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ML的人,到底在怕什么

不敢ML的人,到底在怕什么

 

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雨,而我做了一场荒诞的梦。

梦里我试图用玩具解决自己的欲望,却只觉得空虚。我将男人拉入自己的被窝,有那么一瞬间,我很想让他进入。可当他试图夺走玩具时,我没了感觉。

身边突然有了很多人,他提议来一场小游戏吧,关于我和陌生人,规则冗长复杂,我根本没理解什么意思,他就宣布游戏开始。毫无悬念,我输掉了,他说我要和陌生人睡一次。

周围人盯着我,他们似乎在质问我是不是要滚刀(不遵守规则的赖皮行为),又似乎在嘲笑我玩不起。我不想解释,一遍遍重申我不愿意,甚至表示可以花钱帮那个陌生男人找付费,他们仍旧看着我。

我不想成为瓜的主角,人是没办法控制舆论的,我害怕被网暴,也害怕遭人非议。于是我不停的提出各种补偿方案,直到最后我讲出一段凄惨的故事,我说我只会有他一个主,尽管他已经不在了。他们的目光开始转为同情,一边安慰我未来会更好,一边又试图挖掘出更劲爆的八卦。

从梦中惊醒,看着床头的小玩具,我忽然怀疑自己是不是有X功能障碍。

这么多年,林林总总遇到那么多男人,连一个让我想上床的都没有吗?可悲的是,似乎真的没有。二十五岁的我,依旧没能找到ML的男人。

关于初夜,网上有两种态度。一种是现在女孩不自爱,根本配不上什么三书六聘,因为早就不是清白之身。另一种是,这么老了还是处女,一定是丑出天际,都没人愿意泡。

以至于我越来越厌恶处女这个身份,可也不愿随便和谁睡了。所以我定下稳定建立关系半年才可以ML的准则,可在这个快节奏时代显得那么不切实际。

就算有人愿意为我这样忍受,我也会觉得内疚。因为这似乎成了对方为我牺牲为我付出的铁证,我的Y道并不属于我自己,它属于我的伴侣,他天然拥有使用权,并可以质疑为什么他不是第一个占用的人。

曾经我是如此天真想着,能得到我第一次的人,一定很爱我吧,我们会结婚,会有可爱的孩子,会有幸福的家庭。

直到被一次次潜移默化的灌输“不要有处女情节”、“都玩这个圈子了,还想用一层膜绑定一个人一辈子啊?”、“我都睡过几个处了,根本没什么稀奇的”,我开始接受第一次没什么特别的。

可总是会藏有妄想,假如呢,假如进入我身体的那一刻,他能虔诚的对我起誓,他愿娶我为他的妻子,哪怕只有那一刻他是虔诚的也好。

我从不觉得初夜是资源,只是,我想第一次ML,总要和最爱的人在一起才圆满。然而我所求的爱似乎太过理想,尽管改成了可视化的进度条,仍旧无人愿意驻足。

又或者是那些糟糕的心理创伤从未愈合,所以无论是梦中还是现实,我一次次拒绝了那些试图爱我的人。我将自己与世隔绝,以为没有开始就不会受到伤害。

也许真的有人曾对我虔诚起誓吧,那些年那些男人,也许真有人想爱我。只可惜到最后我也没勇气走上那张床。十八岁那年自以为守住的贞洁,在二十五岁这年成为难以启齿的累赘。

“通往女人心的路是阴道”——张爱玲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900

(0)
上一篇 2024年6月29日 下午11:59
下一篇 2022年10月1日 下午10:20

推荐阅读

  • 虐与恋

      石头有主了,是她主动私信找的石头,名叫秀妍。 “你懂不懂那种感觉,就是和她相识的那一刻,你的心就被她抓住了,你就意识到你根本不可能对眼前这个人说不,你没法拒绝她任何要…

    2022年5月21日
  • 爱是勇敢者的游戏(上)

      我还记得初见,他抱着一捧实在称不上好看的花束,站在人来人往的路口。 我犹豫片刻,还是走了上去。 “实在对不起,我跟花店说要订一束最特别的花,没想到做出来效果这么炸裂,…

    2023年9月17日
  • 入圈七年,我选择恋爱

      知道圈子是很意外的事情。 那时我还刚刚情窦初开,喜欢上了那个总是在校门口欺负女孩子的小痞子。 所以虽然每天放学都会被他堵门口,扯辫子,我还是把他的名字写在了日记本。后…

    2021年7月31日
  • 镜花水月

      “哥哥在吗,要玩WT吗,哥哥?” 我点开性别筛选,给活跃的男用户一条条推送消息,内容基本都是复制粘贴。不出意外的话,会有很多回复。 “看妹妹主页了,妹妹真……” 依旧…

    2022年9月17日
  • 这次爱自己吧

      今年过年,我拉黑删除了我爸。 他又一次当众说我是傻子,是白痴,可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那晚他睡得很香甜,我在自己房间里崩溃大哭到凌晨。 我在抖音刷着一条条视频…

    2024年2月24日
  • 二百斤,我拍了私房照

      他很喜欢丰满的女人。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我很难理解。 可我的确是个放纵自己的肥宅。一百八十斤的体格子,晚饭是一份炸鸡加冰可乐。 自卑让我在现实里很少和异性接触,只有…

    2021年7月10日
  • 为什么骗子这么多?

      经常关注咱们平台的朋友会发现,我们大概每周都会有骗子人渣曝光出来,有骗p的、骗钱的、骗感情的各式各样,为此我还特意建了个微博“字母妖妖灵”,专门用来曝光此类人们,以为…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空窗一年,我到底在想什么

      “你同龄人娃都有了,你还像个小孩一样。” 电梯里,妈妈拉着我的手,试图让我接受结婚这回事。 去诊所的路上,我一项一项算着结婚有小孩以后的开销,车贷、房贷、教育、医疗,…

    2024年3月23日
  • 婚姻与斯慕

    我做了一场梦,梦里有一头黑色的公鹿。 他长了一对长长的鹿角,他说那是用来保护家人的武器。我跟着它穿梭在林间,奔跑着,奔跑着,直到彻底失去它的踪迹。 那是他最喜爱的动物,是原本要纹在…

    2022年11月19日
  • 今晚只爱我,别做

      最近很流行杀我别用小黄刀,就是那种明明在正经搞颜色的场合,却突然有一瞬间想要被爱的错觉。明明疼痛感那么真实,礼物那么合心意,却也不敢在床笫之欢之后问出那句到底爱不爱。…

    2023年1月28日
  • 朋友以上,恋人未满

      凉爽的秋日傍晚,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家路上看到路边有人卖花,选了一束她应该会喜欢的颜色,再到楼下水果店买了半块西瓜。 栀子还没有到家,我打开微信才想起她说今天要加班。 …

    2023年10月14日
  • 腐坏

      “我可以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吗?” “我总觉得道听途说写来的东西总归是虚的。” “但你也是当事人。” “你写出来的不是我,也不是她,而是你故事里的人。” 买过玫瑰吗,插在…

    2022年4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