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离开了完美的叔叔

我离开了完美的叔叔

 

离开F市的那天,下着小雪,路上行人匆匆,我拉着行李箱等滴滴。

这个陌生的城市,大概再也不会来了。我松了口气,甚至哼起了小调。

手机安安静静的,也只会安安静静的,我从没想过自己会有勇气走出去。

我穿上他说显得我很臃肿的那件羽绒服,化了他说不喜欢的妆,我其实心里有些高兴。

叔叔是个很成功的人。沉稳,理智,阅历足够多,起起伏伏最后当了老板,私底下生活极为规律,每天都会读几小时的书,也经常健身,可以说是完全理想型。

而我,一个普通甚至算是胖子的女孩,就在莫名的一天,认识了这个本不属于我世界的人。

滴滴到了,上车前我看着聊天界面没有任何回复,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寡淡,或者说是冷漠。

还记得一开始认识的时候,他向我伸手,说,喜欢我纯粹的灵魂,想把我变成他的玩具。我作为独立的个体,看着他伸出的手,神使鬼差的搭了上去。

直到此刻,我都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我错了,又或者我出现了幻觉。我每天都在服用过量的情绪稳定剂,这个问题让我感到恐惧。

他毫不留情的指责我,三分钟热度,从来没有耐心。他的每句话都不会直接说,而是拐弯抹角的让我去猜,猜错了他会表现出对我很失望的样子。有时候我觉得他比我更敏感,我总要一遍一遍证明我对他不是三分热度。

我说什么都是错的,我想和他想的一样,但我蠢笨的脑袋根本想不出来他会喜欢什么。我曾无底线的求他别离开,杀掉我都可以。他好像看到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迅速躲开,他说做一只狗的前提是当一个人。

我没有明白,也没有理解。

于是下次争吵我不再毫无底线的祈求他留下。我说,不管他信不信,我都是很认真对待这段关系的。他说什么时候把“不管他信不信”变成“我祈求你相信”再谈后面的事情吧。

F市真的挺漂亮,就是太冷了。下车时我打开手机,没有任何回复。

没有什么放松的时间,兼职把我的时间填的满满的。圣诞我出了糖果活动,有需求后我找舍友干活,自己赚了点中间商差价。。他知道后嗤之以鼻,说我是在浪费时间。

时间用来做什么呢,我没有和他吵。有时候我觉得在他面前我好像做什么都是错的。他对我毫不关心,经常24小时也不回复一条消息。每次我闹情绪,他就会讲什么道理,神使鬼差的让我觉得是我错了。

到最后,我和他说一句话,居然删删减减十几分钟才发了过去。从前我不是这样的人,这也不是我理想的模式。我讨好他只会让他徒增厌恶,我做回自己又会让他失望,结束这段关系又恰恰验证了他说我的三分热度。我只好更努力去爱他,不敢违背他的任何意愿。

后来他说,一个合格的女n,要前凸后翘,要身材好,要乖巧听话。我是个胖子,我是brat,他知道人的痛处,往死了戳。那阵子我自卑的认为我不配得到任何人的喜欢,我也不配当个女n。

进站的时候,我拿出手机,没有回复。拉黑,删除,再也不会见了,叔叔。

我没有哭,只觉得久违的轻松。

我热爱生活,我努力学习和赚钱,我喜欢读书,我灵魂干净,我是个不错的sub。

我不停的给自己重复这段话,我知道他永远不会说我哪件事做的好,在他眼里也许我真的一无是处,可我觉得总会有个人认为我还不错,想和我在一起建立关系。

再见,叔叔,再也不见。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pua,他也的确带给我些许的成长。他说人的本质就是利益交换,我没有他想要的好身材和乖巧,他却是我的完美理想型,除了冷漠。到最后我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留言说要离开他,他也没有任何回复。

我想起一开始他陪我聊整整一天,让我把手交给他,知道我学运营以后还说要帮我开个小店的样子,那时候的叔叔温暖又安全。

不管你喜欢的类型有多优秀,都不要迷失自己。在他否定你一切的时候,勇敢反击,抽身离开,才是明智之举。

最后,我想重复那段我已经烂熟于心的话:

我热爱生活,我努力学习和赚钱,我喜欢读书,我灵魂干净,我是个不错的sub。

你也是,宝贝。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223

(8)
上一篇 2021年2月8日 下午10:54
下一篇 2021年3月1日 下午11:52

推荐阅读

  • 化蝶

      我见到她的那天,那座城市下了好大的暴雨。她像个戏精,也不躲雨,就站在雨里淋着,还一直哭哭啼啼。 她被骗是必然,连她自己都和我说过,知道自己会被骗,可她还是去找了那个低…

    2022年7月2日
  • 尊重?不止尊重

      还记得进圈时年纪不大,那时候很流行公Tiao,就是拉个群,在网上直播给很多人看。不是为了赚钱,就是同好互相学习,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出名。 我找了个所谓很有经验的…

    2022年1月8日
  • 物质可以换真心吗

      在圈里经常碰到很多人被挂,比如只是动动嘴皮子的喜欢,只是油嘴滑舌却舍不得付出。 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务实,和我在一起的男人都愿意付出一些小礼物来证明自己的真心,也有收…

    2022年1月23日
  • 画皮

      今年七夕,是原本打算去见池易父母的日子。 但那天我没有见到池易,他失踪了很久。 小路是圈外人,玩剧本杀认识的。池易消失后,是他陪着我熬了过来。他大概对我是有些暧昧的,…

    2022年8月6日
  • 当她40岁

      陆听南今年已经40岁了。 她刚刚经历了离婚、丢失工作、和父母反叛成仇。现在她的迷茫程度不会比一个刚毕业的无业大学生低。刚出社会的小孩用无知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而她,…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我的姑娘在江里

      这座城市下雪了。 我开着车在路上,半天才发现飘在车窗的雪花。 我想起见到笑笑也是大雪天,她穿着汉服,披着红斗篷,手里抱着一捧火红的腊梅,就这样走到我面前,笑着问我:“…

    2021年4月26日
  • 他说喜欢

      二十三岁生日那天,我收到了一把琵琶。 是圈内一个叔叔送的,他私信我说,看我动态里那么喜欢琵琶,想送给我一把。 我见惯了画大饼的男人,链接发过去,他代付了。 而我们,在…

    1天前
  • 危险经历

      我怀疑他一直知道我是谁。 从一个平台到另一个平台,不同的马甲,不同的动态,都关注了我的账号。 是一个已婚的体制内大叔,三四十岁,混到了中层的位置,既不用像上层一样担心…

    2021年7月17日
  •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

    2021年1月25日
  • 我为什么做一个S

        每次和同好交流,总是有人问我,你为什么成为了S, 每次我都回答,因为喜欢征服, 但我很清楚,我骗了所有人,包括自己,其实我的属性是SWITCH, 小于这…

    2020年4月23日
  • 卑微是种罪

    我曾经以为网上那种为了渣男屡次堕胎,被家暴了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回头原谅的女性只出现于夸张的艺术作品中。如果不是我的列表存在,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卑微的女孩。 认识她是在微…

    2021年9月4日
  • 窃听者

      我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甚至到了病态的程度。 我想在对方的身上装窃听器,我想知道他所有的动向,我想了解关于他的一切。 我求助过心理医生,吃过精神药物,这些都没办法缓…

    2022年6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