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不止,恋人未满

友情不止,恋人未满

“阿莫,今天我表白了,也失恋了。”

“阿莫,你说她是不是很讨厌我,外面下着那么大的暴雨,她却连我的伞都不愿意接。”

“阿莫,我好怕她再也不见我。”

我曾经有两个很好的朋友。

栀子喜欢女孩,在圈里呆了很久才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小m。

米米和自己的男主已经在一起几年了,一片岁月静好。

我们三个是线下离得很近,后来索性租了个房子住在一起,三个人的友情,总会有被边缘的。渐渐栀子和米米的关系更好,我发现自己像是被孤立了,她们开始亲密无间,睡在一张床。而我因为总是打游戏,也错过了很多和她们相处的机会。

趁着休假,我跑去了周边城市旅游,同时我也在想着如何不尴尬的搬出去。其实米米和我是最早认识的,曾经是我和她关系最好。如今每天看着栀子成为她最好的朋友,就像第三者插足,看着心烦。

在我旅游的第三天晚上,我接到了米米的电话,她喝了酒,满脸通红。

我一直以为我们三个拿的是友情剧本,直到米米说她对栀子表白,我大脑宕机了。

米米有男主,她喜欢上了栀子,她想同时和男主和栀子在一起,而栀子有喜欢的女孩。

米米说那个女孩收了那么多钱和礼物,连个面都不肯和栀子见,还总是让栀子伤心,栀子总有一天会明白她是骗子。她喜欢栀子,她能照顾好栀子,她还要和男主有个孩子,和栀子一起养大。

米米真的喝多了,她告诉我,她晚上拉着栀子看了小片,两个人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她问我怎么办,栀子在隔壁收拾行李,要去住酒店,她想留下栀子,可栀子把门反锁了,不让她进,也不说话。

栀子也没有和我留言,我试着给她发消息,她完全没有提这件事。

我第二天早上买车票返程,先回去看了米米,哭的满眼红肿。她的男主说我和栀子是她最好的朋友,不管发生什么,可不可以先劝栀子回来。我又去找了栀子,酒店房间里摆着酒瓶,栀子黑眼圈很重。

我不知道那晚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栀子提起米米时,满满都是厌恶。我试着劝说栀子回去时,栀子甚至直接要辞职离开这个城市。

我说我已经知道米米表白的事情,她告诉我米米只是一时兴起,那不是爱,爱不是左拥右抱,爱是唯一的。

栀子最后还是回去了,只是两个人就像陌生人一样不说话。米米依旧会偷偷做好饭,以我的名义送到栀子房里,依旧偷偷给栀子洗衣服。

那阵子南方暴雨天,栀子整天不出门。她给自己的小m买了手工礼物,让我们帮忙拿快递。暴雨打的人睁不开眼,我们浑身湿漉漉回去,栀子第一句问的是快递有没有湿。

米米说早知道栀子是这样的人,她肯定不会喜欢栀子了。第二天栀子又让我们帮她拿快递,我刚要拒绝,米米不上班却满口答应,冒着暴雨跑出去拿了快递。

栀子搬出去的那天仍旧下着暴雨,我们怎么劝都没用,想帮忙搬东西也被拒绝。她搬完最后一个包的时候,米米说雨太大了,她要陪着栀子等车,栀子说不用麻烦。米米说那带个伞吧,栀子说不好拿。

栀子在楼下暴雨里等车,浑身湿透了。米米说真像个傻子,她一边说一边哭。

米米偷偷买了三个银镯,本来是一人一个,栀子到最后都不知道。米米问我,栀子还会不会再见她,我说会。其实栀子在离开的那天,给我发微信说再也不会联系米米了。

双X恋会存在同时喜欢男人和女人的情况,大部分人选择一对一关系,也会有少部分贪婪的人希望同时拥有两个爱人。

她们看似拥有更多选择,实际上她们也被这种自由束缚。

我喜欢你,可是我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友情还是爱情。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93

(0)
上一篇 2022年5月21日 下午11:38
下一篇 2022年6月4日 下午10:30

推荐阅读

  • 当暖男遇到渣女

      前天晚上,我收到朋友F发来的消息:“这次应该是彻底结束了。” 我看着宿舍聚在一起商量买什么凑满减的舍友,回复F:“还给她还贷款吗?”F很快回复:“往后看她自己造化吧。…

    2020年11月18日
  • 她希望被绿

      她在地上躺着,双腿大开,讨好看向我。 我没有理会,出门去上班。 没过多久微信就收到她发来的信息:“我好爱这么冷漠的你,对我不屑一顾,在你面前卑微到尘埃。” 我没有回复…

    2022年8月20日
  •   你坐在地上,靠着墙,房间里乱七八糟,卫生间散发着呕吐物的异味。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把衣服一件件放进行李箱。你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我,你盯着手机屏幕发呆。我没有力气哭,也…

    2022年8月13日
  • 画皮

      今年七夕,是原本打算去见池易父母的日子。 但那天我没有见到池易,他失踪了很久。 小路是圈外人,玩剧本杀认识的。池易消失后,是他陪着我熬了过来。他大概对我是有些暧昧的,…

    2022年8月6日
  • 失落灵魂

      米晓晓是个腿比大脑快的人。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背着简单的行李,拿着把旧吉他,在出站口发愣。 她在一个社交平台上删删改改,想了好久,才打出一句:“杭州三日…

    2021年7月24日
  • 他爱我,却不爱我

      结束一天工作,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 拧开门,本该漆黑一片的房间却突然亮起了灯。抬眼看去,玫瑰花瓣铺路,爱心气球做门,他站在尽头,周围都是熟识的圈内朋友。如果我猜的没…

    2022年8月27日
  • M成为同事后

    带他入行的那天,我就知道,我给自己的未来种下了一个隐患。 总有一天他亲手拿着刀扎进我的心脏的,我想。 可我还是带了他,我说我们的未来会很精彩。 我无意救人,只是他实在有些小聪明在身…

    2024年1月20日
  • 小男孩

      还记得我们认识那会,你刚上大学,我忽悠你办卡。你露出小虎牙嘿嘿笑,说办卡可以,能不能送个联系方式。 约饭,约电影,约散步。小男孩的心思并不难猜,拒绝次数多了,我干脆懒…

    2022年9月3日
  • 彪子

      彪子和我是在陪玩平台认识的。 他通过个人主页主动私信我,说话的方式像极了圈里人。我有些惊慌,因为这个号平时也需要进行直播,还有很多熟人朋友。 可当我询问的时候,他表现…

    2022年4月17日
  • 窒息

      “他变了,从前他不会这样不耐烦的……”“我总想好好表现,可是我发现不管我怎么做,他都对我愈发冷漠……”“我也累了,说不定哪天,我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我爸喜欢那个…

    2022年9月10日
  • 当我开始用男人的方式思考

      我接触过上百个S,我指的不是简单的打招呼,而是那种深入了解甚至在一起有一段时间的接触。 我认为找圈内玩伴就跟HR刷简历似的,面的人多了总会有合适的,所以入圈这么多年,…

    2023年10月8日
  • 藏在歌单里的过往(下)

      《后来》,第一次听是在高中,一边听一边掉眼泪。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的心里都会装着一个遗憾的白月光,我曾遇到一个把我拉出深渊的S,他给了我太多的爱,哪怕被父母发现后,他…

    2023年12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