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我献出一切的男人”

“为我献出一切的男人”

 

从前旅行,只需要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一个背包。现在的旅行,需要核酸证明,需要三码通行,甚至需要十四天隔离。

尽管这样,我还是定了去拉萨的机票。

这场旅行其实早有谋划,辞职信准备了一遍又一遍,始终没有递上去,除了现实因素,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老赵。

我和他的缘分起源于一次拉萨自驾游,我招募同行的玩伴,他加上好友后,先是表达了对自由的向往,又很遗憾的说很忙,抽不开身。他曾因为工作,到拉萨呆过一段时间,一来二去,两个人就聊了下来。

生日那天,和朋友一起出去玩,拍了很多照片视频,发在朋友圈。一向评论最积极的老赵突然销声匿迹,早上说了个早安就不见人影。过了几天老赵才出现,跟我说前几天公司出了点急事,忙的脱不开身,他这几天只睡了几个小时,祝我生日快乐,还补发了一个转账520。我觉得两个人没有关系,我这样平白收人家的转账实在不好,就退了回去。

老赵的电话随即打了过来,声音带着些许沙哑。他断断续续说了很多话,什么其实一直很喜欢我,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没办法说出口,只能以朋友的身份陪在我身边,各种各种不得已的苦衷。最后他说,如果我答应 ,他会太高兴而失眠,如果我拒绝,他也没办法休息好,让我先不要回答。

其实我之前就隐约感觉老赵有这样的想法,只是我觉得三十多岁的男人,总是把爱挂在嘴边,说的这么深情,真的很奇怪。不是对三十多岁的歧视,而是觉得成熟后的爱该是内敛的,是深思熟虑后的勇敢。

对此,老赵说他很少会这样失态,只是因为遇到真正喜欢的女孩太难得,太过害怕失去。他说希望能不忙了带我一起去看拉萨的布达拉宫,希望我未来所有关于幸福的第一次都是他和我一起经历的。他会和公司申请调到我这边来发展,让我不要担心距离的问题。

那些天花乱坠的许诺确实把我砸晕了。现在回过头来看,只觉得可笑,但是当时真的觉得很幸福,真的以为我得到了他的爱,辞职信被放在抽屉最底层。

他这一忙就是半年,期间我们见了八次面,每次都是我去找他,每次都在不同的酒店,每次他都带着歉意说事业上升期没有办法,每次早上我还没醒来的时候他就匆匆离开。我觉得自己像个傻子在被作弄,他每次的转账,刚好够我来回的机票、房费。

我问他什么时候一起去拉萨,他总是含糊其辞,又或者转移话题。我问他什么时候和公司申请调到我这边,他说把手头的事情交接完了。在我不提这些现实问题的时候,他仍然是那个老赵,愿意为了我放弃一切的那个老赵。

和平分开的时候,他还是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我总有些内疚。但没几天朋友找到我,给我截图老赵说的话,大抵是他无愧于我,为了我愿意放弃一切,可惜我不珍惜。我没忍住把他挂了出去,他的回礼是那些转账的记录。尽管我事后晒了每一次路费、房费的支出,但还是有人觉得这是一场没谈好价钱的交易。

老赵的个人介绍上,仍然写着,为了寻找契合的灵魂,已等待多年,希望彼此能摘下面具,彼此信任,没有谎言。

原来即便是布达拉宫,能够净化的也只是那些本就虔诚的朝拜者。我以为是两个不陷世俗之人的双向奔赴,后来才知道那些甜言蜜语上都裹着毒药。

结尾:

①廉价的语言多套路,昂贵的礼物最真诚。

②不要被廉价的语言所感动,毕竟说话不需要成本。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69

(2)
上一篇 2021年10月30日 下午10:48
下一篇 2021年11月13日 下午10:31

推荐阅读

  • 19岁你就嚷嚷着要退圈,你让40岁的大叔怎么办

        –      绵绵,我想退圈了 –      怎么啦? –      太累了,找不到自己想要的 –   …

    2020年4月28日 说说字母圈
  • 浅谈不同地区同好的属性特征

      首先声明一点,本文不带有任何地域歧视的因素,纯粹是我根据这么长时间以来接触的全国各地的朋友而做的简单总结。   话说做平台以来,多多少少也接触到了数万名来自…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一个未成熟的30岁少年

      B哥是个很糙的北方汉子,这是我下了出租车后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他跑过来操着北方口音问我是不是他要等的人,然后帮我拿包,说我还真是个小胖子,一点没骗人。 在圈子里认识了…

    2021年1月10日
  • 有一种刺猬不该碰

      芽儿是在大二的时候碰到了她的主人G,那是个三十岁事业有成的单身男人,经验丰富的圈里老人。 而平平无奇的芽儿吸引他的地方,是因为芽儿患有边缘性人格障碍(一种人际关系、自…

    2020年10月19日
  • 当我开始试着分析S(一)

      那是个古板的S。 这是我在平台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评论区不少人在夸赞他的用心,我点开那篇长文,粗略扫去,不过是一些陈腔滥调,毫无新意。 这也是自然,技术流S,自然不会…

    2023年4月15日
  • 颜色玩笑那些事

      【本文仅针对那些习惯不分场合乱开颜色玩笑的人】 “要不要来吸哥哥的管啊?” 这句话是我一九年动态下的一条评论。 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因为那本是一个美好的下午,我独自在…

    2023年2月25日
  • Z先生的礼物

      你现在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我不是一个强硬的人。 在遇到Z先生以前,我是个很软弱的人,游戏和生活里都是如此。他形容我好像一只怕…

    2021年6月28日
  • 当她40岁

      陆听南今年已经40岁了。 她刚刚经历了离婚、丢失工作、和父母反叛成仇。现在她的迷茫程度不会比一个刚毕业的无业大学生低。刚出社会的小孩用无知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而她,…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衣服下的秘密

      认识MO是个我怎么也没想过的意外,我英语烂的要死,我以为他只是在中国找不到合适的床伴,他跟我聊天的第一句话就是问:YOU ARE S? 我一脸懵,这APP这么国际化吗…

    2020年6月2日
  • 爱是勇敢者的游戏(下)

      从他搬走后,一直到房租到期,我每天都睡在他的工作室。他走的匆忙,很多设备都没搬走。他说剩下的租金和设备随便我怎么处理,找收破烂的收了都行。 我躺在他睡过的折叠床上,感…

    2023年10月1日
  •   你坐在地上,靠着墙,房间里乱七八糟,卫生间散发着呕吐物的异味。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把衣服一件件放进行李箱。你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我,你盯着手机屏幕发呆。我没有力气哭,也…

    2022年8月13日
  • Girls help girls

      收到某平台的一篇推送,如果是从前我是看都不会看的,可那篇推文的标题吸引了我——《主人,我纹了你的名字~》 我好奇点开看,不出所料是一篇小甜文,讲自己被如何如何救赎。下…

    2023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