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憾湖与悔恨山

遗憾湖与悔恨山

 

国家线出来,安安松了一口气。

比起整个备考阶段压抑的气氛,接下来按部就班的准备复试要好受许多。

犹豫半天,安安隐身后点开悄悄关注里的唯一关注。

这是她在十个月里占比最大的娱乐活动,偷看前任男友的现状。他早就取关了安安,现在他的动态置顶是粉色兔子做头像的女孩。

去年国家线出来之前,这个空间的置顶还是安安。

安安一开始并不是圈里人,和他认识是在社交软件上找研友互相督促。而他像带着蛊惑的魔力,有着优秀的学历和不错的颜值,上来就问安安需不需要管教系男友,安安还没反应过来,手就已经点了同意。

这个光环男友在制定考研计划时,也代入了“成年人的奖惩机制”。在管教系男友的标签下,安安接受了游戏设定,下载他所谓的圈里软件,注册,官宣置顶。

安安问他这样对待过多少女孩,他说有几个。安安追问到底是几个,他不说话了,按着安安红红的pg,让她好好复习。

安安打开了那个只登录了一次的软件,发现他没有历史动态,主页只有一个孤零零的置顶帖。

安安问他:“如果我考不上怎么办?”

安安想听情话,他推了推眼镜,一板正经的教育安安不要有二战的想法。

然而,在考研的前两个月,安安失眠了。安安试了许多方法,还是睡不着。大脑疲惫不堪,又兴奋不已,背过的内容都毫无印象。

那段时间他总是在凌晨接到安安的电话,他试着安抚安安。他说:“别怕,安安。”安安每次听到这句话,枕头上总是有一片湿润。

当然,眼泪流的最多的还是查看计划完成情况的周日下午。

焦虑的情况愈发严重,每次和他见面,安安都会有种罪恶感,因为浪费了复习的时间。他劝安安松弛有度,安安崩溃的说:“你当然轻松了,你是考上了,那我八九个月的努力白费了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吗?”

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分手。

他没有走,也没有生气,而是抱着安安。

安安的电话也接,只是不会再约安安见面的事情。

终于快到考试的日子,安安问他可不可以考完试再见一面,她很抱歉那天的事。他温和地说,没关系,压力大宣泄出来就好了,上岸顺利。

实际上,在考完试以后,他删除了安安。上一场考试间隙还在给安安加油打气,最后一场考完就删除,寓意再明显不过。

安安站在图书馆的走廊,很冷清,烟雾缭绕。

一战没有上岸,二战终于得到了一个满意的分数。安安在编辑页面删删减减,也没有想出要表达什么内容,因为想告诉的那个人,早就不想知道答案了。

生命里,我们几乎每时每刻都在犯错,那所有应该做而没有做的,逐日侵蚀沉淀之后,贮满泪水,就成为遗憾湖;那所有不该做而又做了的,层层堆积重叠之后,黯然耸立,就成为悔恨山。—— 席慕蓉《席慕蓉散文集》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53

(2)
上一篇 2022年3月5日 下午10:15
下一篇 2022年3月20日 上午10:41

推荐阅读

  • 五年,她学会反抗

      一直到今天,我都认为,那是我见过最恶臭的中年人。 从和他接触到前天找他聊天,都没有让我对他的看法改变丝毫。他就像圈里一些人,自己多N所以不停给别人说没有一段关系是可以…

    2020年10月26日
  • 物质可以换真心吗

      在圈里经常碰到很多人被挂,比如只是动动嘴皮子的喜欢,只是油嘴滑舌却舍不得付出。 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务实,和我在一起的男人都愿意付出一些小礼物来证明自己的真心,也有收…

    2022年1月23日
  • 死亡骗局

      【以下故事为圈内人真实经历】 “我被骗过。” 我被骗过。 “她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他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她经历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我想保护她。” 我经历过很…

    2022年5月7日
  • 彪子

      彪子和我是在陪玩平台认识的。 他通过个人主页主动私信我,说话的方式像极了圈里人。我有些惊慌,因为这个号平时也需要进行直播,还有很多熟人朋友。 可当我询问的时候,他表现…

    2022年4月17日
  • 喜欢和合适,哪个重要?

      我曾问那个大我十七岁的大叔,我们会不会在一起一辈子。 他抱着我,问我知不知道什么是一辈子,我摇头说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喜欢他,心跳是不会撒谎的。 分开以后总有人试着去…

    2022年2月14日
  • 未曾见过的他

      听说,一旦肉体有了接触,灵魂就不会再交流。 就像有些故事有些小说,只能通过文学来记述;就像在深夜emo的时候,没人会跑到舞台上说自己有多痛苦。 很多时候,人类的灵魂,…

    2021年9月11日
  • 失去的分享欲

      “你可不可以不要无理取闹了?” “安静会可以吗,让我喘口气行吗?” “睡觉吧,我不想吵架,我累了。” 朋友说,注定要分手的结局,何必大老远跑去见一面。可我还是去了,带…

    2022年7月9日
  • 为什么你身边都是伪m

    – “可我们才认识第一天,还不太熟悉,后天见面你就要TJ,你找m这么随意吗?”- “那我们在网上相处一个来月,见面再不适应,那不浪费时间吗?”- “可是我们确实很陌生啊…

    2022年10月8日
  • 绵花舍打造最新字母圈社交软件

    可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SMOON社交」,下载使用哦  

    2022年6月7日
  • 卑微是种罪

    我曾经以为网上那种为了渣男屡次堕胎,被家暴了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回头原谅的女性只出现于夸张的艺术作品中。如果不是我的列表存在,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卑微的女孩。 认识她是在微…

    2021年9月4日
  • 天黑请闭眼(中)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珊珊是我最爱的女孩。 和她初识是在学校附近的书店,那是一个不讲理的家长吧,自己买错了教辅资料,一个劲的指…

    2022年4月2日
  • 窒息

      “他变了,从前他不会这样不耐烦的……”“我总想好好表现,可是我发现不管我怎么做,他都对我愈发冷漠……”“我也累了,说不定哪天,我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我爸喜欢那个…

    2022年9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