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贡?榨金?ATM?这些可能已经成了圈内毒瘤

头图.jpg

 

你听说过ATM奴吗?

 

想象中的坐拥数个土豪m,每天挥金如土却由m们来报销,既控制他们的身心又控制他们的经济?(一定有不少女S有这种想法)

 

image.png

 

findom:femdom的一种,圈里称这种行为为“上贡”。上贡者通常只留下仅够生活的费用,其余部分全部上贡给S,并且上贡者不仅希望S能理所当然地花自己的钱,而且一定要视自己为没有价值的人,从而得到身心上的愉悦。

 

很可惜,往往在我们身边出现的这样的人,我看起来都好像乞丐和屌丝。

 

上贡?榨金?ATM?这些可能已经成了圈内毒瘤

 

一群不学无术没有经济来源,每天靠宅在家里吃泡面生存的年轻女生,自称为高贵榨金S,以为这样可以脱贫甚至发家致富,却到处散播着5块2、6块6、8块8的收款码,转你几块钱就能成为你的m?我不知道是乞丐太好当了还是狗太不值钱了。

 

image.png

 

真正意义上的经济控制S,本身应该是一个经济独立、人格强大的女强者,不会为了区区小钱而正眼瞧你,更不会像求包养似的找人来救济,她的生活是高雅的,审美是刁钻的,几千元的鞋一眨眼就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事物不会因为囊中羞涩而放弃。因此她的上贡者也应该是一个现实生活中强大的男人,只能通过奉上让S觉得有点兴趣的东西来博得丝丝怜悯,这种感觉才是完美的。

 

上贡?榨金?ATM?这些可能已经成了圈内毒瘤

当然,这种情况很难得,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没法达到那样的层次,只能过过YY的瘾。但YY也罢,游戏也好,底线是不能咱不能做欺骗的事吧。

 

经过暗访,我发现,现在打着findom名号来行骗的人,竟然是大多数。

 

image.png

 

image.png

 

我感到有些悲哀。一直以来在这个圈子里女孩子想要赚钱的途径有很多,有通过卖照片视频福利的,有提供有偿TJ服务的,但毕竟都是靠辛苦劳动所得,多多少少值得尊重,为何现在想要赚点钱,偷两张照片,发一行字,挂个收款码,就能有不菲的收入呢?

 

image.png

 

是大家钱太多花不完,还是智商水平下降了呢?

 

 

尾图.jpg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911

(13)
上一篇 2020年4月23日 上午12:29
下一篇 2020年4月23日 下午1:36

推荐阅读

  • 爱唱非主流的斯(二)

      忘了伤害自己这件事是什么时候被他发现的。我只记得那天下了好大的雨,他把我带到了朋友的TJ室。 那是我们在一起以后,他第一次生那么大气,不管我怎么哭,都没有半点心软。 …

    2023年6月18日
  • 画皮

      今年七夕,是原本打算去见池易父母的日子。 但那天我没有见到池易,他失踪了很久。 小路是圈外人,玩剧本杀认识的。池易消失后,是他陪着我熬了过来。他大概对我是有些暧昧的,…

    2022年8月6日
  • 快餐时代

      在这个快餐时代,能找到长期靠谱走心的吗?   今天跟一位会员聊天,说起现在这个时代,感慨万千。仔细想想,也不知道互联网信息化对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到底带来的是…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病娇

      忘了改变是从哪一天开始的。 好像是公司团建玩的兴高采烈回来却看到他阴沉的脸,又好像是我过度思念家人时他眼底闪过的不满。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亲爱的主人,变成了一个偏…

    2023年6月3日
  • Z先生的礼物

      你现在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我不是一个强硬的人。 在遇到Z先生以前,我是个很软弱的人,游戏和生活里都是如此。他形容我好像一只怕…

    2021年6月28日
  • 二十七岁的陈安顺

      都说山路十八弯,来自平原的我在陈安顺的老家几乎要把这辈子的山路都走完了。 可是陈安顺,为什么你都不出来给我指个能找到你的路呢? 凭着过往记忆和你弟妹的远程指路,我终于…

    2023年7月16日
  • “虐恋者”自述:我差点被招嫖组织拿捏了

      虽然大多数人都怀念或向往青春期那种懵懂、纯真的恋爱,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类的情感总是复杂和多样性的,世界上也存在着各种关于爱与性的隐秘的角落。我们作为一档反映年轻人情…

    2021年11月30日
  • 有钱却不忠,为钱还是爱?

      他一夜没回来。 大概又去了那里,和那些所谓的精英一起。 还记得知道他职业以后,我开玩笑似的说,有没有觉得这个行业像是架在空中的花园,看似繁花似锦,实则处处透着腐败。 …

    2023年3月18日
  • 朝拜者(上)

      还记得刚见肖肖时,他黑黑瘦瘦的,像只小老鼠,一点也不可爱。 他背着破旧的书包,里面鼓鼓囊囊不知道装了些什么,呲着牙冲我嘿嘿傻笑。 老实说,我的内心是抗拒的。 来都来了…

    2023年10月22日
  • 化蝶

      我见到她的那天,那座城市下了好大的暴雨。她像个戏精,也不躲雨,就站在雨里淋着,还一直哭哭啼啼。 她被骗是必然,连她自己都和我说过,知道自己会被骗,可她还是去找了那个低…

    2022年7月2日
  • 理想者的消亡

      在电话拨通前,我像是早有预感一样,打字说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只是情绪激动,一时亢奋,这很正常,不要抛弃我。 是在楼道里打的这通电话,很冷。哪怕是正午,窗外的天也是灰蒙蒙…

    2021年11月20日
  • “普信男孩”

      他是一个岁月静好的暖男,不恶臭,不花言巧语。 认识他的时候是冬天,刚刚毕业实习的我在自己小小的出租屋里,手脚冰凉,赶上姨妈期,痛的翻来覆去,熬夜改着不太懂的策划案。 …

    2021年3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