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占

独占

 

果子一直是个很温柔的人,安静,懂事,话少。她的世界很柔和,没有那么多的杂声。但在这个圈中,她的角色是强势的一方。

那个男孩就那么猝不及防的进了果子的生活,酷酷的叛逆的。在果子收拾东西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就抓住了果子的衣角,语气不像平时那般,而是软软的说:“姐姐,别走。”

果子的确有些喜欢这种反差。男孩在别人面前好像凶猛的藏獒,嗷嗷叫着,在自己面前却乖巧的夹着尾巴,好像一只最温顺的宠物。两个人经常是果子安静的处理工作,男孩坐在地下的垫子上打游戏,打的厉害了就会炫耀一样的给果子看,说:“姐姐你看我厉不厉害,快夸我!”

果子带他见了朋友, 果子正式同意他当男朋友。

他的背都是果子掐的血痂,伤痕累累。果子很喜欢,她把那满背的伤都当成自己的印记抚摸。果子用力咬着他的脖子,也不许他反抗,直到他哭出来,才松了口。

其实男孩很怕疼。他是个从小没跌过跟头的孩子,他顺风顺水,所以他很肆意。在果子这里,在正式戴上项圈的那天起,他第一次感受到对一个人的畏惧。

情侣牙刷,情侣拖鞋,情侣戒指,情侣手机壳。男孩确定关系以后就直接和果子住在了一起。果子知道男孩的家境很好,从来没有提过以后。反倒是男孩总是在说以后以后,看着他眼里闪闪的光,果子到嘴边的话还是咽了回去。

果子想起小时候她家里养过一条狗,白色的,小小的,很可爱。果子的父母都是工人,很忙,经常把果子一个人锁在家里,陪着果子的,只有那条小白狗。后来小白狗得病了,果子求父母把它送到医院,可是不宽裕的家庭哪里还有钱去宠物医院给一条土狗看病呢。小白狗死了,家里又找人要了一只白色的狗,抱给果子,果子只是看了一眼就去房间画画了,从来没有抱过第二只小白狗。

果子说的时候有点哽咽,她说就算是看起来差不多的狗,也是不同的。那只小白狗陪伴她的那些日子,是无可替代的,那只小白狗也是唯一的。

所以,男孩背着果子去结婚,回来装作出差回来很累的样子时,果子问男孩累不累。

男孩解释,其实他和那个女该根本就是各自有喜欢的人又没办法,这种事情很正常,感情不需要那张纸证明等等……

脾气很好的果子第一次发火摔了杯子。

其实怎么不知道呢,男孩总是出差总是忙,就算男孩藏得再好,那个女孩也总会有蛛丝马迹。果子一直以为男孩是爱她的,但,男孩的手机开始倒扣,开始设密码,开始……果子知道这只是个开始。

果子离开了合租的房子,她知道人是要讲现实的,可真的发生了,她又觉得男孩现实的让她反胃。她也给男孩讲了小白狗的故事,看来,男孩还是没有听懂。

真是个套俗的故事,我评价。

果子说其实人和人的感情终归就这么几种结局,却衍生了那么多作品。无非就是爱而不得,相忘于江湖。

我问果子还会找下一个男孩吗,她说已经回答过了。

在我整理对话的时候,果子突然又对我说,永远不要试图去独占一个人,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我沉默半天,回了一句:“这世界没有永恒,没有独占,没有唯一。真糟糕。真幸运。”

 

♥♡♥♡♥♡♥

 

“……误差时间超过一分钟,就会被他拖进地下室——电击不算什么,是很轻的手段了。”费渡低声说,“费承宇认为,这是他表达喜爱的方式,你不单要得到一个人的内心,还要得到她的精神,把她整个人装进一个玻璃瓶里,让她每一个枝杈都随着自己的心意长,这个人才算属于自己。”

——《默读》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209

(3)
上一篇 2021年1月10日 下午10:51
下一篇 2021年1月25日 下午3:42

推荐阅读

  • 二百斤,我拍了私房照

      他很喜欢丰满的女人。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我很难理解。 可我的确是个放纵自己的肥宅。一百八十斤的体格子,晚饭是一份炸鸡加冰可乐。 自卑让我在现实里很少和异性接触,只有…

    2021年7月10日
  • 缺爱

      她是个精神失常的疯子,会在某个突然的时间点,打来几十个电话。 我当然不会接,她只是我备用机里的一条鱼,是我无聊闲暇时的乐子。 我看着她像个小丑,在所有社交平台公开和我…

    2022年7月30日
  • 寻找

      “过年回家有人说着要给你相亲呢,要不要去看看?” “不去,我们不是说好了,我不结婚也可以。” “你看你现在生病了都没个人照顾,以后……” 我敷衍着挂断电话,缩进被子继…

    2022年12月24日
  • 泡沫

      “追求什么对错 你的谎言 基于你还爱我” 我和阿傅认识的时候,他的身份只是个招摇撞骗的神棍。 我被骗过很多次,阿傅对我说,他永远不会骗我,永远不会。 我是个傻子,我真…

    2022年6月18日
  • 为什么你身边都是伪m

    – “可我们才认识第一天,还不太熟悉,后天见面你就要TJ,你找m这么随意吗?”- “那我们在网上相处一个来月,见面再不适应,那不浪费时间吗?”- “可是我们确实很陌生啊…

    2022年10月8日
  • 五年,她学会反抗

      一直到今天,我都认为,那是我见过最恶臭的中年人。 从和他接触到前天找他聊天,都没有让我对他的看法改变丝毫。他就像圈里一些人,自己多N所以不停给别人说没有一段关系是可以…

    2020年10月26日
  • 我离开了完美的叔叔

      离开F市的那天,下着小雪,路上行人匆匆,我拉着行李箱等滴滴。 这个陌生的城市,大概再也不会来了。我松了口气,甚至哼起了小调。 手机安安静静的,也只会安安静静的,我从没…

    2021年2月18日
  • “为我献出一切的男人”

      从前旅行,只需要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一个背包。现在的旅行,需要核酸证明,需要三码通行,甚至需要十四天隔离。 尽管这样,我还是定了去拉萨的机票。 这场旅行其实早有谋…

    2021年11月7日
  • 他爱我,却不爱我

      结束一天工作,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 拧开门,本该漆黑一片的房间却突然亮起了灯。抬眼看去,玫瑰花瓣铺路,爱心气球做门,他站在尽头,周围都是熟识的圈内朋友。如果我猜的没…

    2022年8月27日
  • 她希望被绿

      她在地上躺着,双腿大开,讨好看向我。 我没有理会,出门去上班。 没过多久微信就收到她发来的信息:“我好爱这么冷漠的你,对我不屑一顾,在你面前卑微到尘埃。” 我没有回复…

    2022年8月20日
  • 小男孩

      还记得我们认识那会,你刚上大学,我忽悠你办卡。你露出小虎牙嘿嘿笑,说办卡可以,能不能送个联系方式。 约饭,约电影,约散步。小男孩的心思并不难猜,拒绝次数多了,我干脆懒…

    2022年9月3日
  • 友情不止,恋人未满

    “阿莫,今天我表白了,也失恋了。” “阿莫,你说她是不是很讨厌我,外面下着那么大的暴雨,她却连我的伞都不愿意接。” “阿莫,我好怕她再也不见我。” 我曾经有两个很好的朋友。 栀子喜…

    2022年5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