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开始试着分析S(二)

当我开始试着分析S(二)

 

第二天的聊天其实很简短。

“你貌似假姑娘,女孩子应该又会甜人又会撒娇。”他说。

这不是第一个人这样对我讲,去年冬天某个和我深夜连麦的S也曾不断强调——太强势的女生往往都过的不好。

他们自称接触圈子多年,都习惯在动态里写下一篇篇字母圈理念,比如m要恭顺,要谦卑,要温婉,要服从,要…这些词语的背后含义是期许,期许你成为这样容易被操纵的样子。

“为什么要定义女孩是怎样的?公主一定娇弱吗?女骑士不酷吗?”我反驳。

“你说的都很有道理,实际上连我都快被你说服了。我这种人可能不适合你吧,你想的没错,只是不合适。”他表示遗憾。

我们没有再对话,我删掉了他的聊天框。我的确没有错,从某个层面,他试图让我承认那样的女孩子比现在的我美好,可我没办法成为那样的人。

我的父母一直试图把我培养成女强人,当我试图撒娇、软弱、求助的时候,换来的只是父母的指责和谩骂,他们不允许我如此懦弱。

在这样压抑的环境下,我长成了四不像。我既不是一个完整的Sub,也不是一个完整的Dom,我渴望被全部占有,又渴望吞噬对方的全部。

和一个叔叔分开的时候,他说我总要放弃一边,不可能都得到。

于是我试着不再强势,我开始委曲求全,忍着恶心做那些愚蠢的任务。我不再反驳,任凭那些荒唐的言论淹没我。我没有感到快乐,我只觉得反胃。可我不想成为一个主,我享受不到快乐,我只想依赖对方,只想完全拥有对方。

我总在被定义,这个社会总在试图定义。

我的父母也好,那些S也好。他们总在试图将我变成他们理想的样子,我是强势的,是优秀的、是勇敢的、是完美的,又或者,我是娇弱的,是温柔的、是贤惠的、是温婉的。

他们当中或是出于好意,或是出于其他目的,他们并不在乎我想成为怎样的人,他们选择了最直接最残忍的方式促使我达成他们的期许:假如我不成为这样的人,我就不会被爱,我就不值得被喜欢。

这么多年,多少次我厌恶自己痛恨自己,大多源于此,我没有达成世俗对女孩的任何一种定义,我不是在职场闪闪发光的新时代独立女性,我也不是贤良淑德的传统女人,我没有达成这两者中的任何一个结局,所以我无法得到任何人甚至包括我自己的认同,尽管我明白这并不是我的错。

我很少看日本的影视作品,不过我对一部电影《人生密密缝》印象深刻,里面有个小男孩从小认为自己是女孩子,所有人都欺负他,只有他的妈妈一直支持他,在青春期的时候,他的妈妈亲自给他戴上了胸罩,并且对他说:“我没生真的胸部给你,暂时用假的顶一下。”

乃至后来日剧《想做饭的女人和想吃饭的女人》大火,光看开头我便被吸引,因为我也热衷于制作各种美食,可身边人也总会如此评价:“真贤惠啊。”实际我只是单纯享受做饭的感觉,也只是单纯喜欢看对方一口口把饭吃干净、大快朵颐的样子,和贤惠有什么关系?

一定要一模一样吗?一定要成为别人期待的样子吗?

别忘了,语言是带有暗示的,当你逐渐被这些标签包裹,被密密麻麻的定义束缚,你便逐渐开始失去自我。那时,他们会举起玻璃罩子,骄傲的炫耀:“看啊,我发现了多么完美的标本。”

你不一定非要长成玫瑰

你乐意的话

做茉莉

做雏菊

做向日葵

做无名小花

做千千万万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660

(0)
上一篇 2023年4月15日 下午10:45
下一篇 2023年4月29日 下午10:09

推荐阅读

  • 挂满丝袜的房子

      那时候住在乡下奶奶家,大概是十来岁的年纪。 学校放了暑假,家里大人都忙着去地里干活,没空管我们。 不知道是谁在老光棍家里偷的十八禁光碟,反正我们这群小孩围在一起看的起…

    2022年12月10日
  • 我离开了完美的叔叔

      离开F市的那天,下着小雪,路上行人匆匆,我拉着行李箱等滴滴。 这个陌生的城市,大概再也不会来了。我松了口气,甚至哼起了小调。 手机安安静静的,也只会安安静静的,我从没…

    2021年2月18日
  • 那个无下限的男人

      这世界上有两个性别,一类是男人,一类是女人。 大部分男性是理性的,大部分女性是感性的。 为什么把两句话放在开头,是因为在圈子里呆久的人,都会明白男人和女人在欲望上的差…

    2021年11月27日
  • 除夫主外的人生意义

      “你的人生理想是什么?” “夫主。” “你今年多大?” “21岁。” 是三年前了,那时我刚毕业没多久,窝在出租屋里,每天就是在网上和圈里人聊天。 其实我和他不是第一次…

    2024年1月13日
  • 欺骗

      冷冷的风,安静的夜,一个人在路上拼命的跑,孤单的,孤单的,看着影子在地上拉的很长。 直到跑不动了,蹲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吐。口袋里的来电提示响个不停。 我应该早有预感的…

    2021年4月5日
  • 为什么骗子这么多?

      经常关注咱们平台的朋友会发现,我们大概每周都会有骗子人渣曝光出来,有骗p的、骗钱的、骗感情的各式各样,为此我还特意建了个微博“字母妖妖灵”,专门用来曝光此类人们,以为…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当我开始用男人的方式思考

      我接触过上百个S,我指的不是简单的打招呼,而是那种深入了解甚至在一起有一段时间的接触。 我认为找圈内玩伴就跟HR刷简历似的,面的人多了总会有合适的,所以入圈这么多年,…

    2023年10月8日
  • 失落灵魂

      米晓晓是个腿比大脑快的人。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背着简单的行李,拿着把旧吉他,在出站口发愣。 她在一个社交平台上删删改改,想了好久,才打出一句:“杭州三日…

    2021年7月24日
  • 你害怕贫穷吗?

      我来自一个很贫瘠的农村,我的学习成绩也一般。我的长相平平,毫无特色,脸上还有许多雀斑。我没有通过高考逆袭,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读书真的是最轻松的人生升级方式。 因为没有见…

    2021年6月7日
  • 来自2021年的回信

      2018年的小孩,你好。 因为近一年来工作繁忙,你写给2020年1月22号的信,直到2021年8月7号才到我手中。 看到你在信里,问了那么多问题,你一定很好奇未来是什…

    2021年8月7日
  • 独占欲

      昨天刷圈内广场,看到一个男S吐槽和M闹矛盾后,其他人像苍蝇一样围过去,在评论里劝分,在私信里想收。我翻了翻他的历史动态,发现这不是他第一次因为别人骚扰他的M生气。 想…

    2022年7月16日
  •   “她比我更会当狗吗?” “不……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不是狗。” 她打来电话的时候,我们正在床上翻云覆雨。 他想去接电话,我抓住他的手:“最后一次了,我不想被别人打扰。…

    2022年10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