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开始用男人的方式思考

当我开始用男人的方式思考

 

我接触过上百个S,我指的不是简单的打招呼,而是那种深入了解甚至在一起有一段时间的接触。

我认为找圈内玩伴就跟HR刷简历似的,面的人多了总会有合适的,所以入圈这么多年,我始终如一贯彻这个方针。

他们当中有的高,有的矮,有的胖,有的瘦,有的穷愁潦倒,也有的财富自由,我都曾在无尽幻想中与他们绑定未来,又都匆匆解除契约。

那时年少啊,心高气傲,总是因为一点小事就要闹得天翻地覆,就觉得不合适就换呗,男人还不好找吗,换了一个又一个,仍然没找到我心中最完美的神明。

我不理解我的要求高在哪里,我希望找个表里如一的人,而不是表面端的一副禁欲系,背地里上小号管别人叫妈妈;我希望找个长情的人,而不是腻了就开始冷暴力我分手;我希望找个专一的人,这样我就不会再夜夜为他流泪;我希望找个圈里人,因为我不想背着另一半玩这些,我和圈外男人在一起真的连湿都不会湿。

这是我退无可退的底线,是我坦荡的赤诚,这是爱最基本的定义。

可我真的找不到,我这糟糕的生活中,没有一个男人让我看到过他们具备爱的品质,包括我的父亲。

我有了厌男情绪,说不清是多少次被pua被指责以后,我终于受够了对方对我无休止的贬低,我开始把我听到的那些话回给对方。

当对方觉得感情出现问题,想和我沟通时,我说他是在胡思乱想,敷衍他几句。当对方不开心的时候,我会说很多甜言蜜语,许诺美好的未来,实际上我就是随口一说。吵架的时候,两个人看起来都很生气,我想的却是一会回去是吃火锅还是吃烤肉,张嘴说的却都是我有多爱他,因为他有多伤心。

我像我那些前任一样,无论出现什么问题,都不会觉得自己有错,而是一味指责pua对方,如果对方改了,就会得到我短暂的甜蜜,如果对方不肯认错,我就会冷暴力失踪,装出一副憔悴的样子,说最近太忙。

看着对方愈发消沉抑郁,觉得自己各种不好,我又表现出很爱他的样子,说着不离不弃,让他相信这份感情就是他想要的,只是他自己还不够好。

我知道感情这条路,我大概是走偏了。

那天有个故意找骂的人说像我这种女人不会幸福的,因为不知足,像那种男人稍微对她好一点,她就感动到不行的女人才幸福。我拉黑他,可我知道他说的是未必不是一部分现实。

万事万物总难两全。你想看清楚爱情,可当你看清了,你就再也没办法回到寻找爱情最初时的懵懂。你想成熟到足以妥帖的照顾你最爱的人,可到足够成熟的那天,你才发现你早就丧失了爱人的能力。

我长大了,我开始怀念从前那个为男人要死要活的自己。我知道回不去了,我变成了一个习惯权衡利弊的大人。

按照惯例,或许最后都会说一句好想回到过去的岁月。

我不想,我想说早知道男人思维这么爽,早这么想了,何苦那些年为难了自己,我怀念的不过是那时自己的单纯。

把对方扎得刀子一把把拔下来,再给他一刀刀扎回去,看他自我否定自我怀疑,礼貌的挥手告别,奔向更好的人生,这才是我们该有的人生。

讲屁话没有用,让别人也节哀

——狂飙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749

(0)
上一篇 2023年10月1日 上午1:07
下一篇 2023年10月14日 下午11:59

推荐阅读

  • 窃听者

      我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甚至到了病态的程度。 我想在对方的身上装窃听器,我想知道他所有的动向,我想了解关于他的一切。 我求助过心理医生,吃过精神药物,这些都没办法缓…

    2022年6月4日
  • 物质女孩阿戚

    我在圈中少有姐妹,阿戚算是一个。 和她相识在平台,多多少少看过她的故事,总觉得和我很像又不是我。后来经常聊天一起吐槽,关系越来越熟络。 于是在那天的雨夜,我坐在街边无处可去,凌晨一…

    2020年11月30日
  • 我的一个知秋朋友

      她一把拿走我的手机,飞快的在屏幕上敲了一串字然后把手机丢回给我。“姐教你,以后遇见这种人就像我这么怼。”我瞄了眼对话框,刚还在给我发不雅照片的男人已经开始破口大骂。面…

    2020年4月28日 字母圈故事
  • Z先生的礼物

      你现在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我不是一个强硬的人。 在遇到Z先生以前,我是个很软弱的人,游戏和生活里都是如此。他形容我好像一只怕…

    2021年6月28日
  • NTR,你能接受吗?

      这是一个我接触甚少的群体。介于法律制度,这也不是能广而告之的关系。 NTR,普通人眼里,这是一个反人伦的存在。但是我们总得感谢这个信息化时代,NTR这个词汇逐渐出现日…

    2020年7月8日
  • 骑驴找马?——有主后,我暧昧网聊

      “一个城市的,玩吗?”“先V我五十看看实力。”“希望可以遇到一个比自己年纪小的女孩照顾。”“姐虽然年纪大了,但姐的心才十七岁。”我刷着私信和广场动态,撩拨似的回复那些…

    2023年2月4日
  • “虐恋者”自述:我差点被招嫖组织拿捏了

      虽然大多数人都怀念或向往青春期那种懵懂、纯真的恋爱,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类的情感总是复杂和多样性的,世界上也存在着各种关于爱与性的隐秘的角落。我们作为一档反映年轻人情…

    2021年11月30日
  •   去年十月份,我把陪自己长大的游戏账号卖了。 清空记录的时候,发现收藏里有一篇很长很长的小作文,在里面我用极其粘人的口吻深情表白。尴尬的是,我把头发薅秃了也想不起来对方…

    2022年1月15日
  • 新欢

      十五个小时,一千四百公里,我到了这座群山环绕的城市。 这还是我第一次经历生离死别,没人有心思告诉我该做什么,我只是懵懂的跪在最后,望着黑白的遗照,听到妈妈撕心裂肺的哭…

    2022年10月1日
  • 过期关系

    你有过那种经历吗,就是你很喜欢吃一样东西,所以你每天都吃,直到有一天,你闻到它的味道只剩下了反胃,你就再也不会碰它。 我们总是希望当下这段感情能维持的更长久,就像情窦初开时对一生一…

    2021年8月21日
  • 讨好

      我不该拒绝他的。 我把自己埋进被子里,一动不动,手臂上满是新添的伤口。 这是我在惩罚自己,也许只有这么做,我才会好受。 他没有回复消息,三天了,他没有回复消息,老妈也…

    2022年12月31日
  • 不清不楚的暧昧

      妇女节我收到了一束花,来自我曾暧昧一时的搭子漠北。 不久前我们还言笑晏晏,如今好像一时间也无话可说了。 我好像没什么可伤心的,抱着花回到家,拍了几张照片,随手丢在角落…

    2024年3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