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请闭眼(下)

天黑请闭眼(下)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上大学以后,我认识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两个人。

一个是姐姐,一个是阿曲。

姐姐当然是我最好的闺蜜,阿曲是我的恋人。她们都对我很好,处处对我呵护备至。

我一直都崇拜姐姐,感觉她很飒,性格大大咧咧,很有主见,什么事情做的都比我好,大家都很喜欢姐姐。所以无论什么事情,我都会和姐姐说,包括我和阿曲之间的那些事。

但姐姐很讨厌阿曲,她说我可以找到更好的,阿曲哪里都配不上我,还和一个阿姨不清不楚。可我总想起和阿曲初见时,他在书店为我说话的样子,我总觉得他没有那么糟糕。

直到我慢慢发现阿曲脾气很暴躁。当我问他阿姨的事情时,他恼怒的冲我吼,事后又跪在地上哭着给我道歉,说不想失去我,他和阿姨就是普通的朋友。

我知道阿曲真的喜欢我,可我有些害怕了。每次出现矛盾,阿曲都会像个疯子一样,甚至有一次狂扇自己耳光,嘴角都出血了,逼迫我原谅他。阿曲平静下来以后都会抱着我,对我说,我就像药,这世界上唯一能救他的药。

我试着分手,阿曲不肯放手,甚至变本加厉。他发誓他会改掉脾气,会好好努力,会怎么怎么,但是我没办法相信了。一个习惯了用大吼大叫和暴力来解决矛盾的人,很难学会理智的处理问题。

姐姐说,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最后一次分手,阿曲像往常一样,去我兼职的地方找我,各种方式联系我。这次,我真的狠下心不再理会。他仍然没有死心,我没有办法,只好指着店里的男同事说那就是我男朋友。

这个办法挺管用,从那以后,他没有再纠缠。

后来突然有一天他给我送补汤,我感觉真的很莫名其妙,拒绝了他和好的请求以及他的那碗补汤。

我早就搬到了姐姐这边,那天姐姐说要等我一起回公寓。姐姐让我先上楼,她要去拿快递。我没有看到姐姐怎么倒下的,门向外开,我怎么努力都推不开。我叫姐姐,姐姐不应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是阿曲,因为他害了姐姐以后,还若无其事的和我联系。我想不通他为什么做这种事。

那天我用尽力气去开那扇门,我打不开,姐姐就在外面,我打不开门,姐姐没有回来。

阿曲没有和我解释,什么都没有告诉我,他只是说,他真的很爱我。

我意识到阿曲可能真的疯了,他害了姐姐,因为爱我。

从姐姐离开那天起,姐姐的母亲就恨毒了我,她说,是我害死了姐姐。我试着解释,她完全不听。她就靠着那些谎言和卖惨,大肆敛财。我不知道姐姐怎么会有这样一个母亲,后来才知道,姐姐还有个弟弟。

还记得案发后的那些日子,总是夜夜噩梦,醒来后就坐在门后,我总是盼着门后能有姐姐,她会像往常那样应我一声。可一个人自言自语着,又回到了那天案发时,我拼命去开门,仍旧打不开。

我回了老家,改了名字,换了工作。那个疯女人在网上不停的制造舆论,我只觉得吵闹。毕竟姐姐和阿曲都已经离开很久很久,我也不能只停于那扇门后。

姐姐,阿曲,再见。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68

(1)
上一篇 2022年4月2日 下午10:34
下一篇 2022年4月17日 下午12:31

推荐阅读

  • 天黑请闭眼(中)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珊珊是我最爱的女孩。 和她初识是在学校附近的书店,那是一个不讲理的家长吧,自己买错了教辅资料,一个劲的指…

    2022年4月2日
  • 我的姑娘在江里

      这座城市下雪了。 我开着车在路上,半天才发现飘在车窗的雪花。 我想起见到笑笑也是大雪天,她穿着汉服,披着红斗篷,手里抱着一捧火红的腊梅,就这样走到我面前,笑着问我:“…

    2021年4月26日
  • 什么是伪S?什么是伪m?-谈健康游戏法则

      什么是伪S?什么是伪m? 我好像在男女之间,找到了不同的答案。   有男生跟我说,为什么群里的妹子们一天到晚在讨论吃的啊,衣服啊,电影啊,美甲啊,她们都是一…

    2020年4月23日 说说字母圈
  • Q先生诊所 | 女S:字母圈内生存状况最艰难的群体

    经常会有一些小姑娘m跟我说,“我好羡慕那些女S啊,可以把男人踩在脚下”,我笑了笑,对她说,“其实你们才是这个圈子里地位最高的存在”。 男人很容易把“虐”跟“恋”分开,觉得游戏是游戏…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Q先生诊所 | 露出就是把人往外一扔吗?

    圈子内最具美感和传播性的摄影作品有2种,一种是绳艺,另一种就是露出,绳艺对于初入者来说似乎门槛过高,没有半年到一年的摸索,更重要的是没有一个固定玩伴练手的话,这事就变得很难。于是很…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欺骗

      冷冷的风,安静的夜,一个人在路上拼命的跑,孤单的,孤单的,看着影子在地上拉的很长。 直到跑不动了,蹲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吐。口袋里的来电提示响个不停。 我应该早有预感的…

    2021年4月5日
  • 孤独星球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孤独的呢? 我是在五年前夏夜的星空下,偷偷坐在房顶抽着烟,突然感到了一股心底里爆发出来的空虚感。我用手去抓着烟雾,总是抓不住。 就好像是孤独星…

    2021年2月8日
  • 女孩,请你不要轻易卑微

      我挺心疼有些女孩的。   明明被欺骗了感情,欺骗了身体,结果回头还跑来问我: “是不是我不够好,他才这么对我?”   是啊,你最大的不好就是 太容…

    2020年4月23日 说说字母圈
  • 彪子

      彪子和我是在陪玩平台认识的。 他通过个人主页主动私信我,说话的方式像极了圈里人。我有些惊慌,因为这个号平时也需要进行直播,还有很多熟人朋友。 可当我询问的时候,他表现…

    2022年4月17日
  • 一个女NTR的自述

      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星期五,凌晨二点二十分。 我在镜子前一遍一遍的描眉、涂着口红。我看到他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手挽着手,在一起逛遍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 今天好像每个…

    2021年4月19日
  • 我和Master结婚了

      在见父母之前,他紧紧捏着我的手。 我安慰他不要紧张,他的手心还是一直冒汗。 我想过很多遍和我见家长的男人会是怎样,我想过很多次和我度过余生的人会是怎样。可实际上,真的…

    2021年8月14日
  • 神秘朋友

      朋友说野炊二不跳票就送我豪华版,然后野炊二跳票了。 朋友是在圈内平台认识的,神神叨叨,总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

    2022年4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