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只是太爱你

对不起,我只是太爱你

 

我的床头柜里放了十七份悔过书,全部都来自于同一个男人——我的S。

是不是很奇怪,一个S会给自己的M写悔过书,当我第一次收到的时候,我也很震惊。起因是他在那次游戏过程中强行逼迫我进行了我明确表达过拒绝的项目,我冷着脸要离开,他求我再给他一次机会。

事实证明,什么事情都是有一就有二,所谓的保证只是为了方便下一次犯错。我原谅了他一次又一次,我忘了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们之间的关系愈发畸形。游戏内他是疯子,不断探索着彼此的极限,游戏外他跪地苦苦哀求,辩解说是因为太爱我才忍不住过火。

我觉得他像个空空的壳子,哪怕他已经获得了别人眼里的功成名就,可他的灵魂残破不堪。他暴躁易怒,他脆弱迷茫,他自卑敏感,可他接受的教育不允许他失控,所以他便偏激的想要掌控一切,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强大。

每个人都曾有想拯救一个人的冲动,我也不例外。每次看着他睡时模样,总感觉他其实是个没被爱过,也不懂怎么表达爱的小暴君。所以哪怕我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可我还是留了下来,一次次纵容他的伤害。

在他为我伤害自己的时候,这种被需要感达到了顶峰,他要我发誓我绝对不会离开他,我依言照做,只希望他安心。

可这个安心的合格线却越来越高,从最初的发动态就可以满足,到后面各种不堪入目的隐私视频,甚至到后来他还一度用自己生命威胁我为他纹个身。

他疯了,我想,我也疯了。

“把他们删掉吧,那些人留着也没什么用,还是你想和别的男人做啥啊?”

“为什么你总是不能听我的话呢,为什么每次都要和我反着来?”

“我为你做了这么多,我还不够爱你吗,你就不能为我改变一下吗?”

“对不起,我错了,没有你,我会死的,求你别离开我……”

时间久了,连我自己都开始恍惚,忘了有多久没有和朋友聊天,连曾经热爱的游戏最近登陆时间都是一百八十天之前。

他开始鼓动我辞职,理由是赚的那点钱他每个月翻倍发我。为了这件事,我们又开始无休止的争吵。直到那天他进了医院,他妈叉着腰骂我害她儿子不浅,那些尖酸刻薄的话像刀子一句句向我刺来,来来往往的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直到医生护士出面阻止,他妈才不情不愿闭了嘴。

而他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找我,怕我和他分手,想让我辞掉工作,安心被他圈。

那是我们认识这么久以来他伤害自己最严重的一次,他似乎完全没想过我会拒绝,毕竟这招百试百灵,更何况他是在病床上。我一向心软,最吃这套,他清楚。

那大概是我最难堪的一天,他拔掉了吊水的针头,大庭广众下对我大吼大叫,他说就是死也不会让我离开他。歇斯底里,他那副样子像极了他妈,一样癫狂。

我以为他会是个真爷们,还吓得去外地躲了一个月,结果他什么也没做。

几个月后我发现他和另一个女孩官宣,看起来很甜。

的确很甜,他为女孩花钱是很大方的,各种纪念日节日都记得清楚,次次惊喜都不会落下,我想我以后就算换一百个男人也很难做到这一点。

可惜了,鞭子就算沾了糖到底也还是鞭子,一鞭子下去,也还是会皮开肉绽。那些打着爱的名义行着伤害的感情,到底也算不得是真爱。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711

(0)
上一篇 2023年7月23日 上午1:31
下一篇 2023年8月6日 下午2:59

推荐阅读

  • 女绿的世界(中)

      朋友问我可不可以不要一直回忆过去了,我该向前看了。 我不知道怎么向前看。 我好像该恨,可我没有恨。该离开,可我没有离开。 会被发现吗,我惴惴不安,我想没有男人会拒绝女…

    2023年12月16日
  • 他说,他有孩子

      我一直是个很随性的人,不太看自我介绍,而是更在意感觉。所以刚在一起时,我并不了解他的个人情况。我的原则就是,只要是单身就可以。 那晚下了很大的雨,记不起来什么原因,我…

    2024年4月27日
  • 占有欲是S独有的权利吗

      有人告诉我,他想要一份主奴间的羁绊。说实话,看到“羁绊”这个词,我的心像是被撞了一下,有点酸涩,也有点憧憬。 可能很久都没有跟谁讨论过情感问题,大部分接触的都是向往肉…

    2020年4月27日
  • 你好,简历人

        “在吗?28岁,坐标山东,接触圈子五年了,喜欢玩……” 早晨起来看手机,总会收到这样的自我介绍,准确来说,是简历。 不知道哪里流行起来的,总之慢慢的,大…

    2021年2月1日
  • 他患病后,我断了联系

      “真喜欢你,以后我可以嫁给你吗?” “傻丫头,你还小呢。” 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小小的苹果四电量耗尽,我干脆跑到楼下给他打公用电话。那时正值二八,所有的心思都明目张胆…

    2023年5月20日
  • 恋爱脑自救手册(中)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像我一样否定自己,觉得自己所有的三观都是扭曲都是错误的,想找一个神明作为自己的灯塔,想完全抹掉自己过去那些年的痕迹,被他重新改写。 多么…

    2024年2月3日
  • 我抛弃了自己的M

      凌晨两点,QQ消息提示响个不停。 我被吵醒,看着聊天框不停弹出的一篇篇小作文。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真的厌倦了。 “你在干嘛?为什么你的帐号还在线?你是不是在跟别的女孩聊…

    2023年5月13日
  • 化蝶

      我见到她的那天,那座城市下了好大的暴雨。她像个戏精,也不躲雨,就站在雨里淋着,还一直哭哭啼啼。 她被骗是必然,连她自己都和我说过,知道自己会被骗,可她还是去找了那个低…

    2022年7月2日
  • 私生原罪

      吱呀吱呀,房间的床在晃动。 女人的呻吟,男人的低吼,夹杂着一些细碎的言语。 她又在问那个男人要生活费,她们从不避讳,大白天做着这种龌龊事。 我重重把门关上,像是听到我…

    2023年1月21日
  • 喜欢和合适,哪个重要?

      我曾问那个大我十七岁的大叔,我们会不会在一起一辈子。 他抱着我,问我知不知道什么是一辈子,我摇头说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喜欢他,心跳是不会撒谎的。 分开以后总有人试着去…

    2022年2月14日
  • 那个无下限的男人

      这世界上有两个性别,一类是男人,一类是女人。 大部分男性是理性的,大部分女性是感性的。 为什么把两句话放在开头,是因为在圈子里呆久的人,都会明白男人和女人在欲望上的差…

    2021年11月27日
  • 拜托,请坦率和我分手!

      星座说四月份天秤座会遇到命中注定的真爱。 所以我一腔孤勇坐上了前往A市的高铁。 上天安排的最大,我差点把陶白白的账号翻烂。 算命的也说在2023年我会遇到我的老公。 …

    2023年4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