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服下的秘密

衣服下的秘密

 

认识MO是个我怎么也没想过的意外,我英语烂的要死,我以为他只是在中国找不到合适的床伴,他跟我聊天的第一句话就是问:YOU ARE S?

我一脸懵,这APP这么国际化吗?他问我知道四爱吗。我说我知道,过了两分钟他回复:哦,这个软件里的女孩都是M ,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S。

我第一反应就是拒绝他,我对外国人没兴趣。最关键语言不通。他连续发来一堆SAD的表情,不断恳求我,大概他因为沟通问题一直受挫,没有人愿意接受一个沟通艰难的对象。我能英语回复几句,他就有点认定我了,而我也许是第一次和外国友人交流这种问题,大大激发了我的“集邮”心理,另外可能是我想学外语,因此我还是选择跟他聊聊。本来想止步于某软件,最终在不得不借助翻译软件的两个小时以后,认命般的加了微信(微信的即时翻译真香)。

MO是个跨国公司老板,感觉得到他是个强势的人,聊天节奏一直被他带着跑,我几次想主导,结果都因为要思考语法问题而失败,干脆放弃挣扎,耐心回复他的问题。他似乎对自己喜欢四爱很焦虑,一开始我只是不痛不痒劝一下,“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什么的,不说还好,说完他更焦躁了。“你无法理解。”他说。

我有什么不能理解的,追求除了CUM以外的快感而已,这似乎是女S在后期都会想涉及的项目,搞不懂他的意思。当时我这么想的。

在接下来的20天里,每天不论我搭不搭理他,他总会来Say Hi,断断续续的,我看到了他的很多面。强势,暴躁,害羞,脆弱,冷静。

MO曾经做过S,但是那样似乎加深了他的焦虑,长期上位者的职业,也让他厌恶自己的心理和外表不一,我没有探究过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有点怜惜他。由于语言问题,开车也要限速,防止出现由于我英语水平不够而导致出戏的现象。于是我俩开始互发表情包,他发的图片或者表情包都有共同点,一个是以强迫为主要情景,另外一个,某器官都被束缚。

也是因为这个,我开始意识到他真的很痛苦。他跟我提过几次他很焦虑,平时能忽悠各路人马的口才,在无法感同身受的情况下,安慰显得十分苍白无力,他似乎看出我的困扰,所以一笔带过。这种简直是明晃晃的告诉我“没关系,你不行我也不介意”。骨子里的莫名责任感,让我有点想帮他的冲动。我突然明白MO对BD5M的期待超过了BD5M本身。

对于FtoM/MtoF我一直不觉得有什么难以理解,可能是社会环境的刺激导致性别认知转变,有先天也有后天的,生理性别上和心理性别上的认知不统一。心理性别也叫“性别认同”,是指人们对自己是“男人”还是“女人”的一种主观感觉。在大多数情况下,生理(遗传)上是男性的人,性别认同也是男性;生理上是女性的人,性别认同也是女性。然而,当生理性别和性别认同不相符时,当事人就会产生一种不安的“性别焦虑”。而这种持续的负面情绪正是许多易性癖人接受变性手术的原因之一。

性别认同的焦虑下,厌恶自己的生理特征,也就是逐渐出现在大众眼前“TS”、“药娘”等群体,我们能看到的很多当事人在找到人生目标之后的积极摸样,但是恐怕没有人能轻易知晓在转变之前的黑暗时光。

MO可能因为信仰,也可能因为社会关系,甚至因为他的职业,他无法随心所欲的去接受自己内心深处的呼唤,他一次次强调他需要被强迫着接受,才能心安理得的享受这种令他上瘾又克制的美妙。甚至还告诉我,可以通过酒精和药物来让他顺从。

他需要的救赎,不是主动靠近,不是自我意识的顺应,而是希望外界压力让他心里的罪恶感降低一点。我开始有意纵容,甚至陪他玩起文爱,使用大量威胁,命令的词汇,他会一边大声说NO,一边完成任务,他不爱疼痛,讨厌被叫成DOG,但是只要我赞美他的屁股有多性感,说他是YD的小女孩时,他总是发一堆代表害羞的表情包。我送了他一套内衣,以他的LUO照相威胁,让他穿在得体合身的西装之下。又给他买很多女装,让他试穿之后拍照发我,开发各种脑洞陪他幻想。我知道,他很开心,找我的频率越来越高,甚至希望我停止工作和休息来陪伴他。这种即将失控的感觉也让我有点迷茫。

我不清楚这种联系会维持多久,真的希望有一天他会拜托那些束缚,真正的顺从内心,我不是他的救赎,他可以自己做主。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109

(15)
上一篇 2020年4月28日 下午8:48
下一篇 2020年7月8日 下午10:21

推荐阅读

  • 失落灵魂

      米晓晓是个腿比大脑快的人。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背着简单的行李,拿着把旧吉他,在出站口发愣。 她在一个社交平台上删删改改,想了好久,才打出一句:“杭州三日…

    2021年7月24日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

    2021年10月30日
  • 物质女孩阿戚

    我在圈中少有姐妹,阿戚算是一个。 和她相识在平台,多多少少看过她的故事,总觉得和我很像又不是我。后来经常聊天一起吐槽,关系越来越熟络。 于是在那天的雨夜,我坐在街边无处可去,凌晨一…

    2020年11月30日
  • NTR,你能接受吗?

      这是一个我接触甚少的群体。介于法律制度,这也不是能广而告之的关系。 NTR,普通人眼里,这是一个反人伦的存在。但是我们总得感谢这个信息化时代,NTR这个词汇逐渐出现日…

    2020年7月8日
  • 一个未成熟的30岁少年

      B哥是个很糙的北方汉子,这是我下了出租车后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他跑过来操着北方口音问我是不是他要等的人,然后帮我拿包,说我还真是个小胖子,一点没骗人。 在圈子里认识了…

    2021年1月10日
  • 绵花舍打造最新字母圈社交软件

    可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SMOON社交」,下载使用哦  

    2022年6月7日
  • 友情不止,恋人未满

    “阿莫,今天我表白了,也失恋了。” “阿莫,你说她是不是很讨厌我,外面下着那么大的暴雨,她却连我的伞都不愿意接。” “阿莫,我好怕她再也不见我。” 我曾经有两个很好的朋友。 栀子喜…

    2022年5月28日
  • 坐火箭的王董

      在我骑自行车的时候,王哥开着宝马把我的妹子接走了。 后来在我一次一次不懈努力下,我也开上了宝马,我满心欢喜的去接我的妹子,发现王总开上了迈巴赫。 我一直坚信我命由我不…

    2021年12月25日
  • 五年,她学会反抗

      一直到今天,我都认为,那是我见过最恶臭的中年人。 从和他接触到前天找他聊天,都没有让我对他的看法改变丝毫。他就像圈里一些人,自己多N所以不停给别人说没有一段关系是可以…

    2020年10月26日
  • 咖啡店

      那个收银的小姑娘两天没来上班了,我现在坐在收银台前对着结账的客人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掩盖我的愁眉苦脸。顾客就是上帝,我只是一个抱他们大腿的小老板。 不管是出于人道主义还…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神秘朋友

      朋友说野炊二不跳票就送我豪华版,然后野炊二跳票了。 朋友是在圈内平台认识的,神神叨叨,总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

    2022年4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