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请闭眼(上)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在这里,我遇到了生命里的小太阳。

她是一个呆呆笨笨的丫头,却在我每个忘带早饭的早晨变出一份三明治,还是双蛋甜蜜版。

可是她的男朋友,一点都不好。这一点我说过很多次,那个阿曲不是什么好男人,又穷又偏激,还认了个干妈,谁知道他和干妈有什么勾当。

如果妹妹能只属于我一个人就好了,我咬下三明治,看着单纯的妹妹的时候,心里这样想着。妹妹,那些男人只会伤害你啊……

母亲的电话打来,是来要钱的。虽然我一直勤工俭学,可是我也要上学,要生活啊。我知道母亲很难,没有人不难。

我告诉妹妹,我的母亲给我打电话要钱,想邀请她和我合租在一起。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实在太紧张了,因为妹妹刚付完这季度和阿曲合租的公寓房租。当然抛开经济因素,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想和妹妹住在一起。

妹妹第二天就搬到了我的房子,她真的很善解人意。

这件事我母亲也知道了,我告诉她,我很讨厌妹妹,只是因为房租不得不和她合租。

母亲大概知道我是这样的人,不喜欢男人,我不想她讨厌妹妹。我只能向母亲说,我真的很讨厌妹妹,只有这样,母亲才不会一直烦我。

妹妹,其实我,最喜欢你了。

没课的时候,妹妹在书店兼职,我在咖啡店兼职。真是最好的日子啊,下班后就看到妹妹家里等我,一起看漫画,一起打游戏,一起坐在飘窗看着窗外的景色出神。

在妹妹生日那天,阿曲给她送了99束玫瑰花,我向妹妹表白了。

套俗的浪漫,一地花瓣,烛火铺路,气球拱门,妹妹上次说过喜欢的玩偶。我抱着妹妹说:“我爱你。”妹妹一直把我当最好的闺蜜,她笑着说该让阿曲和我取取经,果然只有女孩才懂女孩,我笑着说对啊。

可是,我怎么能甘心只是你的姐姐啊。

后来,阿曲和她终于分手了。但他还是不死心,一直纠缠妹妹,看不懂妹妹不喜欢他了吗?他也配得上我的妹妹?

母亲又来打电话要钱了,我真的没有钱了。母亲知道了阿曲的事,那晚我和母亲聊了两个多小时,我不同意母亲的想法,母亲说不听她的,她就绝食。

绝食绝食绝食,从小到大,我不听她的话就要绝食,我不懂这样有意思吗?我承认她把我带大不容易,可我真的受够了被她胁迫的日子。

最终我还是妥协了,如果这个机会正好能让妹妹摆脱阿曲,也算做了件好事。

我去私下找了阿曲,妹妹不知情。母亲提醒我小心一些,我想起阿曲愤恨的眼神,决定今天还是等夜班的妹妹一起回家吧。

妹妹,请原谅我,我这么做,也是在帮你。

好在今天阿曲没有来骚扰妹妹,我让妹妹先上去,直到家里的灯亮起,我也往上走。

我没有见到阿曲,在准备进门的时候,有个人从身后突然出现,在我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心口处一阵刺痛,我倒在了门口,我依稀听到妹妹的声音,很焦急,她在叫我姐姐。

姐姐,我在。

姐姐,我在。

姐姐……

姐姐……

(未完待续)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60

(0)
上一篇 2022年3月20日 上午10:41
下一篇 2022年4月2日 下午10:34

推荐阅读

  • 请你保护好自己

      我一直是个breast很大的女孩,从发育期开始。 可是因为胖,又因为家长没有及时关注到变化,没有及时穿上合适的bra,导致它有些轻微下垂。 这是难以启齿的,那正是女孩…

    2021年3月8日
  • 你有圈内“优先择偶权”吗?

      那天朋友“来碗牛肉面”问我,为什么他就找不到个m呢。他说奶茶也抽了,万圣节也发糖了,怎么就没有一个女孩子跟他呢。 我挠了挠头,想了半天,说,这玩意没法教。 同样是玩圈…

    2020年12月6日
  • 挂满丝袜的房子

      那时候住在乡下奶奶家,大概是十来岁的年纪。 学校放了暑假,家里大人都忙着去地里干活,没空管我们。 不知道是谁在老光棍家里偷的十八禁光碟,反正我们这群小孩围在一起看的起…

    2022年12月10日
  • 渣女是什么样的?

      女生谈论最多的话题,总是渣男,谁的男朋友又劈腿了,谁又只顾着打游戏不管我了,谁每天除了说“多喝水”就是“早点睡”了,但其实,渣女同样存在,几乎每一个纯情专一的男孩,都…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物质可以换真心吗

      在圈里经常碰到很多人被挂,比如只是动动嘴皮子的喜欢,只是油嘴滑舌却舍不得付出。 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务实,和我在一起的男人都愿意付出一些小礼物来证明自己的真心,也有收…

    2022年1月23日
  • 过期关系

    你有过那种经历吗,就是你很喜欢吃一样东西,所以你每天都吃,直到有一天,你闻到它的味道只剩下了反胃,你就再也不会碰它。 我们总是希望当下这段感情能维持的更长久,就像情窦初开时对一生一…

    2021年8月21日
  • 两只匹诺曹

      小时候家里人总说撒谎的孩子鼻子会变得很长很长。 我对着镜子,伸出手摸摸鼻尖,还好,没有变长。 我被自己的举动逗的笑了出来,怎么会有人真的相信这种事情。 其实一点也不好…

    2021年5月24日
  • 一个未成熟的30岁少年

      B哥是个很糙的北方汉子,这是我下了出租车后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他跑过来操着北方口音问我是不是他要等的人,然后帮我拿包,说我还真是个小胖子,一点没骗人。 在圈子里认识了…

    2021年1月10日
  • 一个男孩的八年

      “我或许没过多久就要退圈了,离开之前给我找个玩的开的女慕,价格不是问题,让我好好玩一场。” 朋友在电话里如是说,我懒洋洋应着。 哪有那么好找,圈里有钱人那么多,不还是…

    2023年4月8日
  • 庇护所

      我和老洪认识的时候,他已经是而立之年。 在确定关系前,我俩几乎打卡了这座城市所有的咖啡馆和茶馆。在老洪的描述中,了解了他的前半生——一个从贫困户家里走出来的大学生,一…

    2021年12月18日
  • 深渊之下(下)

      最后到底还是见面了,这主要归结于她的手实在太痒,想找个看着还算顺眼的人不容易。 男人没有主动给房费的意思,好像压根没这回事一样,她也懒得再提。 他会明白的,有时候,免…

    2024年5月18日
  • 坐火箭的王董

      在我骑自行车的时候,王哥开着宝马把我的妹子接走了。 后来在我一次一次不懈努力下,我也开上了宝马,我满心欢喜的去接我的妹子,发现王总开上了迈巴赫。 我一直坚信我命由我不…

    2021年12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