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火箭的王董

坐火箭的王董

 

在我骑自行车的时候,王哥开着宝马把我的妹子接走了。

后来在我一次一次不懈努力下,我也开上了宝马,我满心欢喜的去接我的妹子,发现王总开上了迈巴赫。

我一直坚信我命由我不由天,终于有一天我开上了迈巴赫,我发现王老板已经有了私人飞机。

我累了,追不上了,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发现王董坐上了火箭,他要移民去火星了。

如果圈里有及格线,我时常想,这个线该用什么来界定,是物质还是技术,是理论经验还是实践时长。

两年前坐在一辆据说很贵的车上,和一个戴着绿水鬼的男人争论圈子是不是有钱人的游戏。那时候我说,圈子是大众的,和有钱与否有关吗,贫富差距还要体现在圈子里,庸俗。

大半夜的我被礼貌的放在酒店门口,看他的车扬尘而去。

那时候我还没意识到人都会有物质的一面,或多或少。

两年后的今天,收到好友申请,通过他的头像、签名、动态、坐标城市,就下意识的把对方归类,言谈举止更像是在第二次印证归类是否正确。

人总是向往更好的,就像迷恋奢侈品一样,迷恋的不过是上一个阶层的生活。

有时候很羡慕书里的世界,那么单纯清澈。放下书,很多时候只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有内涵。

很难有小女孩对一个多金、成熟、稳重、身材管理超格、专一(或者玩的开)的男人产生免疫,反之亦然。我们在挑选归类的同时,也在被挑选被归类。

为了让自己在同性中的竞争力更强,懒惰的人开始健身,不爱读书的人开始考研,肥宅开始研究化妆和穿搭,穷人开始努力工作。

不知不觉,“卷”开始了。

酒店要五星级,道具要私人定制,吃饭要米其林。没有人明令圈子是富人游戏,但每个人都希望能成为有钱人。

现实里你只会和同阶层的人在一起,你永远不用羡慕上一个阶层,因为遇不到。但是在圈内,常常会看到上一条动态是高消费的秀恩爱,下一条动态是因为一杯二十块钱奶茶吵起来的大型撕B现场。

现实魔幻题材都不敢这么写,每天却实实在在发生着。

有人二十五岁财富自由,有人二十五岁躲在出租房里舍不得开空调,冻得瑟瑟发抖。字母圈没有抹去两个人的差距,它只是让完全不相干的人有了交集点,是动态广场,又或者是一个平台,让每个人都认识到差距。

没有钱很正常,不管什么年纪,很正常。生活落魄、身材不好、考试失败、工作受挫,这些是人生的常态。

在“卷”成风的时代,没人能独善其身。为了得到想要的,去努力变得更好,没有问题。这世界上,谁不是慌慌张张,为了碎银几两。

对平凡的自己,宽容些。

他们,是走在大众面前的幸存者。我们,是静默于众生中的未幸存者。我们看到的他们,只是突破重围的极少数人的生活。现实生活中的大部分人都和我们一样,过着都是几块、几十块都要精打细算的日子。——十点读书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14

(0)
上一篇 2021年12月18日 下午10:41
下一篇 2022年1月1日 下午10:11

推荐阅读

  • 为什么骗子这么多?

      经常关注咱们平台的朋友会发现,我们大概每周都会有骗子人渣曝光出来,有骗p的、骗钱的、骗感情的各式各样,为此我还特意建了个微博“字母妖妖灵”,专门用来曝光此类人们,以为…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被pua的女S

      记得前面有一期讲了一个女孩可能经历了pua,然后勇敢分开的故事。 朋友说pua是很难界定的,其实在ds关系中,也经常会用类似pua的手段去让sub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2021年3月15日
  • 独占

      果子一直是个很温柔的人,安静,懂事,话少。她的世界很柔和,没有那么多的杂声。但在这个圈中,她的角色是强势的一方。 那个男孩就那么猝不及防的进了果子的生活,酷酷的叛逆的…

    2021年1月18日
  • 离了笼子的金丝雀

      用力跺脚,昏暗的声控灯亮了,坑坑洼洼的楼梯,满墙的小广告,这是我入住这个老旧小区的第六个月,也是我离开叔叔的第六个月。 衣柜里的JK不知道为什么越放越久,更令我害怕的…

    2021年10月9日
  • 橱窗里的红苹果

      记得小的时候,被家里人带去景区,路过一个水果店,看到里面的苹果特别红,特别诱人。我在地上撒泼打滚,一定要买我一眼看中的那个苹果。 当时在路上又晕车,没有来得及吃。回家…

    2021年11月13日
  • NTR,你能接受吗?

      这是一个我接触甚少的群体。介于法律制度,这也不是能广而告之的关系。 NTR,普通人眼里,这是一个反人伦的存在。但是我们总得感谢这个信息化时代,NTR这个词汇逐渐出现日…

    2020年7月8日
  • 物质可以换真心吗

      在圈里经常碰到很多人被挂,比如只是动动嘴皮子的喜欢,只是油嘴滑舌却舍不得付出。 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务实,和我在一起的男人都愿意付出一些小礼物来证明自己的真心,也有收…

    2022年1月23日
  • 玩物

      我没有见过她萌新的样子,我怀着私心不想看到这出剧的落幕,可我知道,总有一天会落幕。 好像是在深夜一次找片片的时候看到了她,一个肆意释放欲望的女孩。尽管所有人都说她是d…

    2022年2月26日
  • 被日本AV毒害的男S们

        “绵绵,我跟我家S奔现了,感觉不是很好” “他也不会用绳子,就用透明胶带,不是静电胶带那种,扯下来的时候很疼很疼” “别的啥也不干,就拿一根挺粗的假J捅我,捅了一会就上来强…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其实,他没那么深情

      那是一个很单纯的姑娘。 虽然在圈里呆了很多年,但我还是觉得单纯。说直白点,她有些恋爱脑。 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女人的通病,在荷尔蒙上头的时候,可以把那1%的好挥发成10…

    2022年2月19日
  • 理想者的消亡

      在电话拨通前,我像是早有预感一样,打字说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只是情绪激动,一时亢奋,这很正常,不要抛弃我。 是在楼道里打的这通电话,很冷。哪怕是正午,窗外的天也是灰蒙蒙…

    2021年11月20日
  •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

    2021年10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