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者的消亡

理想者的消亡

 

在电话拨通前,我像是早有预感一样,打字说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只是情绪激动,一时亢奋,这很正常,不要抛弃我。

是在楼道里打的这通电话,很冷。哪怕是正午,窗外的天也是灰蒙蒙的,没有太阳。不知道为什么想起甄嬛传里安陵容最后一次见皇上之前说的话:“这样好的阳光,以后再也看不到了。”

他像往常一样问我,睡得怎么样,我说三点多才睡着。

我们很少沉默,但两个人沉默了半天。

他说既然是他想打这个电话,就由他开头吧。他一夜没睡,思来想去,只有两件事告诉我。一件是,我要学会爱人,不管怎样,不要一味伤害那些想靠近我给我温暖的人。另一件事,接受别人的离开,不要用生命去威胁别人做什么决定,我已经是个成年人,终究要为自己负责。

我不知所措的解释,尽管在昨天,我已经说尽了所有的话。我说,我的脑子里很乱,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我会改,什么都会改,哪怕他要离开,我也接受。

他像是耗尽了耐心一样问,我的世界只有黑白两个选项吗,要么就是主,要么就是陌生人吗。我说不是的,朋友也可以。

我说我觉得问题都可以解决的,包括性格极端,是可以改的,我可以什么都放弃。他说从前他也这样认为,但是他发现他以为的爱和救赎在我心里都是折磨,都是痛苦,他不知道该怎样对待我了。我没有反驳,因为我确实痛苦。

我试着辩解,我说,我已经信任他了,从来没有人做到过这一点。他说让他绝望的正是这点,即使我相信了他,也会那样恶毒的攻击他,他被我伤害了一次又一次,却不见我有所改变。

我没办法保证我能不伤害他,这一点他也清楚。话到嘴边,几次都被哽咽打断。我说,既然是这通电话,就说明他已经想清楚了,有了选择。他说是的。

我说他是这些年和我走的最近的人,也许我可以学会爱他。他说也许可以,但是代价呢。把他心里滴的血当成我成长的养料,这是代价。

他说我可以为了成为他的m而放弃所有的一切,只是因为我认为人生意义就该如此,但我的控制欲占有欲让我不甘心如此,我渴望得到更多。他曾多次隐晦的提出,我可以是一个很好的master。

他说其实我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我只不过是一个可以为了爱放弃全部的人,这个人不管是谁。

太滑稽了,我心心念念等了两千个日夜,等到了完全符合我理想的主,他亲口和我说这些。我像一个虔诚的教徒,跪地祈祷这些年,有一天神明终于出现,他告诉我全部搞错了。这是理想主义最残忍的死法。

我知道不破不立,可我不知道打碎自己又重新组装会这么痛。直接把前方晦暗不明的灯火掐灭,重新把我扔进冰冷的现实,一如当年绝望之中我立下人生信仰是未来的主,如今我需要重新立下信仰。

我以为我缺的那些东西,只需要一个强大的男人救赎。可我真的找到了那个男人,我才发现,我缺的东西,只能自己去搭建,任何人没办法帮忙。这很残忍,也很现实。

我曾在感情最热切的时候写下疯狂的文字。我的感情也在最热切的那天戛然而止。

我问,圈里人总是追求极端的爱,也觉得爱就是痛苦,甚至也想为对方付出生命,为什么我真的这样做,所有人对我避之不及?

他说,爱到死这句话,对别人而言是一种强烈的情绪,但我的理解是连同肉身的死去。

让我最后为你死一次吧。

我好想和他表白

我想说

杀掉我吧

杀掉我吧

我想死在最爱你的时候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83

(1)
上一篇 2021年11月13日 下午10:31
下一篇 2021年11月27日 下午10:09

推荐阅读

  • 牢笼

      我说离开的那天,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他把我按在墙上,我的头被撞的很痛,他像铁一样的拳头砸在我的身上。我听到他骂骂咧咧的问候我的家人,还有无限的贬低我。 我…

    2021年5月17日
  • 虐与恋

      石头有主了,是她主动私信找的石头,名叫秀妍。 “你懂不懂那种感觉,就是和她相识的那一刻,你的心就被她抓住了,你就意识到你根本不可能对眼前这个人说不,你没法拒绝她任何要…

    2022年5月21日
  • 提前的除夕

      今年回家的日期提前了些。 提着行李箱进门的时候,老妈头上的白发多了些,不变的是仍旧絮絮叨叨。桌子上摆着我爱吃的坚果,新换的床单被褥都带着薰衣草的香气,是家的味道。 Q…

    2022年1月30日
  • 秋天的第一杯奶茶

      令人并不愉快的周一,我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走到阳台,才意识到好像秋天已经到了,冬天悄悄的也靠了上来。C城7度的早晨和满满的一天学习工作,让我几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匆匆…

    2020年10月4日
  • 你等那个人多久了?

      那天无意间看到群里,一个女孩子问,在圈里找到一个合适的玩伴要多久。后面有人说自己等了一年,有人说几个月,有人说看缘分。 想起寒假我在圈里给新人科普时,几乎每个人都会在…

    2020年10月12日
  • 玩物

      我没有见过她萌新的样子,我怀着私心不想看到这出剧的落幕,可我知道,总有一天会落幕。 好像是在深夜一次找片片的时候看到了她,一个肆意释放欲望的女孩。尽管所有人都说她是d…

    2022年2月26日
  • 鞭起鞭落,终了

    和萧萧认识的时候,是我入圈的第二年。 我是从来不确定关系的,玩心大。不过颜控真的没办法,三观跟着五官跑,我实在没法抵挡萧萧的身材和他软绵绵的那一声声姐姐。所以当凌晨六点太阳升起来的…

    2021年10月23日
  • 二百斤,我拍了私房照

      他很喜欢丰满的女人。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我很难理解。 可我的确是个放纵自己的肥宅。一百八十斤的体格子,晚饭是一份炸鸡加冰可乐。 自卑让我在现实里很少和异性接触,只有…

    2021年7月10日
  • 那夜薄荷香

      和他认识,是很偶然的。 没有什么心动,没有什么第六感,就只是单纯的看他的职业比较有趣。 很少有人能跟我聊的上,我攻击性总是很强,戒备心又太重。 但他很聪明,是一个知道…

    2020年9月26日
  • 那个无下限的男人

      这世界上有两个性别,一类是男人,一类是女人。 大部分男性是理性的,大部分女性是感性的。 为什么把两句话放在开头,是因为在圈子里呆久的人,都会明白男人和女人在欲望上的差…

    2021年11月27日
  • 缺爱

      她是个精神失常的疯子,会在某个突然的时间点,打来几十个电话。 我当然不会接,她只是我备用机里的一条鱼,是我无聊闲暇时的乐子。 我看着她像个小丑,在所有社交平台公开和我…

    2022年7月30日
  • Z先生的礼物

      你现在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我不是一个强硬的人。 在遇到Z先生以前,我是个很软弱的人,游戏和生活里都是如此。他形容我好像一只怕…

    2021年6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