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贡?榨金?ATM?这些可能已经成了圈内毒瘤

头图.jpg

 

你听说过ATM奴吗?

 

想象中的坐拥数个土豪m,每天挥金如土却由m们来报销,既控制他们的身心又控制他们的经济?(一定有不少女S有这种想法)

 

image.png

 

findom:femdom的一种,圈里称这种行为为“上贡”。上贡者通常只留下仅够生活的费用,其余部分全部上贡给S,并且上贡者不仅希望S能理所当然地花自己的钱,而且一定要视自己为没有价值的人,从而得到身心上的愉悦。

 

很可惜,往往在我们身边出现的这样的人,我看起来都好像乞丐和屌丝。

 

上贡?榨金?ATM?这些可能已经成了圈内毒瘤

 

一群不学无术没有经济来源,每天靠宅在家里吃泡面生存的年轻女生,自称为高贵榨金S,以为这样可以脱贫甚至发家致富,却到处散播着5块2、6块6、8块8的收款码,转你几块钱就能成为你的m?我不知道是乞丐太好当了还是狗太不值钱了。

 

image.png

 

真正意义上的经济控制S,本身应该是一个经济独立、人格强大的女强者,不会为了区区小钱而正眼瞧你,更不会像求包养似的找人来救济,她的生活是高雅的,审美是刁钻的,几千元的鞋一眨眼就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事物不会因为囊中羞涩而放弃。因此她的上贡者也应该是一个现实生活中强大的男人,只能通过奉上让S觉得有点兴趣的东西来博得丝丝怜悯,这种感觉才是完美的。

 

上贡?榨金?ATM?这些可能已经成了圈内毒瘤

当然,这种情况很难得,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没法达到那样的层次,只能过过YY的瘾。但YY也罢,游戏也好,底线是不能咱不能做欺骗的事吧。

 

经过暗访,我发现,现在打着findom名号来行骗的人,竟然是大多数。

 

image.png

 

image.png

 

我感到有些悲哀。一直以来在这个圈子里女孩子想要赚钱的途径有很多,有通过卖照片视频福利的,有提供有偿TJ服务的,但毕竟都是靠辛苦劳动所得,多多少少值得尊重,为何现在想要赚点钱,偷两张照片,发一行字,挂个收款码,就能有不菲的收入呢?

 

image.png

 

是大家钱太多花不完,还是智商水平下降了呢?

 

 

尾图.jpg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911

(10)
上一篇 2020年4月23日 上午12:29
下一篇 2020年4月23日 下午1:36

推荐阅读

  • 新欢

      十五个小时,一千四百公里,我到了这座群山环绕的城市。 这还是我第一次经历生离死别,没人有心思告诉我该做什么,我只是懵懂的跪在最后,望着黑白的遗照,听到妈妈撕心裂肺的哭…

    2022年10月1日
  • 圈子里的爱情

      找了个时间,面基了认识很久的圈里人瑞瑞。 瑞瑞是一个,很漂亮很完美的女孩。她真的很温柔,很包容,知性又大方,几乎当时圈子里所有的人都愿意和她交好。当时我还是个小透明,…

    2020年12月27日
  • 文字幻想派大叔

      最近特别想写写男N视角的文字,可是在圈里这么多年,回顾起来,我竟然没发现什么值得记录的男N故事,仅有一位大叔,让我印象挺深刻的,这是一位恋足大叔。 大叔是个普通的人,…

    2020年11月1日
  • Z先生的礼物

      你现在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我不是一个强硬的人。 在遇到Z先生以前,我是个很软弱的人,游戏和生活里都是如此。他形容我好像一只怕…

    2021年6月28日
  • 小男孩

      还记得我们认识那会,你刚上大学,我忽悠你办卡。你露出小虎牙嘿嘿笑,说办卡可以,能不能送个联系方式。 约饭,约电影,约散步。小男孩的心思并不难猜,拒绝次数多了,我干脆懒…

    2022年9月3日
  • 冷暴力致死

    我还记得他刚开始的样子。他为了哄我开心,大半夜为了我在宿舍外喂两小时蚊子的样子,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样子,他连续给我发几十条消息的样子,他说他很自卑觉得配不上我的样子…… 我记得他说,…

    2021年8月28日
  • 躺列式交友

      “躺列式”社交,你注定是个当备胎的料     扩列,网络流行词,是00后的黑话,即请求扩充好友列表,等同于交新朋友的意思。 —-百度百…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浅谈不同地区同好的属性特征

      首先声明一点,本文不带有任何地域歧视的因素,纯粹是我根据这么长时间以来接触的全国各地的朋友而做的简单总结。   话说做平台以来,多多少少也接触到了数万名来自…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可是他对我很好啊”

      “其实和他有很多事情,我都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只有我自己闷在心里。” 那天是我生日,她问我在不在家。当时我正在厨房忙着炒菜,她就坐在客厅,一把鼻涕一把泪。我有些不知所措…

    2022年10月29日
  • 彪子

      彪子和我是在陪玩平台认识的。 他通过个人主页主动私信我,说话的方式像极了圈里人。我有些惊慌,因为这个号平时也需要进行直播,还有很多熟人朋友。 可当我询问的时候,他表现…

    2022年4月17日
  • 腐坏

      “我可以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吗?” “我总觉得道听途说写来的东西总归是虚的。” “但你也是当事人。” “你写出来的不是我,也不是她,而是你故事里的人。” 买过玫瑰吗,插在…

    2022年4月30日
  • 泡沫

      “追求什么对错 你的谎言 基于你还爱我” 我和阿傅认识的时候,他的身份只是个招摇撞骗的神棍。 我被骗过很多次,阿傅对我说,他永远不会骗我,永远不会。 我是个傻子,我真…

    2022年6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