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请闭眼(上)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在这里,我遇到了生命里的小太阳。

她是一个呆呆笨笨的丫头,却在我每个忘带早饭的早晨变出一份三明治,还是双蛋甜蜜版。

可是她的男朋友,一点都不好。这一点我说过很多次,那个阿曲不是什么好男人,又穷又偏激,还认了个干妈,谁知道他和干妈有什么勾当。

如果妹妹能只属于我一个人就好了,我咬下三明治,看着单纯的妹妹的时候,心里这样想着。妹妹,那些男人只会伤害你啊……

母亲的电话打来,是来要钱的。虽然我一直勤工俭学,可是我也要上学,要生活啊。我知道母亲很难,没有人不难。

我告诉妹妹,我的母亲给我打电话要钱,想邀请她和我合租在一起。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实在太紧张了,因为妹妹刚付完这季度和阿曲合租的公寓房租。当然抛开经济因素,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想和妹妹住在一起。

妹妹第二天就搬到了我的房子,她真的很善解人意。

这件事我母亲也知道了,我告诉她,我很讨厌妹妹,只是因为房租不得不和她合租。

母亲大概知道我是这样的人,不喜欢男人,我不想她讨厌妹妹。我只能向母亲说,我真的很讨厌妹妹,只有这样,母亲才不会一直烦我。

妹妹,其实我,最喜欢你了。

没课的时候,妹妹在书店兼职,我在咖啡店兼职。真是最好的日子啊,下班后就看到妹妹家里等我,一起看漫画,一起打游戏,一起坐在飘窗看着窗外的景色出神。

在妹妹生日那天,阿曲给她送了99束玫瑰花,我向妹妹表白了。

套俗的浪漫,一地花瓣,烛火铺路,气球拱门,妹妹上次说过喜欢的玩偶。我抱着妹妹说:“我爱你。”妹妹一直把我当最好的闺蜜,她笑着说该让阿曲和我取取经,果然只有女孩才懂女孩,我笑着说对啊。

可是,我怎么能甘心只是你的姐姐啊。

后来,阿曲和她终于分手了。但他还是不死心,一直纠缠妹妹,看不懂妹妹不喜欢他了吗?他也配得上我的妹妹?

母亲又来打电话要钱了,我真的没有钱了。母亲知道了阿曲的事,那晚我和母亲聊了两个多小时,我不同意母亲的想法,母亲说不听她的,她就绝食。

绝食绝食绝食,从小到大,我不听她的话就要绝食,我不懂这样有意思吗?我承认她把我带大不容易,可我真的受够了被她胁迫的日子。

最终我还是妥协了,如果这个机会正好能让妹妹摆脱阿曲,也算做了件好事。

我去私下找了阿曲,妹妹不知情。母亲提醒我小心一些,我想起阿曲愤恨的眼神,决定今天还是等夜班的妹妹一起回家吧。

妹妹,请原谅我,我这么做,也是在帮你。

好在今天阿曲没有来骚扰妹妹,我让妹妹先上去,直到家里的灯亮起,我也往上走。

我没有见到阿曲,在准备进门的时候,有个人从身后突然出现,在我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心口处一阵刺痛,我倒在了门口,我依稀听到妹妹的声音,很焦急,她在叫我姐姐。

姐姐,我在。

姐姐,我在。

姐姐……

姐姐……

(未完待续)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60

(0)
上一篇 2022年3月20日 上午10:41
下一篇 2022年4月2日 下午10:34

推荐阅读

  • 物质可以换真心吗

      在圈里经常碰到很多人被挂,比如只是动动嘴皮子的喜欢,只是油嘴滑舌却舍不得付出。 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务实,和我在一起的男人都愿意付出一些小礼物来证明自己的真心,也有收…

    2022年1月23日
  • 庇护所

      我和老洪认识的时候,他已经是而立之年。 在确定关系前,我俩几乎打卡了这座城市所有的咖啡馆和茶馆。在老洪的描述中,了解了他的前半生——一个从贫困户家里走出来的大学生,一…

    2021年12月18日
  • 卑微是种罪

    我曾经以为网上那种为了渣男屡次堕胎,被家暴了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回头原谅的女性只出现于夸张的艺术作品中。如果不是我的列表存在,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卑微的女孩。 认识她是在微…

    2021年9月4日
  • 友情不止,恋人未满

    “阿莫,今天我表白了,也失恋了。” “阿莫,你说她是不是很讨厌我,外面下着那么大的暴雨,她却连我的伞都不愿意接。” “阿莫,我好怕她再也不见我。” 我曾经有两个很好的朋友。 栀子喜…

    2022年5月28日
  • 缺爱

      她是个精神失常的疯子,会在某个突然的时间点,打来几十个电话。 我当然不会接,她只是我备用机里的一条鱼,是我无聊闲暇时的乐子。 我看着她像个小丑,在所有社交平台公开和我…

    2022年7月30日
  • 过期关系

    你有过那种经历吗,就是你很喜欢吃一样东西,所以你每天都吃,直到有一天,你闻到它的味道只剩下了反胃,你就再也不会碰它。 我们总是希望当下这段感情能维持的更长久,就像情窦初开时对一生一…

    2021年8月21日
  • 泡沫

      “追求什么对错 你的谎言 基于你还爱我” 我和阿傅认识的时候,他的身份只是个招摇撞骗的神棍。 我被骗过很多次,阿傅对我说,他永远不会骗我,永远不会。 我是个傻子,我真…

    2022年6月18日
  • 我为什么做一个S

        每次和同好交流,总是有人问我,你为什么成为了S, 每次我都回答,因为喜欢征服, 但我很清楚,我骗了所有人,包括自己,其实我的属性是SWITCH, 小于这…

    2020年4月23日
  • 老派S

      广场无意刷到他的动态,一瞬间我仿佛回到了2014年,那时候我还是个刚入圈的小女孩。 那时候的圈子很严肃,也很荒诞。就像一群成年人都在很认真的玩一款中二病游戏,有些滑稽…

    2021年3月29日
  • 上贡?榨金?ATM?这些可能已经成了圈内毒瘤

      你听说过ATM奴吗?   想象中的坐拥数个土豪m,每天挥金如土却由m们来报销,既控制他们的身心又控制他们的经济?(一定有不少女S有这种想法)   …

    2020年4月23日 说说字母圈
  • 一次失败的囚禁

      她是个很奇怪的女孩。 大三即将毕业实习,从来没有独自出过远门,却一个人带着行李箱来到我的城市。前期在网上时,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了解互相的状态,可我仍然没有对她了解多少…

    2021年4月12日
  • 快餐时代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经历过这种尴尬:你前几天聊过的男人几天后突然和别的女孩官宣,两个人秀得无比恩爱,你打开沉寂的对话框开始发懵。 六月一号还要送我AD钙奶,还问小朋…

    2021年6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