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自卑的男斯

一个自卑的男斯

 

我的爱是垃圾,是无人问津,是灯火阑珊下的过街老鼠,是冷笑话,是一场永远不会停的暴风雨。

男,三十岁,办公室的普通职工,月薪七千,单身,有一个m,可能也不能算做是我的m,因为我见过她属于别人的样子。

这是一种奇怪的心理,她不该属于我,但那个男人离开后,在我的努力下,她还是属于了我。曾经她趾高气昂的指责我,如今在我面前温顺的像只猫咪。尽管我知道这样的臣服是假的,可我还是沉浸其中。

她真正臣服的样子我知道,她说那个男人是神明,是信仰。她被男人抛弃了,但她还是死守着过往,不允许我说他的一句坏话。她醉意朦胧的在我怀里,她说,她现在支离破碎,除了身体什么也给不了我。

我还是抱住了她,我知道我大概永远做不了她的神。

我有很多很多规矩,我要求她叫我那些羞耻的称呼,我不允许她的头超过我的腰。我察觉到她的勉强,但她还是叫了,那些事情也照做了。

她的神明,一定不会像我这么无聊。我记得她说过,那个男人从来不在意称呼,因为尊敬是打心底里的。

我要她赤身在我面前跪着,一遍一遍的宣誓,说她完全属于我,肉体到精神。我知道,她心底里或许看不起我。

我想和她玩wt,她懒得应付,甩过来一句“小孩子玩的东西”。她的关注、签名、动态,都没有我存在的痕迹。我像个女人一样,因为她的一声叹气就胡思乱想很久。

我问她会不会嫌弃我,会不会抛弃我。她说不会。

有时候我喜欢她这样的姿态,一副很不爽我的样子,却会开口求饶。我喜欢这种反差感,她看不上我,但只能被我压在身下,说我喜欢听的话。

她还是离开了,而且带着满满厌恶感离开的。她说本来只是想付出身体,在我这里得到一些温暖,但我要的实在太多而且太幼稚了,都是二三十岁的年纪,还玩小孩子那一套。

她活得清高,她喜欢的男人也那样优秀。

可我没法控制自己的欲望,我也知道自己上头以后的样子很丑陋,像一条发情的公狗,每天都要她拍那些照片意淫。我没把这个圈子玩成艺术,不浪漫也不唯美。

我只希望找个普通的女孩,粘着我,乖巧听话。我会给她做饭,照顾她,永远把她当成小孩子。我希望她能一直属于我,不要变心,也不要爱上别人。

当然了,我有很多缺点,我太自卑,太黏人。我希望和对方24小时连麦,我希望对方事事报备。我没有钱,也没有野心,我只在一个三四线的北方小城,一个人看过一场又一场的冬雪。

最后还是和好了,和好的代价,是我的听话和让步。她不喜欢的事情不做,她不喜欢听的话不说。

我仍然有m,我抱着她,像抱着一个人形玩偶。我知道她的灵魂不属于我,她的肉体也不再忠于我。

起码今年的雪,没那么冷。

如果可以选,我也希望自己是个有钱人,或者长得帅,再或者情商高也可以。可是我不是,我只是个普通人,我的钱只够生存。他们招招手就会有一堆女孩子倾心,他们的话仿佛成了金科玉律。我只是那个每天在广场发十几条动态都没有人点赞的背景墙,有时甚至像个舔狗。

只要有个人陪着我就好。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03

(7)
上一篇 2021年11月30日 下午2:07
下一篇 2021年12月11日 下午10:14

推荐阅读

  • 同城“辣妹”

      她身材很好,从她挂在主页的照片来看,打着她的专属水印,应该不是网图。 我看了一眼属性,是个M,还和我是一个城市。 我主动发去私信,用一杯奶茶的价格要来了妹子的微信。我…

    2022年9月24日
  • 庇护所

      我和老洪认识的时候,他已经是而立之年。 在确定关系前,我俩几乎打卡了这座城市所有的咖啡馆和茶馆。在老洪的描述中,了解了他的前半生——一个从贫困户家里走出来的大学生,一…

    2021年12月18日
  • 友情不止,恋人未满

    “阿莫,今天我表白了,也失恋了。” “阿莫,你说她是不是很讨厌我,外面下着那么大的暴雨,她却连我的伞都不愿意接。” “阿莫,我好怕她再也不见我。” 我曾经有两个很好的朋友。 栀子喜…

    2022年5月28日
  • 泡沫

      “追求什么对错 你的谎言 基于你还爱我” 我和阿傅认识的时候,他的身份只是个招摇撞骗的神棍。 我被骗过很多次,阿傅对我说,他永远不会骗我,永远不会。 我是个傻子,我真…

    2022年6月18日
  • 咖啡店

      那个收银的小姑娘两天没来上班了,我现在坐在收银台前对着结账的客人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掩盖我的愁眉苦脸。顾客就是上帝,我只是一个抱他们大腿的小老板。 不管是出于人道主义还…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Wait

      “你的主人呢?” “不知道,还没来呢。” “什么时候来啊?” “不知道,没准今年还是明年。” “那你怎么知道他会来?” “我在等他。” 七点钟,闹钟响个不停,烦躁地按…

    2022年12月17日
  • 提前的除夕

      今年回家的日期提前了些。 提着行李箱进门的时候,老妈头上的白发多了些,不变的是仍旧絮絮叨叨。桌子上摆着我爱吃的坚果,新换的床单被褥都带着薰衣草的香气,是家的味道。 Q…

    2022年1月30日
  • 橱窗里的红苹果

      记得小的时候,被家里人带去景区,路过一个水果店,看到里面的苹果特别红,特别诱人。我在地上撒泼打滚,一定要买我一眼看中的那个苹果。 当时在路上又晕车,没有来得及吃。回家…

    2021年11月13日
  • 老陈

      老陈不是圈里人。 认识他的时候,我已经在圈里呆了很久。我偏好刑,喜欢疼痛,喜欢血腥,玩的很野,但从来没有和谁发生过关系。 那阵子母亲住院,父亲赌博输光了不敢回家。我上…

    2021年5月10日
  • 无人赴约

      泛着露水的操场,太阳还没有露出晨辉。师生都安静的伫立在国旗下听校长演讲。 “高三的学生,将进入你们人生中最重要的半年了,高考在即,大家一定要铆足干劲……“ 易寒无聊的…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因为抑郁,我被抛弃了十三次

      我是抑郁症,医院确诊的那种。 很早之前,我就发现我总是不开心,每天都在哭。我知道我出了问题,可我不敢说,我知道世人会笑我。 圈里有很多男人说救赎我,带着他们的第三条腿…

    2021年9月18日
  •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

    2021年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