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者的消亡

理想者的消亡

 

在电话拨通前,我像是早有预感一样,打字说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只是情绪激动,一时亢奋,这很正常,不要抛弃我。

是在楼道里打的这通电话,很冷。哪怕是正午,窗外的天也是灰蒙蒙的,没有太阳。不知道为什么想起甄嬛传里安陵容最后一次见皇上之前说的话:“这样好的阳光,以后再也看不到了。”

他像往常一样问我,睡得怎么样,我说三点多才睡着。

我们很少沉默,但两个人沉默了半天。

他说既然是他想打这个电话,就由他开头吧。他一夜没睡,思来想去,只有两件事告诉我。一件是,我要学会爱人,不管怎样,不要一味伤害那些想靠近我给我温暖的人。另一件事,接受别人的离开,不要用生命去威胁别人做什么决定,我已经是个成年人,终究要为自己负责。

我不知所措的解释,尽管在昨天,我已经说尽了所有的话。我说,我的脑子里很乱,我不知道我该说什么,我会改,什么都会改,哪怕他要离开,我也接受。

他像是耗尽了耐心一样问,我的世界只有黑白两个选项吗,要么就是主,要么就是陌生人吗。我说不是的,朋友也可以。

我说我觉得问题都可以解决的,包括性格极端,是可以改的,我可以什么都放弃。他说从前他也这样认为,但是他发现他以为的爱和救赎在我心里都是折磨,都是痛苦,他不知道该怎样对待我了。我没有反驳,因为我确实痛苦。

我试着辩解,我说,我已经信任他了,从来没有人做到过这一点。他说让他绝望的正是这点,即使我相信了他,也会那样恶毒的攻击他,他被我伤害了一次又一次,却不见我有所改变。

我没办法保证我能不伤害他,这一点他也清楚。话到嘴边,几次都被哽咽打断。我说,既然是这通电话,就说明他已经想清楚了,有了选择。他说是的。

我说他是这些年和我走的最近的人,也许我可以学会爱他。他说也许可以,但是代价呢。把他心里滴的血当成我成长的养料,这是代价。

他说我可以为了成为他的m而放弃所有的一切,只是因为我认为人生意义就该如此,但我的控制欲占有欲让我不甘心如此,我渴望得到更多。他曾多次隐晦的提出,我可以是一个很好的master。

他说其实我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我只不过是一个可以为了爱放弃全部的人,这个人不管是谁。

太滑稽了,我心心念念等了两千个日夜,等到了完全符合我理想的主,他亲口和我说这些。我像一个虔诚的教徒,跪地祈祷这些年,有一天神明终于出现,他告诉我全部搞错了。这是理想主义最残忍的死法。

我知道不破不立,可我不知道打碎自己又重新组装会这么痛。直接把前方晦暗不明的灯火掐灭,重新把我扔进冰冷的现实,一如当年绝望之中我立下人生信仰是未来的主,如今我需要重新立下信仰。

我以为我缺的那些东西,只需要一个强大的男人救赎。可我真的找到了那个男人,我才发现,我缺的东西,只能自己去搭建,任何人没办法帮忙。这很残忍,也很现实。

我曾在感情最热切的时候写下疯狂的文字。我的感情也在最热切的那天戛然而止。

我问,圈里人总是追求极端的爱,也觉得爱就是痛苦,甚至也想为对方付出生命,为什么我真的这样做,所有人对我避之不及?

他说,爱到死这句话,对别人而言是一种强烈的情绪,但我的理解是连同肉身的死去。

让我最后为你死一次吧。

我好想和他表白

我想说

杀掉我吧

杀掉我吧

我想死在最爱你的时候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83

(3)
上一篇 2021年11月13日 下午10:31
下一篇 2021年11月27日 下午10:09

推荐阅读

  • 善解人意的他

      “没事,也许一会自己就退烧了。” 没有提示音,他手机屏幕亮起,我看到头像框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头。 他的密码我是知道的,我点进去翻看历史聊天记录,他们一个月前就认识了。她…

    2023年11月19日
  • 今晚只爱我,别做

      最近很流行杀我别用小黄刀,就是那种明明在正经搞颜色的场合,却突然有一瞬间想要被爱的错觉。明明疼痛感那么真实,礼物那么合心意,却也不敢在床笫之欢之后问出那句到底爱不爱。…

    2023年1月28日
  • 讨好

      我不该拒绝他的。 我把自己埋进被子里,一动不动,手臂上满是新添的伤口。 这是我在惩罚自己,也许只有这么做,我才会好受。 他没有回复消息,三天了,他没有回复消息,老妈也…

    2022年12月31日
  • 当一场自慰被公之于众

      它就好似一个忽近忽远的风筝,用线飘摇的系在我心弦。 在我看起来还应该很天真烂漫的年纪,我就已经察觉到了它的存在。但我却从来掌握不好它的方向。 我至今不知道是因为我过于…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我的姑娘在江里

      这座城市下雪了。 我开着车在路上,半天才发现飘在车窗的雪花。 我想起见到笑笑也是大雪天,她穿着汉服,披着红斗篷,手里抱着一捧火红的腊梅,就这样走到我面前,笑着问我:“…

    2021年4月26日
  • 朝拜者(上)

      还记得刚见肖肖时,他黑黑瘦瘦的,像只小老鼠,一点也不可爱。 他背着破旧的书包,里面鼓鼓囊囊不知道装了些什么,呲着牙冲我嘿嘿傻笑。 老实说,我的内心是抗拒的。 来都来了…

    2023年10月22日
  • 恋爱脑自救手册(下)

        可能世俗定义里,女性总是感性的、总是柔弱的。 连带着灌输的观念都不同,一个女性一定要被爱的,而一个男人一定要事业有成。 于是我们这些原生家庭不幸的女孩,…

    2024年2月17日
  • 二十七岁的陈安顺

      都说山路十八弯,来自平原的我在陈安顺的老家几乎要把这辈子的山路都走完了。 可是陈安顺,为什么你都不出来给我指个能找到你的路呢? 凭着过往记忆和你弟妹的远程指路,我终于…

    2023年7月16日
  • 鞭起鞭落,终了

    和萧萧认识的时候,是我入圈的第二年。 我是从来不确定关系的,玩心大。不过颜控真的没办法,三观跟着五官跑,我实在没法抵挡萧萧的身材和他软绵绵的那一声声姐姐。所以当凌晨六点太阳升起来的…

    2021年10月23日
  • 二百斤,我拍了私房照

      他很喜欢丰满的女人。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我很难理解。 可我的确是个放纵自己的肥宅。一百八十斤的体格子,晚饭是一份炸鸡加冰可乐。 自卑让我在现实里很少和异性接触,只有…

    2021年7月10日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当我开始试着分析S(二)

      第二天的聊天其实很简短。 “你貌似假姑娘,女孩子应该又会甜人又会撒娇。”他说。 这不是第一个人这样对我讲,去年冬天某个和我深夜连麦的S也曾不断强调——太强势的女生往往…

    2023年4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