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被威胁这件事

关于被威胁这件事

 

其实圈子是人性本恶的聚集地。

你不会想到当一个人掌握了你的各种信息以后,会对你做什么。你更不会想到在你情欲翻涌的时候,对方隔着屏幕在想些什么。

大部分情况下,我们都是理智清醒的,但在荷尔蒙上涌,肾上腺素分泌,心跳加速的情况下,我们很容易忘掉最基础的安全原则。

在游戏里或许露脸曝光这件事能让人有更强烈的快感,但这样的快感,更多时候,带来的是未知风险。

那时候我刚上大学,动态都是一些吃吃喝喝和学校的角落,还有一张露脸的生活照。

当你突然被圈里的陌生人叫真实名字的时候,会不会害怕?

他是大我一级的学长,加我好友,上来就叫我的名字,说自己没有恶意,就是觉得一个学校的,很巧。

他一定是见过我的,很可能是我参加的社团里的某个人,不然不会知道我的名字。

他说上午我上课的时候穿的裙子真漂亮,还给我发了照片。

我问他到底想干什么,他说都是圈里人,又是一个学校的,他想收了我,还约我中午一起去食堂吃午饭。

他的长相没有我想象的猥琐,但是行为真的很恶心。他坐在我旁边,在食堂里有意无意抚摸我的身体。

他不是社团的人。他问我,假如社团里的男生们知道我是这个圈子里的会怎么样,会长还是他的好朋友。

那几天我一直忍着恶心和他在聊天。当他提出要我拍摄照片的时候,我鼓起勇气把他删除拉黑了。他问我想不想在学校出名,我没有理他。这次要照片,下次就会更过分,甚至以后工作结婚,都要被他要挟。如果他真的要毁了我,我就和他鱼死网破。

后来我把他的照片发给会长,会长说不认识。他也没有再联系我,我不知道他还有没有继续偷窥我的生活。

直到现在想起这件事,我仍然会觉得后怕。烂人不会因为自己是苍蝇而不好意思,他们反而以自己是苍蝇为荣。只有那种没有能力、只会躲在阴暗角落的废柴才会想用这种威胁的手段去得到自己想要的,因为他们清楚,自己没有任何实力能让人喜欢。

那熟悉的人就一定可靠吗?还记得开头说过的话吗,这个圈子是人性本恶的聚集地。在QQ群还盛行的年代,每个群几乎都是一两千人,每个群都有多个分群。

当时一个群主,在圈里玩了很多年,声誉也不错。后来不知道是不是缺钱,用女孩露脸的视频威胁女孩去卖身赚钱。听说女孩报了警,那个群也解散了。真的没人想过他会做这种事,但事实上,他真的这样做了。

更有近些年流行的果聊骗局,通常是男性上当较多,且被敲诈金额较大。这种一般都是专业的团伙,大多集中在东南亚。尽管每年都会抓捕很多人,但往往涉案钱财无法追回。

被威胁勒索了,一定记住,不要害怕!该害怕的是对方才对。

他收了你的钱,2k及以上构成勒索,可以立案。如果他真的将你的果照传播,已经犯法,可以报警。

就算他真的发了,你也有很多话可以解释。你谈恋爱碰到人渣了,他P的假图假视频来侮辱你的名誉,你已经报警,依法追究责任。号被盗了,垃圾信息不要理会不要点,都是骗人的。

不要听他说自己是什么黑势力,什么家里有人,多大的背景。真正有能力的人,还需要通过这种方式威胁别人得到自己想要的吗?一般做这种事的人,现实里都是过得很拉跨的。

他手里的那些东西,威胁成立的前提是,你能给他想要的东西。如果你不予理会,直接删除拉黑,然后报警。在他得不到的情况下,他手里的东西没有任何价值。如果他说被抓了出来以后还继续骚扰你,请自信的告诉他,那就继续把他再送进去。

不要试图从骗子的嘴里听到真话,他但凡读点法都不会这样做。他是天王老子,犯法了也得进去。保留好所有的记录和证据,报警,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希望入圈的你能记住这些方法。

希望你永远不会用到这一篇的经验。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07

(4)
上一篇 2021年12月4日 下午9:26
下一篇 2021年12月18日 下午10:41

推荐阅读

  • 当她40岁

      陆听南今年已经40岁了。 她刚刚经历了离婚、丢失工作、和父母反叛成仇。现在她的迷茫程度不会比一个刚毕业的无业大学生低。刚出社会的小孩用无知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而她,…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遗憾湖与悔恨山

      国家线出来,安安松了一口气。 比起整个备考阶段压抑的气氛,接下来按部就班的准备复试要好受许多。 犹豫半天,安安隐身后点开悄悄关注里的唯一关注。 这是她在十个月里占比最…

    2022年3月12日
  • 为了他辞职后

      云朵是个令人羡慕的姑娘,大多数人都这么认为。 能在圈子里找到合适的人结婚,本身就不容易,更何况两个人能每天出双入对,一起工作,一起生活。 上次见面还是婚礼上,云朵穿着…

    2022年3月20日
  • 她选择倒计时退圈

      茶餐厅包间外,人来来去去。 茶餐厅包间内,一笑捧着书慢慢品读,脚下男人舔舐的动作并不熟练,但胜在足够用心努力。 窗外风吹过,一笑低头问男人:“上次以后,我们多久没见过…

    2022年3月5日
  • 玩物

      我没有见过她萌新的样子,我怀着私心不想看到这出剧的落幕,可我知道,总有一天会落幕。 好像是在深夜一次找片片的时候看到了她,一个肆意释放欲望的女孩。尽管所有人都说她是d…

    2022年2月26日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我的姑娘在江里

      这座城市下雪了。 我开着车在路上,半天才发现飘在车窗的雪花。 我想起见到笑笑也是大雪天,她穿着汉服,披着红斗篷,手里抱着一捧火红的腊梅,就这样走到我面前,笑着问我:“…

    2021年4月26日
  • 两只匹诺曹

      小时候家里人总说撒谎的孩子鼻子会变得很长很长。 我对着镜子,伸出手摸摸鼻尖,还好,没有变长。 我被自己的举动逗的笑了出来,怎么会有人真的相信这种事情。 其实一点也不好…

    2021年5月24日
  • 她问我要红包,我该不该给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红包在我们圈子的初始社交关系中,到底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思考来思考去,总算有了一些结论,因此我给红包起了个比较直观的名字:   …

    2020年4月28日 说说字母圈
  • 未曾见过的他

      听说,一旦肉体有了接触,灵魂就不会再交流。 就像有些故事有些小说,只能通过文学来记述;就像在深夜emo的时候,没人会跑到舞台上说自己有多痛苦。 很多时候,人类的灵魂,…

    2021年9月11日
  • 圈子里的爱情

      找了个时间,面基了认识很久的圈里人瑞瑞。 瑞瑞是一个,很漂亮很完美的女孩。她真的很温柔,很包容,知性又大方,几乎当时圈子里所有的人都愿意和她交好。当时我还是个小透明,…

    2020年12月27日
  • 一次失败的囚禁

      她是个很奇怪的女孩。 大三即将毕业实习,从来没有独自出过远门,却一个人带着行李箱来到我的城市。前期在网上时,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了解互相的状态,可我仍然没有对她了解多少…

    2021年4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