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他有孩子

他说,他有孩子

 

我一直是个很随性的人,不太看自我介绍,而是更在意感觉。所以刚在一起时,我并不了解他的个人情况。我的原则就是,只要是单身就可以。

那晚下了很大的雨,记不起来什么原因,我闹着要分手,他连夜开车来我这儿。

见到他的时候,我以为他会很愤怒,最起码也要狠狠揍我一顿,逼我和好,逼我道歉。

可他只是抱着我,亲了亲。

我听着这个向来冷淡的男人说喜欢我,说了一遍又一遍。那一刻,我突然理解为什么有人说,爱这东西,有那么几个瞬间就够了。

洗完热水澡,一起窝在床上,他说我们需要谈一谈。

我以为像我这种小作文随随便便都能写上千字的人,现实里也会对着自己的主人长篇大论剖析自己的内心,实际上我像个哑巴,啊了半个小时,都没能说出来一个字。

反倒是平时话少的他,絮絮叨叨说了很多,他的现实,他的生活。

直到他说,他有孩子了,我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虽然已经大学毕业两年了,但是结婚生子这种事,对我而言还是很遥远的存在。而他已经有过一段十年的婚姻,还有了与他血脉相连的小孩。

他摸着我的头发,他说我年纪还小,他已经老了,我们怎么会有未来。

是啊,其实挺荒谬的,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妞子,一个三十多岁的离异男人,在这样一个雨夜,光溜溜窝在一个被子里,讨论根本没有的以后。

我大学刚毕业那年,遇到过一个深圳的叔叔。他已婚,跟我说会离,但是他要净身出户,房子车子都不要,我说好。他又说,年龄差好多,怕我父母不同意,想形婚。我说如果在未来的日子里,如果有一天,我在医院需要手术,他连签字的资格都没有。

年少总以为年龄差是最无关紧要的,长大才发现年龄差的不只是年龄。

读大学时,我和叔叔隔的是职场。他每天做不完的方案,见不完的客户,为了生活东奔西跑,游走在各个城市,而我在为怎么翘掉早八烦恼,在为中午是吃麻辣烫还是吃拉面纠结。

进入职场后,我和叔叔隔的是人生。他已经买房买车,已经结婚生子又离异,这人生的酸甜苦辣,他尝了大半,而我的人生才刚开始。

所以呢,我叫他爸爸的时候,他的内心有什么感觉呢。他是如何深沉的爱着他的小孩,而我从来都不是他真正的小孩。这场角色扮演游戏,在试图走进现实的那一刻,才突然惊醒。

他有孩子,在未来无数个选择的岔路口,他都会无条件爱着他的孩子。曾有人为他孕育生命,曾有人和他同床共枕三千六百个日夜。他也曾当着亲友的面,宣誓会永远爱一个人。

我这短暂的一百天,实在不值一提。

“我需要告诉你的是,我们不会有未来,因为你现在年纪还太小,以至于你不知道选择在一起意味着什么。我为你做过的事,我曾为一个女人做过更多更浪漫的。我给你的东西,我也曾给过一个女人更多更昂贵的。所以不需要被这点施舍冲昏头脑,你的未来里不会有我。”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865

(0)
上一篇 2024年4月20日 下午11:59
下一篇 2024年5月4日 下午11:59

推荐阅读

  • “我是DS,我高人一等”

      前阵子碰到很有意思的一个人。 他上来就是例行公事般的查问,然后问我住哪里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回了句不是一路人,我玩DS的。他过了一会回复:“那你是里面的哪个角色啊,我查…

    2020年9月22日
  • 多年后,她还是离开了那个“公允”的斯

      是一个漆黑的雨夜,我抱着很多东西跑到教室,老师絮絮叨叨讲着什么,我在桌子下面偷偷拿出手机。 “我想好了,跟你。” 消息发过去,几乎是立马有了回复。可我没有喜悦,只觉得…

    2023年6月25日
  • 爱唱非主流的斯(一)

      他是有点木讷在身上的。 想了半天,我能评价他的只有这么一句。 按照一般流程,收慕前是要听她说点七零八碎过往的,他没听。 “妹儿,我这儿烧烤老香了 ,走,我带你撸串去。…

    2023年6月10日
  • 新欢

      十五个小时,一千四百公里,我到了这座群山环绕的城市。 这还是我第一次经历生离死别,没人有心思告诉我该做什么,我只是懵懂的跪在最后,望着黑白的遗照,听到妈妈撕心裂肺的哭…

    2022年10月1日
  • 缺爱和爹系真的合适吗?

      如果,我是说如果,在故事的一开始,我们就被爱着,那是不是我们就不会再在这个圈子相遇。 我已经很久没有在圈子里正儿八经找个主了,不知道具体是哪个痛哭的深夜,我终于放下了…

    2023年7月9日
  • 爱是勇敢者的游戏(中)

      好像是从那天起,我们开始冷战,也可能只是我的错觉,他说事情太多处理不完,于是二十四小时睡在办公室。忘了说,为了方便见面,他把创业地点定在了我这座城市。 我没有去慰问,…

    2023年9月23日
  • 需要贬低来衬托的优秀

      其实他不了解我是怎样的人。 在他眼里,我似乎会因为他现实生活中的成功崇拜他,实际上并没有。 在一开始我确实很喜欢他,尽管我们不会有太多下文,但他是我喜欢的禁X系。他就…

    2023年3月4日
  • 庇护所

      我和老洪认识的时候,他已经是而立之年。 在确定关系前,我俩几乎打卡了这座城市所有的咖啡馆和茶馆。在老洪的描述中,了解了他的前半生——一个从贫困户家里走出来的大学生,一…

    2021年12月18日
  • 那个被网暴脱圈的女孩

      “姐,我要退圈了。” “姐,那些骂声好难听。” “姐……” 周日一直睡到中午十二点,醒来才看到悠悠发给我的消息。我忙问她怎么了,登上平台又看不出什么异常。当我打开悠悠…

    2020年12月14日
  • 对啊,我喜欢被欺负

      春天来的猛烈,挟走了最后一丝冬末寒意,和熙的暖风在初冒芽的柳枝间徘徊不去。在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老师领进来一个女孩。“这是转校生夏觅,大家以后好好相处,多多帮助新同学…

    2020年4月23日 字母圈故事
  • 我抛弃了自己的M

      凌晨两点,QQ消息提示响个不停。 我被吵醒,看着聊天框不停弹出的一篇篇小作文。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真的厌倦了。 “你在干嘛?为什么你的帐号还在线?你是不是在跟别的女孩聊…

    2023年5月13日
  • 为什么骗子这么多?

      经常关注咱们平台的朋友会发现,我们大概每周都会有骗子人渣曝光出来,有骗p的、骗钱的、骗感情的各式各样,为此我还特意建了个微博“字母妖妖灵”,专门用来曝光此类人们,以为…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