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了笼子的金丝雀

离了笼子的金丝雀

 

用力跺脚,昏暗的声控灯亮了,坑坑洼洼的楼梯,满墙的小广告,这是我入住这个老旧小区的第六个月,也是我离开叔叔的第六个月。

衣柜里的JK不知道为什么越放越久,更令我害怕的是,我甚至忘记了自己的生日。我开始意识到,不管我怎么否认,我都回不到十八岁了。

十八岁,美好的年纪啊,那时候我刚上大学。第二年就认识了叔叔,被他用一只可爱的猫咪和一条小裙子哄骗上了车。

大学刚毕业,我就去了他那边。我总想只是玩一段时间,自己还年轻,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所以当同龄人还在为三四千块钱的工作四处奔波的时候,我坐在窗边喝着红酒,俯瞰城市夜景。

当然,我也是学很多东西的。比如瑜伽,比如舞蹈。和我在一起的还有另外几个女孩子,我们在别墅里,每天睡到自然醒,只用想吃穿玩乐,看看电影,逛完街再喝个下午茶。

我们唯一的任务就是让叔叔开心满意。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日子真是荒诞。有人把圈子当游戏,有人把圈子当乐子,而我们几个把游戏当成生活。

我曾嘲笑那些刚好月入过万就想玩圈子的男人,晒出我的账单讥讽他们是Losers。在别人骂我的时候,叔叔会出来解围,说舍不得我们出去挣钱受苦,哪怕养个猫猫狗狗的也得有经济能力,更何况是自己闺女。

直到大学同学聚会,在饭局上,大家都在问我这个班长在做什么工作,我含糊其辞说是自由职业。看着他们眼里的光芒,在一块半是吐槽半是炫耀自己的职场烦恼,我有些格格不入。我注意到那个曾经向我表白被拒的男生现在中指戴着戒指,他已经结婚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生活只有圈里的小姐妹和叔叔,他们变成了我的全部。

我开始试着在网上兼职接单,我是美术生。可是我已经很久没有拿起笔,也很久没有画过画。我开始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我没有了维生技能。

叔叔很支持我自己开个小店,他出资出力。可惜我没能学会那些运营技巧,我的店铺很快亏损。叔叔虽然一直宽慰,但我看着月月往里投的钱,不想再坚持下去。

其她姐妹仍然每天过着从前的日子,我们的关系也一切如故。她们会围在一起给我的小店出主意,在我忙不过来的时候帮我顶着,会在我回家之前给我热好饭菜。

可我不知道这样生活下去有没有未来。

回到家乡,我瞒着父母找了一份跑展会的工作重新开始。我知道这很难,可是,我没有什么技能了。同龄人都做到了主管的岗位,而我站在起点,住着月租八百的房子。

其实离开的时候,叔叔有说给我安排一份稳定的工作,但被我拒绝了。

从认识叔叔开始,我的生活几乎都是他在一手安排。我从未步入社会,也从未吃过苦头。所以即便毕业多年,我也仍然是那个象牙塔里的小姑娘。

我会贪恋那个温暖舒适的笼子,那里有很多乌托邦一样美好的事物。可我是一个有社会属性的人,而不是一只真正意义上的金丝雀。

那份工作,也许是叔叔最后能给予我的温暖。

但拒绝那份工作,是我开始独自筑巢的第一根树枝。

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而自己不动一点脑筋,只是相信别人,那太危险了。——巴金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