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无下限的男人

那个无下限的男人

 

这世界上有两个性别,一类是男人,一类是女人。

大部分男性是理性的,大部分女性是感性的。

为什么把两句话放在开头,是因为在圈子里呆久的人,都会明白男人和女人在欲望上的差别。

现在是凌晨一点,游戏结束了,男人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敷衍的按着规矩告别,留下一地凌乱的道具。我懒得说什么,明天是周末,打电话叫来小孩收拾残局。北方的冬天真冷,小孩偷偷打了几个哈欠。

我的兴致突然来了。

我把小孩叫到跟前,问他冷不冷。小孩说外面刮着风,太冷了。我问他有没有见到出去的男人,他说没有。今天是周五,小孩上了一天班,应该挺累的。

每次游戏结束,小孩都会把道具消毒、收拾、归置,放的整整齐齐,还会煞有仪式感的感谢我的辛苦。后来慢慢成了习惯,小孩说,以后没有人整理的时候,随时可以找他。

我抬脚,小孩的背靠了过来。他是个话很少又很乖的小男孩,从来不提什么要求,只会说:“姐姐开心就好。”

遇到他之前,我从来没有和圈里人见第二面的习惯,说起来,小孩还真是例外。毕竟,他是第一个荷尔蒙下去后还那么虔诚的人。

我很喜欢欺负他,把好多话说的很真。看他被我欺负的委屈的样子,心里不情愿,还硬低着头说高兴。我没问过他的名字,所有信息一无所知,他也从不过问我的任何事情。一声“小孩”,一句“姐姐开心就好”,是我们关系的全部。

手机响了,男人的消息发来,无非是说今天怎么怎么爽,觉得我如何有气场,期待下一次。我懒得看,把他放进了黑名单。

我应该没有告诉小孩,我本来只是来这个城市旅游,现在在这里租的房子。他大概以为,我一直在这个城市工作。

小孩能接受的不多,能玩的很少。和他相处,更多的时候就是两个人安安静静的,他做他该做的,我看我的书。

在一个小时前,被换下去的那块垫子上,躺着一个无底线的男人。我用尽浑身解数,也没有得到一丝快感。我看着地上蠕动的躯体,浑身上下透露着不满足。我丧失了玩下去的兴致,草草结束游戏。

圈子里大把这样的男人,他们说的天花乱坠,愿意为了我尝试这个那个,其实,只是在为自己的欲望找托词。他们只有在自己需要的时候,有欲望的时候才会上线,四处找人聊天。

我从不和他们讨论今天的月亮圆了,明天的花开了。他们也不会关心我放了哪首歌,我用了什么味道的香水。

小孩会记得擦外窗玻璃,会给花施肥,会擦擦音响,会偷偷放一瓶我买过的同系列新出的香水。

你说的什么是忠诚?

是欲望上头后为了你自己的爽点付出的那些代价?

那是你为自己的快乐付出,而不是为我。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顾城《门前》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86

(6)
上一篇 2021年11月20日 下午10:51
下一篇 2021年11月30日 下午2:07

推荐阅读

  • 当我被家人发现时

      那天,是美好的圣诞节,一切祥和。 老妈外出买菜,我慵懒的趴在床上,拿起了我的小玩具,熟悉的嗡嗡声响起,悦耳又舒适。 没想到老妈去而复返,问我中午想吃些什么。 嗡嗡的声…

    2021年1月4日
  • 坐火箭的王董

      在我骑自行车的时候,王哥开着宝马把我的妹子接走了。 后来在我一次一次不懈努力下,我也开上了宝马,我满心欢喜的去接我的妹子,发现王总开上了迈巴赫。 我一直坚信我命由我不…

    2021年12月25日
  • 把钱借给S,却被分手

      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创业逐渐步入稳定期的小老板,扎个小辫子,一身运动装,小叔叔的形象,拉着我在热闹的夜市穿梭,给我买酸酸甜甜的糖葫芦。 可我最喜欢的,还是关上门后…

    2021年10月1日
  • 化蝶

      我见到她的那天,那座城市下了好大的暴雨。她像个戏精,也不躲雨,就站在雨里淋着,还一直哭哭啼啼。 她被骗是必然,连她自己都和我说过,知道自己会被骗,可她还是去找了那个低…

    2022年7月2日
  • 欺骗

      冷冷的风,安静的夜,一个人在路上拼命的跑,孤单的,孤单的,看着影子在地上拉的很长。 直到跑不动了,蹲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吐。口袋里的来电提示响个不停。 我应该早有预感的…

    2021年4月5日
  • Q先生诊所 | 露出就是把人往外一扔吗?

    圈子内最具美感和传播性的摄影作品有2种,一种是绳艺,另一种就是露出,绳艺对于初入者来说似乎门槛过高,没有半年到一年的摸索,更重要的是没有一个固定玩伴练手的话,这事就变得很难。于是很…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那些离开这里的人

      天哥说给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时,我还有些意外。 细想想上次联系应该还是在18年,一晃两年没再联系。最近抑郁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几乎每天靠吃药维持情绪,所以天哥来找我的时…

    2020年11月11日
  • 主人要结婚,新娘不是我

      猫耳从来没想过,狗血的剧情会在她身上发生,她更没想过,自己会和那些电视剧主角的反应一样,成为一个曾经疯狂吐槽的“傻白甜”。 “猫耳,我要结婚了。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吧。…

    2020年4月27日
  • 告别

      我来的时候,你支离破碎。 我离开,是为了让你不要再支离破碎。 和言生分开的那天,圆圆正在开部门例会。 她借口上厕所,接了个电话的功夫,就失去了她的神明。 圆圆以为她会…

    2022年5月14日
  • 彩虹

      希望你永远有爱的勇气,无论你期待的那份爱有多压抑绝望,未来会选择放弃还是一意孤行,希望你永远拥有爱的勇气。 One 他问我为什么从来不向他透露任何现实信息,我不知道怎…

    2022年6月11日
  •   去年十月份,我把陪自己长大的游戏账号卖了。 清空记录的时候,发现收藏里有一篇很长很长的小作文,在里面我用极其粘人的口吻深情表白。尴尬的是,我把头发薅秃了也想不起来对方…

    2022年1月15日
  • 独占

      果子一直是个很温柔的人,安静,懂事,话少。她的世界很柔和,没有那么多的杂声。但在这个圈中,她的角色是强势的一方。 那个男孩就那么猝不及防的进了果子的生活,酷酷的叛逆的…

    2021年1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