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灵魂

失落灵魂

 

米晓晓是个腿比大脑快的人。

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背着简单的行李,拿着把旧吉他,在出站口发愣。

她在一个社交平台上删删改改,想了好久,才打出一句:“杭州三日游,来个正常人,费用AA。”

半天没有人小窗。

米晓晓翻翻从前动态,大多是养的花、写的字、读的书,很少有自己的自拍。

她不爱化妆,脸上的小雀斑,熬夜的黑眼圈就肆意的展露出来。她不熟练的自拍了半张脸,重新编辑动态发出。

-0ne

第一个人是个十九岁的厨子

打动米晓晓的是他主页诱人的红烧肉。

还有令人意外的——厨师胖乎乎的手指能把王者荣耀里的不知火舞打出仙术的感觉。

米晓晓坚持付了菜钱。她说白白享受人家做的美味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如果再不付点钱,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吃饭前,厨子跑出去带回来一大包,里面都是白的啤的。米晓晓装作不知道什么意思,陪着他喝。

厨子喝的满脸通红,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米晓晓坐在旁边,对着窗户,弹吉他唱歌。

没过一会,有人咚咚咚的敲门,说大半夜还让不让人睡觉,神经病。

晓晓找了个袋子,把那些菜都打包回酒店。

厨子的手艺果然不错。

-Two

第二天陪着她的,是一个冒冒失失的白领小青年。

他长得很中晓晓的意,幽默风趣,也很绅士。两个人在湖边走了很久的路,聊了很多话题。

晚上吃饭时,包间里,他试探性的确认晓晓的属性,晓晓说不愿意第一见面就发生什么实质性关系,希望他可以装的矜持点。他打着哈哈说开个玩笑,只是出来陪晓晓聊聊天,缓解心情。

晓晓的确很开心。她希望可以第二次看到这个男人。临别前她反复确认男人会不会再联系她,男人说假如第二次见面可以用嘴帮他解决就会一直联系,晓晓答应了。

她独自趴在酒店的大床上,问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小狗。男人说听话的、乖巧的、接受程度高的,身材再好一些。

晓晓看着自己扁平的身体,一条也不符合。她甚至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女人,她还没有尝过性的甜头。

后来无论她发什么消息男人都没有再回复。

也许是觉得,晓晓不是他心里那个美好的文艺少女。

-Three

晓晓不知道怎么会选择见一个男慕,也许是觉得好奇。

她只是想了解一下同一属性不同性别的情况。

没想到进了酒店男慕就开始一个劲的强迫晓晓欺负他,甚至还发红包给晓晓。他说女人都是这样,发个红包就可以了。

晓晓的确打他了,不过是气的。

男慕好像很享受晓晓抽的耳光,说如果生气就多抽几下。晓晓破口大骂,跑出了酒店。

她在附近的网吧开了台机子,趴在桌上看了一夜鬼片。

-End

这里是欲望的海。

这里的灵魂四处躲藏。

《出门》
我吩咐把我的马儿从马棚里牵出来。仆人没有听懂我的话,我便自己走到马棚,给马备好鞍,骑了上去。远处传来了号角声,我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说不知道,他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听到。在大门口,他叫住我,问:“您骑马上哪儿去呢,我的主人?”“我不知道。”我说,“只是离开这儿,离开这儿。离开这儿向前走,向前走,这就是我达到目标的唯一办法。”“那么您知道您的目标了?”他问。“是的。”我回答,“我刚刚告诉你了,离开这儿,离开这儿,这就是我的目标。”“您还没有带上口粮呢,”他说。“什么口粮我也不要。”我说,“旅途是那么的漫长啊,如果一路上我得不到东西,那我一定会死的。什么口粮也不能搭救我,幸运的是,这可是一次,真正没有尽头的旅程啊!”
——尹吾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00

(0)
上一篇 2021年7月17日 下午10:33
下一篇 2021年7月31日 下午10:52

推荐阅读

  • 习惯性谎言

    我想最开始我是喜欢这个圈子的。 因为在现实生活中,我是那种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可以谎话连篇的人。 人总会累,我也不例外,我只想摘掉脸上的面具。 可我做不到,因为我没办法做到信任眼前人,…

    2023年8月27日
  • 我抛弃了自己的M

      凌晨两点,QQ消息提示响个不停。 我被吵醒,看着聊天框不停弹出的一篇篇小作文。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真的厌倦了。 “你在干嘛?为什么你的帐号还在线?你是不是在跟别的女孩聊…

    2023年5月13日
  • 五年,她学会反抗

      一直到今天,我都认为,那是我见过最恶臭的中年人。 从和他接触到前天找他聊天,都没有让我对他的看法改变丝毫。他就像圈里一些人,自己多N所以不停给别人说没有一段关系是可以…

    2020年10月26日
  • 当我被家人发现时

      那天,是美好的圣诞节,一切祥和。 老妈外出买菜,我慵懒的趴在床上,拿起了我的小玩具,熟悉的嗡嗡声响起,悦耳又舒适。 没想到老妈去而复返,问我中午想吃些什么。 嗡嗡的声…

    2021年1月4日
  • 那些爱立人设的大佬

    我有两个号,一个是M,一个是S。 我经常会收到一个账号给我两个号发来截然不同的消息。 好巧,他也有两个身份,一个是S,一个是M。 网上说这样的人很多,大号“小MG叫爸爸”,小号“妈…

    2023年7月23日
  • 坐火箭的王董

      在我骑自行车的时候,王哥开着宝马把我的妹子接走了。 后来在我一次一次不懈努力下,我也开上了宝马,我满心欢喜的去接我的妹子,发现王总开上了迈巴赫。 我一直坚信我命由我不…

    2021年12月25日
  • 尊重?不止尊重

      还记得进圈时年纪不大,那时候很流行公Tiao,就是拉个群,在网上直播给很多人看。不是为了赚钱,就是同好互相学习,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出名。 我找了个所谓很有经验的…

    2022年1月8日
  • 小狗的春节特辑

      他的眼睛湿漉漉的,像一只可爱的小狗,眼巴巴看着我。明明不会喝酒,却还是下意识吞咽着我灌进去的酒。 他赤裸着跪在地毯上,屋里的空调温度调的很高。 “一会他来了,知道该怎…

    2024年2月10日
  • 私生原罪

      吱呀吱呀,房间的床在晃动。 女人的呻吟,男人的低吼,夹杂着一些细碎的言语。 她又在问那个男人要生活费,她们从不避讳,大白天做着这种龌龊事。 我重重把门关上,像是听到我…

    2023年1月21日
  • 我的姑娘在江里

      这座城市下雪了。 我开着车在路上,半天才发现飘在车窗的雪花。 我想起见到笑笑也是大雪天,她穿着汉服,披着红斗篷,手里抱着一捧火红的腊梅,就这样走到我面前,笑着问我:“…

    2021年4月26日
  • 拜金

    “我情愿从来没认识过你。” 独自坐在高铁站,他没有送我,只是发来这条消息。 是啊,他当然会后悔,他不该认识我,不该喜欢我这种女孩。 贫穷是什么滋味……是爬着蚰蜒和不知名虫子的农村土…

    2023年7月2日
  • 为了他辞职后

      云朵是个令人羡慕的姑娘,大多数人都这么认为。 能在圈子里找到合适的人结婚,本身就不容易,更何况两个人能每天出双入对,一起工作,一起生活。 上次见面还是婚礼上,云朵穿着…

    2022年3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