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2021年的回信

来自2021年的回信

 

2018年的小孩,你好。

因为近一年来工作繁忙,你写给2020年1月22号的信,直到2021年8月7号才到我手中。

看到你在信里,问了那么多问题,你一定很好奇未来是什么样子的吧。你几乎是斩钉截铁的问我在武汉过的好不好,武汉的热干面好不好吃,那时候,你真的很喜欢那个网名叫蕤生的男主吧。

说实话,小孩,我很羡慕你一八年的时候,对相伴一生的要求只是暖你的手,催你早点睡觉,陪你看恐怖电影。因为二一年,有人愿意这样爱你,你却因为很多外在因素选择了放弃。

你好奇实践到底是什么样子。其实隔着网络和你聊天的那个人,也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是你放学回家路上遇到的任何一个普通路人。

所以当第一个圈里人和你真见面的时候,你表现得很惊奇,你跟他说你第一次见活的圈里人。后来你发现他手机贴的膜都快掉下来了还舍不得换个贴膜,他在网上订酒店时手机还卡死机了。那晚的酒店是你付的钱,第二天趁着他还没睡醒就悄悄离开了酒店。

一八年的你,是不是很难以置信。

后来你和很多人见过面,有钱的没钱的,灵魂有趣的或是庸俗的,发生了很多有趣的小故事,但是你都没有选择认主。

小孩,听到这里,你也应该明白,大学你没有去武汉,那个人早就杳无音讯。

他一开始的确每天陪你聊天,他一开始的确很喜欢你。但是,后来越来越冷淡。十八岁的你很爱看言情小说,很久之前我清理QQ相册的时候,还看到你专门为他建了相册。

你在相册里写,因为他没有给你QQ密码生气,他因为你生气,干脆不再理你。你说没有吵架,你只是妥协。一八年十二月,相册更新,他说未来只会有你一个女孩。隔了两天,相册更新,你为了那个不会回你消息、吵完架自顾自睡觉的人跪了一宿。最后是圈里的朋友受不了你这个样子,让你选择是跟他绝交,还是继续跪着。

那个朋友现在还在联系,而且一起见过很多面,后来你还参加了他的婚礼。

相册的最后一张照片,是你和另一个女孩聊天的记录。她叫蕤蕤,他叫蕤生。你很卑微的求他给你个解释,他只是很冷漠的说结束了。

我记得后面的事。那天晚上在学校宿舍你高烧不退,一个人就躲在被子里哭。第二天起不来,不吃药也不吃饭也不肯回家。

小孩,你一定很难想象,后来你在圈子里看了很多骗局 ,吃了很多瓜。看到你写给未来的信,我也难以想象,在我看来习以为常的欺骗、海王,在那时候的你眼里,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小孩,我知道,写信的时候,你一定很不快乐。因为信里的你充满不安。我知道,刚进这里的你,总会茫然,所以你爱的盲目,你爱的卑微。你为了不值得的人伤害自己,总觉得好像以后不会再遇到这个人。你以为人和人就要长久,每段关系必须喜欢的毫无保留。

可我知道,这是人必须经历的。不听人劝、莽撞、肆意的十八岁,总是这样回忆起来半是唏嘘半是好笑。

但我还是想提醒你,小孩,大部分人写给过去的信里,都说最后悔的事就是在青春最好的年纪没有好好爱自己。小孩,希望你可以肆意的去爱,因为去爱才是人生的开始。但是,首先,你要记住,不管你是什么属性,你都先要爱自己。如果你还不能理解爱自己的意思,那我说的再简单一点,不要允许那些对你不好的人留在你身边,你和谁在一起总是很大声地笑,就和谁在一起。

那么就像你在信的结尾问我的问题一样,写给你这封回信的最后,我想问问你,懵懂的小孩,你准备好进入这半是欺骗半是谎言,充斥着欲望,暴露着人性的圈子了吗?你真的,意识到,自己开启的是怎样的一扇门吗?

在你还年轻的时候,你的选择没有对错之分,所有的选择都是对的,对于选择的结果,只有好与更好的差别。                                                                                     ——佚名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09

(1)
上一篇 2021年7月31日 下午10:52
下一篇 2021年8月14日 下午10:29

推荐阅读

  • 腐坏

      “我可以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吗?” “我总觉得道听途说写来的东西总归是虚的。” “但你也是当事人。” “你写出来的不是我,也不是她,而是你故事里的人。” 买过玫瑰吗,插在…

    2022年4月30日
  • 未曾见过的他

      听说,一旦肉体有了接触,灵魂就不会再交流。 就像有些故事有些小说,只能通过文学来记述;就像在深夜emo的时候,没人会跑到舞台上说自己有多痛苦。 很多时候,人类的灵魂,…

    2021年9月11日
  • 坐火箭的王董

      在我骑自行车的时候,王哥开着宝马把我的妹子接走了。 后来在我一次一次不懈努力下,我也开上了宝马,我满心欢喜的去接我的妹子,发现王总开上了迈巴赫。 我一直坚信我命由我不…

    2021年12月25日
  • 三套图,他月入过万

      幺幺大概是我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那会他还年轻,干的是皮条客的生意,在软件上引流,出于好奇,我加入了他的小团队,当起了账房。 幺幺是个很大气的人,虽然生意挺小,但当…

    2021年9月25日
  • 神秘朋友

      朋友说野炊二不跳票就送我豪华版,然后野炊二跳票了。 朋友是在圈内平台认识的,神神叨叨,总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

    2022年4月23日
  •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

    2021年1月25日
  • 彩虹

      希望你永远有爱的勇气,无论你期待的那份爱有多压抑绝望,未来会选择放弃还是一意孤行,希望你永远拥有爱的勇气。 One 他问我为什么从来不向他透露任何现实信息,我不知道怎…

    2022年6月11日
  • Z先生的礼物

      你现在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我不是一个强硬的人。 在遇到Z先生以前,我是个很软弱的人,游戏和生活里都是如此。他形容我好像一只怕…

    2021年6月28日
  • 主人要结婚,新娘不是我

      猫耳从来没想过,狗血的剧情会在她身上发生,她更没想过,自己会和那些电视剧主角的反应一样,成为一个曾经疯狂吐槽的“傻白甜”。 “猫耳,我要结婚了。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吧。…

    2020年4月27日
  • 其实,他没那么深情

      那是一个很单纯的姑娘。 虽然在圈里呆了很多年,但我还是觉得单纯。说直白点,她有些恋爱脑。 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女人的通病,在荷尔蒙上头的时候,可以把那1%的好挥发成10…

    2022年2月19日
  • 玩物

      我没有见过她萌新的样子,我怀着私心不想看到这出剧的落幕,可我知道,总有一天会落幕。 好像是在深夜一次找片片的时候看到了她,一个肆意释放欲望的女孩。尽管所有人都说她是d…

    2022年2月26日
  • 我和Master结婚了

      在见父母之前,他紧紧捏着我的手。 我安慰他不要紧张,他的手心还是一直冒汗。 我想过很多遍和我见家长的男人会是怎样,我想过很多次和我度过余生的人会是怎样。可实际上,真的…

    2021年8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