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派S

老派S

 

广场无意刷到他的动态,一瞬间我仿佛回到了2014年,那时候我还是个刚入圈的小女孩。

那时候的圈子很严肃,也很荒诞。就像一群成年人都在很认真的玩一款中二病游戏,有些滑稽又好笑。

没想到时隔多年,竟然还能在平台偶遇当年刚入圈时认识的大佬。我打开聊天框,拼命想了半天也记不起来当初我留的是哪个网名,只好把还能记住的网名一个一个打了出来。他过了半天才试探性的说:“你是喵喵吧?”

旧友重逢,往事唏嘘。当初的群早已解散,当时和他在一起的女孩也不再联系。后来他进了圈里专门的俱乐部又离开,陆陆续续也收了几条不错的狗。

几条狗。他的称呼是下意识的。我讪笑着寒暄几句,不愿多聊,借口有事便匆匆下线。

一样是老友,半年前遇到的那人也是如此。我一直记得二十三岁的我试图和他辩驳圈子里是可以有爱的,甚至也可以有爱情。他反问我会不会爱上自己家里的宠物狗,会不会把它当男朋友和它结婚。我说可那是狗,而圈里的很多m是女孩啊。他说想做女孩就别进这里,这不是公主的游戏厅。

老派S,手黑,经验丰富,理智清醒。自始至终,他们都无比清晰这只是一场游戏。虽然我一直觉得很中二,但的确会有女孩子真的喜欢这样纯粹的游戏,不带一丝怜悯。

想起很久之前问圈里的大佬是不是会家暴时,大佬回答从不打女人,m只是一条狗罢了。我不知道为何感到一丝悲哀,却不知该从哪里指出错误。

每次看到这种人,我总会欲望全无。我想起当初我进圈时,那些叔叔问我,到底有没有想清楚自己要进入的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我们之所以在这个圈子,到底是因为爱,还是因为真的渴望被虐。又或者,我们只是在期许被占有,被控制。如果单纯的渴望爱,圈子外的世界能做的更好。如果渴望虐,为什么真的面对这种人时,我心底里会开始害怕。

我一开始也无法理解那些喜欢老派S的女孩,直到我看了一篇自述。女孩说很享受那种无助感,扭曲的被撕裂的痛苦,恐惧和弱小,沉默与压抑,还有交付一切的释然。我才顿悟一般开始明白,有些伤口希望被治愈,但有些伤口的疼痛才能让人清醒。

我讨厌那些老派S,不管在圈里是怎样的被人称为“大佬”。因为我一直觉得,他们没有给予那些女孩任何温暖,他们只是单纯的心理变态。可如今只觉得,痛苦从来都不是负面的,它一直都是人类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没有办法治愈的情况下,去尽可能满足彼此的欲望,也不失是一种温柔。

起码他们挥起鞭子,写下那些直白露骨的动态时,他们没有想过打情感的幌子去掩盖自己真实的内心。也许从某种角度而言,这才是这个游戏的真谛,反倒是我们给这个游戏贴上了太多标签,赋予了太多意义。

就像一开始只是想要一个拥抱,不小心多了一个吻,然后想要一张床、一套房、一张结婚证,身心俱疲时才发现,当初只是想要一个拥抱。

希望你还能记起当初是怀着怎样的期待走进了这个圈子,希望尽管一路坎坷,但你最终总能得偿所愿,万事胜意。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241

(11)
上一篇 2021年3月22日 下午11:13
下一篇 2021年4月5日 下午10:12

推荐阅读

  • 渣女是什么样的?

      女生谈论最多的话题,总是渣男,谁的男朋友又劈腿了,谁又只顾着打游戏不管我了,谁每天除了说“多喝水”就是“早点睡”了,但其实,渣女同样存在,几乎每一个纯情专一的男孩,都…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秋天的第一杯奶茶

      令人并不愉快的周一,我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走到阳台,才意识到好像秋天已经到了,冬天悄悄的也靠了上来。C城7度的早晨和满满的一天学习工作,让我几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匆匆…

    2020年10月4日
  • 冷暴力致死

    我还记得他刚开始的样子。他为了哄我开心,大半夜为了我在宿舍外喂两小时蚊子的样子,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样子,他连续给我发几十条消息的样子,他说他很自卑觉得配不上我的样子…… 我记得他说,…

    2021年8月28日
  • Q先生诊所 | 露出就是把人往外一扔吗?

    圈子内最具美感和传播性的摄影作品有2种,一种是绳艺,另一种就是露出,绳艺对于初入者来说似乎门槛过高,没有半年到一年的摸索,更重要的是没有一个固定玩伴练手的话,这事就变得很难。于是很…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温柔

      不理智的时候,我也想过恨你,也想过报复你。可到最后一刻,我还是选择了沉默。 和他分开的第七十三天,我胖了二十斤。 总是听说分开了会变瘦会食欲不振,可一向不爱吃甜食的我…

    2022年1月1日
  • 浅谈不同地区同好的属性特征

      首先声明一点,本文不带有任何地域歧视的因素,纯粹是我根据这么长时间以来接触的全国各地的朋友而做的简单总结。   话说做平台以来,多多少少也接触到了数万名来自…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被日本AV毒害的男S们

        “绵绵,我跟我家S奔现了,感觉不是很好” “他也不会用绳子,就用透明胶带,不是静电胶带那种,扯下来的时候很疼很疼” “别的啥也不干,就拿一根挺粗的假J捅我,捅了一会就上来强…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有一种刺猬不该碰

      芽儿是在大二的时候碰到了她的主人G,那是个三十岁事业有成的单身男人,经验丰富的圈里老人。 而平平无奇的芽儿吸引他的地方,是因为芽儿患有边缘性人格障碍(一种人际关系、自…

    2020年10月19日
  • 坐火箭的王董

      在我骑自行车的时候,王哥开着宝马把我的妹子接走了。 后来在我一次一次不懈努力下,我也开上了宝马,我满心欢喜的去接我的妹子,发现王总开上了迈巴赫。 我一直坚信我命由我不…

    2021年12月25日
  • 橱窗里的红苹果

      记得小的时候,被家里人带去景区,路过一个水果店,看到里面的苹果特别红,特别诱人。我在地上撒泼打滚,一定要买我一眼看中的那个苹果。 当时在路上又晕车,没有来得及吃。回家…

    2021年11月13日
  • 字母圈“出柜”

      出柜(Coming out)为向他人公开自己的性取向或性别认同的行为。相对的如果不愿意表达自己的性倾向,则称之为“躲在衣橱”(Closeted)或“深柜”。 &nbs…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三套图,他月入过万

      幺幺大概是我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那会他还年轻,干的是皮条客的生意,在软件上引流,出于好奇,我加入了他的小团队,当起了账房。 幺幺是个很大气的人,虽然生意挺小,但当…

    2021年9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