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太了解他

我也不太了解他

 

老公有两个手机。

忘了是哪个他宿醉的夜,给他收拾书房时发现了他的秘密。

密码是他自己的生日,我没费什么力气就解开了。

我点开微信,拉不到头的聊天框,备注基本都是女孩子的信息,什么身高体重星座。

说来真是荒唐,我们从高中开始恋爱,到大学毕业结婚,我陪他白手起家,从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公司到现在手底下百十来号员工,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面临这种场景。

我只觉得天旋地转,我颤抖着点开那些聊天记录,那些话一句句就好像刀子刻在我的心上。他说和我是相亲认识,对我没什么感情,说我性格太强势,是个没办法沟通的泼妇,他说之所以还没离婚只不过是因为孩子,也是出于义务。

他的手机相册里保存了很多照片和小视频,都是赤身的年轻女孩,她们或跪或趴,小视频里亲昵的叫着他爸爸。我看的清楚,他穿着我熨烫好的西装,戴着我打的领带,手里拿着我为他精心挑选的皮带,脚上穿着我擦好的皮鞋,站在镜子面前,接受其他女孩的服务。

卧室门开了,他扶着墙,满身酒气,嚷嚷着要去给我煮面,说我等他等到这么晚都没吃饭,他要为我煮面。

我把后台程序清空,手机关机放回原处,遍体生寒。

他迷迷糊糊抱了过来,亲昵的蹭着我的脖颈,卫生间门开着,满屋子都是呕吐物的味道。

他老了,我抚摸着他脸上的皱纹,他再也不是篮球场那个等我递水的小伙了。他如今衣冠楚楚,也成了别人眼中的优质小叔。

“老婆……”他呢喃,我没有应声。

已经凌晨两点了,明天早上七点还要起来送孩子去学校。

我把他扶到床上,一点点打扫着卫生间地面,擦着擦着,我一阵反胃,跑到马桶前呕吐。卧室传来他均匀的鼾声,我打开淋浴,终于哭出了声。

我的生活幸福美满,我的孩子乖巧懂事,我的老公温柔体贴,我的父母身体康健,可是如今,他把我美满的生活撕了个口子,他告诉我现实是冰冷的。

出于信任,我从来不会翻动他书房的东西,也是担心东西换了地方他会找不到,所以我都只是简单收拾。那晚我颤抖着翻开他所有的秘密,上锁的柜子里放着各种不堪入目的器具,手机里下着很多个app,我一个个去查,发现都是字母圈的软件。

我翻阅那些记录,一直到天亮,原来从我怀孩子那年,他就开始在各色软件上活跃。

我忘了那天是怎么把孩子送到了学校,我只记得他被我叫醒后,看见我把那些东西摆在客厅时,他良久的沉默。没有我想象的痛哭下跪赌咒情节,他坐在那儿一根根抽烟,中间电话响了无数个被他摁掉,我也没说话,坐在那里看着他。

“什么条件都可以,孩子跟我吧。”他说。

“所以你早就想过这一天,是吗?”我问。

打火机几次打不着火,他很暴躁,把打火机和烟丢到一边。

“好聚好散,说太多伤感情。”他答。

我们就真的没有说太多,他对我到底有几分旧情在,大部分资产都分给了我,唯独孩子的问题上争执不下。

“孩子跟着你这种人,长大了估计也学不了什么好。”

“那只是我的爱好,就像钓鱼、爬山,只是个爱好。我经济能力更好,我可以给孩子更好的生活,你是清楚的。”

“那我会把离婚原因和你不适合抚养孩子的理由原原本本陈述给法院,同时我也会告诉你的父母亲戚。”

他是最在意脸面的,他自愿放弃了孩子抚养权。

每次送孩子去看他,我都会坐在车里,看着房子的灯亮着,那是我们从前的家。

我们没有撕破脸,我们都是理智的人,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从校服到婚纱再到分道扬镳的朋友。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730

(1)
上一篇 2023年8月27日 上午8:47
下一篇 2023年9月10日 上午11:55

推荐阅读

  • 那些离开这里的人

      天哥说给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时,我还有些意外。 细想想上次联系应该还是在18年,一晃两年没再联系。最近抑郁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几乎每天靠吃药维持情绪,所以天哥来找我的时…

    2020年11月11日
  • 失落灵魂

      米晓晓是个腿比大脑快的人。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背着简单的行李,拿着把旧吉他,在出站口发愣。 她在一个社交平台上删删改改,想了好久,才打出一句:“杭州三日…

    2021年7月24日
  • 小众

      我很少在圈里结交朋友,她算一个。 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可爱这么会撒娇的女孩,就到了那种女孩子都无法抵挡的程度。 之前和她连麦的时候,听到她对她主人哼哼,我瞬间心软。难怪连…

    2022年6月25日
  • 画皮

      今年七夕,是原本打算去见池易父母的日子。 但那天我没有见到池易,他失踪了很久。 小路是圈外人,玩剧本杀认识的。池易消失后,是他陪着我熬了过来。他大概对我是有些暧昧的,…

    2022年8月6日
  • 幻想与现实

      讲个笑话,新人刚入圈第一天找主/奴,要求会特别多,各种长篇大论,讲起来没完没了。新人入圈一年,要求就剩下那么几条,动态内容更多的是在吐槽奇葩。新人入圈几年,要求性别真…

    2023年8月19日
  • 女绿的世界(中)

      朋友问我可不可以不要一直回忆过去了,我该向前看了。 我不知道怎么向前看。 我好像该恨,可我没有恨。该离开,可我没有离开。 会被发现吗,我惴惴不安,我想没有男人会拒绝女…

    2023年12月16日
  • 不清不楚的暧昧

      妇女节我收到了一束花,来自我曾暧昧一时的搭子漠北。 不久前我们还言笑晏晏,如今好像一时间也无话可说了。 我好像没什么可伤心的,抱着花回到家,拍了几张照片,随手丢在角落…

    2024年3月9日
  • 关于被威胁这件事

      其实圈子是人性本恶的聚集地。 你不会想到当一个人掌握了你的各种信息以后,会对你做什么。你更不会想到在你情欲翻涌的时候,对方隔着屏幕在想些什么。 大部分情况下,我们都是…

    2021年12月11日
  • 窃听者

      我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甚至到了病态的程度。 我想在对方的身上装窃听器,我想知道他所有的动向,我想了解关于他的一切。 我求助过心理医生,吃过精神药物,这些都没办法缓…

    2022年6月4日
  • 朝拜者(中).docx

      第二年冬天,肖肖问我要了银行卡,我知道他工资不高,不肯给,他很执拗。 我看到卡里的数目感到吃惊,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省下这么多钱,只是不管我怎么问,他都不肯说。 直到很久…

    2023年10月28日
  • 你凭什么让她跪你?

        前段时间有一个短视频在圈内流传甚广,男人捯饬自己布置房间整理工具倒上红酒,为了等待女孩的到来,整个画面挺和谐,有美感,一切显得比较浪漫富有情趣,很多女生…

    2020年4月23日 说说字母圈
  • 文字幻想派大叔

      最近特别想写写男N视角的文字,可是在圈里这么多年,回顾起来,我竟然没发现什么值得记录的男N故事,仅有一位大叔,让我印象挺深刻的,这是一位恋足大叔。 大叔是个普通的人,…

    2020年11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