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无下限的男人

那个无下限的男人

 

这世界上有两个性别,一类是男人,一类是女人。

大部分男性是理性的,大部分女性是感性的。

为什么把两句话放在开头,是因为在圈子里呆久的人,都会明白男人和女人在欲望上的差别。

现在是凌晨一点,游戏结束了,男人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敷衍的按着规矩告别,留下一地凌乱的道具。我懒得说什么,明天是周末,打电话叫来小孩收拾残局。北方的冬天真冷,小孩偷偷打了几个哈欠。

我的兴致突然来了。

我把小孩叫到跟前,问他冷不冷。小孩说外面刮着风,太冷了。我问他有没有见到出去的男人,他说没有。今天是周五,小孩上了一天班,应该挺累的。

每次游戏结束,小孩都会把道具消毒、收拾、归置,放的整整齐齐,还会煞有仪式感的感谢我的辛苦。后来慢慢成了习惯,小孩说,以后没有人整理的时候,随时可以找他。

我抬脚,小孩的背靠了过来。他是个话很少又很乖的小男孩,从来不提什么要求,只会说:“姐姐开心就好。”

遇到他之前,我从来没有和圈里人见第二面的习惯,说起来,小孩还真是例外。毕竟,他是第一个荷尔蒙下去后还那么虔诚的人。

我很喜欢欺负他,把好多话说的很真。看他被我欺负的委屈的样子,心里不情愿,还硬低着头说高兴。我没问过他的名字,所有信息一无所知,他也从不过问我的任何事情。一声“小孩”,一句“姐姐开心就好”,是我们关系的全部。

手机响了,男人的消息发来,无非是说今天怎么怎么爽,觉得我如何有气场,期待下一次。我懒得看,把他放进了黑名单。

我应该没有告诉小孩,我本来只是来这个城市旅游,现在在这里租的房子。他大概以为,我一直在这个城市工作。

小孩能接受的不多,能玩的很少。和他相处,更多的时候就是两个人安安静静的,他做他该做的,我看我的书。

在一个小时前,被换下去的那块垫子上,躺着一个无底线的男人。我用尽浑身解数,也没有得到一丝快感。我看着地上蠕动的躯体,浑身上下透露着不满足。我丧失了玩下去的兴致,草草结束游戏。

圈子里大把这样的男人,他们说的天花乱坠,愿意为了我尝试这个那个,其实,只是在为自己的欲望找托词。他们只有在自己需要的时候,有欲望的时候才会上线,四处找人聊天。

我从不和他们讨论今天的月亮圆了,明天的花开了。他们也不会关心我放了哪首歌,我用了什么味道的香水。

小孩会记得擦外窗玻璃,会给花施肥,会擦擦音响,会偷偷放一瓶我买过的同系列新出的香水。

你说的什么是忠诚?

是欲望上头后为了你自己的爽点付出的那些代价?

那是你为自己的快乐付出,而不是为我。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顾城《门前》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86

(6)
上一篇 2021年11月20日 下午10:51
下一篇 2021年11月30日 下午2:07

推荐阅读

  • 冷暴力致死

    我还记得他刚开始的样子。他为了哄我开心,大半夜为了我在宿舍外喂两小时蚊子的样子,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样子,他连续给我发几十条消息的样子,他说他很自卑觉得配不上我的样子…… 我记得他说,…

    2021年8月28日
  • 为什么你身边都是伪m

    – “可我们才认识第一天,还不太熟悉,后天见面你就要TJ,你找m这么随意吗?”- “那我们在网上相处一个来月,见面再不适应,那不浪费时间吗?”- “可是我们确实很陌生啊…

    2022年10月8日
  • NTR,你能接受吗?

      这是一个我接触甚少的群体。介于法律制度,这也不是能广而告之的关系。 NTR,普通人眼里,这是一个反人伦的存在。但是我们总得感谢这个信息化时代,NTR这个词汇逐渐出现日…

    2020年7月8日
  • 坐火箭的王董

      在我骑自行车的时候,王哥开着宝马把我的妹子接走了。 后来在我一次一次不懈努力下,我也开上了宝马,我满心欢喜的去接我的妹子,发现王总开上了迈巴赫。 我一直坚信我命由我不…

    2021年12月25日
  • 化蝶

      我见到她的那天,那座城市下了好大的暴雨。她像个戏精,也不躲雨,就站在雨里淋着,还一直哭哭啼啼。 她被骗是必然,连她自己都和我说过,知道自己会被骗,可她还是去找了那个低…

    2022年7月2日
  • “虐恋者”自述:我差点被招嫖组织拿捏了

      虽然大多数人都怀念或向往青春期那种懵懂、纯真的恋爱,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类的情感总是复杂和多样性的,世界上也存在着各种关于爱与性的隐秘的角落。我们作为一档反映年轻人情…

    2021年11月30日
  • 一只拒绝恋爱的狗

      “姐姐,疼……” 他在我身下,声音带着哭腔。烛泪落在他身上,开出朵朵雪白的梨花。梨花下,是一条条带血的鞭痕。 我提着项圈,把他按倒在床,拿出准备好的麻绳。他举起双手,…

    2022年11月5日
  • 我好像爱上一个骗子

      我是个sub/m,入圈三个月认识了主人,那三个月真是个不好的回忆,我受到无数骚扰,很多男人索要我的裸照,要跟我视频,说什么网调,并且在我拒绝后骂我是个装纯的婊子,我又…

    2020年4月27日
  • 庇护所

      我和老洪认识的时候,他已经是而立之年。 在确定关系前,我俩几乎打卡了这座城市所有的咖啡馆和茶馆。在老洪的描述中,了解了他的前半生——一个从贫困户家里走出来的大学生,一…

    2021年12月18日
  • 我的一个知秋朋友

      她一把拿走我的手机,飞快的在屏幕上敲了一串字然后把手机丢回给我。“姐教你,以后遇见这种人就像我这么怼。”我瞄了眼对话框,刚还在给我发不雅照片的男人已经开始破口大骂。面…

    2020年4月28日 字母圈故事
  • 婚姻与斯慕

    我做了一场梦,梦里有一头黑色的公鹿。 他长了一对长长的鹿角,他说那是用来保护家人的武器。我跟着它穿梭在林间,奔跑着,奔跑着,直到彻底失去它的踪迹。 那是他最喜爱的动物,是原本要纹在…

    2022年11月19日
  • 猫咪的设定就是永远爱主人

      和他见面是在14年的夏天。 那时我还是个小女孩,穿着背心裤衩,为五块钱的冰激凌心疼。在我艰难的选择到底是草莓味还是香草味时,他的大手把两盒都放进了袋子。 时间太久,以…

    2021年6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