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我献出一切的男人”

“为我献出一切的男人”

 

从前旅行,只需要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一个背包。现在的旅行,需要核酸证明,需要三码通行,甚至需要十四天隔离。

尽管这样,我还是定了去拉萨的机票。

这场旅行其实早有谋划,辞职信准备了一遍又一遍,始终没有递上去,除了现实因素,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老赵。

我和他的缘分起源于一次拉萨自驾游,我招募同行的玩伴,他加上好友后,先是表达了对自由的向往,又很遗憾的说很忙,抽不开身。他曾因为工作,到拉萨呆过一段时间,一来二去,两个人就聊了下来。

生日那天,和朋友一起出去玩,拍了很多照片视频,发在朋友圈。一向评论最积极的老赵突然销声匿迹,早上说了个早安就不见人影。过了几天老赵才出现,跟我说前几天公司出了点急事,忙的脱不开身,他这几天只睡了几个小时,祝我生日快乐,还补发了一个转账520。我觉得两个人没有关系,我这样平白收人家的转账实在不好,就退了回去。

老赵的电话随即打了过来,声音带着些许沙哑。他断断续续说了很多话,什么其实一直很喜欢我,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没办法说出口,只能以朋友的身份陪在我身边,各种各种不得已的苦衷。最后他说,如果我答应 ,他会太高兴而失眠,如果我拒绝,他也没办法休息好,让我先不要回答。

其实我之前就隐约感觉老赵有这样的想法,只是我觉得三十多岁的男人,总是把爱挂在嘴边,说的这么深情,真的很奇怪。不是对三十多岁的歧视,而是觉得成熟后的爱该是内敛的,是深思熟虑后的勇敢。

对此,老赵说他很少会这样失态,只是因为遇到真正喜欢的女孩太难得,太过害怕失去。他说希望能不忙了带我一起去看拉萨的布达拉宫,希望我未来所有关于幸福的第一次都是他和我一起经历的。他会和公司申请调到我这边来发展,让我不要担心距离的问题。

那些天花乱坠的许诺确实把我砸晕了。现在回过头来看,只觉得可笑,但是当时真的觉得很幸福,真的以为我得到了他的爱,辞职信被放在抽屉最底层。

他这一忙就是半年,期间我们见了八次面,每次都是我去找他,每次都在不同的酒店,每次他都带着歉意说事业上升期没有办法,每次早上我还没醒来的时候他就匆匆离开。我觉得自己像个傻子在被作弄,他每次的转账,刚好够我来回的机票、房费。

我问他什么时候一起去拉萨,他总是含糊其辞,又或者转移话题。我问他什么时候和公司申请调到我这边,他说把手头的事情交接完了。在我不提这些现实问题的时候,他仍然是那个老赵,愿意为了我放弃一切的那个老赵。

和平分开的时候,他还是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我总有些内疚。但没几天朋友找到我,给我截图老赵说的话,大抵是他无愧于我,为了我愿意放弃一切,可惜我不珍惜。我没忍住把他挂了出去,他的回礼是那些转账的记录。尽管我事后晒了每一次路费、房费的支出,但还是有人觉得这是一场没谈好价钱的交易。

老赵的个人介绍上,仍然写着,为了寻找契合的灵魂,已等待多年,希望彼此能摘下面具,彼此信任,没有谎言。

原来即便是布达拉宫,能够净化的也只是那些本就虔诚的朝拜者。我以为是两个不陷世俗之人的双向奔赴,后来才知道那些甜言蜜语上都裹着毒药。

结尾:

①廉价的语言多套路,昂贵的礼物最真诚。

②不要被廉价的语言所感动,毕竟说话不需要成本。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69

(0)
上一篇 2021年10月30日 下午10:48
下一篇 2021年11月13日 下午10:31

推荐阅读

  • 我好像爱上一个骗子

      我是个sub/m,入圈三个月认识了主人,那三个月真是个不好的回忆,我受到无数骚扰,很多男人索要我的裸照,要跟我视频,说什么网调,并且在我拒绝后骂我是个装纯的婊子,我又…

    2020年4月27日
  • NTR,你能接受吗?

      这是一个我接触甚少的群体。介于法律制度,这也不是能广而告之的关系。 NTR,普通人眼里,这是一个反人伦的存在。但是我们总得感谢这个信息化时代,NTR这个词汇逐渐出现日…

    2020年7月8日
  • 死亡骗局

      【以下故事为圈内人真实经历】 “我被骗过。” 我被骗过。 “她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他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她经历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我想保护她。” 我经历过很…

    2022年5月7日
  • 有一种刺猬不该碰

      芽儿是在大二的时候碰到了她的主人G,那是个三十岁事业有成的单身男人,经验丰富的圈里老人。 而平平无奇的芽儿吸引他的地方,是因为芽儿患有边缘性人格障碍(一种人际关系、自…

    2020年10月19日
  • 老陈

      老陈不是圈里人。 认识他的时候,我已经在圈里呆了很久。我偏好刑,喜欢疼痛,喜欢血腥,玩的很野,但从来没有和谁发生过关系。 那阵子母亲住院,父亲赌博输光了不敢回家。我上…

    2021年5月10日
  •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

    2021年1月25日
  • 衣服下的秘密

      认识MO是个我怎么也没想过的意外,我英语烂的要死,我以为他只是在中国找不到合适的床伴,他跟我聊天的第一句话就是问:YOU ARE S? 我一脸懵,这APP这么国际化吗…

    2020年6月2日
  • 那个无下限的男人

      这世界上有两个性别,一类是男人,一类是女人。 大部分男性是理性的,大部分女性是感性的。 为什么把两句话放在开头,是因为在圈子里呆久的人,都会明白男人和女人在欲望上的差…

    2021年11月27日
  • 理想者的消亡

      在电话拨通前,我像是早有预感一样,打字说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只是情绪激动,一时亢奋,这很正常,不要抛弃我。 是在楼道里打的这通电话,很冷。哪怕是正午,窗外的天也是灰蒙蒙…

    2021年11月20日
  • 请你保护好自己

      我一直是个breast很大的女孩,从发育期开始。 可是因为胖,又因为家长没有及时关注到变化,没有及时穿上合适的bra,导致它有些轻微下垂。 这是难以启齿的,那正是女孩…

    2021年3月8日
  • 神秘朋友

      朋友说野炊二不跳票就送我豪华版,然后野炊二跳票了。 朋友是在圈内平台认识的,神神叨叨,总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

    2022年4月23日
  • 猫咪的设定就是永远爱主人

      和他见面是在14年的夏天。 那时我还是个小女孩,穿着背心裤衩,为五块钱的冰激凌心疼。在我艰难的选择到底是草莓味还是香草味时,他的大手把两盒都放进了袋子。 时间太久,以…

    2021年6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