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

声音

 

“我真的没有从你身上看出你有m的特征,甚至你连普通女性的温婉柔和都没有半分。像你这样强势的人,一生都不好过。”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正在我对面喝着小酒,吃着烧烤,漫不经心点评我的人生。

那是我们最后一次碰面,当时我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流浪猫,却最终没能挠出那一爪,只敢惺惺作态叫着,虚张声势。

我反感他,从刚认识我就知道。他身上有我最厌恶的气息,散发着一股来自灵魂的腐臭味。但他自己大概意识不到,毕竟他已经站在了欲望的顶峰。

他热衷于讲那些人生大道理,传播他那毫无说服力的观点,以至于让我在怀疑他是如何凭着智商站到了中上层阶级。可到底是会有人喜欢的,是会有人追随的,他身边优秀的年轻女m比比皆是。我不认为是为财,他必然有自身的人格魅力,或许只是对我无效。

该怎么做呢?我对着镜子,捏着钳子,愣愣出神。我的牙齿太过锋利,没有人会喜欢它们,因为亲昵时会被我咬的鲜血淋漓。可它一开始很迟钝,我记得。他们说我乖巧,说我懂事,说我会成为一个很棒的m,只是……他们在叹气,没有再继续往下说,我想大概那时就已经有人窥见这柔软背后即将生长出来的锐利。

那时年轻啊,被人用隐私照威胁勒索以后才意识到要保护好自己,在数千号人的群里当众掌掴百下才知道原来m可以拒绝S的要求;睡在六十块一晚的廉价旅馆听到隔壁房间清晰的呻吟声才在往后坚持要自己挑选酒店;戴着九块九包邮项圈起了大片疹子才发现真的要先爱自己;网上口口声声说会照顾好自己的主,见面第一件事是先去酒店打炮才明白有些话听听就算了。

我还是没能拔掉那些尖牙,姐姐说不要被洗脑,不要被同化,我该坚守自己的原则。

“可是,也许我真的不是m,真的会过不好这一生。”

“谁说的?”

“我不知道……但是有很多人……”

“为什么这样说你?”

“他们觉得我太强势……”

“因为他们需要否定你,让你自卑,让你妥协,让你相信女人本就该温顺这样荒诞的观点,让你变成他们希望的样子。但实际上,你只需要听到自己说什么就足够了,不是吗?”

你一直通情达理 你必须通情达理 只要你还顾及体面你是新时代的女性 你有大学学历啊 你怎么能哭闹呢你怎么能那么在乎一个男人呢 你怎么能撒泼呢你怎么能让人笑呢 可是别人为什么要笑我呢因为你太不爱自己了你得做美容 你得做线雕 你得做热玛吉因为你太瘦了 所以男人跑了因为你太胖了 他不喜欢你因为你书读得太多了 没法沟通因为你书读得太少了 什么都听不明白因为你烧菜太淡了 因为你烧汤太咸了因为你关门太响了 你的笑声太大了因为你一直在微笑 我以为你很高兴因为你一直沉默 我以为你很喜欢——《听见她说》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570

(1)
上一篇 2022年10月15日 下午10:37
下一篇 2022年10月29日 下午10:38

推荐阅读

  • 温柔

      不理智的时候,我也想过恨你,也想过报复你。可到最后一刻,我还是选择了沉默。 和他分开的第七十三天,我胖了二十斤。 总是听说分开了会变瘦会食欲不振,可一向不爱吃甜食的我…

    2022年1月1日
  • 窃听者

      我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甚至到了病态的程度。 我想在对方的身上装窃听器,我想知道他所有的动向,我想了解关于他的一切。 我求助过心理医生,吃过精神药物,这些都没办法缓…

    2022年6月4日
  • 那些离开这里的人

      天哥说给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时,我还有些意外。 细想想上次联系应该还是在18年,一晃两年没再联系。最近抑郁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几乎每天靠吃药维持情绪,所以天哥来找我的时…

    2020年11月11日
  • 画皮

      今年七夕,是原本打算去见池易父母的日子。 但那天我没有见到池易,他失踪了很久。 小路是圈外人,玩剧本杀认识的。池易消失后,是他陪着我熬了过来。他大概对我是有些暧昧的,…

    2022年8月6日
  • 橱窗里的红苹果

      记得小的时候,被家里人带去景区,路过一个水果店,看到里面的苹果特别红,特别诱人。我在地上撒泼打滚,一定要买我一眼看中的那个苹果。 当时在路上又晕车,没有来得及吃。回家…

    2021年11月13日
  • 字母圈:家暴?NO!

      昨晚凌晨五点,我被一阵哭喊声吵醒。 打开微信发现一堆来自对门的未接,他告诉我隔壁女生一直哭着叫我名字,还喊救命。 我试着发了几条消息,她都没有回,我又打电话,没有人接…

    2022年11月12日
  • 禁路

    他大我十六岁。 这是一条没有希望的路,我是这样认为。 我们很早就认识了,那时候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再聊。我继续在圈内飘荡,他继续寻寻觅觅。有缘是会再相逢的,某个深夜两个人都失眠,索性…

    2021年10月16日
  • 婚姻与斯慕

    我做了一场梦,梦里有一头黑色的公鹿。 他长了一对长长的鹿角,他说那是用来保护家人的武器。我跟着它穿梭在林间,奔跑着,奔跑着,直到彻底失去它的踪迹。 那是他最喜爱的动物,是原本要纹在…

    2022年11月19日
  • 来自2021年的回信

      2018年的小孩,你好。 因为近一年来工作繁忙,你写给2020年1月22号的信,直到2021年8月7号才到我手中。 看到你在信里,问了那么多问题,你一定很好奇未来是什…

    2021年8月7日
  • 入圈久了难脱单?——老油条的故事

      这圈里许多人曾遭遇不幸,或经受暴力,或精神创伤,各有各的故事。 你听到那些老生常谈,说什么不要进圈,这儿不是梦中的伊甸园,而是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你可能也会像幼时的我一…

    2023年1月7日
  • 尊重?不止尊重

      还记得进圈时年纪不大,那时候很流行公Tiao,就是拉个群,在网上直播给很多人看。不是为了赚钱,就是同好互相学习,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出名。 我找了个所谓很有经验的…

    2022年1月8日
  • 三套图,他月入过万

      幺幺大概是我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那会他还年轻,干的是皮条客的生意,在软件上引流,出于好奇,我加入了他的小团队,当起了账房。 幺幺是个很大气的人,虽然生意挺小,但当…

    2021年9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