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未成熟的30岁少年

一个未成熟的30岁少年

 

B哥是个很糙的北方汉子,这是我下了出租车后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他跑过来操着北方口音问我是不是他要等的人,然后帮我拿包,说我还真是个小胖子,一点没骗人。

在圈子里认识了那么多情深的女孩,却很少见陷进感情无法自拔的男人,B哥算是一个。

B哥在这座北方小城有不错的工作和一群从小玩到大的朋友,生活算是顺风顺水。从小性格就像二世祖一样,孩子里的孩子王,经常打架犯浑,当初家里人还专门去给他求了开光的手串,以求他平安长大。

他进到这个圈子时正赶上QQ群盛行,认识了一个柔柔弱弱的南方女孩,脾气很好也很温柔的那种。

B哥在饭桌上跟我说她俩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都还很怀念,他问我知不知道啥叫一见钟情,我说太俗了吧,B哥说俗不俗不重要,喜欢上就得了。

想干什么就去干,这是B哥的信条。刚喜欢上女孩,他就请假买了机票到女孩城市浪漫表白,买了昂贵的戒指。女孩觉得太贵,要B哥退了,B哥说以后还要给她带钻戒呢。

B哥也有生气的时候,联系不到女孩时,女孩应酬完一身酒气独在南方出租屋时,他总会生气。女孩需要花半天时间来解释来讲道理,女孩希望两个人都能互相信任理解。

在一次争吵后,B哥说:“我带你去见我父母。”女孩不愿意去,说这不是最好的时间,B哥用力捏着她的手腕,最后还是松开了。他们这两年相处,大部分时间都是异地。见父母也的确要先给女孩交代。

而在这些占有欲和矛盾的背后,是两个二十五岁往上的人,在拥抱这段秘密感情的时候,心里对未来不确定的惶恐。已经到了家里快要催婚的年纪,怎么也该找个心仪的人,偏偏工作事业和家庭因素帮他们做了大部分的决定。

后来,女孩的工作进入瓶颈期,各种不顺利。女孩开始熬夜,失眠,焦虑。B哥又心疼又气,他把女孩狠狠打了一顿,说能不能不熬夜照顾好自己,女孩在他怀里哭着哭着睡着了。看着她满脸疲惫,本来的TJ计划作废,B哥陪着她睡了整整两天。

离开的时候B哥没有要女孩送,自己下了楼。B哥坐在回去的车上,从包里拿出那枚不大的钻戒,又放了回去。

女孩结婚那天,B哥也去了,以哥哥的身份。

B哥拍了拍新郎的肩膀,说:“好好对我妹。”

那天B哥没有坐在那里看婚礼,他怕影响女孩的心情。他说这是女孩这辈子最重要的时候,那个男人才是陪女孩过后半生的人。他站在最后面不容易被看到的地方,远远的看着。

我以为这个故事还有后续,他说婚礼那场是他最后一次见女孩。他不想再打扰女孩的生活,索性删除了所有联系方式,两个人都没说再见。

B哥突然狡黠的一笑,说,他知道女孩过的好就行。我好奇的问都删除了还怎么知道,他打开手机熟练的输入微信号查找,朋友圈十条可见。

我问B哥三十岁了真的不打算结婚吗,B哥说没有再心动的的感觉了。我说都三十岁了,还不明白和谁结婚都一样吗,白玫瑰变成白饭粒,朱砂痣变成蚊子血,和谁结婚都一样。B哥反驳我说大米还分好多样呢,蚊子也有高矮胖瘦各种血统,白饭粒也要找最香的米,蚊子咬人也要找不会嗡嗡吵着睡觉的。

我看着阳光下和我一样胖墩墩的B哥仰着脖吹啤酒的样子,被他的话逗得哈哈大笑。

这个成熟不起来的中年少年,给女孩最后的爱就是不吵不闹的安静离开,克制自己所有的不理智,就像那天安静的看着女孩婚礼一样。没有抢亲的戏码,只是想看一看自己女孩这一生最美的样子,尽管不是为他。

我问B哥如果我把故事写下来,他最想告诉读者什么,他思索半天,我以为他会说三十岁男人的哲学,没想到他说:“有漂亮的妹子可以联系我,对了,能把我联系方式写上吗……”

希望那个女孩能过好她安稳的余生。

曾经爱过她的B哥留。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204

(5)
上一篇 2021年1月4日 上午12:18
下一篇 2021年1月18日 下午5:15

推荐阅读

  • 鞭起鞭落,终了

    和萧萧认识的时候,是我入圈的第二年。 我是从来不确定关系的,玩心大。不过颜控真的没办法,三观跟着五官跑,我实在没法抵挡萧萧的身材和他软绵绵的那一声声姐姐。所以当凌晨六点太阳升起来的…

    2021年10月23日
  • 天黑请闭眼(下)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上大学以后,我认识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两个人。 一个是姐姐,一个是阿曲。 姐姐当然是我最好的闺蜜,阿曲是我的…

    2022年4月9日
  • 我好像爱上一个骗子

      我是个sub/m,入圈三个月认识了主人,那三个月真是个不好的回忆,我受到无数骚扰,很多男人索要我的裸照,要跟我视频,说什么网调,并且在我拒绝后骂我是个装纯的婊子,我又…

    2020年4月27日
  • 玩物

      我没有见过她萌新的样子,我怀着私心不想看到这出剧的落幕,可我知道,总有一天会落幕。 好像是在深夜一次找片片的时候看到了她,一个肆意释放欲望的女孩。尽管所有人都说她是d…

    2022年2月26日
  • 告别

      我来的时候,你支离破碎。 我离开,是为了让你不要再支离破碎。 和言生分开的那天,圆圆正在开部门例会。 她借口上厕所,接了个电话的功夫,就失去了她的神明。 圆圆以为她会…

    2022年5月14日
  • 那个无下限的男人

      这世界上有两个性别,一类是男人,一类是女人。 大部分男性是理性的,大部分女性是感性的。 为什么把两句话放在开头,是因为在圈子里呆久的人,都会明白男人和女人在欲望上的差…

    2021年11月27日
  • 我和Master结婚了

      在见父母之前,他紧紧捏着我的手。 我安慰他不要紧张,他的手心还是一直冒汗。 我想过很多遍和我见家长的男人会是怎样,我想过很多次和我度过余生的人会是怎样。可实际上,真的…

    2021年8月14日
  • 二百斤,我拍了私房照

      他很喜欢丰满的女人。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我很难理解。 可我的确是个放纵自己的肥宅。一百八十斤的体格子,晚饭是一份炸鸡加冰可乐。 自卑让我在现实里很少和异性接触,只有…

    2021年7月10日
  • 小男孩

      还记得我们认识那会,你刚上大学,我忽悠你办卡。你露出小虎牙嘿嘿笑,说办卡可以,能不能送个联系方式。 约饭,约电影,约散步。小男孩的心思并不难猜,拒绝次数多了,我干脆懒…

    2022年9月3日
  • 我离开了完美的叔叔

      离开F市的那天,下着小雪,路上行人匆匆,我拉着行李箱等滴滴。 这个陌生的城市,大概再也不会来了。我松了口气,甚至哼起了小调。 手机安安静静的,也只会安安静静的,我从没…

    2021年2月18日
  • 猫咪的设定就是永远爱主人

      和他见面是在14年的夏天。 那时我还是个小女孩,穿着背心裤衩,为五块钱的冰激凌心疼。在我艰难的选择到底是草莓味还是香草味时,他的大手把两盒都放进了袋子。 时间太久,以…

    2021年6月21日
  • 无人赴约

      泛着露水的操场,太阳还没有露出晨辉。师生都安静的伫立在国旗下听校长演讲。 “高三的学生,将进入你们人生中最重要的半年了,高考在即,大家一定要铆足干劲……“ 易寒无聊的…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