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了笼子的金丝雀

离了笼子的金丝雀

 

用力跺脚,昏暗的声控灯亮了,坑坑洼洼的楼梯,满墙的小广告,这是我入住这个老旧小区的第六个月,也是我离开叔叔的第六个月。

衣柜里的JK不知道为什么越放越久,更令我害怕的是,我甚至忘记了自己的生日。我开始意识到,不管我怎么否认,我都回不到十八岁了。

十八岁,美好的年纪啊,那时候我刚上大学。第二年就认识了叔叔,被他用一只可爱的猫咪和一条小裙子哄骗上了车。

大学刚毕业,我就去了他那边。我总想只是玩一段时间,自己还年轻,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所以当同龄人还在为三四千块钱的工作四处奔波的时候,我坐在窗边喝着红酒,俯瞰城市夜景。

当然,我也是学很多东西的。比如瑜伽,比如舞蹈。和我在一起的还有另外几个女孩子,我们在别墅里,每天睡到自然醒,只用想吃穿玩乐,看看电影,逛完街再喝个下午茶。

我们唯一的任务就是让叔叔开心满意。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日子真是荒诞。有人把圈子当游戏,有人把圈子当乐子,而我们几个把游戏当成生活。

我曾嘲笑那些刚好月入过万就想玩圈子的男人,晒出我的账单讥讽他们是Losers。在别人骂我的时候,叔叔会出来解围,说舍不得我们出去挣钱受苦,哪怕养个猫猫狗狗的也得有经济能力,更何况是自己闺女。

直到大学同学聚会,在饭局上,大家都在问我这个班长在做什么工作,我含糊其辞说是自由职业。看着他们眼里的光芒,在一块半是吐槽半是炫耀自己的职场烦恼,我有些格格不入。我注意到那个曾经向我表白被拒的男生现在中指戴着戒指,他已经结婚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生活只有圈里的小姐妹和叔叔,他们变成了我的全部。

我开始试着在网上兼职接单,我是美术生。可是我已经很久没有拿起笔,也很久没有画过画。我开始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我没有了维生技能。

叔叔很支持我自己开个小店,他出资出力。可惜我没能学会那些运营技巧,我的店铺很快亏损。叔叔虽然一直宽慰,但我看着月月往里投的钱,不想再坚持下去。

其她姐妹仍然每天过着从前的日子,我们的关系也一切如故。她们会围在一起给我的小店出主意,在我忙不过来的时候帮我顶着,会在我回家之前给我热好饭菜。

可我不知道这样生活下去有没有未来。

回到家乡,我瞒着父母找了一份跑展会的工作重新开始。我知道这很难,可是,我没有什么技能了。同龄人都做到了主管的岗位,而我站在起点,住着月租八百的房子。

其实离开的时候,叔叔有说给我安排一份稳定的工作,但被我拒绝了。

从认识叔叔开始,我的生活几乎都是他在一手安排。我从未步入社会,也从未吃过苦头。所以即便毕业多年,我也仍然是那个象牙塔里的小姑娘。

我会贪恋那个温暖舒适的笼子,那里有很多乌托邦一样美好的事物。可我是一个有社会属性的人,而不是一只真正意义上的金丝雀。

那份工作,也许是叔叔最后能给予我的温暖。

但拒绝那份工作,是我开始独自筑巢的第一根树枝。

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而自己不动一点脑筋,只是相信别人,那太危险了。——巴金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52

(2)
上一篇 2021年10月1日 下午10:12
下一篇 2021年10月16日 下午10:33

推荐阅读

  • 老派S

      广场无意刷到他的动态,一瞬间我仿佛回到了2014年,那时候我还是个刚入圈的小女孩。 那时候的圈子很严肃,也很荒诞。就像一群成年人都在很认真的玩一款中二病游戏,有些滑稽…

    2021年3月29日
  • 冷暴力致死

    我还记得他刚开始的样子。他为了哄我开心,大半夜为了我在宿舍外喂两小时蚊子的样子,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样子,他连续给我发几十条消息的样子,他说他很自卑觉得配不上我的样子…… 我记得他说,…

    2021年8月28日
  • 一个自卑的男斯

      我的爱是垃圾,是无人问津,是灯火阑珊下的过街老鼠,是冷笑话,是一场永远不会停的暴风雨。 男,三十岁,办公室的普通职工,月薪七千,单身,有一个m,可能也不能算做是我的m…

    2021年12月4日
  • 遗憾湖与悔恨山

      国家线出来,安安松了一口气。 比起整个备考阶段压抑的气氛,接下来按部就班的准备复试要好受许多。 犹豫半天,安安隐身后点开悄悄关注里的唯一关注。 这是她在十个月里占比最…

    2022年3月12日
  • 失去的分享欲

      “你可不可以不要无理取闹了?” “安静会可以吗,让我喘口气行吗?” “睡觉吧,我不想吵架,我累了。” 朋友说,注定要分手的结局,何必大老远跑去见一面。可我还是去了,带…

    2022年7月9日
  • 神秘朋友

      朋友说野炊二不跳票就送我豪华版,然后野炊二跳票了。 朋友是在圈内平台认识的,神神叨叨,总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

    2022年4月23日
  • 把钱借给S,却被分手

      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创业逐渐步入稳定期的小老板,扎个小辫子,一身运动装,小叔叔的形象,拉着我在热闹的夜市穿梭,给我买酸酸甜甜的糖葫芦。 可我最喜欢的,还是关上门后…

    2021年10月1日
  • 当我被家人发现时

      那天,是美好的圣诞节,一切祥和。 老妈外出买菜,我慵懒的趴在床上,拿起了我的小玩具,熟悉的嗡嗡声响起,悦耳又舒适。 没想到老妈去而复返,问我中午想吃些什么。 嗡嗡的声…

    2021年1月4日
  • 两只匹诺曹

      小时候家里人总说撒谎的孩子鼻子会变得很长很长。 我对着镜子,伸出手摸摸鼻尖,还好,没有变长。 我被自己的举动逗的笑了出来,怎么会有人真的相信这种事情。 其实一点也不好…

    2021年5月24日
  •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

    2021年1月25日
  • 自评表是什么鬼?

      自评表是什么鬼?谁填谁SB!   自评表,这个从多年前的微博圈流传出来的东西,好像很受广大直男朋友的喜爱。当艾斯们聊到一个新姑娘的时候,直接甩张空白的(其实…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文字幻想派大叔

      最近特别想写写男N视角的文字,可是在圈里这么多年,回顾起来,我竟然没发现什么值得记录的男N故事,仅有一位大叔,让我印象挺深刻的,这是一位恋足大叔。 大叔是个普通的人,…

    2020年11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