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自卑的男斯

一个自卑的男斯

 

我的爱是垃圾,是无人问津,是灯火阑珊下的过街老鼠,是冷笑话,是一场永远不会停的暴风雨。

男,三十岁,办公室的普通职工,月薪七千,单身,有一个m,可能也不能算做是我的m,因为我见过她属于别人的样子。

这是一种奇怪的心理,她不该属于我,但那个男人离开后,在我的努力下,她还是属于了我。曾经她趾高气昂的指责我,如今在我面前温顺的像只猫咪。尽管我知道这样的臣服是假的,可我还是沉浸其中。

她真正臣服的样子我知道,她说那个男人是神明,是信仰。她被男人抛弃了,但她还是死守着过往,不允许我说他的一句坏话。她醉意朦胧的在我怀里,她说,她现在支离破碎,除了身体什么也给不了我。

我还是抱住了她,我知道我大概永远做不了她的神。

我有很多很多规矩,我要求她叫我那些羞耻的称呼,我不允许她的头超过我的腰。我察觉到她的勉强,但她还是叫了,那些事情也照做了。

她的神明,一定不会像我这么无聊。我记得她说过,那个男人从来不在意称呼,因为尊敬是打心底里的。

我要她赤身在我面前跪着,一遍一遍的宣誓,说她完全属于我,肉体到精神。我知道,她心底里或许看不起我。

我想和她玩wt,她懒得应付,甩过来一句“小孩子玩的东西”。她的关注、签名、动态,都没有我存在的痕迹。我像个女人一样,因为她的一声叹气就胡思乱想很久。

我问她会不会嫌弃我,会不会抛弃我。她说不会。

有时候我喜欢她这样的姿态,一副很不爽我的样子,却会开口求饶。我喜欢这种反差感,她看不上我,但只能被我压在身下,说我喜欢听的话。

她还是离开了,而且带着满满厌恶感离开的。她说本来只是想付出身体,在我这里得到一些温暖,但我要的实在太多而且太幼稚了,都是二三十岁的年纪,还玩小孩子那一套。

她活得清高,她喜欢的男人也那样优秀。

可我没法控制自己的欲望,我也知道自己上头以后的样子很丑陋,像一条发情的公狗,每天都要她拍那些照片意淫。我没把这个圈子玩成艺术,不浪漫也不唯美。

我只希望找个普通的女孩,粘着我,乖巧听话。我会给她做饭,照顾她,永远把她当成小孩子。我希望她能一直属于我,不要变心,也不要爱上别人。

当然了,我有很多缺点,我太自卑,太黏人。我希望和对方24小时连麦,我希望对方事事报备。我没有钱,也没有野心,我只在一个三四线的北方小城,一个人看过一场又一场的冬雪。

最后还是和好了,和好的代价,是我的听话和让步。她不喜欢的事情不做,她不喜欢听的话不说。

我仍然有m,我抱着她,像抱着一个人形玩偶。我知道她的灵魂不属于我,她的肉体也不再忠于我。

起码今年的雪,没那么冷。

如果可以选,我也希望自己是个有钱人,或者长得帅,再或者情商高也可以。可是我不是,我只是个普通人,我的钱只够生存。他们招招手就会有一堆女孩子倾心,他们的话仿佛成了金科玉律。我只是那个每天在广场发十几条动态都没有人点赞的背景墙,有时甚至像个舔狗。

只要有个人陪着我就好。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03

(6)
上一篇 2021年11月30日 下午2:07
下一篇 2021年12月11日 下午10:14

推荐阅读

  • “为我献出一切的男人”

      从前旅行,只需要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一个背包。现在的旅行,需要核酸证明,需要三码通行,甚至需要十四天隔离。 尽管这样,我还是定了去拉萨的机票。 这场旅行其实早有谋…

    2021年11月7日
  •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

    2021年10月30日
  • 橱窗里的红苹果

      记得小的时候,被家里人带去景区,路过一个水果店,看到里面的苹果特别红,特别诱人。我在地上撒泼打滚,一定要买我一眼看中的那个苹果。 当时在路上又晕车,没有来得及吃。回家…

    2021年11月13日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

    2021年1月25日
  • 老陈

      老陈不是圈里人。 认识他的时候,我已经在圈里呆了很久。我偏好刑,喜欢疼痛,喜欢血腥,玩的很野,但从来没有和谁发生过关系。 那阵子母亲住院,父亲赌博输光了不敢回家。我上…

    2021年5月10日
  • 来自2021年的回信

      2018年的小孩,你好。 因为近一年来工作繁忙,你写给2020年1月22号的信,直到2021年8月7号才到我手中。 看到你在信里,问了那么多问题,你一定很好奇未来是什…

    2021年8月7日
  • 理想者的消亡

      在电话拨通前,我像是早有预感一样,打字说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只是情绪激动,一时亢奋,这很正常,不要抛弃我。 是在楼道里打的这通电话,很冷。哪怕是正午,窗外的天也是灰蒙蒙…

    2021年11月20日
  • NTR,你能接受吗?

      这是一个我接触甚少的群体。介于法律制度,这也不是能广而告之的关系。 NTR,普通人眼里,这是一个反人伦的存在。但是我们总得感谢这个信息化时代,NTR这个词汇逐渐出现日…

    2020年7月8日
  • 三套图,他月入过万

      幺幺大概是我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那会他还年轻,干的是皮条客的生意,在软件上引流,出于好奇,我加入了他的小团队,当起了账房。 幺幺是个很大气的人,虽然生意挺小,但当…

    2021年9月25日
  • 物质女孩阿戚

    我在圈中少有姐妹,阿戚算是一个。 和她相识在平台,多多少少看过她的故事,总觉得和我很像又不是我。后来经常聊天一起吐槽,关系越来越熟络。 于是在那天的雨夜,我坐在街边无处可去,凌晨一…

    2020年11月30日
  • 提前的除夕

      今年回家的日期提前了些。 提着行李箱进门的时候,老妈头上的白发多了些,不变的是仍旧絮絮叨叨。桌子上摆着我爱吃的坚果,新换的床单被褥都带着薰衣草的香气,是家的味道。 Q…

    2022年1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