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她学会反抗

五年,她学会反抗

 

一直到今天,我都认为,那是我见过最恶臭的中年人。

从和他接触到前天找他聊天,都没有让我对他的看法改变丝毫。他就像圈里一些人,自己多N所以不停给别人说没有一段关系是可以通过一对一来维持下去的,这样的言论让我极其反感。

十六年的我没有被他说服,二零年的我也仍旧没有。

也许那个女孩当初也和我有过一样的想法,但不管怎样,她还是选择了相信那个中年人的话,她叫奶酪。

我并不知道奶酪是什么时候跟了他,哪怕当初我也因为孤单差点选择了进入他们的那个家。那个时候,他已经有了五个女N,我算老六。大概都是年轻貌美的女孩,年龄大都在19-23岁不等,我是最小的。

我一度怀疑他是不是拆迁户,每天陪着六个女孩,消息基本秒回(哪怕时隔了两年还是会秒回我),过年过节的礼物、红包也是不缺的,还是六份(因为当时他也很想收下我)。我只收下了中秋的月饼,那些转账多多少少也收了一小部分。

我加了奶酪的好友,但没说过话,我觉得这关系很尴尬。奶酪是跟了他最久的女孩,从成年那天到二十三岁,五年,最美好的青春,最忠心也最乖巧。而我,是他的下一个目标,还未正式加入家庭的新成员。加了好友后只是客气聊了几句,再无下文。

我看到奶酪的空间,各种恩爱的动态。我也看奶酪喃喃自语说,希望明年的生日会有男朋友陪她过,看到奶酪在动态里反思自己不应该吃醋,中年人很辛苦,她要体谅。

我没有觉得羡慕,只觉得有些悲哀。我跟中年人说我一点都不喜欢他,只觉得他恶心,要不是他会陪着我,我一眼都不想看到他。那是2017年的春天,我终于没有再贪图那个中年人的陪伴。我也没有对奶酪说什么,也许那个时候她虽然有点小委屈,但心里还是幸福感比较多吧。

奶酪后来找过我一次,对我敌意很大,也许是觉得我消耗了她主人的时间和精力,她很不客气的说我配不上中年人,假如我真的不想和她们在一起,一开始就不该吊着他。我没有和她吵,我觉得很莫名其妙。

从那以后我只在动态远远的看着,看着她们的小群,看着她们休假了轮番跑去中年人那里,看奶酪和哪个妹妹一起分吃波罗蜜,看她动态里中年人对她的爱。

2018年的某天,中年人突然找我,用很难过的口吻说,奶酪离开他了。他发给我的那段聊天记录我保存到今天。也许是他发现无人可倾诉,也许是……

奶酪说其实他根本不在意,他之所以最喜欢奶酪也只是因为奶酪听话懂事。不停给奶酪洗脑让奶酪接受他的花心接受其他女孩子,从最初对奶酪的热情到后来多说几句话都觉得是在墨迹。那段话很长,看的我阵阵心酸。是啊,乖巧听话的女N被人喜欢被人宠爱,到底是因为她是她,还是因为乖巧听话?

中年人只是说可能再也没有奶酪这么贴心的姑娘了,以后也不会再会这么用心的带一个丫头了,说他对奶酪的好,80%的消息秒回,哪怕找个男朋友在一起五年能做到这样的也很难很难。

中年人陆陆续续发了很多,但奶酪只是说,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可以遇到那个能时时刻刻秒回的人,至于他们两个,就这样吧。

中年人跟我说,早知道当个渣男,把女N训的身心都上瘾,离不开他,用心对待的结果只有离开,他还是没办法忍心让女孩子沉沦在这里。我没有回复他,跑到厕所吐了一番。

前天为了这个故事的结局,我专门去找他问,他说奶酪之后换了微信,再也没有联系过他。然后他照旧色迷迷的问我,有没有主人,各种。他仍旧说我幻想的一对一长久关系是做梦,我没有搭理他。

有些道理也许一开始就明白,也不至于会吃那么多苦头。

奶酪用了五年的青春才知道了一味的委曲求全换来的未必是珍惜,也许是更加变本加厉的索取。

至于一个N到底该不该对S有独占欲,我认为这个问题就像哈姆雷特一样。我碰到数不清的人指责我对未来主人近乎偏执的独占欲,但是,我就是这样。我见过很幸福的多N故事,但这并不代表我就一定要接受多N,就像你喜欢吃螺狮粉,就算我不喜欢吃我也不会说恶心,但你别逼着我吃。

最后,其实N多多少少都会受过那么些委屈。只希望你的那个人值得,值得你受的那些委屈,对你温柔以待。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