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者的消亡

理想者的消亡

 

在电话拨通前,我像是早有预感一样,打字说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只是情绪激动,一时亢奋,这很正常,不要抛弃我。

是在楼道里打的这通电话,很冷。哪怕是正午,窗外的天也是灰蒙蒙的,没有太阳。不知道为什么想起甄嬛传里安陵容最后一次见皇上之前说的话:“这样好的阳光,以后再也看不到了。”

他像往常一样问我,睡得怎么样,我说三点多才睡着。

我们很少沉默,但两个人沉默了半天。

他说既然是他想打这个电话,就由他开头吧。他一夜没睡,思来想去,只有两件事告诉我。一件是,我要学会爱人,不管怎样,不要一味伤害那些想靠近我给我温暖的人。另一件事,接受别人的离开,不要用生命去威胁别人做什么决定,我已经是个成年人,终究要为自己负责。

我不知所措的解释,尽管在昨天,我已经说尽了所有的话。我说,我的脑子里很乱,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我会改,什么都会改,哪怕他要离开,我也接受。

他像是耗尽了耐心一样问,我的世界只有黑白两个选项吗,要么就是主,要么就是陌生人吗。我说不是的,朋友也可以。

我说我觉得问题都可以解决的,包括性格极端,是可以改的,我可以什么都放弃。他说从前他也这样认为,但是他发现他以为的爱和救赎在我心里都是折磨,都是痛苦,他不知道该怎样对待我了。我没有反驳,因为我确实痛苦。

我试着辩解,我说,我已经信任他了,从来没有人做到过这一点。他说让他绝望的正是这点,即使我相信了他,也会那样恶毒的攻击他,他被我伤害了一次又一次,却不见我有所改变。

我没办法保证我能不伤害他,这一点他也清楚。话到嘴边,几次都被哽咽打断。我说,既然是这通电话,就说明他已经想清楚了,有了选择。他说是的。

我说他是这些年和我走的最近的人,也许我可以学会爱他。他说也许可以,但是代价呢。把他心里滴的血当成我成长的养料,这是代价。

他说我可以为了成为他的m而放弃所有的一切,只是因为我认为人生意义就该如此,但我的控制欲占有欲让我不甘心如此,我渴望得到更多。他曾多次隐晦的提出,我可以是一个很好的master。

他说其实我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我只不过是一个可以为了爱放弃全部的人,这个人不管是谁。

太滑稽了,我心心念念等了两千个日夜,等到了完全符合我理想的主,他亲口和我说这些。我像一个虔诚的教徒,跪地祈祷这些年,有一天神明终于出现,他告诉我全部搞错了。这是理想主义最残忍的死法。

我知道不破不立,可我不知道打碎自己又重新组装会这么痛。直接把前方晦暗不明的灯火掐灭,重新把我扔进冰冷的现实,一如当年绝望之中我立下人生信仰是未来的主,如今我需要重新立下信仰。

我以为我缺的那些东西,只需要一个强大的男人救赎。可我真的找到了那个男人,我才发现,我缺的东西,只能自己去搭建,任何人没办法帮忙。这很残忍,也很现实。

我曾在感情最热切的时候写下疯狂的文字。我的感情也在最热切的那天戛然而止。

我问,圈里人总是追求极端的爱,也觉得爱就是痛苦,甚至也想为对方付出生命,为什么我真的这样做,所有人对我避之不及?

他说,爱到死这句话,对别人而言是一种强烈的情绪,但我的理解是连同肉身的死去。

让我最后为你死一次吧。

我好想和他表白

我想说

杀掉我吧

杀掉我吧

我想死在最爱你的时候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83

(1)
上一篇 2021年11月13日 下午10:31
下一篇 2021年11月27日 下午10:09

推荐阅读

  • 面包or感情

      我记得来这座城市的第一天,刮着大风,老旧的站点,西北荒凉的小城。 我开始理解为什么爸妈在知道我的目的地后那么极力反对。 他黑瘦黑瘦的,穿着廉价感的一身运动装,当时我的…

    2021年5月31日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秋天的第一杯奶茶

      令人并不愉快的周一,我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走到阳台,才意识到好像秋天已经到了,冬天悄悄的也靠了上来。C城7度的早晨和满满的一天学习工作,让我几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匆匆…

    2020年10月4日
  • 猫咪的设定就是永远爱主人

      和他见面是在14年的夏天。 那时我还是个小女孩,穿着背心裤衩,为五块钱的冰激凌心疼。在我艰难的选择到底是草莓味还是香草味时,他的大手把两盒都放进了袋子。 时间太久,以…

    2021年6月21日
  • 我和Master结婚了

      在见父母之前,他紧紧捏着我的手。 我安慰他不要紧张,他的手心还是一直冒汗。 我想过很多遍和我见家长的男人会是怎样,我想过很多次和我度过余生的人会是怎样。可实际上,真的…

    2021年8月14日
  • “普信男孩”

      他是一个岁月静好的暖男,不恶臭,不花言巧语。 认识他的时候是冬天,刚刚毕业实习的我在自己小小的出租屋里,手脚冰凉,赶上姨妈期,痛的翻来覆去,熬夜改着不太懂的策划案。 …

    2021年3月22日
  • 我的姑娘在江里

      这座城市下雪了。 我开着车在路上,半天才发现飘在车窗的雪花。 我想起见到笑笑也是大雪天,她穿着汉服,披着红斗篷,手里抱着一捧火红的腊梅,就这样走到我面前,笑着问我:“…

    2021年4月26日
  • 衣服下的秘密

      认识MO是个我怎么也没想过的意外,我英语烂的要死,我以为他只是在中国找不到合适的床伴,他跟我聊天的第一句话就是问:YOU ARE S? 我一脸懵,这APP这么国际化吗…

    2020年6月2日
  • 两只匹诺曹

      小时候家里人总说撒谎的孩子鼻子会变得很长很长。 我对着镜子,伸出手摸摸鼻尖,还好,没有变长。 我被自己的举动逗的笑了出来,怎么会有人真的相信这种事情。 其实一点也不好…

    2021年5月24日
  •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

    2021年10月30日
  • 温柔

      不理智的时候,我也想过恨你,也想过报复你。可到最后一刻,我还是选择了沉默。 和他分开的第七十三天,我胖了二十斤。 总是听说分开了会变瘦会食欲不振,可一向不爱吃甜食的我…

    2022年1月1日
  • 死亡骗局

      【以下故事为圈内人真实经历】 “我被骗过。” 我被骗过。 “她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他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她经历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我想保护她。” 我经历过很…

    2022年5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