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起鞭落,终了

鞭起鞭落,终了

和萧萧认识的时候,是我入圈的第二年。

我是从来不确定关系的,玩心大。不过颜控真的没办法,三观跟着五官跑,我实在没法抵挡萧萧的身材和他软绵绵的那一声声姐姐。所以当凌晨六点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我用手一条一条按压着萧萧身上的鞭痕,同意了他长期关系的请求。

又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扮演他女朋友这个角色的。是哪一次的哀求,还是199朵玫瑰表白,又或者是生日那天他晒出来超详细的怪癖备忘录,这段关系渐渐不再像最初那样简单。

我是喜欢萧萧的。他的身体很敏感,却又很能扛痛。我一度觉得这段关系会一直持续下去,因为我们各方面都很契合。母胎solo单身的我学着去爱一个人,那时候,手里的鞭子还是坚定有力的。

我知道一个优秀的master是不会在愤怒的状态下进行这个游戏的,可我的情绪管理一直都做的很差。萧萧每次都一声不吭,沉默面对我的怒火。每次失控结束,我都抱着萧萧,一边懊悔一边道歉,萧萧说没关系。冷静下来后我们也试着沟通,试着找解决办法,然而每次矛盾发生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发生改变。

我开始犹豫,鞭子的起落,到底带不带私人情绪。从前我可以为了开心为了高兴肆无忌惮,但是如今,我要对萧萧负责。我曾最钟爱的鞭子,被锁在了柜子里。我试着柔和,我希望我是一个合格的master,而不是一个只会挥鞭的暴君。

我记得第一次疑心的时候,他说和朋友在打球,我路过他们常去的球场,买了几瓶饮料准备送过去。我没有事先说明,也从没有查岗的习惯,只想顺路看一下。我只看到他平时的那几个朋友,没有他的身影。我问的时候,他说公司有事临时加班。我让他拍张照片,他说在开会。其实他的工作很少很少加班,起码在我们认识的一开始,像这种紧急加班基本是没有的,都会提前通知。

一旦有了疑心,就像镜子有了一条细碎的小裂痕,剩下的只是顺藤摸瓜。但我确实低估了他,当我看到他撒的那一个大慌。我不知道他哪里挤出来的时间,背着我去见同城的另一个女S

那天我打他,是纯粹的暴力。我没有用圈里的工具,用手用脚发泄着我的不满。从他背叛誓言的那一刻开始,这个圈子的任何默认原则都失效。

他把头埋得很低很低,在我筋疲力竭的时候,他问,能不能用封存很久的那条鞭子。当初确定关系的时候,我开玩笑说,分开的那天,我要用那条鞭子打得他一辈子忘不掉我。

他说我不该心疼他,也不该那样温柔的对他,他真的没关系。

我拿起那条鞭子,很久都没有下去手。

不知鞭起鞭落,到底是爱还是欲望。

我总希望这个世界能变得感性,希望万事万物都有其因其果。但当他在地上,那眼神空洞又满是欲望,我才知道,这出戏到底是终了。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