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个知秋朋友

头图.jpg

 

她一把拿走我的手机,飞快的在屏幕上敲了一串字然后把手机丢回给我。“姐教你,以后遇见这种人就像我这么怼。”我瞄了眼对话框,刚还在给我发不雅照片的男人已经开始破口大骂。面红耳赤的我没忍住噗嗤笑出声。

她叫赵知秋,我开心时叫她秋秋姐姐,和她争执时叫她老女人,大部分之间直呼其名,赵知秋。

我叫李萧鸣,李萧鸣和赵知秋是好朋友。

我的一个知秋朋友

 

虽然她是见一次长辈被催一次婚,而我还是被周围人当幼稚鬼的年纪,但丝毫不妨碍我们之间的友谊。

我和她的第一次相遇极具戏剧性,我骗妈妈去找同学玩然后偷偷去参观传说中的同城同好聚会。我把校服换下来塞在书包里,书包无处可藏只有背在身上。循着群里发的房间号找到了房间,推门还没进去就被一只手给拽了出来。

“小丫头你是哪儿来的?”一个穿着黑丝袜高跟鞋大波浪的女人审视着我。我不自在的缩了缩自己穿着帆布鞋的脚,“我是xxx群里的……”。

 

我的一个知秋朋友

 

她撩了撩头发,鲜艳的红唇衬的她光彩夺目,穿着高跟鞋的她站得傲然。像一只开屏的孔雀,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魅力。我好像第一次感受到“女人味”是什么东西,并且在这种味道面前自行惭愧。我感觉自己像一只土味的丑小鸭。所以在她说“里面没什么好玩的,我带你出去逛逛吧”的时候没有任何异议。我乖乖的跟她走了。那天她给我买了两支冰淇淋和一个我看上的大玩偶。

 

其实赵知秋是个有点恶劣的女人,她喜欢在男人中周转盘旋,我不知道她是否能从中获得什么乐趣,因为她总是烂醉如泥伤心的一塌糊涂的样子。我就又骗妈妈去找同学然后去看望她。

 

我的一个知秋朋友

 

我有点不理解,我的话我就想找一个人长长久久的在一起,我要喜欢他到天荒地老。

 

赵知秋又一把拿过我的手机,“在跟谁聊天呢笑的这么甜”。我抢不过来只好托着腮在旁边看她翻看聊天记录。她脸色有点不好,“这人你认识多久了?”。我回想了一下,是在一个软件上偶然加到的,“一个月了吧”。

“认识一个月就计划你们以后在小岛上买房子生活了?”我脸霎的变红,抱着她的胳膊,头倚在她削瘦的肩头。“他特别喜欢我,每天都一直找我说话……下个周他出差来北京要来见我”。我蹭蹭她的颈窝,“秋秋姐姐能不能把你的衣服借我件呀,我的都是妈妈挑……”

我话还没讲完就被赵知秋大声打断,“这都是骗你的好吗,赶紧把他删了!”

我有点愣神,“为什么……”。

 

我的一个知秋朋友

 

她飞快的在手机上点击了几下,拉黑删除了联系人。

这个人怎么这么莫名其妙,我被气的哭了出来,大声朝她嚷嚷。“你自己到处勾搭男人,还不许我找男朋友吗!”

 

赵知秋似乎被我这句话气的不轻,一把拉起我到她卧室。她解开我的衣服换上她的裙子,她的内衣,还有她的吊带袜。我反应不过来呆呆的任她摆布。我身体的曲线以美丽的姿态被展示出来,从前它被掩在宽大的校服里,我连它发育到何种程度都没有好好审视过。我的胸口大片的裸露在空气里,足尖脚踝小腿的曲线被丝袜若隐若现的勾勒出来。

 

我的一个知秋朋友

 

“你不是想试我的衣服吗?”,我被她说的手足无措。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遇到过这种男人,但是没有像你遇到我一样有人来提醒我”她声音有微不可闻的颤抖,“所以我被骗的很惨。”

“你还没有到能为自己的身体负责的年纪,现在它的美丽绽放的还不是时候。”

 

我听懂了赵知秋的话,沉默的抱住她,手能摸到她凸起的脊梁骨。赵知秋揉揉我的头发,“我也不是生性飘摇,只是每一场浪的背后都有一只蝴蝶不经意扇动了翅膀。”这句话我没怎么听懂,只感受到颊边的一丝湿意,是贴着我脸的赵知秋传来的。

 

尾图.jpg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