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缺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于文学作品当中。

直到那天,我也失去了我的眼睛。

这不是抽象的概念,只是简单的陈述,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高度近视的我去换镜片的时候,发现右眼几乎失明。

小宇接到电话以后直接打车到了医院,我滴了散瞳药水,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发呆。小宇一会扒在门口看医生,一会又跑出去拿什么单子。

眼睛的损伤很多时候是不可逆的,我看着模糊的世界,觉得这一切像一场梦一样。病房门口传出老太太的一声哀嚎,我想不通眼科怎么会有人哭天抢地。

不过,丢了一只眼睛,也确实该哭。

很久之前在圈子里见过一个小男孩,很可怜,天生好像得了什么病,发育不良,最多只能活到三十岁,四处找好心的女斯收留,希望能在快乐中结束生命。还遇到过一个喜欢用繁体字的男人,说自己是脑瘫(疾病)。他彬彬有礼,温和热情,把自己的情况挂在主页,基本得到的都是礼貌的拒绝和暗暗的疏远。还有一个圈里相识多年的老友,在查出癫痫以后退圈,很多时候连生活都没办法自理。

我的左眼九百度,我的右眼近乎失明。我忽然想起那本书,里面那个孤傲的春琴,还有她忠诚的佐助。

结果出来,是视网膜脱落,发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我父母赶到的时候,小宇还是不肯走。我很大力气掐了他一把,他说我这儿离不开人,他是我男朋友。

不知道是不是觉得我病了,他开始自作主张很多事情。

手术很成功,但也没有太大起色。我不敢哭,害怕恶化情况,也不愿意让小宇或者父母看到这样的窘迫。

在医院躺着的那些日子,我开始思考往后的人生。小宇还只是个小孩啊,想起进手术室前他还说,要一辈子跟着我。

我不需要别人为我刺瞎双眼,也没办法享受这样的爱。

在一起住的房子续租了一整年,水电交了不少,物业费也交了一整年。想了又想,我还是把那些道具都扔进了垃圾箱。我多付了些钱,让司机帮我把很重的行李箱合上,再提到楼下。父母在家里等我,术后需要静养。

那天回去的车上,手机一直一直在震动,是小宇的来电。我大概能想到他回家后的崩溃和难过,因为我也一样。情感让我留下,理智让我离开。

小宇在宽慰我的时候说,他最喜欢服侍我了,一直以来他都做得很好。像一件最合心意的玩具,又像一件最趁手的工具,他一直热衷于取悦我这件事。

但服侍和照顾,最大的区别是,一个是能自己做但是想让他去做,一个是没有能力去做只能让他去做。

我没觉得那些身体有残缺的人在这个圈子苦苦追求有什么不好。有时候越是压抑越是残缺,就越会渴望极致的精神世界,尽管在我看来这很不负责。

我没有接电话,也没有通过他的微信。我不能流眼泪,只能木然听着窗外的车来车往。

再见,我热爱的圈子。

以及,亲爱的小宇。

佐助摸索着来到里屋,跪拜在春琴面前,以额头触地,说道:“师傅,我也已经是盲人了,这样一辈子也看不见您的脸了。”“佐助,这是真的吗?”春琴只说这么一句话,便陷入长久的漠然沉思。佐助有生以来,此前此后,从未感受过自己活在这几分钟沉默里的绝对快乐。——《春琴抄》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63

(0)
上一篇 2021年10月23日 下午10:46
下一篇 2021年11月7日 上午9:36

推荐阅读

  • 庇护所

      我和老洪认识的时候,他已经是而立之年。 在确定关系前,我俩几乎打卡了这座城市所有的咖啡馆和茶馆。在老洪的描述中,了解了他的前半生——一个从贫困户家里走出来的大学生,一…

    2021年12月18日
  • 喜欢和合适,哪个重要?

      我曾问那个大我十七岁的大叔,我们会不会在一起一辈子。 他抱着我,问我知不知道什么是一辈子,我摇头说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喜欢他,心跳是不会撒谎的。 分开以后总有人试着去…

    2022年2月14日
  • 那夜薄荷香

      和他认识,是很偶然的。 没有什么心动,没有什么第六感,就只是单纯的看他的职业比较有趣。 很少有人能跟我聊的上,我攻击性总是很强,戒备心又太重。 但他很聪明,是一个知道…

    2020年9月26日
  • 独占

      果子一直是个很温柔的人,安静,懂事,话少。她的世界很柔和,没有那么多的杂声。但在这个圈中,她的角色是强势的一方。 那个男孩就那么猝不及防的进了果子的生活,酷酷的叛逆的…

    2021年1月18日
  •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

    2021年1月25日
  • 二百斤,我拍了私房照

      他很喜欢丰满的女人。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我很难理解。 可我的确是个放纵自己的肥宅。一百八十斤的体格子,晚饭是一份炸鸡加冰可乐。 自卑让我在现实里很少和异性接触,只有…

    2021年7月10日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卑微是种罪

    我曾经以为网上那种为了渣男屡次堕胎,被家暴了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回头原谅的女性只出现于夸张的艺术作品中。如果不是我的列表存在,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卑微的女孩。 认识她是在微…

    2021年9月4日
  • 其实,他没那么深情

      那是一个很单纯的姑娘。 虽然在圈里呆了很多年,但我还是觉得单纯。说直白点,她有些恋爱脑。 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女人的通病,在荷尔蒙上头的时候,可以把那1%的好挥发成10…

    2022年2月19日
  • 对啊,我喜欢被欺负

      春天来的猛烈,挟走了最后一丝冬末寒意,和熙的暖风在初冒芽的柳枝间徘徊不去。在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老师领进来一个女孩。“这是转校生夏觅,大家以后好好相处,多多帮助新同学…

    2020年4月23日 字母圈故事
  • 牢笼

      我说离开的那天,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他把我按在墙上,我的头被撞的很痛,他像铁一样的拳头砸在我的身上。我听到他骂骂咧咧的问候我的家人,还有无限的贬低我。 我…

    2021年5月17日
  • 遗憾湖与悔恨山

      国家线出来,安安松了一口气。 比起整个备考阶段压抑的气氛,接下来按部就班的准备复试要好受许多。 犹豫半天,安安隐身后点开悄悄关注里的唯一关注。 这是她在十个月里占比最…

    2022年3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