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次爱自己吧

      今年过年,我拉黑删除了我爸。 他又一次当众说我是傻子,是白痴,可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那晚他睡得很香甜,我在自己房间里崩溃大哭到凌晨。 我在抖音刷着一条条视频…

    2天前
  • 恋爱脑自救手册(下)

        可能世俗定义里,女性总是感性的、总是柔弱的。 连带着灌输的观念都不同,一个女性一定要被爱的,而一个男人一定要事业有成。 于是我们这些原生家庭不幸的女孩,…

    2024年2月17日
  • 小狗的春节特辑

      他的眼睛湿漉漉的,像一只可爱的小狗,眼巴巴看着我。明明不会喝酒,却还是下意识吞咽着我灌进去的酒。 他赤裸着跪在地毯上,屋里的空调温度调的很高。 “一会他来了,知道该怎…

    2024年2月10日
  • 恋爱脑自救手册(中)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像我一样否定自己,觉得自己所有的三观都是扭曲都是错误的,想找一个神明作为自己的灯塔,想完全抹掉自己过去那些年的痕迹,被他重新改写。 多么…

    2024年2月3日
  • 恋爱脑自救手册(上)

      她比我勇敢。 我看到她在群里大方的分享那些聊天记录,佩服她的同时又恼怒于她的恋爱脑。 我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 我也曾是个恋爱脑,比她中毒更深,那时我终日以泪洗面,手…

    2024年1月27日
  • M成为同事后

    带他入行的那天,我就知道,我给自己的未来种下了一个隐患。 总有一天他亲手拿着刀扎进我的心脏的,我想。 可我还是带了他,我说我们的未来会很精彩。 我无意救人,只是他实在有些小聪明在身…

    2024年1月20日
  • 除夫主外的人生意义

      “你的人生理想是什么?” “夫主。” “你今年多大?” “21岁。” 是三年前了,那时我刚毕业没多久,窝在出租屋里,每天就是在网上和圈里人聊天。 其实我和他不是第一次…

    2024年1月13日
  • 一个多主的女m(下)

      在我第一次试着把女绿情节讲出来的时候,朋友说不管有意无意,人总会想去实现自己的幻想,哪怕我再克制再压抑也无济于事。 我当时嗤之以鼻,理性一直是我引以为傲的特质,我从来…

    2024年1月6日
  • 一个多主的女m(上)

      处理不完的工作,一场接一场的考核,一次次又一次的分离。 在请假会扣全勤和能不能坚持到休息之间挣扎,最终还是在医院走廊坐了一下午的冷板凳。 我开始服用抗抑郁的药物,尽管…

    2023年12月30日
  • 女绿的世界(下)

      一直知道圈里有一些自毁的人。 都是那种玩的程度比较深,生活里只剩下字母圈。 这些人的下场往往很可悲,自暴自弃者,早晚被人所弃。 很难被理解吧,从前我也很难跟这种人共情…

    2023年12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