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SP是什么?

头图.jpg

 

《还珠格格》应该是很多80后90后的童年记忆。每天放学后,家长小孩都守在电视机面前,随里面的角色一起嬉笑怒骂,磕一把瓜子,扇一把蒲扇,构成了童年温馨美好的回忆。

但是它却是我关于SP的启蒙导师。它在我的记忆里留下最深刻的一幕就是杖打容嬷嬷,板子一下一下落在她的臀部,她哀嚎着奋力挣扎。我看的脸红心跳,血液里仿佛有气泡沸腾起来。我抬头打量了一下周围人的表情,大家神色依旧,像在观看一场稀松平常的吃饭表演。

 

哥哥,SP是什么?

 

我好像是和他们有一丝不同的。

从此我开始了跌跌撞撞的探索。

在学校里,我故意和同学打闹,被逮住了就会被摁着胖揍一顿。在家里,我偷拿妈妈做针线的木尺,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拍在自己身上。在网络上,我不断搜寻着和“打屁股”有关的词条。

探索的多了,我也一脚迈入了实践的世界。虚幻的想象再也满足不了我日益增长的渴望。

哥哥,SP是什么?

 

他是网上认识的一个哥哥,我只要了张他的照片。看起来很面善,肯定不是坏人,我想。那时候没有这么多虚虚假假,没有语音没有视频。人和人之间有种迷之真诚,好像默认了既然大家是一个小圈子里的就一定会互相依存。

放学后我就背起书包去找了他,他骑着自行车把我载到他家楼下。邻居高扬着声音问他“这是哪儿来的小孩,你弟弟啊?”他揉了揉我的头浅笑应到,“对啊,我弟弟。”

从此以后好像他真成了我哥,我每周都会去一次他家。

没事的时候他会带我打电玩,还会给我煮面,他篮球打的也很好,一个后撤步跳投后会得意洋洋的甩甩头发。

 

哥哥,SP是什么?

 

其实少年的时候,我也对自己产生过怀疑。我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爱好呢?SP到底是什么?我是不是变态?以至于我和他进行的时候都有点心不在焉。

他好像有所察觉,停下来盯着我。“在想什么?”

我扭捏的说了出来我的心事。

他粲然一笑,“SP是种爱啊。你痛并快乐着不是吗?”

我好像懂了他的意思,但是又好像不懂。但是说的也对,快乐就完事儿了,想那么多干嘛。

 

他陪伴了我好久好久,直到我上了大学。

而后,我不想让他打我了。

我想,我应该找个女朋友吧。我这辈子是戒不掉SP了,所以我只能被女朋友打了。

 

哥哥,SP是什么?

 

我不想偷偷和其他人进行这种事,哪怕是这个哥哥。

 

我找到他,如我们第一次直接见面一样,我也直截了当的和他进行我们的道别。他依旧浅笑着揉我的头,“以后要照顾好自己。”

我知道,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一辈子不会再见面了。

 

在今后的人生里,我遇见了更多形形色色的人。现在不比以前,人和人之间虚虚实实,网络交友的方式也花样繁多,每天可以和几十上百个人相遇结识。我已经快要不记得哥哥的样子了,只有那一幕还清晰依旧。

他粲然一笑,告诉我SP是种爱,叫我勇敢走下来。

 

尾图.jpg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898

(1)
上一篇 2020年4月22日 下午11:41
下一篇 2020年4月23日 上午12:29

推荐阅读

  • 字母圈:家暴?NO!

      昨晚凌晨五点,我被一阵哭喊声吵醒。 打开微信发现一堆来自对门的未接,他告诉我隔壁女生一直哭着叫我名字,还喊救命。 我试着发了几条消息,她都没有回,我又打电话,没有人接…

    2022年11月12日
  • 你等那个人多久了?

      那天无意间看到群里,一个女孩子问,在圈里找到一个合适的玩伴要多久。后面有人说自己等了一年,有人说几个月,有人说看缘分。 想起寒假我在圈里给新人科普时,几乎每个人都会在…

    2020年10月12日
  • 两只匹诺曹

      小时候家里人总说撒谎的孩子鼻子会变得很长很长。 我对着镜子,伸出手摸摸鼻尖,还好,没有变长。 我被自己的举动逗的笑了出来,怎么会有人真的相信这种事情。 其实一点也不好…

    2021年5月24日
  •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

    2021年1月25日
  • 对啊,我喜欢被欺负

      春天来的猛烈,挟走了最后一丝冬末寒意,和熙的暖风在初冒芽的柳枝间徘徊不去。在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老师领进来一个女孩。“这是转校生夏觅,大家以后好好相处,多多帮助新同学…

    2020年4月23日 字母圈故事
  • 牢笼

      我说离开的那天,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他把我按在墙上,我的头被撞的很痛,他像铁一样的拳头砸在我的身上。我听到他骂骂咧咧的问候我的家人,还有无限的贬低我。 我…

    2021年5月17日
  • 尊重?不止尊重

      还记得进圈时年纪不大,那时候很流行公Tiao,就是拉个群,在网上直播给很多人看。不是为了赚钱,就是同好互相学习,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出名。 我找了个所谓很有经验的…

    2022年1月8日
  • 失落灵魂

      米晓晓是个腿比大脑快的人。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背着简单的行李,拿着把旧吉他,在出站口发愣。 她在一个社交平台上删删改改,想了好久,才打出一句:“杭州三日…

    2021年7月24日
  • 二百斤,我拍了私房照

      他很喜欢丰满的女人。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我很难理解。 可我的确是个放纵自己的肥宅。一百八十斤的体格子,晚饭是一份炸鸡加冰可乐。 自卑让我在现实里很少和异性接触,只有…

    2021年7月10日
  • 被pua的女S

      记得前面有一期讲了一个女孩可能经历了pua,然后勇敢分开的故事。 朋友说pua是很难界定的,其实在ds关系中,也经常会用类似pua的手段去让sub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2021年3月15日
  • 五年,她学会反抗

      一直到今天,我都认为,那是我见过最恶臭的中年人。 从和他接触到前天找他聊天,都没有让我对他的看法改变丝毫。他就像圈里一些人,自己多N所以不停给别人说没有一段关系是可以…

    2020年10月26日
  • 挂满丝袜的房子

      那时候住在乡下奶奶家,大概是十来岁的年纪。 学校放了暑假,家里大人都忙着去地里干活,没空管我们。 不知道是谁在老光棍家里偷的十八禁光碟,反正我们这群小孩围在一起看的起…

    2022年12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