职了,要不投奔你?” 微信消息弹出,是我久不联系的朋友A。 我是个外热内冷的人,所以即使高中大学都在一个宿舍也没能让我们成为好朋友,只能算较好的朋友和同乡。…

    2023年11月11日
  • 关于孤独这件事

      我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主。 平淡的人生,没有任何转折,好像一条直线。我不会去花很多时间去写自己的要求和期许,也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或者说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在这个…

    2021年3月1日
  • 藏在歌单里的过往(下)

      《后来》,第一次听是在高中,一边听一边掉眼泪。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的心里都会装着一个遗憾的白月光,我曾遇到一个把我拉出深渊的S,他给了我太多的爱,哪怕被父母发现后,他…

    2023年12月2日
  • 一个多主的女m(上)

      处理不完的工作,一场接一场的考核,一次次又一次的分离。 在请假会扣全勤和能不能坚持到休息之间挣扎,最终还是在医院走廊坐了一下午的冷板凳。 我开始服用抗抑郁的药物,尽管…

    2023年12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