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她40岁

头图.jpg

 

陆听南今年已经40岁了。

她刚刚经历了离婚、丢失工作、和父母反叛成仇。现在她的迷茫程度不会比一个刚毕业的无业大学生低。刚出社会的小孩用无知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而她,用沧桑的疲态回味着生活。

发现活了这么40年,还挺没意思的。

没有去做过任何一件自己想做的事。

 

image.png

 

夜晚,她疲惫的倒在出租屋的床上,找了一天的工作也没什么头绪。有些残旧的睡衣肩带从她肩头滑落,这件衣服买了很久,已经再也没有了当初闪亮的光泽。包裹着她被抽干了力气的身体,像一朵被干瘪的玫瑰花,了无生机的倒在那里。

陆听南自嘲一笑,睡衣再好看又有什么用。不顺的生活处处不顺,连性生活也没有一天过的顺。

她抚摸着自己的身体,想到了前夫,头埋在枕头里深深的叹了口气。其实也不怪他,有些癖好,不是每一个人都接受的了的吧。

 

但是算努力屏蔽掉,还是会想。

 

image.png

 

陆听南打开手机下了个社交软件,她结婚以后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里面都是些年轻人,女孩子个个娇艳欲滴,男孩子们都生龙活虎。她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到处都在打情骂俏,那些女孩子的评论下围绕着男人。充斥的荷尔蒙气息刺激了陆听南,她也学着她们的样子拍了几张照片发了上去。说些什么好呢,陆听南思索着打字,“喜欢被粗暴的对待,但是从来没有尝试过。”

 

陆听南的心脏砰砰的狂跳起来。

她不停的刷新着消息,急切的想知道自己会不会得到回应。

 

她的私信迅速开始不停的响动,男人们嗅到了新鲜的猎物。她对那些陌生人的消息来者不拒,每一条都作出回复。哪怕有些是无礼貌的骚扰,陆听南也不觉得厌烦。她40了,她孤寂了太久了。而且那些粗鄙的话语让她有种奇异的刺激感。

 

image.png

在陆听南沉浸了一段时间社交软件后,她和一个男生约定见面了。她一再强调自己的年纪,说自己已经40啦,是个中年大姐啦。但是对面并没有被她的年纪吓跑,毕竟陆听南身段优雅凹凸有致,发在软件上的照片令他浮想联翩。对上头的男人来讲,“色字头上一把刀”这句话不是瞎说的。

但是见面后,男人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嫌弃之情溢于言表。还真是个40大姐啊,还以为会是林志玲那款的。哪怕陆听南对他温柔备至言听计从,男人也不留情面的拂袖离开了。

 

陆听南很受伤,她难过的删掉了所有的动态,在那上面收获的快乐荡然无存。她甚至开始怨怪自己,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到底还在追求些什么啊。有的东西大概就应该被埋藏在深处一直到死掉吧。

 

image.png

 

这时她收到一条消息,“怎么动态都删掉了,不喜欢被粗暴的对待了?”一句带着关心意味的调笑,看来这是一个一直关注着她的人。

如果没有人问候她,她可能就悄无声息的消失掉了。但是在这个时候,她感受到了一丝被牵挂。她突然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女孩,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开始哭诉,打字不利索了就开始发语音。

陆听南哭诉她婚姻的不幸。

陆听南哭诉她工作的坎坷。

陆听南哭诉她被嫌弃的伤心。

还有……还有她深埋多年的秘密。

那边一直在耐心的听和劝导,最后终于说了一句“大姐,你再哭我耳朵都要炸啦。”

陆听南置若罔闻,依然忘情的沉浸在哭泣当中。

“好了好了,多大的事嘛,以后我来当你的主人好吧。”

陆听南不哭了。

 

image.png

陆听南就这么神奇的和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屁孩在一起了。但是在他面前,仿佛陆听南才是一个小女孩。

他会温柔的给她按摩,也会暴躁的扔了她的过时裙子买来新的给她穿上,会圆她心里一直求而不得的那个梦,也会鼓励她自信大胆去改变自己。

甚至还帮她找到了工作。

陆听南感动的搂着他,眼泪汪汪,“你真好”。他得意的扬起嘴角但是故作洒脱,“好了好了别掉眼泪珠子了,我可懒得哄”末了还是补充道“你工作上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我都能教你的”

陆听南又眼泪汪汪了。

 

陆听南偶尔也会不自信的问他,“你真的不嫌弃我年纪大吗?”

他一巴掌打在陆听南屁股上,“说了不许再问这种问题!”

 

陆听南在40岁这年,走进了崭新的人生。

其实人活着也还挺有意思的,毕竟还有那么多想做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对吧。

尾图.jpg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959

(0)
上一篇 2020年4月23日 下午3:23
下一篇 2020年4月27日 下午2:57

推荐阅读

  • 我的一个知秋朋友

      她一把拿走我的手机,飞快的在屏幕上敲了一串字然后把手机丢回给我。“姐教你,以后遇见这种人就像我这么怼。”我瞄了眼对话框,刚还在给我发不雅照片的男人已经开始破口大骂。面…

    2020年4月28日 字母圈故事
  • 物质女孩阿戚

    我在圈中少有姐妹,阿戚算是一个。 和她相识在平台,多多少少看过她的故事,总觉得和我很像又不是我。后来经常聊天一起吐槽,关系越来越熟络。 于是在那天的雨夜,我坐在街边无处可去,凌晨一…

    2020年11月30日
  • 主人要结婚,新娘不是我

      猫耳从来没想过,狗血的剧情会在她身上发生,她更没想过,自己会和那些电视剧主角的反应一样,成为一个曾经疯狂吐槽的“傻白甜”。 “猫耳,我要结婚了。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吧。…

    2020年4月27日
  • 坐火箭的王董

      在我骑自行车的时候,王哥开着宝马把我的妹子接走了。 后来在我一次一次不懈努力下,我也开上了宝马,我满心欢喜的去接我的妹子,发现王总开上了迈巴赫。 我一直坚信我命由我不…

    2021年12月25日
  • 告别

      我来的时候,你支离破碎。 我离开,是为了让你不要再支离破碎。 和言生分开的那天,圆圆正在开部门例会。 她借口上厕所,接了个电话的功夫,就失去了她的神明。 圆圆以为她会…

    2022年5月14日
  • 禁路

    他大我十六岁。 这是一条没有希望的路,我是这样认为。 我们很早就认识了,那时候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再聊。我继续在圈内飘荡,他继续寻寻觅觅。有缘是会再相逢的,某个深夜两个人都失眠,索性…

    2021年10月16日
  • 彪子

      彪子和我是在陪玩平台认识的。 他通过个人主页主动私信我,说话的方式像极了圈里人。我有些惊慌,因为这个号平时也需要进行直播,还有很多熟人朋友。 可当我询问的时候,他表现…

    2022年4月17日
  • 橱窗里的红苹果

      记得小的时候,被家里人带去景区,路过一个水果店,看到里面的苹果特别红,特别诱人。我在地上撒泼打滚,一定要买我一眼看中的那个苹果。 当时在路上又晕车,没有来得及吃。回家…

    2021年11月13日
  • 温柔

      不理智的时候,我也想过恨你,也想过报复你。可到最后一刻,我还是选择了沉默。 和他分开的第七十三天,我胖了二十斤。 总是听说分开了会变瘦会食欲不振,可一向不爱吃甜食的我…

    2022年1月1日
  • 失落灵魂

      米晓晓是个腿比大脑快的人。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背着简单的行李,拿着把旧吉他,在出站口发愣。 她在一个社交平台上删删改改,想了好久,才打出一句:“杭州三日…

    2021年7月24日
  • 五年,她学会反抗

      一直到今天,我都认为,那是我见过最恶臭的中年人。 从和他接触到前天找他聊天,都没有让我对他的看法改变丝毫。他就像圈里一些人,自己多N所以不停给别人说没有一段关系是可以…

    2020年10月26日
  • 猫咪的设定就是永远爱主人

      和他见面是在14年的夏天。 那时我还是个小女孩,穿着背心裤衩,为五块钱的冰激凌心疼。在我艰难的选择到底是草莓味还是香草味时,他的大手把两盒都放进了袋子。 时间太久,以…

    2021年6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