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生原罪

私生原罪

 

吱呀吱呀,房间的床在晃动。

女人的呻吟,男人的低吼,夹杂着一些细碎的言语。

她又在问那个男人要生活费,她们从不避讳,大白天做着这种龌龊事。

我重重把门关上,像是听到我回来,房间里有片刻停顿,但又很快将我无视。

真恶心,这里的一切,都令人反胃。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终于安静了下来,男人来到我的房间。

“最近怎么样,上大学以后是不是轻松很多了?”

他假模假样问着,全然没有刚才风流快活的样子。

“挺好。”

我看着电脑屏幕,没有回头。

“你哥哥当初考大学的时候也很辛苦啊,现在出国留学都快回来了。”

提到那个哥哥,他的语气掩不住的骄傲。

我没有接话,他好像是觉得尴尬。

“老公啊,依依上大学也花不少钱呢,这个月多留些生活费吧。”

女人也凑到这个房间,讨好对男人说着。

这样的场景太多次,多到记不得,我仿佛只是她问男人要钱的工具。

除了她的身体,她的女儿倒是也有些价值。

男人走后,她的表情冷了下来,她盯着我,问我这么早回家干嘛。

是啊,这么早回来做什么。

“这钱给你,以后别和他见面了,我恶心。”

我把钱推在桌子上。

“他是你亲生父亲。”

“他是个畜生。”

她的巴掌甩在我的脸上。

争吵,又是争吵。我以为我可以赚钱了,她就可以不用再见那个男人。

工作室打来电话,问我考不考虑年前接绳艺的单子,价格会高很多。我犹豫很久,还是没有去。如果我不在家,这个年就只能她自己过了。

小时候不懂事,我还会一个劲问从来为什么爸爸不和我们一起过,长大后就没有再问过。我明白我的出生就带着原罪,我知道我被爱,就意味着要抢走别人的爱,所以我庆幸我不被爱,我庆幸这个家只有我和她。

我算不上绳师,对绳艺谈不上喜欢,只是一份工作,对照着图片,把一个个男人女人捆绑。这个过程很安静,就像完成一件艺术品,一寸一寸,一条一条,穿梭,抽拉,打结。我的话很少,索性找我的客人也不为聊天,两个人就这样换着一个又一个花样,享受各自时光。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出卖自己,我尽量避免肢体接触。有人试图将我带进更大的圈子,工作室保护了我。我做过很多兼职,可我太笨了,我学不会怎么在互联网赚钱,快餐店一小时十五块钱的工钱不足以让我脱离那个男人,也不足以说服那个女人。

我曾试图劝说她随便找个什么工作,何必看男人脸色。我试着跟踪那个未曾谋面的哥哥,我看他上了车,看他进了小区。

和我家的破旧小区不一样,他住的那里都是一栋栋别墅一样的房子,他家很有钱,但是那个男人每个月给我们的钱只有几千块。

我没对那些钱有任何企图,我没觉得他该给,我只是不理解。她还是没能去工作,从我记事开始,她从来没有工作。

不过这些往后和我就没有关系了,我想,除了过年,我大概再也不会回来。

我当初特意选了个离家很远的大学,在那里没人会知道我的身份,不会再有人指指点点,不会再被人用同情的眼光看着。在那里,我戴着口罩走在路上,就像过路的每个陌生人一样。

我只是安静地走过。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618

(1)
上一篇 2023年1月14日 下午4:09
下一篇 2023年1月28日 下午10:40

推荐阅读

  • 庇护所

      我和老洪认识的时候,他已经是而立之年。 在确定关系前,我俩几乎打卡了这座城市所有的咖啡馆和茶馆。在老洪的描述中,了解了他的前半生——一个从贫困户家里走出来的大学生,一…

    2021年12月18日
  • 渣女是什么样的?

      女生谈论最多的话题,总是渣男,谁的男朋友又劈腿了,谁又只顾着打游戏不管我了,谁每天除了说“多喝水”就是“早点睡”了,但其实,渣女同样存在,几乎每一个纯情专一的男孩,都…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关于被威胁这件事

      其实圈子是人性本恶的聚集地。 你不会想到当一个人掌握了你的各种信息以后,会对你做什么。你更不会想到在你情欲翻涌的时候,对方隔着屏幕在想些什么。 大部分情况下,我们都是…

    2021年12月11日
  • 我的姑娘在江里

      这座城市下雪了。 我开着车在路上,半天才发现飘在车窗的雪花。 我想起见到笑笑也是大雪天,她穿着汉服,披着红斗篷,手里抱着一捧火红的腊梅,就这样走到我面前,笑着问我:“…

    2021年4月26日
  • 你好,简历人

        “在吗?28岁,坐标山东,接触圈子五年了,喜欢玩……” 早晨起来看手机,总会收到这样的自我介绍,准确来说,是简历。 不知道哪里流行起来的,总之慢慢的,大…

    2021年2月1日
  • 一个自卑的男斯

      我的爱是垃圾,是无人问津,是灯火阑珊下的过街老鼠,是冷笑话,是一场永远不会停的暴风雨。 男,三十岁,办公室的普通职工,月薪七千,单身,有一个m,可能也不能算做是我的m…

    2021年12月4日
  • 那个被网暴脱圈的女孩

      “姐,我要退圈了。” “姐,那些骂声好难听。” “姐……” 周日一直睡到中午十二点,醒来才看到悠悠发给我的消息。我忙问她怎么了,登上平台又看不出什么异常。当我打开悠悠…

    2020年12月14日
  • 小众

      我很少在圈里结交朋友,她算一个。 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可爱这么会撒娇的女孩,就到了那种女孩子都无法抵挡的程度。 之前和她连麦的时候,听到她对她主人哼哼,我瞬间心软。难怪连…

    2022年6月25日
  • 他患病后,我断了联系

      “真喜欢你,以后我可以嫁给你吗?” “傻丫头,你还小呢。” 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小小的苹果四电量耗尽,我干脆跑到楼下给他打公用电话。那时正值二八,所有的心思都明目张胆…

    2023年5月20日
  • 我和Master结婚了

      在见父母之前,他紧紧捏着我的手。 我安慰他不要紧张,他的手心还是一直冒汗。 我想过很多遍和我见家长的男人会是怎样,我想过很多次和我度过余生的人会是怎样。可实际上,真的…

    2021年8月14日
  • 爱是勇敢者的游戏(上)

      我还记得初见,他抱着一捧实在称不上好看的花束,站在人来人往的路口。 我犹豫片刻,还是走了上去。 “实在对不起,我跟花店说要订一束最特别的花,没想到做出来效果这么炸裂,…

    2023年9月17日
  • 三套图,他月入过万

      幺幺大概是我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那会他还年轻,干的是皮条客的生意,在软件上引流,出于好奇,我加入了他的小团队,当起了账房。 幺幺是个很大气的人,虽然生意挺小,但当…

    2021年9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