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服下的秘密

衣服下的秘密

 

认识MO是个我怎么也没想过的意外,我英语烂的要死,我以为他只是在中国找不到合适的床伴,他跟我聊天的第一句话就是问:YOU ARE S?

我一脸懵,这APP这么国际化吗?他问我知道四爱吗。我说我知道,过了两分钟他回复:哦,这个软件里的女孩都是M ,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S。

我第一反应就是拒绝他,我对外国人没兴趣。最关键语言不通。他连续发来一堆SAD的表情,不断恳求我,大概他因为沟通问题一直受挫,没有人愿意接受一个沟通艰难的对象。我能英语回复几句,他就有点认定我了,而我也许是第一次和外国友人交流这种问题,大大激发了我的“集邮”心理,另外可能是我想学外语,因此我还是选择跟他聊聊。本来想止步于某软件,最终在不得不借助翻译软件的两个小时以后,认命般的加了微信(微信的即时翻译真香)。

MO是个跨国公司老板,感觉得到他是个强势的人,聊天节奏一直被他带着跑,我几次想主导,结果都因为要思考语法问题而失败,干脆放弃挣扎,耐心回复他的问题。他似乎对自己喜欢四爱很焦虑,一开始我只是不痛不痒劝一下,“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什么的,不说还好,说完他更焦躁了。“你无法理解。”他说。

我有什么不能理解的,追求除了CUM以外的快感而已,这似乎是女S在后期都会想涉及的项目,搞不懂他的意思。当时我这么想的。

在接下来的20天里,每天不论我搭不搭理他,他总会来Say Hi,断断续续的,我看到了他的很多面。强势,暴躁,害羞,脆弱,冷静。

MO曾经做过S,但是那样似乎加深了他的焦虑,长期上位者的职业,也让他厌恶自己的心理和外表不一,我没有探究过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有点怜惜他。由于语言问题,开车也要限速,防止出现由于我英语水平不够而导致出戏的现象。于是我俩开始互发表情包,他发的图片或者表情包都有共同点,一个是以强迫为主要情景,另外一个,某器官都被束缚。

也是因为这个,我开始意识到他真的很痛苦。他跟我提过几次他很焦虑,平时能忽悠各路人马的口才,在无法感同身受的情况下,安慰显得十分苍白无力,他似乎看出我的困扰,所以一笔带过。这种简直是明晃晃的告诉我“没关系,你不行我也不介意”。骨子里的莫名责任感,让我有点想帮他的冲动。我突然明白MO对BD5M的期待超过了BD5M本身。

对于FtoM/MtoF我一直不觉得有什么难以理解,可能是社会环境的刺激导致性别认知转变,有先天也有后天的,生理性别上和心理性别上的认知不统一。心理性别也叫“性别认同”,是指人们对自己是“男人”还是“女人”的一种主观感觉。在大多数情况下,生理(遗传)上是男性的人,性别认同也是男性;生理上是女性的人,性别认同也是女性。然而,当生理性别和性别认同不相符时,当事人就会产生一种不安的“性别焦虑”。而这种持续的负面情绪正是许多易性癖人接受变性手术的原因之一。

性别认同的焦虑下,厌恶自己的生理特征,也就是逐渐出现在大众眼前“TS”、“药娘”等群体,我们能看到的很多当事人在找到人生目标之后的积极摸样,但是恐怕没有人能轻易知晓在转变之前的黑暗时光。

MO可能因为信仰,也可能因为社会关系,甚至因为他的职业,他无法随心所欲的去接受自己内心深处的呼唤,他一次次强调他需要被强迫着接受,才能心安理得的享受这种令他上瘾又克制的美妙。甚至还告诉我,可以通过酒精和药物来让他顺从。

他需要的救赎,不是主动靠近,不是自我意识的顺应,而是希望外界压力让他心里的罪恶感降低一点。我开始有意纵容,甚至陪他玩起文爱,使用大量威胁,命令的词汇,他会一边大声说NO,一边完成任务,他不爱疼痛,讨厌被叫成DOG,但是只要我赞美他的屁股有多性感,说他是YD的小女孩时,他总是发一堆代表害羞的表情包。我送了他一套内衣,以他的LUO照相威胁,让他穿在得体合身的西装之下。又给他买很多女装,让他试穿之后拍照发我,开发各种脑洞陪他幻想。我知道,他很开心,找我的频率越来越高,甚至希望我停止工作和休息来陪伴他。这种即将失控的感觉也让我有点迷茫。

我不清楚这种联系会维持多久,真的希望有一天他会拜托那些束缚,真正的顺从内心,我不是他的救赎,他可以自己做主。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109

(15)
上一篇 2020年4月28日 下午8:48
下一篇 2020年7月8日 下午10:21

推荐阅读

  • 卑微是种罪

    我曾经以为网上那种为了渣男屡次堕胎,被家暴了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回头原谅的女性只出现于夸张的艺术作品中。如果不是我的列表存在,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卑微的女孩。 认识她是在微…

    2021年9月4日
  • 来自2021年的回信

      2018年的小孩,你好。 因为近一年来工作繁忙,你写给2020年1月22号的信,直到2021年8月7号才到我手中。 看到你在信里,问了那么多问题,你一定很好奇未来是什…

    2021年8月7日
  • “为我献出一切的男人”

      从前旅行,只需要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一个背包。现在的旅行,需要核酸证明,需要三码通行,甚至需要十四天隔离。 尽管这样,我还是定了去拉萨的机票。 这场旅行其实早有谋…

    2021年11月7日
  • 我和Master结婚了

      在见父母之前,他紧紧捏着我的手。 我安慰他不要紧张,他的手心还是一直冒汗。 我想过很多遍和我见家长的男人会是怎样,我想过很多次和我度过余生的人会是怎样。可实际上,真的…

    2021年8月14日
  • 欺骗

      冷冷的风,安静的夜,一个人在路上拼命的跑,孤单的,孤单的,看着影子在地上拉的很长。 直到跑不动了,蹲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吐。口袋里的来电提示响个不停。 我应该早有预感的…

    2021年4月5日
  • 过期关系

    你有过那种经历吗,就是你很喜欢吃一样东西,所以你每天都吃,直到有一天,你闻到它的味道只剩下了反胃,你就再也不会碰它。 我们总是希望当下这段感情能维持的更长久,就像情窦初开时对一生一…

    2021年8月21日
  • 我好像爱上一个骗子

      我是个sub/m,入圈三个月认识了主人,那三个月真是个不好的回忆,我受到无数骚扰,很多男人索要我的裸照,要跟我视频,说什么网调,并且在我拒绝后骂我是个装纯的婊子,我又…

    2020年4月27日
  • 死亡骗局

      【以下故事为圈内人真实经历】 “我被骗过。” 我被骗过。 “她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他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她经历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我想保护她。” 我经历过很…

    2022年5月7日
  • 物质可以换真心吗

      在圈里经常碰到很多人被挂,比如只是动动嘴皮子的喜欢,只是油嘴滑舌却舍不得付出。 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务实,和我在一起的男人都愿意付出一些小礼物来证明自己的真心,也有收…

    2022年1月23日
  • 为了他辞职后

      云朵是个令人羡慕的姑娘,大多数人都这么认为。 能在圈子里找到合适的人结婚,本身就不容易,更何况两个人能每天出双入对,一起工作,一起生活。 上次见面还是婚礼上,云朵穿着…

    2022年3月20日
  • 玩物

      我没有见过她萌新的样子,我怀着私心不想看到这出剧的落幕,可我知道,总有一天会落幕。 好像是在深夜一次找片片的时候看到了她,一个肆意释放欲望的女孩。尽管所有人都说她是d…

    2022年2月26日
  • 物质女孩阿戚

    我在圈中少有姐妹,阿戚算是一个。 和她相识在平台,多多少少看过她的故事,总觉得和我很像又不是我。后来经常聊天一起吐槽,关系越来越熟络。 于是在那天的雨夜,我坐在街边无处可去,凌晨一…

    2020年11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