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自尊是M的标配?

低自尊是M的标配?

 

熟悉我的人的知道,我一直是个极度敏感自卑的人,甚至一度因此郁郁。

我习惯把矛盾原因归于自身,更倾向于改变自身去讨好对方。

有时候这种自我反思甚至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比如在跟对方致歉后会有很长时间都处于内疚自责的状态,因为会害怕自己的道歉二次打扰到对方。

我可以毫不费力讲出身边所有人的优点,可是轮到我自己时,直到屏幕熄屏,我都没能敲下键盘。

我不从吝啬用一切糟糕的词汇形容自己,因为在我心底,我就是这样差劲。

他们说字母圈是救赎,我进了,我没得到解脱。

我喜欢和那些贬低我的人建立关系,哪怕我明明很难过,但我还是会努力让对方满意,直到听到对方的认可才仿佛得到了什么赦免。

其实我不用这样,每天我的私信会受到无数条肯定我的消息,我完全可以和那些认可我的人在一起。可我没有欲望,我甚至连湿都湿不了。

我喜欢这种被挑剔的感觉,就好像我只是路边摊摆在地上的烂白菜,被人挑挑拣拣,扔在不起眼的角落,被人践踏蹂躏,而对方连个眼神都不屑于撇来。

他们说这是一个好M的基础,抛弃自尊,无底线讨好自己的S。

我开始出现幻听,这很糟糕,我站在天台往下望,那些S连挽留的话都那么冰冷,他们说别死,要死也是被他们玩腻了再死。我听到所有人都在说着恶毒的话,我的理智拉着我——不可以影响这个小区的房价。

我不知道我想听到什么话才会开心,很多人都在鼓励我,他们说我很棒很好,当我问具体哪里优秀时,他们哑然,只是不断重复着我是个善良的姑娘。

一般人只有在词穷的时候才会这样讲。

他不一样,他很会夸人,他总能从各种我想不到的角度对我进行赞美,虽然都是歪理邪说,但确实让人受用。在我抱怨生活的时候,他都能找出美好的那面安抚我的情绪。

我没和他建立关系,月薪六七千在北京喘口气都困难,更别提玩字母圈了,生存压力太大。我把他当成树洞,所有心事一股脑倒了进去,他照单全收,甚至还逐条回复。

在我又一次站在桥上的时候,他给我讲了他的故事。他说他看完了我所有的成长经历,他很佩服我能独自出来找工作的勇气,他说他郁郁三年在家每天打游戏,全靠家里才找到了份工作。他絮絮叨叨,一个人讲了一个多小时,我一声没吭。

他问能不能坚持到明年,我说不行。

他又问坚持到这个月月底呢,我说不行。

他说要不今天先吃顿饭,睡个觉,醒了再决定跳不跳。

我饥肠辘辘,困得哈欠连天,觉得他言之有理,遂打车去了最近的烧烤店。

我心里挺高兴,他在家颓废了三年,我颓废了两年,怎么着也比他早一年,确实还挺不错的,虽然比上不足,但也是比下有余。

我的幻听还存在,每当我心情不好时,那些谩骂如影随形,我还是那个只想放弃生命的胆小鬼,只是我不愿再接受别人的指责,我没办法改变过去,所以我努力改变当下。

低自尊从来不值得被赞扬,它的本质上就如同前些年的白幼瘦弱,是弱者审美。因为无法征服同等甚至是更高的存在,于是只能去寻找那些天生更容易被掌控的群体从中获得满足。

“你为什么和她在一块啊?”

“缺爱的人最好上手了。”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734

(0)
上一篇 2023年9月3日 下午1:06
下一篇 2023年9月17日 下午2:46

推荐阅读

  • 他说,他有孩子

      我一直是个很随性的人,不太看自我介绍,而是更在意感觉。所以刚在一起时,我并不了解他的个人情况。我的原则就是,只要是单身就可以。 那晚下了很大的雨,记不起来什么原因,我…

    2024年4月27日
  • 请你保护好自己

      我一直是个breast很大的女孩,从发育期开始。 可是因为胖,又因为家长没有及时关注到变化,没有及时穿上合适的bra,导致它有些轻微下垂。 这是难以启齿的,那正是女孩…

    2021年3月8日
  • 秋天的第一杯奶茶

      令人并不愉快的周一,我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走到阳台,才意识到好像秋天已经到了,冬天悄悄的也靠了上来。C城7度的早晨和满满的一天学习工作,让我几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匆匆…

    2020年10月4日
  • 我为什么做一个S

        每次和同好交流,总是有人问我,你为什么成为了S, 每次我都回答,因为喜欢征服, 但我很清楚,我骗了所有人,包括自己,其实我的属性是SWITCH, 小于这…

    2020年4月23日
  • Girls help girls

      收到某平台的一篇推送,如果是从前我是看都不会看的,可那篇推文的标题吸引了我——《主人,我纹了你的名字~》 我好奇点开看,不出所料是一篇小甜文,讲自己被如何如何救赎。下…

    2023年3月25日
  • 你有圈内“优先择偶权”吗?

      那天朋友“来碗牛肉面”问我,为什么他就找不到个m呢。他说奶茶也抽了,万圣节也发糖了,怎么就没有一个女孩子跟他呢。 我挠了挠头,想了半天,说,这玩意没法教。 同样是玩圈…

    2020年12月6日
  • 画皮

      今年七夕,是原本打算去见池易父母的日子。 但那天我没有见到池易,他失踪了很久。 小路是圈外人,玩剧本杀认识的。池易消失后,是他陪着我熬了过来。他大概对我是有些暧昧的,…

    2022年8月6日
  • Z先生的礼物

      你现在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我不是一个强硬的人。 在遇到Z先生以前,我是个很软弱的人,游戏和生活里都是如此。他形容我好像一只怕…

    2021年6月28日
  • 照片女神的背后

      其实你也想不到吧,我这样真实,这样直率的人,也在欺骗着你。 对话框弹出,我打出那句“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呢”,还没等发出,又删掉。 其实说了又有什么意思,我不知道。 当我…

    2024年3月2日
  • 天黑请闭眼(中)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珊珊是我最爱的女孩。 和她初识是在学校附近的书店,那是一个不讲理的家长吧,自己买错了教辅资料,一个劲的指…

    2022年4月2日
  • 幻想与现实

      讲个笑话,新人刚入圈第一天找主/奴,要求会特别多,各种长篇大论,讲起来没完没了。新人入圈一年,要求就剩下那么几条,动态内容更多的是在吐槽奇葩。新人入圈几年,要求性别真…

    2023年8月19日
  • 当我开始用男人的方式思考

      我接触过上百个S,我指的不是简单的打招呼,而是那种深入了解甚至在一起有一段时间的接触。 我认为找圈内玩伴就跟HR刷简历似的,面的人多了总会有合适的,所以入圈这么多年,…

    2023年10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