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未成熟的30岁少年

一个未成熟的30岁少年

 

B哥是个很糙的北方汉子,这是我下了出租车后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他跑过来操着北方口音问我是不是他要等的人,然后帮我拿包,说我还真是个小胖子,一点没骗人。

在圈子里认识了那么多情深的女孩,却很少见陷进感情无法自拔的男人,B哥算是一个。

B哥在这座北方小城有不错的工作和一群从小玩到大的朋友,生活算是顺风顺水。从小性格就像二世祖一样,孩子里的孩子王,经常打架犯浑,当初家里人还专门去给他求了开光的手串,以求他平安长大。

他进到这个圈子时正赶上QQ群盛行,认识了一个柔柔弱弱的南方女孩,脾气很好也很温柔的那种。

B哥在饭桌上跟我说她俩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都还很怀念,他问我知不知道啥叫一见钟情,我说太俗了吧,B哥说俗不俗不重要,喜欢上就得了。

想干什么就去干,这是B哥的信条。刚喜欢上女孩,他就请假买了机票到女孩城市浪漫表白,买了昂贵的戒指。女孩觉得太贵,要B哥退了,B哥说以后还要给她带钻戒呢。

B哥也有生气的时候,联系不到女孩时,女孩应酬完一身酒气独在南方出租屋时,他总会生气。女孩需要花半天时间来解释来讲道理,女孩希望两个人都能互相信任理解。

在一次争吵后,B哥说:“我带你去见我父母。”女孩不愿意去,说这不是最好的时间,B哥用力捏着她的手腕,最后还是松开了。他们这两年相处,大部分时间都是异地。见父母也的确要先给女孩交代。

而在这些占有欲和矛盾的背后,是两个二十五岁往上的人,在拥抱这段秘密感情的时候,心里对未来不确定的惶恐。已经到了家里快要催婚的年纪,怎么也该找个心仪的人,偏偏工作事业和家庭因素帮他们做了大部分的决定。

后来,女孩的工作进入瓶颈期,各种不顺利。女孩开始熬夜,失眠,焦虑。B哥又心疼又气,他把女孩狠狠打了一顿,说能不能不熬夜照顾好自己,女孩在他怀里哭着哭着睡着了。看着她满脸疲惫,本来的TJ计划作废,B哥陪着她睡了整整两天。

离开的时候B哥没有要女孩送,自己下了楼。B哥坐在回去的车上,从包里拿出那枚不大的钻戒,又放了回去。

女孩结婚那天,B哥也去了,以哥哥的身份。

B哥拍了拍新郎的肩膀,说:“好好对我妹。”

那天B哥没有坐在那里看婚礼,他怕影响女孩的心情。他说这是女孩这辈子最重要的时候,那个男人才是陪女孩过后半生的人。他站在最后面不容易被看到的地方,远远的看着。

我以为这个故事还有后续,他说婚礼那场是他最后一次见女孩。他不想再打扰女孩的生活,索性删除了所有联系方式,两个人都没说再见。

B哥突然狡黠的一笑,说,他知道女孩过的好就行。我好奇的问都删除了还怎么知道,他打开手机熟练的输入微信号查找,朋友圈十条可见。

我问B哥三十岁了真的不打算结婚吗,B哥说没有再心动的的感觉了。我说都三十岁了,还不明白和谁结婚都一样吗,白玫瑰变成白饭粒,朱砂痣变成蚊子血,和谁结婚都一样。B哥反驳我说大米还分好多样呢,蚊子也有高矮胖瘦各种血统,白饭粒也要找最香的米,蚊子咬人也要找不会嗡嗡吵着睡觉的。

我看着阳光下和我一样胖墩墩的B哥仰着脖吹啤酒的样子,被他的话逗得哈哈大笑。

这个成熟不起来的中年少年,给女孩最后的爱就是不吵不闹的安静离开,克制自己所有的不理智,就像那天安静的看着女孩婚礼一样。没有抢亲的戏码,只是想看一看自己女孩这一生最美的样子,尽管不是为他。

我问B哥如果我把故事写下来,他最想告诉读者什么,他思索半天,我以为他会说三十岁男人的哲学,没想到他说:“有漂亮的妹子可以联系我,对了,能把我联系方式写上吗……”

希望那个女孩能过好她安稳的余生。

曾经爱过她的B哥留。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204

(5)
上一篇 2021年1月4日 上午12:18
下一篇 2021年1月18日 下午5:15

推荐阅读

  • 橱窗里的红苹果

      记得小的时候,被家里人带去景区,路过一个水果店,看到里面的苹果特别红,特别诱人。我在地上撒泼打滚,一定要买我一眼看中的那个苹果。 当时在路上又晕车,没有来得及吃。回家…

    2021年11月13日
  • 二百斤,我拍了私房照

      他很喜欢丰满的女人。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我很难理解。 可我的确是个放纵自己的肥宅。一百八十斤的体格子,晚饭是一份炸鸡加冰可乐。 自卑让我在现实里很少和异性接触,只有…

    2021年7月10日
  • 一个女NTR的自述

      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星期五,凌晨二点二十分。 我在镜子前一遍一遍的描眉、涂着口红。我看到他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手挽着手,在一起逛遍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 今天好像每个…

    2021年4月19日
  • 因为抑郁,我被抛弃了十三次

      我是抑郁症,医院确诊的那种。 很早之前,我就发现我总是不开心,每天都在哭。我知道我出了问题,可我不敢说,我知道世人会笑我。 圈里有很多男人说救赎我,带着他们的第三条腿…

    2021年9月18日
  • 离了笼子的金丝雀

      用力跺脚,昏暗的声控灯亮了,坑坑洼洼的楼梯,满墙的小广告,这是我入住这个老旧小区的第六个月,也是我离开叔叔的第六个月。 衣柜里的JK不知道为什么越放越久,更令我害怕的…

    2021年10月9日
  • 物质可以换真心吗

      在圈里经常碰到很多人被挂,比如只是动动嘴皮子的喜欢,只是油嘴滑舌却舍不得付出。 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务实,和我在一起的男人都愿意付出一些小礼物来证明自己的真心,也有收…

    2022年1月23日
  • 卑微是种罪

    我曾经以为网上那种为了渣男屡次堕胎,被家暴了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回头原谅的女性只出现于夸张的艺术作品中。如果不是我的列表存在,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卑微的女孩。 认识她是在微…

    2021年9月4日
  • “为我献出一切的男人”

      从前旅行,只需要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一个背包。现在的旅行,需要核酸证明,需要三码通行,甚至需要十四天隔离。 尽管这样,我还是定了去拉萨的机票。 这场旅行其实早有谋…

    2021年11月7日
  • 泡沫

      “追求什么对错 你的谎言 基于你还爱我” 我和阿傅认识的时候,他的身份只是个招摇撞骗的神棍。 我被骗过很多次,阿傅对我说,他永远不会骗我,永远不会。 我是个傻子,我真…

    2022年6月18日
  • 彩虹

      希望你永远有爱的勇气,无论你期待的那份爱有多压抑绝望,未来会选择放弃还是一意孤行,希望你永远拥有爱的勇气。 One 他问我为什么从来不向他透露任何现实信息,我不知道怎…

    2022年6月11日
  • 当暖男遇到渣女

      前天晚上,我收到朋友F发来的消息:“这次应该是彻底结束了。” 我看着宿舍聚在一起商量买什么凑满减的舍友,回复F:“还给她还贷款吗?”F很快回复:“往后看她自己造化吧。…

    2020年11月18日
  • 冷暴力致死

    我还记得他刚开始的样子。他为了哄我开心,大半夜为了我在宿舍外喂两小时蚊子的样子,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样子,他连续给我发几十条消息的样子,他说他很自卑觉得配不上我的样子…… 我记得他说,…

    2021年8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