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派S

老派S

 

广场无意刷到他的动态,一瞬间我仿佛回到了2014年,那时候我还是个刚入圈的小女孩。

那时候的圈子很严肃,也很荒诞。就像一群成年人都在很认真的玩一款中二病游戏,有些滑稽又好笑。

没想到时隔多年,竟然还能在平台偶遇当年刚入圈时认识的大佬。我打开聊天框,拼命想了半天也记不起来当初我留的是哪个网名,只好把还能记住的网名一个一个打了出来。他过了半天才试探性的说:“你是喵喵吧?”

旧友重逢,往事唏嘘。当初的群早已解散,当时和他在一起的女孩也不再联系。后来他进了圈里专门的俱乐部又离开,陆陆续续也收了几条不错的狗。

几条狗。他的称呼是下意识的。我讪笑着寒暄几句,不愿多聊,借口有事便匆匆下线。

一样是老友,半年前遇到的那人也是如此。我一直记得二十三岁的我试图和他辩驳圈子里是可以有爱的,甚至也可以有爱情。他反问我会不会爱上自己家里的宠物狗,会不会把它当男朋友和它结婚。我说可那是狗,而圈里的很多m是女孩啊。他说想做女孩就别进这里,这不是公主的游戏厅。

老派S,手黑,经验丰富,理智清醒。自始至终,他们都无比清晰这只是一场游戏。虽然我一直觉得很中二,但的确会有女孩子真的喜欢这样纯粹的游戏,不带一丝怜悯。

想起很久之前问圈里的大佬是不是会家暴时,大佬回答从不打女人,m只是一条狗罢了。我不知道为何感到一丝悲哀,却不知该从哪里指出错误。

每次看到这种人,我总会欲望全无。我想起当初我进圈时,那些叔叔问我,到底有没有想清楚自己要进入的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我们之所以在这个圈子,到底是因为爱,还是因为真的渴望被虐。又或者,我们只是在期许被占有,被控制。如果单纯的渴望爱,圈子外的世界能做的更好。如果渴望虐,为什么真的面对这种人时,我心底里会开始害怕。

我一开始也无法理解那些喜欢老派S的女孩,直到我看了一篇自述。女孩说很享受那种无助感,扭曲的被撕裂的痛苦,恐惧和弱小,沉默与压抑,还有交付一切的释然。我才顿悟一般开始明白,有些伤口希望被治愈,但有些伤口的疼痛才能让人清醒。

我讨厌那些老派S,不管在圈里是怎样的被人称为“大佬”。因为我一直觉得,他们没有给予那些女孩任何温暖,他们只是单纯的心理变态。可如今只觉得,痛苦从来都不是负面的,它一直都是人类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没有办法治愈的情况下,去尽可能满足彼此的欲望,也不失是一种温柔。

起码他们挥起鞭子,写下那些直白露骨的动态时,他们没有想过打情感的幌子去掩盖自己真实的内心。也许从某种角度而言,这才是这个游戏的真谛,反倒是我们给这个游戏贴上了太多标签,赋予了太多意义。

就像一开始只是想要一个拥抱,不小心多了一个吻,然后想要一张床、一套房、一张结婚证,身心俱疲时才发现,当初只是想要一个拥抱。

希望你还能记起当初是怀着怎样的期待走进了这个圈子,希望尽管一路坎坷,但你最终总能得偿所愿,万事胜意。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