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笼

牢笼

 

我说离开的那天,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他把我按在墙上,我的头被撞的很痛,他像铁一样的拳头砸在我的身上。我听到他骂骂咧咧的问候我的家人,还有无限的贬低我。

我闭着眼睛,我的眼前一片黑暗,可是我还是能看到恶魔,我的身体传来的疼痛也感受到了恶魔的存在。

其实他一开始,也是温文尔雅的绅士。

我和他很早就认识,在高中的时候。我拿着山寨没有牌子的手机和他彻夜长聊,我听他说他的日常,他听我说我的苦恼,以及幻想见面以后的生活。

高考我只考了三百来分,家里人重男轻女,让我外出打工,定期寄给弟弟学费。我没有问为什么,其实在我们家这好像很正常。我的父亲也时常对母亲诉诸暴力,从记忆里母亲在家就没有什么发言权。母亲也常常跟我说,男人就是一个家的主力,做女人的应当本分,伺候好男人,女孩早晚都是要嫁人的,读不读书不重要,能伺候好公婆就行。

他知道以后,问我要不要去他的公司上班,这样我就可以和他一起上下班,一起回家。我只被欣喜冲昏了头,一股脑就跑到了他那边。

我没见过有钱人,也不知道有钱人是什么样子。我以为他会很丑,没想到是个很帅的年轻男人。他见到我就笑,我问他怎么了,他说看到漂亮女孩谁都会开心。

他带我逛街,那些大厦是我们那边没有的。我迷了方向,只能仅仅抓着他的手跟在后面。有人给我洗头发,然后抹各种东西。他很耐心的在一旁等着。有人给我化妆,也有人找衣服。折腾了好久,我站在镜子前,看着陌生的自己,嘴角没有控制住的上扬。

他把我来时带的衣服和东西都扔进了垃圾桶,给我取了新的名字 。他说不必再想起从前,从今以后我就是他的人了。

那一年他对我真的很好,他带我吃了很多美食,看了很多风景,我一个山里来的土丫头见识了很多东西。直到我发现他开始有了外面的人。

我问他我算什么。他说我一直不愿意被开发,他不需要一个漂亮的花瓶,他需要的是一个对他言听计从的妻子,一只宠物。否则,他只能找外面的人发泄。

我一开始也有底线,一开始我也很理智。但有时候人的防线破了个口,就会逐渐溃不成军。有第一次突破就会有第二次,就像那些女人。

我第一次说分开,他给了我十万块钱和一辆车。他说最爱的一直是我,他要给我足够的保障。他一身酒气的跟我讲我跟他的这几年,我和他的感情。

我第二次说分开,他和我回家见了爸妈,全村人都传我家找了个金龟婿,只有我知道热闹背后的真相。家里人大开口要二十八万,还要求一直把我弟弟供到大学。他都答应,爽快的给钱。在我从小长大的那个小房间,我接受了我以为自己宁可死都不接受的各种项目。

我们一直没有领结婚证。我的所有物品,身份证,都在他那里。从老家回去后,他开始明目张胆的把人带到我面前。

二十八万,弟弟的学费,我就这样被卖给了这个花心的男人。

我试图逃跑,补办身份证,偷偷去另外一个城市。可还是被找到,他第一次殴打我,就是用拳头,用脚踢,把东西砸在我身上。他说随时可以告我,让我偿还二十八万。平静下来,他又哄我,说只要我足够没有底线,他就不会抛弃我,他最喜欢听话的宠物。

我不再是他身边的生活秘书,换了新的年轻女孩。他给我找了一处破旧的出租房,让我搬出去。我的工作变成了保姆,每天白天给他收拾房子,洗衣服,做饭。他很久没有再碰我,甚至还会让我服侍那些女孩。那些年轻的女孩在他的怀里得意的笑着,他不耐烦的把我赶回了出租屋。曾经我死都不愿接受的项目却成了如今每次都会玩的内容。

我试图结束生命,被救下。曾经那张看着很帅的脸狰狞的可怕,他一次一次对我挥起拳头,如今的他和恶魔无二。

笼子没有上锁,他也没有手铐。

可我知道,我终究是逃不脱了。

这是几年前的圈内流传的事件,真假未可知。

我只记得当时知道这个故事以后的震惊和难过。

不要把你的后背交给一个陌生人。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263

(1)
上一篇 2021年5月10日 下午11:40
下一篇 2021年5月24日 下午10:17

推荐阅读

  • 独占欲

      昨天刷圈内广场,看到一个男S吐槽和M闹矛盾后,其他人像苍蝇一样围过去,在评论里劝分,在私信里想收。我翻了翻他的历史动态,发现这不是他第一次因为别人骚扰他的M生气。 想…

    2022年7月16日
  • 天黑请闭眼(下)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上大学以后,我认识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两个人。 一个是姐姐,一个是阿曲。 姐姐当然是我最好的闺蜜,阿曲是我的…

    2022年4月9日
  • 缺爱

      她是个精神失常的疯子,会在某个突然的时间点,打来几十个电话。 我当然不会接,她只是我备用机里的一条鱼,是我无聊闲暇时的乐子。 我看着她像个小丑,在所有社交平台公开和我…

    2022年7月30日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坐火箭的王董

      在我骑自行车的时候,王哥开着宝马把我的妹子接走了。 后来在我一次一次不懈努力下,我也开上了宝马,我满心欢喜的去接我的妹子,发现王总开上了迈巴赫。 我一直坚信我命由我不…

    2021年12月25日
  • 你等那个人多久了?

      那天无意间看到群里,一个女孩子问,在圈里找到一个合适的玩伴要多久。后面有人说自己等了一年,有人说几个月,有人说看缘分。 想起寒假我在圈里给新人科普时,几乎每个人都会在…

    2020年10月12日
  • 入圈七年,我选择恋爱

      知道圈子是很意外的事情。 那时我还刚刚情窦初开,喜欢上了那个总是在校门口欺负女孩子的小痞子。 所以虽然每天放学都会被他堵门口,扯辫子,我还是把他的名字写在了日记本。后…

    2021年7月31日
  • 告别

      我来的时候,你支离破碎。 我离开,是为了让你不要再支离破碎。 和言生分开的那天,圆圆正在开部门例会。 她借口上厕所,接了个电话的功夫,就失去了她的神明。 圆圆以为她会…

    2022年5月14日
  • 那些离开这里的人

      天哥说给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时,我还有些意外。 细想想上次联系应该还是在18年,一晃两年没再联系。最近抑郁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几乎每天靠吃药维持情绪,所以天哥来找我的时…

    2020年11月11日
  • 过期关系

    你有过那种经历吗,就是你很喜欢吃一样东西,所以你每天都吃,直到有一天,你闻到它的味道只剩下了反胃,你就再也不会碰它。 我们总是希望当下这段感情能维持的更长久,就像情窦初开时对一生一…

    2021年8月21日
  • 我和Master结婚了

      在见父母之前,他紧紧捏着我的手。 我安慰他不要紧张,他的手心还是一直冒汗。 我想过很多遍和我见家长的男人会是怎样,我想过很多次和我度过余生的人会是怎样。可实际上,真的…

    2021年8月14日
  • 画皮

      今年七夕,是原本打算去见池易父母的日子。 但那天我没有见到池易,他失踪了很久。 小路是圈外人,玩剧本杀认识的。池易消失后,是他陪着我熬了过来。他大概对我是有些暧昧的,…

    2022年8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