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起鞭落,终了

鞭起鞭落,终了

和萧萧认识的时候,是我入圈的第二年。

我是从来不确定关系的,玩心大。不过颜控真的没办法,三观跟着五官跑,我实在没法抵挡萧萧的身材和他软绵绵的那一声声姐姐。所以当凌晨六点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我用手一条一条按压着萧萧身上的鞭痕,同意了他长期关系的请求。

又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扮演他女朋友这个角色的。是哪一次的哀求,还是199朵玫瑰表白,又或者是生日那天他晒出来超详细的怪癖备忘录,这段关系渐渐不再像最初那样简单。

我是喜欢萧萧的。他的身体很敏感,却又很能扛痛。我一度觉得这段关系会一直持续下去,因为我们各方面都很契合。母胎solo单身的我学着去爱一个人,那时候,手里的鞭子还是坚定有力的。

我知道一个优秀的master是不会在愤怒的状态下进行这个游戏的,可我的情绪管理一直都做的很差。萧萧每次都一声不吭,沉默面对我的怒火。每次失控结束,我都抱着萧萧,一边懊悔一边道歉,萧萧说没关系。冷静下来后我们也试着沟通,试着找解决办法,然而每次矛盾发生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发生改变。

我开始犹豫,鞭子的起落,到底带不带私人情绪。从前我可以为了开心为了高兴肆无忌惮,但是如今,我要对萧萧负责。我曾最钟爱的鞭子,被锁在了柜子里。我试着柔和,我希望我是一个合格的master,而不是一个只会挥鞭的暴君。

我记得第一次疑心的时候,他说和朋友在打球,我路过他们常去的球场,买了几瓶饮料准备送过去。我没有事先说明,也从没有查岗的习惯,只想顺路看一下。我只看到他平时的那几个朋友,没有他的身影。我问的时候,他说公司有事临时加班。我让他拍张照片,他说在开会。其实他的工作很少很少加班,起码在我们认识的一开始,像这种紧急加班基本是没有的,都会提前通知。

一旦有了疑心,就像镜子有了一条细碎的小裂痕,剩下的只是顺藤摸瓜。但我确实低估了他,当我看到他撒的那一个大慌。我不知道他哪里挤出来的时间,背着我去见同城的另一个女S

那天我打他,是纯粹的暴力。我没有用圈里的工具,用手用脚发泄着我的不满。从他背叛誓言的那一刻开始,这个圈子的任何默认原则都失效。

他把头埋得很低很低,在我筋疲力竭的时候,他问,能不能用封存很久的那条鞭子。当初确定关系的时候,我开玩笑说,分开的那天,我要用那条鞭子打得他一辈子忘不掉我。

他说我不该心疼他,也不该那样温柔的对他,他真的没关系。

我拿起那条鞭子,很久都没有下去手。

不知鞭起鞭落,到底是爱还是欲望。

我总希望这个世界能变得感性,希望万事万物都有其因其果。但当他在地上,那眼神空洞又满是欲望,我才知道,这出戏到底是终了。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59

(14)
上一篇 2021年10月16日 下午10:33
下一篇 2021年10月30日 下午10:48

推荐阅读

  • 小众

      我很少在圈里结交朋友,她算一个。 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可爱这么会撒娇的女孩,就到了那种女孩子都无法抵挡的程度。 之前和她连麦的时候,听到她对她主人哼哼,我瞬间心软。难怪连…

    2022年6月25日
  •   去年十月份,我把陪自己长大的游戏账号卖了。 清空记录的时候,发现收藏里有一篇很长很长的小作文,在里面我用极其粘人的口吻深情表白。尴尬的是,我把头发薅秃了也想不起来对方…

    2022年1月15日
  • 失落灵魂

      米晓晓是个腿比大脑快的人。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背着简单的行李,拿着把旧吉他,在出站口发愣。 她在一个社交平台上删删改改,想了好久,才打出一句:“杭州三日…

    2021年7月24日
  • 两只匹诺曹

      小时候家里人总说撒谎的孩子鼻子会变得很长很长。 我对着镜子,伸出手摸摸鼻尖,还好,没有变长。 我被自己的举动逗的笑了出来,怎么会有人真的相信这种事情。 其实一点也不好…

    2021年5月24日
  • “为我献出一切的男人”

      从前旅行,只需要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一个背包。现在的旅行,需要核酸证明,需要三码通行,甚至需要十四天隔离。 尽管这样,我还是定了去拉萨的机票。 这场旅行其实早有谋…

    2021年11月7日
  • 禁路

    他大我十六岁。 这是一条没有希望的路,我是这样认为。 我们很早就认识了,那时候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再聊。我继续在圈内飘荡,他继续寻寻觅觅。有缘是会再相逢的,某个深夜两个人都失眠,索性…

    2021年10月16日
  • “虐恋者”自述:我差点被招嫖组织拿捏了

      虽然大多数人都怀念或向往青春期那种懵懂、纯真的恋爱,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类的情感总是复杂和多样性的,世界上也存在着各种关于爱与性的隐秘的角落。我们作为一档反映年轻人情…

    2021年11月30日
  • 彪子

      彪子和我是在陪玩平台认识的。 他通过个人主页主动私信我,说话的方式像极了圈里人。我有些惊慌,因为这个号平时也需要进行直播,还有很多熟人朋友。 可当我询问的时候,他表现…

    2022年4月17日
  • 其实,他没那么深情

      那是一个很单纯的姑娘。 虽然在圈里呆了很多年,但我还是觉得单纯。说直白点,她有些恋爱脑。 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女人的通病,在荷尔蒙上头的时候,可以把那1%的好挥发成10…

    2022年2月19日
  • 危险经历

      我怀疑他一直知道我是谁。 从一个平台到另一个平台,不同的马甲,不同的动态,都关注了我的账号。 是一个已婚的体制内大叔,三四十岁,混到了中层的位置,既不用像上层一样担心…

    2021年7月17日
  • 咖啡店

      那个收银的小姑娘两天没来上班了,我现在坐在收银台前对着结账的客人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掩盖我的愁眉苦脸。顾客就是上帝,我只是一个抱他们大腿的小老板。 不管是出于人道主义还…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天黑请闭眼(中)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珊珊是我最爱的女孩。 和她初识是在学校附近的书店,那是一个不讲理的家长吧,自己买错了教辅资料,一个劲的指…

    2022年4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