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朋友

神秘朋友

 

朋友说野炊二不跳票就送我豪华版,然后野炊二跳票了。

朋友是在圈内平台认识的,神神叨叨,总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面有一个情节是精神病院内有两个精神病人,没有共通的语言,就像一个说西班牙语,一个说德语,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交流,甚至还成为了好朋友。

你说吃饭了吗,他说今天下了场雨。你说酥皮鸭好吃,他说苹果派做的很棒。你说吃饭和下雨有什么关系,他说因为下雨影响了今天的食物,就像酥皮鸭和苹果派也有关联。

可现实他是个正常人,正常工作,正常爱好。他又很奇怪,他研究易经,研究古人,研究希腊,这些都是我所不了解的领域。他也会时不时给我留言,称呼我为好朋友。

终于,我们见面了,一个很普通的男人,掉在人堆里找不出来的那种。俩人找了个私人影院,没有发生什么激情,放了个电影当背景音乐,买了一堆零食饮品,坐在一起扯着闲天。

我是个俗人,我问他是不是圈里人,他说是。我问他为啥不找个合适的人在一起,他便从各个角度开始给我讲欲望、人性、现实、社会……

到了最后,两个人各聊各的,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前阵子备考的时候,我背过一个定义,传播的前提是要有共通的意义空间。也有人说过完全听不懂我在说些什么,就像我不理解神秘朋友在说些什么。很多时候我们以为这个意义空间是语言,其实任何共同点都可以成为意义空间,比如孤独,比如圈子,比如……

他如一面镜子,我觉得莫名其妙,无法进行沟通、无法理解,就像别人看我。我抱着他,抱着我自己。出了这个房间,我们都会把别人眼里稀奇古怪的想法藏在肚里。

我想起网上很搞笑的一个段子,男人年轻时都急吼吼的,根本听不了你说几句话就上了。后来男人老了,他一到床上就开始和你谈人生,谈艺术,谈理想。你听烦了,问他好没好,他说药效还没到。

还好朋友只是朋友,虽然胡言乱语,但没有什么非分之想。每个人的内心都有孤独的地方,在消化孤独的时候,看到有另一个同样孤独的人,便也能得到些许慰藉。

而对于那些第一天讨论卢梭,谈黑格尔,谈弗洛伊德,第二天问我能不能发点私密照的男人,我觉得洪晃在电影《无穷动》中的台词:“……先得说哲学,然后得说艺术,从东方到西方,给你的感觉是这男的特别想了解你,他不想跟你上床,特别特别间接迂回,从法国革命到布尔乔亚到哲学到福克到所有的这些都谈完了,都到后夜三点了,X的事还没谈呢……三点一刻又侃了会儿意大利电影……然后又说了一会儿法国文学,这时候就三点半了……又讲了讲人文主义的起源,三点四十五了……这个时候才讲到美国前卫小说Henry Miller,再讲到Henry Miller的情人,这个时候才有点X的感觉……”

很多人认为这是在嘲讽陈凯歌,而洪晃回应只是台词,没有别的意思。但有意思的是,这部电影的编剧,是洪晃。

在情爱关系里,最好的状态是肉体与灵魂互相交织。如果单纯把灵魂作为肉体的引路,在靠近肉体的同时,也在与灵魂渐行渐远。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75

(2)
上一篇 2022年4月17日 下午12:31
下一篇 2022年4月30日 下午10:51

推荐阅读

  • Z先生的礼物

      你现在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我不是一个强硬的人。 在遇到Z先生以前,我是个很软弱的人,游戏和生活里都是如此。他形容我好像一只怕…

    2021年6月28日
  • 过期关系

    你有过那种经历吗,就是你很喜欢吃一样东西,所以你每天都吃,直到有一天,你闻到它的味道只剩下了反胃,你就再也不会碰它。 我们总是希望当下这段感情能维持的更长久,就像情窦初开时对一生一…

    2021年8月21日
  • 你害怕贫穷吗?

      我来自一个很贫瘠的农村,我的学习成绩也一般。我的长相平平,毫无特色,脸上还有许多雀斑。我没有通过高考逆袭,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读书真的是最轻松的人生升级方式。 因为没有见…

    2021年6月7日
  • 一次失败的囚禁

      她是个很奇怪的女孩。 大三即将毕业实习,从来没有独自出过远门,却一个人带着行李箱来到我的城市。前期在网上时,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了解互相的状态,可我仍然没有对她了解多少…

    2021年4月12日
  • 19岁你就嚷嚷着要退圈,你让40岁的大叔怎么办

        –      绵绵,我想退圈了 –      怎么啦? –      太累了,找不到自己想要的 –   …

    2020年4月28日 说说字母圈
  • 那个被网暴脱圈的女孩

      “姐,我要退圈了。” “姐,那些骂声好难听。” “姐……” 周日一直睡到中午十二点,醒来才看到悠悠发给我的消息。我忙问她怎么了,登上平台又看不出什么异常。当我打开悠悠…

    2020年12月14日
  • 因为抑郁,我被抛弃了十三次

      我是抑郁症,医院确诊的那种。 很早之前,我就发现我总是不开心,每天都在哭。我知道我出了问题,可我不敢说,我知道世人会笑我。 圈里有很多男人说救赎我,带着他们的第三条腿…

    2021年9月18日
  • 地理位置近不是我可以跟你约的理由

      不知女生们在平日社交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类似这样的搭讪:   “咱俩好近,只有100米,约一下?”   男方觉得:哇距离这么近,真的是缘分啊,不见…

    2020年4月22日 说说字母圈
  • 未曾见过的他

      听说,一旦肉体有了接触,灵魂就不会再交流。 就像有些故事有些小说,只能通过文学来记述;就像在深夜emo的时候,没人会跑到舞台上说自己有多痛苦。 很多时候,人类的灵魂,…

    2021年9月11日
  • 提前的除夕

      今年回家的日期提前了些。 提着行李箱进门的时候,老妈头上的白发多了些,不变的是仍旧絮絮叨叨。桌子上摆着我爱吃的坚果,新换的床单被褥都带着薰衣草的香气,是家的味道。 Q…

    2022年1月30日
  •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

    2021年1月25日
  • 有一种刺猬不该碰

      芽儿是在大二的时候碰到了她的主人G,那是个三十岁事业有成的单身男人,经验丰富的圈里老人。 而平平无奇的芽儿吸引他的地方,是因为芽儿患有边缘性人格障碍(一种人际关系、自…

    2020年10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