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笼

牢笼

 

我说离开的那天,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他把我按在墙上,我的头被撞的很痛,他像铁一样的拳头砸在我的身上。我听到他骂骂咧咧的问候我的家人,还有无限的贬低我。

我闭着眼睛,我的眼前一片黑暗,可是我还是能看到恶魔,我的身体传来的疼痛也感受到了恶魔的存在。

其实他一开始,也是温文尔雅的绅士。

我和他很早就认识,在高中的时候。我拿着山寨没有牌子的手机和他彻夜长聊,我听他说他的日常,他听我说我的苦恼,以及幻想见面以后的生活。

高考我只考了三百来分,家里人重男轻女,让我外出打工,定期寄给弟弟学费。我没有问为什么,其实在我们家这好像很正常。我的父亲也时常对母亲诉诸暴力,从记忆里母亲在家就没有什么发言权。母亲也常常跟我说,男人就是一个家的主力,做女人的应当本分,伺候好男人,女孩早晚都是要嫁人的,读不读书不重要,能伺候好公婆就行。

他知道以后,问我要不要去他的公司上班,这样我就可以和他一起上下班,一起回家。我只被欣喜冲昏了头,一股脑就跑到了他那边。

我没见过有钱人,也不知道有钱人是什么样子。我以为他会很丑,没想到是个很帅的年轻男人。他见到我就笑,我问他怎么了,他说看到漂亮女孩谁都会开心。

他带我逛街,那些大厦是我们那边没有的。我迷了方向,只能仅仅抓着他的手跟在后面。有人给我洗头发,然后抹各种东西。他很耐心的在一旁等着。有人给我化妆,也有人找衣服。折腾了好久,我站在镜子前,看着陌生的自己,嘴角没有控制住的上扬。

他把我来时带的衣服和东西都扔进了垃圾桶,给我取了新的名字 。他说不必再想起从前,从今以后我就是他的人了。

那一年他对我真的很好,他带我吃了很多美食,看了很多风景,我一个山里来的土丫头见识了很多东西。直到我发现他开始有了外面的人。

我问他我算什么。他说我一直不愿意被开发,他不需要一个漂亮的花瓶,他需要的是一个对他言听计从的妻子,一只宠物。否则,他只能找外面的人发泄。

我一开始也有底线,一开始我也很理智。但有时候人的防线破了个口,就会逐渐溃不成军。有第一次突破就会有第二次,就像那些女人。

我第一次说分开,他给了我十万块钱和一辆车。他说最爱的一直是我,他要给我足够的保障。他一身酒气的跟我讲我跟他的这几年,我和他的感情。

我第二次说分开,他和我回家见了爸妈,全村人都传我家找了个金龟婿,只有我知道热闹背后的真相。家里人大开口要二十八万,还要求一直把我弟弟供到大学。他都答应,爽快的给钱。在我从小长大的那个小房间,我接受了我以为自己宁可死都不接受的各种项目。

我们一直没有领结婚证。我的所有物品,身份证,都在他那里。从老家回去后,他开始明目张胆的把人带到我面前。

二十八万,弟弟的学费,我就这样被卖给了这个花心的男人。

我试图逃跑,补办身份证,偷偷去另外一个城市。可还是被找到,他第一次殴打我,就是用拳头,用脚踢,把东西砸在我身上。他说随时可以告我,让我偿还二十八万。平静下来,他又哄我,说只要我足够没有底线,他就不会抛弃我,他最喜欢听话的宠物。

我不再是他身边的生活秘书,换了新的年轻女孩。他给我找了一处破旧的出租房,让我搬出去。我的工作变成了保姆,每天白天给他收拾房子,洗衣服,做饭。他很久没有再碰我,甚至还会让我服侍那些女孩。那些年轻的女孩在他的怀里得意的笑着,他不耐烦的把我赶回了出租屋。曾经我死都不愿接受的项目却成了如今每次都会玩的内容。

我试图结束生命,被救下。曾经那张看着很帅的脸狰狞的可怕,他一次一次对我挥起拳头,如今的他和恶魔无二。

笼子没有上锁,他也没有手铐。

可我知道,我终究是逃不脱了。

这是几年前的圈内流传的事件,真假未可知。

我只记得当时知道这个故事以后的震惊和难过。

不要把你的后背交给一个陌生人。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263

(1)
上一篇 2021年5月10日 下午11:40
下一篇 2021年5月24日 下午10:17

推荐阅读

  • 一个未成熟的30岁少年

      B哥是个很糙的北方汉子,这是我下了出租车后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他跑过来操着北方口音问我是不是他要等的人,然后帮我拿包,说我还真是个小胖子,一点没骗人。 在圈子里认识了…

    2021年1月10日
  • 一个女NTR的自述

      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星期五,凌晨二点二十分。 我在镜子前一遍一遍的描眉、涂着口红。我看到他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手挽着手,在一起逛遍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 今天好像每个…

    2021年4月19日
  • 物质女孩阿戚

    我在圈中少有姐妹,阿戚算是一个。 和她相识在平台,多多少少看过她的故事,总觉得和我很像又不是我。后来经常聊天一起吐槽,关系越来越熟络。 于是在那天的雨夜,我坐在街边无处可去,凌晨一…

    2020年11月30日
  • 坐火箭的王董

      在我骑自行车的时候,王哥开着宝马把我的妹子接走了。 后来在我一次一次不懈努力下,我也开上了宝马,我满心欢喜的去接我的妹子,发现王总开上了迈巴赫。 我一直坚信我命由我不…

    2021年12月25日
  • 未曾见过的他

      听说,一旦肉体有了接触,灵魂就不会再交流。 就像有些故事有些小说,只能通过文学来记述;就像在深夜emo的时候,没人会跑到舞台上说自己有多痛苦。 很多时候,人类的灵魂,…

    2021年9月11日
  • 被pua的女S

      记得前面有一期讲了一个女孩可能经历了pua,然后勇敢分开的故事。 朋友说pua是很难界定的,其实在ds关系中,也经常会用类似pua的手段去让sub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2021年3月15日
  •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

    2021年10月30日
  • 三套图,他月入过万

      幺幺大概是我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那会他还年轻,干的是皮条客的生意,在软件上引流,出于好奇,我加入了他的小团队,当起了账房。 幺幺是个很大气的人,虽然生意挺小,但当…

    2021年9月25日
  • 小众

      我很少在圈里结交朋友,她算一个。 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可爱这么会撒娇的女孩,就到了那种女孩子都无法抵挡的程度。 之前和她连麦的时候,听到她对她主人哼哼,我瞬间心软。难怪连…

    4天前
  • 老陈

      老陈不是圈里人。 认识他的时候,我已经在圈里呆了很久。我偏好刑,喜欢疼痛,喜欢血腥,玩的很野,但从来没有和谁发生过关系。 那阵子母亲住院,父亲赌博输光了不敢回家。我上…

    2021年5月10日
  • 来自2021年的回信

      2018年的小孩,你好。 因为近一年来工作繁忙,你写给2020年1月22号的信,直到2021年8月7号才到我手中。 看到你在信里,问了那么多问题,你一定很好奇未来是什…

    2021年8月7日
  • 当暖男遇到渣女

      前天晚上,我收到朋友F发来的消息:“这次应该是彻底结束了。” 我看着宿舍聚在一起商量买什么凑满减的舍友,回复F:“还给她还贷款吗?”F很快回复:“往后看她自己造化吧。…

    2020年11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