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做一个S

头图.jpg

 

 

每次和同好交流,总是有人问我,你为什么成为了S,

每次我都回答,因为喜欢征服,

但我很清楚,我骗了所有人,包括自己,其实我的属性是SWITCH,

小于这么告诉我。

小于是个公认的DOM,所有见过她的人都说她有双符合SUB想象的DOM形象的眼睛,有神深邃,像是整张脸都被点亮了,而天生的剑眉,也让她的五官多了一份英气和正直感,很多人都被她的脸骗到,包括我。

她在提到这件事的时候是有点得意的,眼波流转间那份自信让我也跟着她一起笑了起来,但是笑过之后,她有点惆怅:“你知道吗,我有点拖延症,泪点低,经常自己封闭自己,相比热闹的环境,我不喜欢社交”我有点惊讶,小于在社交上热情大方,甚至很健谈,而且情商高,我也见过她工作的样子,认真利落。我实在想象不出,私底下的她究竟有多需要被呵护。

对于我的惊讶,她好像在意料之中,无奈一笑:

“没办法,我试过了,我克制自己的拖延症,经常自我反省,我还是渴望被管束……”

他突然抬头,紧盯着我,问:“有没有可靠的S介绍一下,虽然我不喜欢疼痛什么的,但是偶尔发泄一下也可以啊。”

我被问得一愣,这怎么介绍,我觉得好的S你未必喜欢啊,我觉得你还是把持得住底线的。

“也是,”她又像被抽掉骨头地摊在椅子上,开始絮絮叨叨起来:

“从小到大,我是被我爸棍棒教育长大起来的,哈哈,我爸说我奴性很重,牵着不走,打着倒退,说实话,我就因为这两句话,硬生生隐藏掉自己的叛逆,用各种成绩证明我只是懒得用功,那时候我极讨厌暴力,我认为这是很低级的教育方式。所以我还是会以挑衅的方式各种气人,我爸打我,我就讲道理,气到他眼睛通红。”

我被逗笑,这不就是熊孩子,会讲道理的熊孩子更可怕。

那你怎么进的圈,我问,

“还不是万能的网络,我一开始是看到找主的帖子,小哥哥白白净净,其实我什么也不懂,只是见色起意,就问他我行不行,结果嫌我太小,可就把我脾气挑起来了,我最讨厌被别人说不行。”她说的挺起腰肢,炫耀起来,

“我模仿能力很强的,你不知道,半年后我还是成功把那个小哥哥约出来实践了一把,我装的太好了,他愣是没发现我其实是第一次实践!哈哈哈~”她说起这事还是很骄傲,笑得眉飞色舞。我笑着比了个中指,听她继续说。

“其实我本质是有些自卑的,青春期我很老实,大学才开始化妆打扮自己,土的不行,高考之后恶补很多,看美剧,追番,硬生生把自己包装起来,我想让自己的人生精彩一点,不能这么没存在感。所以开始刻意逼迫自己走出去,去竞选学生会,参加辩论社,可靠,聪明,我有很多朋友,我甚至给自己设定人设。”我有点怜惜她,那你为啥不尝试找个DOM。

“可别提了,我也试过M角色,但是我真的有点嫌弃他们,情商不如我,经济条件不如我,气场更不如我,装模做样的!”我听到这里咳了一下,低头喝水,感觉自己也被骂了。

“我找不到让我能放下一切追随的人啊,让我仰慕的人,哪有那么好找。所以成为了个很懂M的S。为什么他们喜欢我,因为我以他们的需求为先行条件,我希望他们比我幸运。”我看到小于眼睛里的眼泪,看着她用力眨眼,又揉了揉鼻子。“啊,这么乐于奉献的主,少见吧!”她眼里的悲哀我看到了,但是我没办法安慰她。

那天我们聊了很多,她跟我开玩笑,问可不可以和我凑合凑合,我果断没答应,她撇撇嘴,送给我一枚白眼,我哈哈一笑,这个话题终结。

我是有点跃跃欲试的,但是聊了挺多,我懂得的她也懂,她很骄傲,也很有野心,比心态,我不一定赢,我没办法很好的引导她。

后来,我再次见到她,她气场全开的穿着华丽纱裙,矜持端庄地坐在床上等着她老公单膝跪地为她穿上婚鞋,新郎帅气高大,听说他们在谈判桌上认识,一见倾心,惺惺相惜。有点遗憾,她还是那个对待M温柔又周到的她,她还是没找到那个能驯服她的主人。

 

 

尾图.jpg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906

(5)
上一篇 2020年4月23日 上午12:01
下一篇 2020年4月23日 下午12:59

推荐阅读

  • “为我献出一切的男人”

      从前旅行,只需要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一个背包。现在的旅行,需要核酸证明,需要三码通行,甚至需要十四天隔离。 尽管这样,我还是定了去拉萨的机票。 这场旅行其实早有谋…

    2021年11月7日
  • 失落灵魂

      米晓晓是个腿比大脑快的人。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背着简单的行李,拿着把旧吉他,在出站口发愣。 她在一个社交平台上删删改改,想了好久,才打出一句:“杭州三日…

    2021年7月24日
  • 虐与恋

      石头有主了,是她主动私信找的石头,名叫秀妍。 “你懂不懂那种感觉,就是和她相识的那一刻,你的心就被她抓住了,你就意识到你根本不可能对眼前这个人说不,你没法拒绝她任何要…

    2022年5月21日
  • 理想者的消亡

      在电话拨通前,我像是早有预感一样,打字说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只是情绪激动,一时亢奋,这很正常,不要抛弃我。 是在楼道里打的这通电话,很冷。哪怕是正午,窗外的天也是灰蒙蒙…

    2021年11月20日
  • 除夫主外的人生意义

      “你的人生理想是什么?” “夫主。” “你今年多大?” “21岁。” 是三年前了,那时我刚毕业没多久,窝在出租屋里,每天就是在网上和圈里人聊天。 其实我和他不是第一次…

    2024年1月13日
  • 字母圈:家暴?NO!

      昨晚凌晨五点,我被一阵哭喊声吵醒。 打开微信发现一堆来自对门的未接,他告诉我隔壁女生一直哭着叫我名字,还喊救命。 我试着发了几条消息,她都没有回,我又打电话,没有人接…

    2022年11月12日
  • 骑驴找马?——有主后,我暧昧网聊

      “一个城市的,玩吗?”“先V我五十看看实力。”“希望可以遇到一个比自己年纪小的女孩照顾。”“姐虽然年纪大了,但姐的心才十七岁。”我刷着私信和广场动态,撩拨似的回复那些…

    2023年2月4日
  • “可是他对我很好啊”

      “其实和他有很多事情,我都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只有我自己闷在心里。” 那天是我生日,她问我在不在家。当时我正在厨房忙着炒菜,她就坐在客厅,一把鼻涕一把泪。我有些不知所措…

    2022年10月29日
  • 友情不止,恋人未满

    “阿莫,今天我表白了,也失恋了。” “阿莫,你说她是不是很讨厌我,外面下着那么大的暴雨,她却连我的伞都不愿意接。” “阿莫,我好怕她再也不见我。” 我曾经有两个很好的朋友。 栀子喜…

    2022年5月28日
  • 二十七岁的陈安顺

      都说山路十八弯,来自平原的我在陈安顺的老家几乎要把这辈子的山路都走完了。 可是陈安顺,为什么你都不出来给我指个能找到你的路呢? 凭着过往记忆和你弟妹的远程指路,我终于…

    2023年7月16日
  • 一个未成熟的30岁少年

      B哥是个很糙的北方汉子,这是我下了出租车后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他跑过来操着北方口音问我是不是他要等的人,然后帮我拿包,说我还真是个小胖子,一点没骗人。 在圈子里认识了…

    2021年1月10日
  • 女绿的世界(下)

      一直知道圈里有一些自毁的人。 都是那种玩的程度比较深,生活里只剩下字母圈。 这些人的下场往往很可悲,自暴自弃者,早晚被人所弃。 很难被理解吧,从前我也很难跟这种人共情…

    2023年12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