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成为同事后

M成为同事后

带他入行的那天,我就知道,我给自己的未来种下了一个隐患。

总有一天他亲手拿着刀扎进我的心脏的,我想。

可我还是带了他,我说我们的未来会很精彩。

我无意救人,只是他实在有些小聪明在身上。他长的像个可爱的团子,甜甜的叫着我姐姐,做着那些脸红的事情。他说他没读过书,想跟着我学赚钱。我看着他期待的样子,没能拒绝。

索性我的工作性质也不需要什么学历,只要能和那帮子客户搞好关系,只要愿意吃苦,钱总是能赚到的。

我没有多么优秀,只是个普通人罢了,我每天带着他,一句句教着他怎么应付那些难缠的客户。而圈里的关系,是我们心照不宣的秘密。

我们没有住在一起,但是同路,我们一前一后走着,享受着一路的喧嚣,感受着内心的窃喜。旁人看来我们不过是最普通的师徒关系,我对他的高要求只是我负责的表现。其实在没人的角落,我也哄着哭红眼睛的小狗,安抚似的揉着他的头。

他确实有些能力,很多连我都没想到的细节,他做得很好。他急切的问我什么时候给他提前转正,他觉得自己已经可以了,他想要更高的待遇。

我说不要着急,路一步一步走,饭一口口吃。

那是我们第一次争吵,他觉得我被公司洗脑了,出来打工本来就是为了赚钱。到最后他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他说:“其实我就是想证明我和姐姐一样优秀,因为我是姐姐带出来的人,姐姐可以做到的事情,我也可以。”

好吧,我心软了,我去找了上级沟通,他不知道。我没有私情,工作是工作,哪怕我们是最亲密的关系,我也不希望影响工作。我客观评价了他在实习期的表现,优缺点,最后我表达他想提前转正的意思。

我不知道该不该这样替他做决定,我似乎该极力去夸赞他,只是我不想违背自己的心。

任何关系一旦有了裂缝,就再也不会愈合。

公司最终没有通过他的申请。他似乎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我依旧费心费力教着,只是他总会时不时说:“有姐姐就好了,我这么笨,反正也学不会的。”

我不喜欢负能量的人,实际上我们关系最开始,我就是欣赏他元气满满,求上进的样子。我一次次想鼓励他重新振作起来,可是我发现于事无补。

真正关系破裂那天,是他偷偷看到我工资条的那天,他精准的说出了我工资条上的数字,装着无辜的样子问我:“姐姐,你这个月赚了这么多呀。”

“我赚多少是公司给我的,是我该得的,关你屁事。”

那句话后,我们再也没有联系。其实随着他后面逐渐能独立工作,我们越来越少涉及圈子里的内容,下班后更多的是分析案例。我是想带他赚钱的,当他背井离乡带着个小书包来投奔我的时候,我就在心里偷偷立下了这个目标。

曾经同路的那段路,如今再遇到,只觉得尴尬和难过。两个人哪怕在一个电梯里,也是低头看着手机,假装不认识。

大概是被利用了吧,我后知后觉发现。他好像没事人一样,和公司同事聊着笑着,而我坐在那里每分每秒都如坐针毡。

很久之前,有人问和自己S/M一个公司上班会不会很幸福。

我只能说这种关系基本不会和平分手,两个人都会对对方诸多怨言。

高位者埋怨低位者的不理解,低位者埋怨高位者的严苛和剥削。

明明两个人都是为了对方更好的未来,在想象中似乎下班能一起讨论工作中的一些趣事会很幸福。实际上职场关系到的是利益,是人性。

想赚钱的人,没一个愿意安分守己拿死工资的。而人一旦贪婪,看似纯粹圈里的关系就只是获取利益的手段。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815

(0)
上一篇 2024年1月13日 下午11:59
下一篇 2024年1月27日 下午11:59

推荐阅读

  • 同城“辣妹”

      她身材很好,从她挂在主页的照片来看,打着她的专属水印,应该不是网图。 我看了一眼属性,是个M,还和我是一个城市。 我主动发去私信,用一杯奶茶的价格要来了妹子的微信。我…

    2022年9月24日
  • 上贡?榨金?ATM?这些可能已经成了圈内毒瘤

      你听说过ATM奴吗?   想象中的坐拥数个土豪m,每天挥金如土却由m们来报销,既控制他们的身心又控制他们的经济?(一定有不少女S有这种想法)   …

    2020年4月23日 说说字母圈
  • 认主后,他成了葛朗台(上)

      “下次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他的话停在消息列表很久,我随手拍下窗外的风景,他立马报出了坐标。 这是我们一直在玩的小游戏,乐此不疲。 我独自一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而作…

    2024年4月13日
  • 骑驴找马?——有主后,我暧昧网聊

      “一个城市的,玩吗?”“先V我五十看看实力。”“希望可以遇到一个比自己年纪小的女孩照顾。”“姐虽然年纪大了,但姐的心才十七岁。”我刷着私信和广场动态,撩拨似的回复那些…

    2023年2月4日
  • 恋爱脑自救手册(上)

      她比我勇敢。 我看到她在群里大方的分享那些聊天记录,佩服她的同时又恼怒于她的恋爱脑。 我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 我也曾是个恋爱脑,比她中毒更深,那时我终日以泪洗面,手…

    2024年1月27日
  • 来自2021年的回信

      2018年的小孩,你好。 因为近一年来工作繁忙,你写给2020年1月22号的信,直到2021年8月7号才到我手中。 看到你在信里,问了那么多问题,你一定很好奇未来是什…

    2021年8月7日
  • 比起当m,我更愿做社畜

      我有一个梦想,每天什么活都不干,就窝在家里,舒舒服服的打游戏、看小说、追剧,反正就是不干活。 当然,那是不可能实现的。 逼迫我出门工作的除了年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

    3天前
  • 有一种刺猬不该碰

      芽儿是在大二的时候碰到了她的主人G,那是个三十岁事业有成的单身男人,经验丰富的圈里老人。 而平平无奇的芽儿吸引他的地方,是因为芽儿患有边缘性人格障碍(一种人际关系、自…

    2020年10月19日
  • Q先生诊所 | 露出就是把人往外一扔吗?

    圈子内最具美感和传播性的摄影作品有2种,一种是绳艺,另一种就是露出,绳艺对于初入者来说似乎门槛过高,没有半年到一年的摸索,更重要的是没有一个固定玩伴练手的话,这事就变得很难。于是很…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一次失败的囚禁

      她是个很奇怪的女孩。 大三即将毕业实习,从来没有独自出过远门,却一个人带着行李箱来到我的城市。前期在网上时,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了解互相的状态,可我仍然没有对她了解多少…

    2021年4月12日
  • 为什么M越来越冷淡?

      “有时候我看不懂,圈里和你相似经历的女孩很多,她们大多沉迷于某些可以逃避现实的乐趣中,可我好像还没有发现你对什么东西上瘾,无论是圈子还是生活,仿佛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你在…

    2023年2月11日
  • 一个女NTR的自述

      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星期五,凌晨二点二十分。 我在镜子前一遍一遍的描眉、涂着口红。我看到他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手挽着手,在一起逛遍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 今天好像每个…

    2021年4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