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不止,恋人未满

友情不止,恋人未满

“阿莫,今天我表白了,也失恋了。”

“阿莫,你说她是不是很讨厌我,外面下着那么大的暴雨,她却连我的伞都不愿意接。”

“阿莫,我好怕她再也不见我。”

我曾经有两个很好的朋友。

栀子喜欢女孩,在圈里呆了很久才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小m。

米米和自己的男主已经在一起几年了,一片岁月静好。

我们三个是线下离得很近,后来索性租了个房子住在一起,三个人的友情,总会有被边缘的。渐渐栀子和米米的关系更好,我发现自己像是被孤立了,她们开始亲密无间,睡在一张床。而我因为总是打游戏,也错过了很多和她们相处的机会。

趁着休假,我跑去了周边城市旅游,同时我也在想着如何不尴尬的搬出去。其实米米和我是最早认识的,曾经是我和她关系最好。如今每天看着栀子成为她最好的朋友,就像第三者插足,看着心烦。

在我旅游的第三天晚上,我接到了米米的电话,她喝了酒,满脸通红。

我一直以为我们三个拿的是友情剧本,直到米米说她对栀子表白,我大脑宕机了。

米米有男主,她喜欢上了栀子,她想同时和男主和栀子在一起,而栀子有喜欢的女孩。

米米说那个女孩收了那么多钱和礼物,连个面都不肯和栀子见,还总是让栀子伤心,栀子总有一天会明白她是骗子。她喜欢栀子,她能照顾好栀子,她还要和男主有个孩子,和栀子一起养大。

米米真的喝多了,她告诉我,她晚上拉着栀子看了小片,两个人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她问我怎么办,栀子在隔壁收拾行李,要去住酒店,她想留下栀子,可栀子把门反锁了,不让她进,也不说话。

栀子也没有和我留言,我试着给她发消息,她完全没有提这件事。

我第二天早上买车票返程,先回去看了米米,哭的满眼红肿。她的男主说我和栀子是她最好的朋友,不管发生什么,可不可以先劝栀子回来。我又去找了栀子,酒店房间里摆着酒瓶,栀子黑眼圈很重。

我不知道那晚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栀子提起米米时,满满都是厌恶。我试着劝说栀子回去时,栀子甚至直接要辞职离开这个城市。

我说我已经知道米米表白的事情,她告诉我米米只是一时兴起,那不是爱,爱不是左拥右抱,爱是唯一的。

栀子最后还是回去了,只是两个人就像陌生人一样不说话。米米依旧会偷偷做好饭,以我的名义送到栀子房里,依旧偷偷给栀子洗衣服。

那阵子南方暴雨天,栀子整天不出门。她给自己的小m买了手工礼物,让我们帮忙拿快递。暴雨打的人睁不开眼,我们浑身湿漉漉回去,栀子第一句问的是快递有没有湿。

米米说早知道栀子是这样的人,她肯定不会喜欢栀子了。第二天栀子又让我们帮她拿快递,我刚要拒绝,米米不上班却满口答应,冒着暴雨跑出去拿了快递。

栀子搬出去的那天仍旧下着暴雨,我们怎么劝都没用,想帮忙搬东西也被拒绝。她搬完最后一个包的时候,米米说雨太大了,她要陪着栀子等车,栀子说不用麻烦。米米说那带个伞吧,栀子说不好拿。

栀子在楼下暴雨里等车,浑身湿透了。米米说真像个傻子,她一边说一边哭。

米米偷偷买了三个银镯,本来是一人一个,栀子到最后都不知道。米米问我,栀子还会不会再见她,我说会。其实栀子在离开的那天,给我发微信说再也不会联系米米了。

双X恋会存在同时喜欢男人和女人的情况,大部分人选择一对一关系,也会有少部分贪婪的人希望同时拥有两个爱人。

她们看似拥有更多选择,实际上她们也被这种自由束缚。

我喜欢你,可是我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友情还是爱情。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93

(0)
上一篇 2022年5月21日 下午11:38
下一篇 2022年6月4日 下午10:30

推荐阅读

  • 鞭起鞭落,终了

    和萧萧认识的时候,是我入圈的第二年。 我是从来不确定关系的,玩心大。不过颜控真的没办法,三观跟着五官跑,我实在没法抵挡萧萧的身材和他软绵绵的那一声声姐姐。所以当凌晨六点太阳升起来的…

    2021年10月23日
  • 彪子

      彪子和我是在陪玩平台认识的。 他通过个人主页主动私信我,说话的方式像极了圈里人。我有些惊慌,因为这个号平时也需要进行直播,还有很多熟人朋友。 可当我询问的时候,他表现…

    2022年4月17日
  • 我和Master结婚了

      在见父母之前,他紧紧捏着我的手。 我安慰他不要紧张,他的手心还是一直冒汗。 我想过很多遍和我见家长的男人会是怎样,我想过很多次和我度过余生的人会是怎样。可实际上,真的…

    2021年8月14日
  • 对啊,我喜欢被欺负

      春天来的猛烈,挟走了最后一丝冬末寒意,和熙的暖风在初冒芽的柳枝间徘徊不去。在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老师领进来一个女孩。“这是转校生夏觅,大家以后好好相处,多多帮助新同学…

    2020年4月23日 字母圈故事
  • 窃听者

      我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甚至到了病态的程度。 我想在对方的身上装窃听器,我想知道他所有的动向,我想了解关于他的一切。 我求助过心理医生,吃过精神药物,这些都没办法缓…

    2022年6月4日
  • 主人要结婚,新娘不是我

      猫耳从来没想过,狗血的剧情会在她身上发生,她更没想过,自己会和那些电视剧主角的反应一样,成为一个曾经疯狂吐槽的“傻白甜”。 “猫耳,我要结婚了。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吧。…

    2020年4月27日
  • 当一场自慰被公之于众

      它就好似一个忽近忽远的风筝,用线飘摇的系在我心弦。 在我看起来还应该很天真烂漫的年纪,我就已经察觉到了它的存在。但我却从来掌握不好它的方向。 我至今不知道是因为我过于…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死亡骗局

      【以下故事为圈内人真实经历】 “我被骗过。” 我被骗过。 “她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他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她经历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我想保护她。” 我经历过很…

    2022年5月7日
  • 来自2021年的回信

      2018年的小孩,你好。 因为近一年来工作繁忙,你写给2020年1月22号的信,直到2021年8月7号才到我手中。 看到你在信里,问了那么多问题,你一定很好奇未来是什…

    2021年8月7日
  •   去年十月份,我把陪自己长大的游戏账号卖了。 清空记录的时候,发现收藏里有一篇很长很长的小作文,在里面我用极其粘人的口吻深情表白。尴尬的是,我把头发薅秃了也想不起来对方…

    2022年1月15日
  • 坐火箭的王董

      在我骑自行车的时候,王哥开着宝马把我的妹子接走了。 后来在我一次一次不懈努力下,我也开上了宝马,我满心欢喜的去接我的妹子,发现王总开上了迈巴赫。 我一直坚信我命由我不…

    2021年12月25日
  • 遗憾湖与悔恨山

      国家线出来,安安松了一口气。 比起整个备考阶段压抑的气氛,接下来按部就班的准备复试要好受许多。 犹豫半天,安安隐身后点开悄悄关注里的唯一关注。 这是她在十个月里占比最…

    2022年3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