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2021年的回信

来自2021年的回信

 

2018年的小孩,你好。

因为近一年来工作繁忙,你写给2020年1月22号的信,直到2021年8月7号才到我手中。

看到你在信里,问了那么多问题,你一定很好奇未来是什么样子的吧。你几乎是斩钉截铁的问我在武汉过的好不好,武汉的热干面好不好吃,那时候,你真的很喜欢那个网名叫蕤生的男主吧。

说实话,小孩,我很羡慕你一八年的时候,对相伴一生的要求只是暖你的手,催你早点睡觉,陪你看恐怖电影。因为二一年,有人愿意这样爱你,你却因为很多外在因素选择了放弃。

你好奇实践到底是什么样子。其实隔着网络和你聊天的那个人,也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是你放学回家路上遇到的任何一个普通路人。

所以当第一个圈里人和你真见面的时候,你表现得很惊奇,你跟他说你第一次见活的圈里人。后来你发现他手机贴的膜都快掉下来了还舍不得换个贴膜,他在网上订酒店时手机还卡死机了。那晚的酒店是你付的钱,第二天趁着他还没睡醒就悄悄离开了酒店。

一八年的你,是不是很难以置信。

后来你和很多人见过面,有钱的没钱的,灵魂有趣的或是庸俗的,发生了很多有趣的小故事,但是你都没有选择认主。

小孩,听到这里,你也应该明白,大学你没有去武汉,那个人早就杳无音讯。

他一开始的确每天陪你聊天,他一开始的确很喜欢你。但是,后来越来越冷淡。十八岁的你很爱看言情小说,很久之前我清理QQ相册的时候,还看到你专门为他建了相册。

你在相册里写,因为他没有给你QQ密码生气,他因为你生气,干脆不再理你。你说没有吵架,你只是妥协。一八年十二月,相册更新,他说未来只会有你一个女孩。隔了两天,相册更新,你为了那个不会回你消息、吵完架自顾自睡觉的人跪了一宿。最后是圈里的朋友受不了你这个样子,让你选择是跟他绝交,还是继续跪着。

那个朋友现在还在联系,而且一起见过很多面,后来你还参加了他的婚礼。

相册的最后一张照片,是你和另一个女孩聊天的记录。她叫蕤蕤,他叫蕤生。你很卑微的求他给你个解释,他只是很冷漠的说结束了。

我记得后面的事。那天晚上在学校宿舍你高烧不退,一个人就躲在被子里哭。第二天起不来,不吃药也不吃饭也不肯回家。

小孩,你一定很难想象,后来你在圈子里看了很多骗局 ,吃了很多瓜。看到你写给未来的信,我也难以想象,在我看来习以为常的欺骗、海王,在那时候的你眼里,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小孩,我知道,写信的时候,你一定很不快乐。因为信里的你充满不安。我知道,刚进这里的你,总会茫然,所以你爱的盲目,你爱的卑微。你为了不值得的人伤害自己,总觉得好像以后不会再遇到这个人。你以为人和人就要长久,每段关系必须喜欢的毫无保留。

可我知道,这是人必须经历的。不听人劝、莽撞、肆意的十八岁,总是这样回忆起来半是唏嘘半是好笑。

但我还是想提醒你,小孩,大部分人写给过去的信里,都说最后悔的事就是在青春最好的年纪没有好好爱自己。小孩,希望你可以肆意的去爱,因为去爱才是人生的开始。但是,首先,你要记住,不管你是什么属性,你都先要爱自己。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爱自己的意思,那我说的再简单一点,不要允许那些对你不好的人留在你身边,你和谁在一起总是很大声地笑,就和谁在一起。

那么就像你在信的结尾问我的问题一样,写给你这封回信的最后,我想问问你,懵懂的小孩,你准备好进入这半是欺骗半是谎言,充斥着欲望,暴露着人性的圈子了吗?你真的,意识到,自己开启的是怎样的一扇门吗?

在你还年轻的时候,你的选择没有对错之分,所有的选择都是对的,对于选择的结果,只有好与更好的差别。                                                                                     ——佚名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09

(1)
上一篇 2021年7月31日 下午10:52
下一篇 2021年8月14日 下午10:29

推荐阅读

  • 她选择倒计时退圈

      茶餐厅包间外,人来来去去。 茶餐厅包间内,一笑捧着书慢慢品读,脚下男人舔舐的动作并不熟练,但胜在足够用心努力。 窗外风吹过,一笑低头问男人:“上次以后,我们多久没见过…

    2022年3月5日
  • 当一场自慰被公之于众

      它就好似一个忽近忽远的风筝,用线飘摇的系在我心弦。 在我看起来还应该很天真烂漫的年纪,我就已经察觉到了它的存在。但我却从来掌握不好它的方向。 我至今不知道是因为我过于…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危险经历

      我怀疑他一直知道我是谁。 从一个平台到另一个平台,不同的马甲,不同的动态,都关注了我的账号。 是一个已婚的体制内大叔,三四十岁,混到了中层的位置,既不用像上层一样担心…

    2021年7月17日
  • 入圈七年,我选择恋爱

      知道圈子是很意外的事情。 那时我还刚刚情窦初开,喜欢上了那个总是在校门口欺负女孩子的小痞子。 所以虽然每天放学都会被他堵门口,扯辫子,我还是把他的名字写在了日记本。后…

    2021年7月31日
  • 当她40岁

      陆听南今年已经40岁了。 她刚刚经历了离婚、丢失工作、和父母反叛成仇。现在她的迷茫程度不会比一个刚毕业的无业大学生低。刚出社会的小孩用无知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而她,…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神秘朋友

      朋友说野炊二不跳票就送我豪华版,然后野炊二跳票了。 朋友是在圈内平台认识的,神神叨叨,总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

    2022年4月23日
  • 鞭起鞭落,终了

    和萧萧认识的时候,是我入圈的第二年。 我是从来不确定关系的,玩心大。不过颜控真的没办法,三观跟着五官跑,我实在没法抵挡萧萧的身材和他软绵绵的那一声声姐姐。所以当凌晨六点太阳升起来的…

    2021年10月23日
  • 二百斤,我拍了私房照

      他很喜欢丰满的女人。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我很难理解。 可我的确是个放纵自己的肥宅。一百八十斤的体格子,晚饭是一份炸鸡加冰可乐。 自卑让我在现实里很少和异性接触,只有…

    2021年7月10日
  • “虐恋者”自述:我差点被招嫖组织拿捏了

      虽然大多数人都怀念或向往青春期那种懵懂、纯真的恋爱,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类的情感总是复杂和多样性的,世界上也存在着各种关于爱与性的隐秘的角落。我们作为一档反映年轻人情…

    2021年11月30日
  • 画皮

      今年七夕,是原本打算去见池易父母的日子。 但那天我没有见到池易,他失踪了很久。 小路是圈外人,玩剧本杀认识的。池易消失后,是他陪着我熬了过来。他大概对我是有些暧昧的,…

    2022年8月6日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窃听者

      我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甚至到了病态的程度。 我想在对方的身上装窃听器,我想知道他所有的动向,我想了解关于他的一切。 我求助过心理医生,吃过精神药物,这些都没办法缓…

    2022年6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