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不止,恋人未满

友情不止,恋人未满

“阿莫,今天我表白了,也失恋了。”

“阿莫,你说她是不是很讨厌我,外面下着那么大的暴雨,她却连我的伞都不愿意接。”

“阿莫,我好怕她再也不见我。”

我曾经有两个很好的朋友。

栀子喜欢女孩,在圈里呆了很久才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小m。

米米和自己的男主已经在一起几年了,一片岁月静好。

我们三个是线下离得很近,后来索性租了个房子住在一起,三个人的友情,总会有被边缘的。渐渐栀子和米米的关系更好,我发现自己像是被孤立了,她们开始亲密无间,睡在一张床。而我因为总是打游戏,也错过了很多和她们相处的机会。

趁着休假,我跑去了周边城市旅游,同时我也在想着如何不尴尬的搬出去。其实米米和我是最早认识的,曾经是我和她关系最好。如今每天看着栀子成为她最好的朋友,就像第三者插足,看着心烦。

在我旅游的第三天晚上,我接到了米米的电话,她喝了酒,满脸通红。

我一直以为我们三个拿的是友情剧本,直到米米说她对栀子表白,我大脑宕机了。

米米有男主,她喜欢上了栀子,她想同时和男主和栀子在一起,而栀子有喜欢的女孩。

米米说那个女孩收了那么多钱和礼物,连个面都不肯和栀子见,还总是让栀子伤心,栀子总有一天会明白她是骗子。她喜欢栀子,她能照顾好栀子,她还要和男主有个孩子,和栀子一起养大。

米米真的喝多了,她告诉我,她晚上拉着栀子看了小片,两个人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她问我怎么办,栀子在隔壁收拾行李,要去住酒店,她想留下栀子,可栀子把门反锁了,不让她进,也不说话。

栀子也没有和我留言,我试着给她发消息,她完全没有提这件事。

我第二天早上买车票返程,先回去看了米米,哭的满眼红肿。她的男主说我和栀子是她最好的朋友,不管发生什么,可不可以先劝栀子回来。我又去找了栀子,酒店房间里摆着酒瓶,栀子黑眼圈很重。

我不知道那晚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栀子提起米米时,满满都是厌恶。我试着劝说栀子回去时,栀子甚至直接要辞职离开这个城市。

我说我已经知道米米表白的事情,她告诉我米米只是一时兴起,那不是爱,爱不是左拥右抱,爱是唯一的。

栀子最后还是回去了,只是两个人就像陌生人一样不说话。米米依旧会偷偷做好饭,以我的名义送到栀子房里,依旧偷偷给栀子洗衣服。

那阵子南方暴雨天,栀子整天不出门。她给自己的小m买了手工礼物,让我们帮忙拿快递。暴雨打的人睁不开眼,我们浑身湿漉漉回去,栀子第一句问的是快递有没有湿。

米米说早知道栀子是这样的人,她肯定不会喜欢栀子了。第二天栀子又让我们帮她拿快递,我刚要拒绝,米米不上班却满口答应,冒着暴雨跑出去拿了快递。

栀子搬出去的那天仍旧下着暴雨,我们怎么劝都没用,想帮忙搬东西也被拒绝。她搬完最后一个包的时候,米米说雨太大了,她要陪着栀子等车,栀子说不用麻烦。米米说那带个伞吧,栀子说不好拿。

栀子在楼下暴雨里等车,浑身湿透了。米米说真像个傻子,她一边说一边哭。

米米偷偷买了三个银镯,本来是一人一个,栀子到最后都不知道。米米问我,栀子还会不会再见她,我说会。其实栀子在离开的那天,给我发微信说再也不会联系米米了。

双X恋会存在同时喜欢男人和女人的情况,大部分人选择一对一关系,也会有少部分贪婪的人希望同时拥有两个爱人。

她们看似拥有更多选择,实际上她们也被这种自由束缚。

我喜欢你,可是我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友情还是爱情。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93

(0)
上一篇 2022年5月21日 下午11:38
下一篇 2022年6月4日 下午10:30

推荐阅读

  • 鞭起鞭落,终了

    和萧萧认识的时候,是我入圈的第二年。 我是从来不确定关系的,玩心大。不过颜控真的没办法,三观跟着五官跑,我实在没法抵挡萧萧的身材和他软绵绵的那一声声姐姐。所以当凌晨六点太阳升起来的…

    2021年10月23日
  • 彩虹

      希望你永远有爱的勇气,无论你期待的那份爱有多压抑绝望,未来会选择放弃还是一意孤行,希望你永远拥有爱的勇气。 One 他问我为什么从来不向他透露任何现实信息,我不知道怎…

    2022年6月11日
  • 窃听者

      我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甚至到了病态的程度。 我想在对方的身上装窃听器,我想知道他所有的动向,我想了解关于他的一切。 我求助过心理医生,吃过精神药物,这些都没办法缓…

    2022年6月4日
  • 泡沫

      “追求什么对错 你的谎言 基于你还爱我” 我和阿傅认识的时候,他的身份只是个招摇撞骗的神棍。 我被骗过很多次,阿傅对我说,他永远不会骗我,永远不会。 我是个傻子,我真…

    2022年6月18日
  • 我的姑娘在江里

      这座城市下雪了。 我开着车在路上,半天才发现飘在车窗的雪花。 我想起见到笑笑也是大雪天,她穿着汉服,披着红斗篷,手里抱着一捧火红的腊梅,就这样走到我面前,笑着问我:“…

    2021年4月26日
  • 橱窗里的红苹果

      记得小的时候,被家里人带去景区,路过一个水果店,看到里面的苹果特别红,特别诱人。我在地上撒泼打滚,一定要买我一眼看中的那个苹果。 当时在路上又晕车,没有来得及吃。回家…

    2021年11月13日
  • “虐恋者”自述:我差点被招嫖组织拿捏了

      虽然大多数人都怀念或向往青春期那种懵懂、纯真的恋爱,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类的情感总是复杂和多样性的,世界上也存在着各种关于爱与性的隐秘的角落。我们作为一档反映年轻人情…

    2021年11月30日
  • 私生原罪

      吱呀吱呀,房间的床在晃动。 女人的呻吟,男人的低吼,夹杂着一些细碎的言语。 她又在问那个男人要生活费,她们从不避讳,大白天做着这种龌龊事。 我重重把门关上,像是听到我…

    2023年1月21日
  • 一个女NTR的自述

      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星期五,凌晨二点二十分。 我在镜子前一遍一遍的描眉、涂着口红。我看到他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手挽着手,在一起逛遍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 今天好像每个…

    2021年4月19日
  • 把钱借给S,却被分手

      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创业逐渐步入稳定期的小老板,扎个小辫子,一身运动装,小叔叔的形象,拉着我在热闹的夜市穿梭,给我买酸酸甜甜的糖葫芦。 可我最喜欢的,还是关上门后…

    2021年10月1日
  • 一次失败的囚禁

      她是个很奇怪的女孩。 大三即将毕业实习,从来没有独自出过远门,却一个人带着行李箱来到我的城市。前期在网上时,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了解互相的状态,可我仍然没有对她了解多少…

    2021年4月12日
  • 坐火箭的王董

      在我骑自行车的时候,王哥开着宝马把我的妹子接走了。 后来在我一次一次不懈努力下,我也开上了宝马,我满心欢喜的去接我的妹子,发现王总开上了迈巴赫。 我一直坚信我命由我不…

    2021年12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