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金

拜金

“我情愿从来没认识过你。”

独自坐在高铁站,他没有送我,只是发来这条消息。

是啊,他当然会后悔,他不该认识我,不该喜欢我这种女孩。

贫穷是什么滋味……是爬着蚰蜒和不知名虫子的农村土房,是狭小局促的廉价出租屋,是一袋面加一盘鸡蛋熬过一个月的窘迫,是眼睁睁看着自己捡来的流浪猫去了喵星。

所以我喜欢钱,无论干净的肮脏的,我都喜欢,我爱这红色的钞票。

我的工作普普通通,我的日子平淡如水,我不是小说的主角,我拼尽全力也只够自己勉强立足。可是家里总在要钱,弟弟上学要钱,父母要钱,她们好像还活在大学生多么值钱的年代,他们不知道在这座城市天上掉下块砖随便砸个人都是本科学历起步。

我没有什么姿色,只是身材还算过得去。我没钱整这张脸,我只能控制饮食,好让自己看起来有些sexy。我拍擦边视频,我发撩拨的文案,那些荷尔蒙爆棚的男人说着粗鄙下流的话,我在迎合。

钱真是个好东西,我时常这样感慨。

他好像觉得自己是救世主,他给我打生活费,他说不用这么累。多么单纯啊,家境优渥,风没吹过,雨没淋过,他的眼里闪烁着光,那是清澈的愚蠢。

他知道我需要钱,所以每个节日我都会收到转账,金额大小主要是看股市涨跌,所以那阵子我几乎偏执的迷恋红色。他点着我的鼻子,说我是小财迷,我抱住他,我说当然是许愿我的财神爷一路发发。

他喜欢吃甜品,所以我学了甜点。他抱怨外卖难吃,所以我每天做好便当让他带去公司。他习惯裸睡,所以我床单被罩换洗的很勤。他加班忙,而我从来不会有怨言,只是留着灯等他回来给他盛一碗热粥。他喜欢吃柚子,我每次都会给他剥好。他享受被侍奉,我花了很长时间学了专业按摩。

虽然我也有些脾气,但大多都在他能承受的范围,实在哄不好了,还有转账这个办法,百试百灵。他大概是真的喜欢上了我,他以为我也很喜欢他。

我装作不知道,这些年我也攒了不少钱,足够我离开这里,找一个二三线小城买个属于自己的小家了。

我想离开这里了。

他没想过我会拒绝他,他气急败坏的问我是不是找了更有钱的金主。他知道我爱钱,他很有钱,他想不通我离开的理由,除非有人比他更能满足我的欲望。

我以为我会说很多话,把自己这么多年的委屈都说个干净,可在那个时候,我只是说对不起。我的歉意只是因为自己的突然离职,而不是什么对他的愧疚。

我看着他张牙舞爪的样子只觉得好笑,大概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对我动了感情,他习惯了我的好,习惯了我的顺从,所以哪怕在最后分手的时刻,他也没学会体面。

可他还是心软的,在我搬出去的第二天,他还是给我转了最后一笔钱。

我吸了吸鼻子,独自坐在车站,哭的稀里哗啦,妆花了,我没理会旁人异样的目光,我只觉得松快。

寄人篱下的感觉真的好难熬,要保持身材,要时刻带妆,要小心翼翼讨好对方。哪有什么“不管你什么样子我都爱你”,这种鬼话真的太假了。他是饲养者啊,他可以不开心就摔门出去,他可以摆脸色,他可以看不起我,而我只能跪趴在地上,谄媚又顺从,收拾好残局。

我没什么对不起他的,各凭本事,我从来没有掩藏我是为钱才和他在一起的,也正因如此他才笃定我会答应他,因为我足够爱钱。

我知道他或许是真的爱上了我,尽管那个我是虚假的,只是时间错了,圈子错了。

他还会有更好的伴侣,而不是我这种为钱不择手段的女人。

忘了我吧,让我逃去春光明媚的日子。

我把手机卡拔出来掰断丢进垃圾桶,再见了,我亲爱的金主,还有那吸血鬼一样的原生家庭,祝我们以后,再也别见。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696

(1)
上一篇 2023年6月25日 下午3:30
下一篇 2023年7月9日 下午1:19

推荐阅读

  • 化蝶

      我见到她的那天,那座城市下了好大的暴雨。她像个戏精,也不躲雨,就站在雨里淋着,还一直哭哭啼啼。 她被骗是必然,连她自己都和我说过,知道自己会被骗,可她还是去找了那个低…

    2022年7月2日
  • 你好,简历人

        “在吗?28岁,坐标山东,接触圈子五年了,喜欢玩……” 早晨起来看手机,总会收到这样的自我介绍,准确来说,是简历。 不知道哪里流行起来的,总之慢慢的,大…

    2021年2月1日
  • 那些离开这里的人

      天哥说给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时,我还有些意外。 细想想上次联系应该还是在18年,一晃两年没再联系。最近抑郁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几乎每天靠吃药维持情绪,所以天哥来找我的时…

    2020年11月11日
  • 被pua的女S

      记得前面有一期讲了一个女孩可能经历了pua,然后勇敢分开的故事。 朋友说pua是很难界定的,其实在ds关系中,也经常会用类似pua的手段去让sub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2021年3月15日
  • 理想者的消亡

      在电话拨通前,我像是早有预感一样,打字说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只是情绪激动,一时亢奋,这很正常,不要抛弃我。 是在楼道里打的这通电话,很冷。哪怕是正午,窗外的天也是灰蒙蒙…

    2021年11月20日
  • 二百斤,我拍了私房照

      他很喜欢丰满的女人。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我很难理解。 可我的确是个放纵自己的肥宅。一百八十斤的体格子,晚饭是一份炸鸡加冰可乐。 自卑让我在现实里很少和异性接触,只有…

    2021年7月10日
  • 玩物

      我没有见过她萌新的样子,我怀着私心不想看到这出剧的落幕,可我知道,总有一天会落幕。 好像是在深夜一次找片片的时候看到了她,一个肆意释放欲望的女孩。尽管所有人都说她是d…

    2022年2月26日
  • 我的一个知秋朋友

      她一把拿走我的手机,飞快的在屏幕上敲了一串字然后把手机丢回给我。“姐教你,以后遇见这种人就像我这么怼。”我瞄了眼对话框,刚还在给我发不雅照片的男人已经开始破口大骂。面…

    2020年4月28日 字母圈故事
  • 那个被网暴脱圈的女孩

      “姐,我要退圈了。” “姐,那些骂声好难听。” “姐……” 周日一直睡到中午十二点,醒来才看到悠悠发给我的消息。我忙问她怎么了,登上平台又看不出什么异常。当我打开悠悠…

    2020年12月14日
  • 上贡?榨金?ATM?这些可能已经成了圈内毒瘤

      你听说过ATM奴吗?   想象中的坐拥数个土豪m,每天挥金如土却由m们来报销,既控制他们的身心又控制他们的经济?(一定有不少女S有这种想法)   …

    2020年4月23日 说说字母圈
  • 物质女孩阿戚

    我在圈中少有姐妹,阿戚算是一个。 和她相识在平台,多多少少看过她的故事,总觉得和我很像又不是我。后来经常聊天一起吐槽,关系越来越熟络。 于是在那天的雨夜,我坐在街边无处可去,凌晨一…

    2020年11月30日
  • 绝对坦诚后,我们分了手

      那天前主出现在我的对话框,他发了一张邮票。 这不是手滑,在发邮票之前,软件还会二次确认是否要消耗一张邮票。 他没有编辑任何内容,他知道我明白他的意思。 我没有回复任何…

    2023年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