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么一瞬间,我很想被爱

有那么一瞬间,我很想被爱

 

周五加班到凌晨三点半。

周六加班到凌晨四点半。

周日继续加班,周一周二照常工作。

除了被我用来擦眼泪的猫猫,没有人再看到我脆弱的一面,又或是,不屑于了解我这糟糕的状态。

我买了两斤脆皮泡芙,订了点大份特麻特辣的麻辣烫,还有加满冰块的2L雪碧。

我知道我自己吃不完,可我想要这样的甜腻,这样的刺激。把自己关在出租屋里,空调开到十八度,五脏六腑火辣辣的热了起来,

假如精神崩溃也算死亡的话,那我可能已经死掉一万次了,只是如今我依旧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

日复一日,毫无起色的工作,空空如也的钱包,肥胖臃肿的身躯,自卑与自负之间来回交替的内心,我总是很容易厌恶自己。

我嘲笑自己,从加班到八点的公司逃离,来到了加班到凌晨三四点的公司,这下老实了,以后不乱跳槽了。

签名改成再也不熬夜,希望提醒上级,我需要睡眠,然而一次次的催进度。长大了越来越理解那句身不由己,一个人撂挑子不干,一个组的牛马都要跟着受苦受难。

如果没有见到别人的幸福就好了,也许我会知足现在的生活。可是我见到了,有钱有爱情有猫狗,岁月静好,那是他们的人生。

而我像一只躲在下水道的老鼠,拼尽全力想要抓住那一缕阳光,直到最后意识到“只要你努力就能过上自己理想的生活”这句话有多么荒谬。

我曾以为只要够拼命就可以改变,直到意识到有些东西,唯一的传播途径是脐带。

那些被爱包围着长大的小孩,长大了也会很幸福。而那些缺爱的小孩,不管混的有多好,不管怎么伪装,摘下面具都是一样的。

所以渴望,所以自卑,所以自怨自艾,所以厌恶自己,所以讨好别人,所以情绪失控,所以暴饮暴食。

可以说我这是给自己的懦弱找了个理由,也可以说人要靠自己才能长远。

人很少能感同身受,除非走过一样的路,遭受过同样的苦难。

负面情绪是不被允许的,就像所有恐怖电影最后结尾都要归结为精神疾病一样,抑郁的人最后总要好起来,这是规矩。

这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24个年头,从客观来讲,我的工作还不错,有了一只胖猫猫,或许在别人眼里我的生活已经有了起色。

只是碳酸锂的药瓶空了一个又一个,我在想什么时候才能痊愈呢,什么时候才可以正大光明发个帖子找主,而不是一直强调我精神有问题,害怕伤害到别人。

想起很多年前,有人一本正经跟我描绘着未来有多美好。直到我长大,才发现这骗局真的很烂。

可如果是现在的我遇到那时的自己,我想,我大概也会编织一个足够美好的梦境。毕竟往后人生的苦还多着呢,何必让她那么早知道真相。

“以后会有人爱我的灵魂吗?”

“当然了,你现在还小,等你长大了,什么都会有的,我保证。”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896

(0)
上一篇 2024年6月22日 下午11:59
下一篇 5天前

推荐阅读

  • 当我开始试着分析S(一)

      那是个古板的S。 这是我在平台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评论区不少人在夸赞他的用心,我点开那篇长文,粗略扫去,不过是一些陈腔滥调,毫无新意。 这也是自然,技术流S,自然不会…

    2023年4月15日
  • 二百斤,我拍了私房照

      他很喜欢丰满的女人。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我很难理解。 可我的确是个放纵自己的肥宅。一百八十斤的体格子,晚饭是一份炸鸡加冰可乐。 自卑让我在现实里很少和异性接触,只有…

    2021年7月10日
  • 禁路

    他大我十六岁。 这是一条没有希望的路,我是这样认为。 我们很早就认识了,那时候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再聊。我继续在圈内飘荡,他继续寻寻觅觅。有缘是会再相逢的,某个深夜两个人都失眠,索性…

    2021年10月16日
  • 藏在歌单里的过往(下)

      《后来》,第一次听是在高中,一边听一边掉眼泪。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的心里都会装着一个遗憾的白月光,我曾遇到一个把我拉出深渊的S,他给了我太多的爱,哪怕被父母发现后,他…

    2023年12月2日
  • 一个未成熟的30岁少年

      B哥是个很糙的北方汉子,这是我下了出租车后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他跑过来操着北方口音问我是不是他要等的人,然后帮我拿包,说我还真是个小胖子,一点没骗人。 在圈子里认识了…

    2021年1月10日
  • 朝拜者(中).docx

      第二年冬天,肖肖问我要了银行卡,我知道他工资不高,不肯给,他很执拗。 我看到卡里的数目感到吃惊,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省下这么多钱,只是不管我怎么问,他都不肯说。 直到很久…

    2023年10月28日
  • 人间四月天

      凌晨十二点,圈子的吃瓜群里在一直发一些胖女孩的视频,那些人极尽挖苦嘲讽,说着开坦克,踩油门,要吐了之类的话。 我没有退群,也没有反驳,只是看着群里人嬉笑。 好像没什么…

    2024年4月6日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我也不太了解他

      老公有两个手机。 忘了是哪个他宿醉的夜,给他收拾书房时发现了他的秘密。 密码是他自己的生日,我没费什么力气就解开了。 我点开微信,拉不到头的聊天框,备注基本都是女孩子…

    2023年9月3日
  • 我和Master结婚了

      在见父母之前,他紧紧捏着我的手。 我安慰他不要紧张,他的手心还是一直冒汗。 我想过很多遍和我见家长的男人会是怎样,我想过很多次和我度过余生的人会是怎样。可实际上,真的…

    2021年8月14日
  • 深渊之下(下)

      最后到底还是见面了,这主要归结于她的手实在太痒,想找个看着还算顺眼的人不容易。 男人没有主动给房费的意思,好像压根没这回事一样,她也懒得再提。 他会明白的,有时候,免…

    2024年5月18日
  • 冷暴力致死

    我还记得他刚开始的样子。他为了哄我开心,大半夜为了我在宿舍外喂两小时蚊子的样子,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样子,他连续给我发几十条消息的样子,他说他很自卑觉得配不上我的样子…… 我记得他说,…

    2021年8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