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憾湖与悔恨山

遗憾湖与悔恨山

 

国家线出来,安安松了一口气。

比起整个备考阶段压抑的气氛,接下来按部就班的准备复试要好受许多。

犹豫半天,安安隐身后点开悄悄关注里的唯一关注。

这是她在十个月里占比最大的娱乐活动,偷看前任男友的现状。他早就取关了安安,现在他的动态置顶是粉色兔子做头像的女孩。

去年国家线出来之前,这个空间的置顶还是安安。

安安一开始并不是圈里人,和他认识是在社交软件上找研友互相督促。而他像带着蛊惑的魔力,有着优秀的学历和不错的颜值,上来就问安安需不需要管教系男友,安安还没反应过来,手就已经点了同意。

这个光环男友在制定考研计划时,也代入了“成年人的奖惩机制”。在管教系男友的标签下,安安接受了游戏设定,下载他所谓的圈里软件,注册,官宣置顶。

安安问他这样对待过多少女孩,他说有几个。安安追问到底是几个,他不说话了,按着安安红红的pg,让她好好复习。

安安打开了那个只登录了一次的软件,发现他没有历史动态,主页只有一个孤零零的置顶帖。

安安问他:“如果我考不上怎么办?”

安安想听情话,他推了推眼镜,一板正经的教育安安不要有二战的想法。

然而,在考研的前两个月,安安失眠了。安安试了许多方法,还是睡不着。大脑疲惫不堪,又兴奋不已,背过的内容都毫无印象。

那段时间他总是在凌晨接到安安的电话,他试着安抚安安。他说:“别怕,安安。”安安每次听到这句话,枕头上总是有一片湿润。

当然,眼泪流的最多的还是查看计划完成情况的周日下午。

焦虑的情况愈发严重,每次和他见面,安安都会有种罪恶感,因为浪费了复习的时间。他劝安安松弛有度,安安崩溃的说:“你当然轻松了,你是考上了,那我八九个月的努力白费了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吗?”

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却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分手。

他没有走,也没有生气,而是抱着安安。

安安的电话也接,只是不会再约安安见面的事情。

终于快到考试的日子,安安问他可不可以考完试再见一面,她很抱歉那天的事。他温和地说,没关系,压力大宣泄出来就好了,上岸顺利。

实际上,在考完试以后,他删除了安安。上一场考试间隙还在给安安加油打气,最后一场考完就删除,寓意再明显不过。

安安站在图书馆的走廊,很冷清,烟雾缭绕。

一战没有上岸,二战终于得到了一个满意的分数。安安在编辑页面删删减减,也没有想出要表达什么内容,因为想告诉的那个人,早就不想知道答案了。

生命里,我们几乎每时每刻都在犯错,那所有应该做而没有做的,逐日侵蚀沉淀之后,贮满泪水,就成为遗憾湖;那所有不该做而又做了的,层层堆积重叠之后,黯然耸立,就成为悔恨山。—— 席慕蓉《席慕蓉散文集》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53

(2)
上一篇 2022年3月5日 下午10:15
下一篇 2022年3月20日 上午10:41

推荐阅读

  • 老陈

      老陈不是圈里人。 认识他的时候,我已经在圈里呆了很久。我偏好刑,喜欢疼痛,喜欢血腥,玩的很野,但从来没有和谁发生过关系。 那阵子母亲住院,父亲赌博输光了不敢回家。我上…

    2021年5月10日
  • 失落灵魂

      米晓晓是个腿比大脑快的人。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背着简单的行李,拿着把旧吉他,在出站口发愣。 她在一个社交平台上删删改改,想了好久,才打出一句:“杭州三日…

    2021年7月24日
  • 面包or感情

      我记得来这座城市的第一天,刮着大风,老旧的站点,西北荒凉的小城。 我开始理解为什么爸妈在知道我的目的地后那么极力反对。 他黑瘦黑瘦的,穿着廉价感的一身运动装,当时我的…

    2021年5月31日
  • 当我被家人发现时

      那天,是美好的圣诞节,一切祥和。 老妈外出买菜,我慵懒的趴在床上,拿起了我的小玩具,熟悉的嗡嗡声响起,悦耳又舒适。 没想到老妈去而复返,问我中午想吃些什么。 嗡嗡的声…

    2021年1月4日
  • NTR,你能接受吗?

      这是一个我接触甚少的群体。介于法律制度,这也不是能广而告之的关系。 NTR,普通人眼里,这是一个反人伦的存在。但是我们总得感谢这个信息化时代,NTR这个词汇逐渐出现日…

    2020年7月8日
  • 温柔

      不理智的时候,我也想过恨你,也想过报复你。可到最后一刻,我还是选择了沉默。 和他分开的第七十三天,我胖了二十斤。 总是听说分开了会变瘦会食欲不振,可一向不爱吃甜食的我…

    2022年1月1日
  • 一个未成熟的30岁少年

      B哥是个很糙的北方汉子,这是我下了出租车后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他跑过来操着北方口音问我是不是他要等的人,然后帮我拿包,说我还真是个小胖子,一点没骗人。 在圈子里认识了…

    2021年1月10日
  • 天黑请闭眼(中)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珊珊是我最爱的女孩。 和她初识是在学校附近的书店,那是一个不讲理的家长吧,自己买错了教辅资料,一个劲的指…

    2022年4月2日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我为什么做一个S

        每次和同好交流,总是有人问我,你为什么成为了S, 每次我都回答,因为喜欢征服, 但我很清楚,我骗了所有人,包括自己,其实我的属性是SWITCH, 小于这…

    2020年4月23日
  • 主人要结婚,新娘不是我

      猫耳从来没想过,狗血的剧情会在她身上发生,她更没想过,自己会和那些电视剧主角的反应一样,成为一个曾经疯狂吐槽的“傻白甜”。 “猫耳,我要结婚了。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吧。…

    2020年4月27日
  • 关于孤独这件事

      我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主。 平淡的人生,没有任何转折,好像一条直线。我不会去花很多时间去写自己的要求和期许,也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或者说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在这个…

    2021年3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