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见过的他

未曾见过的他

 

听说,一旦肉体有了接触,灵魂就不会再交流。

就像有些故事有些小说,只能通过文学来记述;就像在深夜emo的时候,没人会跑到舞台上说自己有多痛苦。

很多时候,人类的灵魂,是安静的。从前隔着屏幕崇拜封神的人,现实见面觉得不过如此。从前认为深入灵魂的交流,变成欢愉后的胡思乱想。慢慢地,一些关系,开始忘掉灵魂,沉醉肉体。

这当然不是我和他不见面的唯一原因,却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如果见面,会牵扯到物质,联系到现实。当然不是负担不起那张机票,只是不愿掺杂太多东西。

没人能做到完全不在意任何外物。美丑高矮胖瘦、贫穷富有、地位,成年人的世界太复杂。假如那个教你做人的神,现实里只是个公司底层的员工,你会有什么感受?或者,他是年轻有为的小老板,手里捏着票子,底下管着员工,会有什么感受?

我在他面前细数着自己的不堪,如同透明的果子,一眼看到其中的虫孔。在工作压力最大的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在和他倾诉不愉快。我并不希望得到什么,倾听本身就是有力量的一件事。

是不是很荒诞,乌托邦一样的关系。没有谎言,没有肉体,不见面,不干扰现实。我当然想得到更多,他也一样,但是在最后一刻,理性战胜了冲动。

他在国外,我在国内。他家里人找好了未来结婚的女孩,我家里人希望我不要远嫁。我们都不希望这段起于灵魂的关系终止,但都清楚这点力量难以对抗世俗,更难对抗现实的柴米油盐。所以我们默契的没有提起,避免了开始,也就避免了悲伤的结局 。

可这样的期许再掩藏,也会在醉酒后失言。两个人隔着电话,他说我永远都是他的附属品,在这个圈子里,这段关系永远不会终止。那时候我还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他结婚的前一天晚上,我和他都注销了那个聊天软件。临下线前,他说要不还是视频一次。我说算了,坚持了这么多年,最后别破功了。

那天晚上,我收到了一捧小雏菊。这是五年来,我们唯一现实的联系。

我以为习惯可以改的很轻松,但是很难。我重新下回了软件,重新注册,重新查找那个id,可是显示没有该用户。那个隔着屏幕陪我聊了五年的leader,已经有了新的生活。

我没有退出这个圈子,也没有再和别人聊过那么多话题,更不会有人再有耐心听我说那么多话。

我和很多人见面,玩很多项目,可是到了晚上,我把他们都赶走,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他离开了,但这段关系没有结束。

只要我还渴望,只要我还在这个圈里,他便永远是唯一的那个人,没人会再浪费五年去维系一段得不到肉体和物质的关系。

但我和他,终究要结婚生子,接受岁月的打磨。

只是这份爱,无关现实。

I didn’t love her because it was right. I just loved her.我爱她并不是因为她适合我,我只是爱她。——《马语者》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