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缺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于文学作品当中。

直到那天,我也失去了我的眼睛。

这不是抽象的概念,只是简单的陈述,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高度近视的我去换镜片的时候,发现右眼几乎失明。

小宇接到电话以后直接打车到了医院,我滴了散瞳药水,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发呆。小宇一会扒在门口看医生,一会又跑出去拿什么单子。

眼睛的损伤很多时候是不可逆的,我看着模糊的世界,觉得这一切像一场梦一样。病房门口传出老太太的一声哀嚎,我想不通眼科怎么会有人哭天抢地。

不过,丢了一只眼睛,也确实该哭。

很久之前在圈子里见过一个小男孩,很可怜,天生好像得了什么病,发育不良,最多只能活到三十岁,四处找好心的女斯收留,希望能在快乐中结束生命。还遇到过一个喜欢用繁体字的男人,说自己是脑瘫(疾病)。他彬彬有礼,温和热情,把自己的情况挂在主页,基本得到的都是礼貌的拒绝和暗暗的疏远。还有一个圈里相识多年的老友,在查出癫痫以后退圈,很多时候连生活都没办法自理。

我的左眼九百度,我的右眼近乎失明。我忽然想起那本书,里面那个孤傲的春琴,还有她忠诚的佐助。

结果出来,是视网膜脱落,发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我父母赶到的时候,小宇还是不肯走。我很大力气掐了他一把,他说我这儿离不开人,他是我男朋友。

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我病了,他开始自作主张很多事情。

手术很成功,但也没有太大起色。我不敢哭,害怕恶化情况,也不愿意让小宇或者父母看到这样的窘迫。

在医院躺着的那些日子,我开始思考往后的人生。小宇还只是个小孩啊,想起进手术室前他还说,要一辈子跟着我。

我不需要别人为我刺瞎双眼,也没办法享受这样的爱。

在一起住的房子续租了一整年,水电交了不少,物业费也交了一整年。想了又想,我还是把那些道具都扔进了垃圾箱。我多付了些钱,让司机帮我把很重的行李箱合上,再提到楼下。父母在家里等我,术后需要静养。

那天回去的车上,手机一直一直在震动,是小宇的来电。我大概能想到他回家后的崩溃和难过,因为我也一样。情感让我留下,理智让我离开。

小宇在宽慰我的时候说,他最喜欢服侍我了,一直以来他都做得很好。像一件最合心意的玩具,又像一件最趁手的工具,他一直热衷于取悦我这件事。

但服侍和照顾,最大的区别是,一个是能自己做但是想让他去做,一个是没有能力去做只能让他去做。

我没觉得那些身体有残缺的人在这个圈子苦苦追求有什么不好。有时候越是压抑越是残缺,就越会渴望极致的精神世界,尽管在我看来这很不负责。

我没有接电话,也没有通过他的微信。我不能流眼泪,只能木然听着窗外的车来车往。

再见,我热爱的圈子。

以及,亲爱的小宇。

佐助摸索着来到里屋,跪拜在春琴面前,以额头触地,说道:“师傅,我也已经是盲人了,这样一辈子也看不见您的脸了。”“佐助,这是真的吗?”春琴只说这么一句话,便陷入长久的漠然沉思。佐助有生以来,此前此后,从未感受过自己活在这几分钟沉默里的绝对快乐。——《春琴抄》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63

(0)
上一篇 2021年10月23日 下午10:46
下一篇 2021年11月7日 上午9:36

推荐阅读

  • 我抛弃了自己的M

      凌晨两点,QQ消息提示响个不停。 我被吵醒,看着聊天框不停弹出的一篇篇小作文。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真的厌倦了。 “你在干嘛?为什么你的帐号还在线?你是不是在跟别的女孩聊…

    2023年5月13日
  • 天黑请闭眼(中)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珊珊是我最爱的女孩。 和她初识是在学校附近的书店,那是一个不讲理的家长吧,自己买错了教辅资料,一个劲的指…

    2022年4月2日
  • 一个多主的女m(上)

      处理不完的工作,一场接一场的考核,一次次又一次的分离。 在请假会扣全勤和能不能坚持到休息之间挣扎,最终还是在医院走廊坐了一下午的冷板凳。 我开始服用抗抑郁的药物,尽管…

    2023年12月30日
  • 被pua的女S

      记得前面有一期讲了一个女孩可能经历了pua,然后勇敢分开的故事。 朋友说pua是很难界定的,其实在ds关系中,也经常会用类似pua的手段去让sub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2021年3月15日
  • 画皮

      今年七夕,是原本打算去见池易父母的日子。 但那天我没有见到池易,他失踪了很久。 小路是圈外人,玩剧本杀认识的。池易消失后,是他陪着我熬了过来。他大概对我是有些暧昧的,…

    2022年8月6日
  • 牢笼

      我说离开的那天,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他把我按在墙上,我的头被撞的很痛,他像铁一样的拳头砸在我的身上。我听到他骂骂咧咧的问候我的家人,还有无限的贬低我。 我…

    2021年5月17日
  • 有钱却不忠,为钱还是爱?

      他一夜没回来。 大概又去了那里,和那些所谓的精英一起。 还记得知道他职业以后,我开玩笑似的说,有没有觉得这个行业像是架在空中的花园,看似繁花似锦,实则处处透着腐败。 …

    2023年3月18日
  • 窃听者

      我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甚至到了病态的程度。 我想在对方的身上装窃听器,我想知道他所有的动向,我想了解关于他的一切。 我求助过心理医生,吃过精神药物,这些都没办法缓…

    2022年6月4日
  • 爱是勇敢者的游戏(下)

      从他搬走后,一直到房租到期,我每天都睡在他的工作室。他走的匆忙,很多设备都没搬走。他说剩下的租金和设备随便我怎么处理,找收破烂的收了都行。 我躺在他睡过的折叠床上,感…

    2023年10月1日
  • 其实,他没那么深情

      那是一个很单纯的姑娘。 虽然在圈里呆了很多年,但我还是觉得单纯。说直白点,她有些恋爱脑。 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女人的通病,在荷尔蒙上头的时候,可以把那1%的好挥发成10…

    2022年2月19日
  • 理想者的消亡

      在电话拨通前,我像是早有预感一样,打字说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只是情绪激动,一时亢奋,这很正常,不要抛弃我。 是在楼道里打的这通电话,很冷。哪怕是正午,窗外的天也是灰蒙蒙…

    2021年11月20日
  • 腐坏

      “我可以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吗?” “我总觉得道听途说写来的东西总归是虚的。” “但你也是当事人。” “你写出来的不是我,也不是她,而是你故事里的人。” 买过玫瑰吗,插在…

    2022年4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