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多主的女m(下)

一个多主的女m(下)

 

在我第一次试着把女绿情节讲出来的时候,朋友说不管有意无意,人总会想去实现自己的幻想,哪怕我再克制再压抑也无济于事。

我当时嗤之以鼻,理性一直是我引以为傲的特质,我从来不会做这种爽一时难过很久的事情。

如今就要实践了,好像除了紧张刺激,也没有什么难过的地方。

我安慰自己,只是为了爽而已,不会影响我以后人生的。

可我心里清楚,有些事做了就再也没办法回头,有些经历体验了就再也不是白纸。

大家都是这样乱七八糟的走着,一年又一年,慢慢被生活磨平了棱角。

我曾以为我会是个例外。

亲戚朋友开始给我介绍对象,其中不乏经济条件好到让我都有些心动的。

我还是放不下这个圈子,我也做不出背叛婚姻的事情,我只能说趁着年轻,还是努力搞钱吧,拒绝了那些看起来还不错的相亲对象。

到底哪种人生才不会后悔呢?是趁着年轻,想怎么嗨就怎么嗨,到了年纪找个老公嫁了,相夫教子,还是坚持自己幼稚的初心,在这满是渣滓的圈子找个干净的夫主,又或者是一辈子不婚,只恋爱。

好像每个人都找到了自己的方向,而我站在岔路口,不知道该怎么走。

我不再要求S忠诚,我甚至主动提出他可以找别的m满足自己。因为我清楚,我也给不了对方忠诚。

我不想被当个傻子愚弄,我不想真心被糟蹋。

在双m找主的那个小号,有很多和我聊过的人,他们面对我时,信誓旦旦说从来不多奴,精力不够。可面对小号时,他们又说多奴才好,人多热闹。

哪个才是真正的他们。

我又想,其实人都一样,我表面坚持一对一关系,只找夫主。背地里我喜欢女绿,喜欢做奴下奴。

我不干净,因为大家都不干净,所以相对来说,我们都是干净的。

我没有从这些S身上获得什么实质性的价值,我只是习惯有个归宿。

好在我那些S也不喜欢每天腻在一起的关系,我们三五天才会联系一次,聊点颜色,更多的是生活。

我说好累,为什么小狗要懂这么多东西。

他们说其实我已经很好了,只是还需要再坚持,再加油。

只是这一路太漫长,这个冬天实在太冷,我得到的爱太稀薄了,所以总想多几个人来爱我。

我不知道我们的关系算什么,按照契约,我好像是他们的m,可我们似乎没有任何交集。

那天刷到圣诞节的视频,我蒙在被子里哭了很久。我知道,我不会收到礼物的。

我努力工作,努力生活,最开始我的梦想只是有个爱我的主人。

可现在,我好像离我的梦想,越来越远了。

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吧,我想,谁不是这样呢,慌慌张张,匆匆忙忙。

那天我们聊天,有个人问我是哪里的,我说我是A城的,他说好。

过了一会,他又问我具体住在C城的哪个区,我知道他聊串了。

我说好,那对着财神爷发誓,刚才只跟我一个m聊天了,不然明年他的项目干一个黄一个,换哪行黄哪行。

他犹豫半天,问我,要玩这么大吗。

我说对。

他说我也要发一样誓。

我沉默了。

最终我们谁也没有对财神爷发誓。

最开始我想要一对一的关系,我想要爱,我被说成太贪心。

于是我开始和很多人在一起,我被说成渣女。

我得不到忠诚,却要付出忠诚。我不被爱,却要付出爱。

到最后我因为喝了对方一杯二十块的奶茶,被挂在动态说圈钱捞女。

他说,如果我不是认他做主人,干嘛喝那杯奶茶。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808

(0)
上一篇 2023年12月30日 下午11:59
下一篇 2024年1月13日 下午11:59

推荐阅读

  • 当我开始试着分析S(一)

      那是个古板的S。 这是我在平台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评论区不少人在夸赞他的用心,我点开那篇长文,粗略扫去,不过是一些陈腔滥调,毫无新意。 这也是自然,技术流S,自然不会…

    2023年4月15日
  • M成为同事后

    带他入行的那天,我就知道,我给自己的未来种下了一个隐患。 总有一天他亲手拿着刀扎进我的心脏的,我想。 可我还是带了他,我说我们的未来会很精彩。 我无意救人,只是他实在有些小聪明在身…

    2024年1月20日
  • 失去的分享欲

      “你可不可以不要无理取闹了?” “安静会可以吗,让我喘口气行吗?” “睡觉吧,我不想吵架,我累了。” 朋友说,注定要分手的结局,何必大老远跑去见一面。可我还是去了,带…

    2022年7月9日
  • 对不起,我只是太爱你

      我的床头柜里放了十七份悔过书,全部都来自于同一个男人——我的S。 是不是很奇怪,一个S会给自己的M写悔过书,当我第一次收到的时候,我也很震惊。起因是他在那次游戏过程中…

    2023年7月30日
  • 我离开了完美的叔叔

      离开F市的那天,下着小雪,路上行人匆匆,我拉着行李箱等滴滴。 这个陌生的城市,大概再也不会来了。我松了口气,甚至哼起了小调。 手机安安静静的,也只会安安静静的,我从没…

    2021年2月18日
  •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

    2021年1月25日
  • 神秘朋友

      朋友说野炊二不跳票就送我豪华版,然后野炊二跳票了。 朋友是在圈内平台认识的,神神叨叨,总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

    2022年4月23日
  • 字母圈:家暴?NO!

      昨晚凌晨五点,我被一阵哭喊声吵醒。 打开微信发现一堆来自对门的未接,他告诉我隔壁女生一直哭着叫我名字,还喊救命。 我试着发了几条消息,她都没有回,我又打电话,没有人接…

    2022年11月12日
  • 禁路

    他大我十六岁。 这是一条没有希望的路,我是这样认为。 我们很早就认识了,那时候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再聊。我继续在圈内飘荡,他继续寻寻觅觅。有缘是会再相逢的,某个深夜两个人都失眠,索性…

    2021年10月16日
  • 牢笼

      我说离开的那天,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他把我按在墙上,我的头被撞的很痛,他像铁一样的拳头砸在我的身上。我听到他骂骂咧咧的问候我的家人,还有无限的贬低我。 我…

    2021年5月17日
  • 当一场自慰被公之于众

      它就好似一个忽近忽远的风筝,用线飘摇的系在我心弦。 在我看起来还应该很天真烂漫的年纪,我就已经察觉到了它的存在。但我却从来掌握不好它的方向。 我至今不知道是因为我过于…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孤独星球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孤独的呢? 我是在五年前夏夜的星空下,偷偷坐在房顶抽着烟,突然感到了一股心底里爆发出来的空虚感。我用手去抓着烟雾,总是抓不住。 就好像是孤独星…

    2021年2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