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勇敢者的游戏(下)

爱是勇敢者的游戏(下)

 

从他搬走后,一直到房租到期,我每天都睡在他的工作室。他走的匆忙,很多设备都没搬走。他说剩下的租金和设备随便我怎么处理,找收破烂的收了都行。

我躺在他睡过的折叠床上,感受着他的气息,办公室的桌子上还放着一些零散的文件,背面有他写的一些计划。窗外车流不息,我知道我是真的在想他。

他没有留给我什么值得纪念的东西,因为我曾说年纪大了,就喜欢俗气的金子,所以每个节日我都会收到他送的金饰。在他创业最困难的那段日子,我把那些金子都卖了。

早知道什么都没落下,不如一开始就追求点浪漫,什么钻戒啊什么大牌,当也当不了多少钱,只能留着当个念想的那种。

不过白嫖了两年服务,还是挺不错的,我宽慰自己,或者说我这样欺骗自己。我开始失眠,一开始靠着酒精入睡,后来靠着安眠药。

我想我是不甘心的,十八岁我没实现的梦,到了二十七岁被我拒之门外。

所以当我经过那个路口,第二次见到那捧丑到爆的花束时,我的心跳开始加速,我的呼吸逐渐急促。

时隔一百三十七天,我又见到了我的小王子。

“听说当你梦到一个人时,说明他在想你。我也不想来,可我每天都会梦到你,姐姐,我该怎么办啊?”

沉寂了四个多月的家,重新有了生气。我们去超市买了很多食材,用一下午的时间做了满桌美味。

“不管怎么煲汤都做不出姐姐的这个口味,真的馋得不行了。”他吃得狼吞虎咽。

他是瘦了些,我瞧着这段时间好像没有健身,体型没有那么完美了。我又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头发凌乱,满脸油脂。

“我跟你走。”他好像终于解除封印一样,从进门开始那嘴就像机关枪,絮絮叨叨说个不停,我根本插不上嘴,趁着他喝汤的空挡,我终于说了句话。

他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瞪着眼睛看着我。

“前提是我要在那边找到合适的工作,我不需要你养着,但是你该上交的钱还是要上交的,我想什么时候走都可以,你不能说些让人难过的话,如果有一天我们分开,你要开开心心的送我离开,就像送朋友远行一样,好聚好散……”

我还没说完,他就亲了过来。

“没有离别是开心的,尤其是和你的分别,我没你想的那么坚强,我做不到像个S那样,我做不到在离别的时候还有心情去安抚你的情绪,因为我的心里更难受。”

他突如其来的示弱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因为年龄差距,从前他总是在我面前摆出一副万事大吉的样子,似乎这样才能显得他比较靠谱。

还是心软了,我在心里暗暗鄙视自己的不争气,身体很诚实的回应了他。

那晚是我四个月以来睡得最好的一夜,没有靠酒精,没有安眠药,我闻着他的气息,难得睡了个好觉。

我不知道这样选择对不对,也许未来有一天,我们还是会吵架,会有矛盾,甚至会分开,但我想这平淡乏味的人生,大概还是需要一些刺激的吧。

从前我们把偷尝禁果当作“勇敢者游戏”,因为在那个保守的年代,很少会有人做这种出格的事情。如今在这个“做”和“爱”分开的时代,爱一个人成了新的“勇敢者游戏”。

工作和现实已经足够理性足够压抑,如果连爱都不能表达,活着还有什么意味。

十八岁没能说出的那句话,在二十七岁才说出口。

爱谁谁,哪怕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今天我也要跟我的小王子私奔。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745

(0)
上一篇 2023年9月23日 下午11:59
下一篇 2023年10月8日 下午6:20

推荐阅读

  • 当人们开始叫我姐姐……

      “姐姐别难过了,开心点。” 这是二零二零年,一个网抑云的深夜,一个十八岁的妹妹给我发来的私信。 本来快缓过来的我一下子又emo,是啊,十八岁的小姑娘都开始叫我姐姐了。…

    2023年5月27日
  • 为什么M越来越冷淡?

      “有时候我看不懂,圈里和你相似经历的女孩很多,她们大多沉迷于某些可以逃避现实的乐趣中,可我好像还没有发现你对什么东西上瘾,无论是圈子还是生活,仿佛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你在…

    2023年2月11日
  • 我为什么做一个S

        每次和同好交流,总是有人问我,你为什么成为了S, 每次我都回答,因为喜欢征服, 但我很清楚,我骗了所有人,包括自己,其实我的属性是SWITCH, 小于这…

    2020年4月23日
  • 当字母圈开始大众化……

      成都开了一家项圈试戴馆,刷到这条视频的时候,我一度恍惚。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这简直是倒反天罡。 想起一五年,我妈发现我在网上给人做狗的聊天记录,她说圈子里的人都是恶…

    2024年3月30日
  • 猫咪的设定就是永远爱主人

      和他见面是在14年的夏天。 那时我还是个小女孩,穿着背心裤衩,为五块钱的冰激凌心疼。在我艰难的选择到底是草莓味还是香草味时,他的大手把两盒都放进了袋子。 时间太久,以…

    2021年6月21日
  • 庇护所

      我和老洪认识的时候,他已经是而立之年。 在确定关系前,我俩几乎打卡了这座城市所有的咖啡馆和茶馆。在老洪的描述中,了解了他的前半生——一个从贫困户家里走出来的大学生,一…

    2021年12月18日
  • 三套图,他月入过万

      幺幺大概是我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那会他还年轻,干的是皮条客的生意,在软件上引流,出于好奇,我加入了他的小团队,当起了账房。 幺幺是个很大气的人,虽然生意挺小,但当…

    2021年9月25日
  • 那些离开这里的人

      天哥说给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时,我还有些意外。 细想想上次联系应该还是在18年,一晃两年没再联系。最近抑郁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几乎每天靠吃药维持情绪,所以天哥来找我的时…

    2020年11月11日
  • 他患病后,我断了联系

      “真喜欢你,以后我可以嫁给你吗?” “傻丫头,你还小呢。” 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小小的苹果四电量耗尽,我干脆跑到楼下给他打公用电话。那时正值二八,所有的心思都明目张胆…

    2023年5月20日
  • 喜欢和合适,哪个重要?

      我曾问那个大我十七岁的大叔,我们会不会在一起一辈子。 他抱着我,问我知不知道什么是一辈子,我摇头说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喜欢他,心跳是不会撒谎的。 分开以后总有人试着去…

    2022年2月14日
  • 小狗的春节特辑

      他的眼睛湿漉漉的,像一只可爱的小狗,眼巴巴看着我。明明不会喝酒,却还是下意识吞咽着我灌进去的酒。 他赤裸着跪在地毯上,屋里的空调温度调的很高。 “一会他来了,知道该怎…

    2024年2月10日
  • 禁路

    他大我十六岁。 这是一条没有希望的路,我是这样认为。 我们很早就认识了,那时候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再聊。我继续在圈内飘荡,他继续寻寻觅觅。有缘是会再相逢的,某个深夜两个人都失眠,索性…

    2021年10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