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

告别

 

我来的时候,你支离破碎。

我离开,是为了让你不要再支离破碎。

和言生分开的那天,圆圆正在开部门例会。

她借口上厕所,接了个电话的功夫,就失去了她的神明。

圆圆以为她会很疯狂,会立马订最近的航班,会做出许多失去理智的事情。

实际上,圆圆只是藏在厕所隔间无声哭了一会就继续回去参加例会了。她试着挽留,但她没开口。她的一切,言生都是知道的,言生做的决定,也必然是深思熟虑的。

言生说:“圆圆,你需要的东西,只能自己去寻找。我当然有私心想把你圈起来,可是你需要的不是这个。算我圣母一次,不要一直在原地转圈了。”

圆圆每段感情都很短暂,开始快,结束也快。

为了尽快忘掉言生,她在平台发了条动态,一瞬间私信和好友请求挤满了屏幕。圆圆随便选了个人,开始下一段感情。

可是在下段感情里,无论是陪伴、礼物、鲜花,都让圆圆感觉无趣。

她意识到言生太像她的父亲了,一样独裁,一样恶毒,一样自信。她没有从父亲那里得到爱,但她有过机会得到言生的爱。

圆圆试着离开圈子去恋爱,试着做那些会让人心动的恋爱小事,当所谓男朋友说出分手的时候,圆圆只觉得松了一口气。

人在选择亲密关系时,会下意识寻找类似原生家庭的相处方式,无论这个原生家庭是幸运还是不幸。

父亲像是魔鬼,在圆圆梦里,在现实里,都让圆圆恐惧、厌恶。可父亲偶尔也会温柔,把圆圆当个小女孩来关心。

圆圆似乎有了斯德哥尔摩,可她没有经历绑架,没有劫匪。

她爱着毁掉她人生的父亲,这个圈子就是圆圆的乐园,里面有许多像父亲一样的人。

因为你伤害我,所以我恨你。因为你的强大,我无法反抗,我只能忍受你。可是偶尔你也会给我包扎伤口,会给我拿甜甜的糖果。你毁了我,也救了我。我无法逃离,我只好爱你,流着泪爱你。

圆圆明白了言生的意思。

既然我像你的父亲,他没有放过你,作为替代品,我主动帮你解开了枷锁。你本该是天上自由的鸟,哪怕你真的爱囚笼,你也该先尝过自由的滋味,再进行选择。

言生年长她太多岁,总能看清楚问题的关键。哪怕他再给圆圆多少爱,圆圆也在等着他的刀子。圆圆不会幸福,只要他在,圆圆就会一直被折磨,这是圆圆的安全感。

圆圆以为没有人能结束这样的恶性循环,可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没有再开始新的感情。她仍然会偷偷幻想自己被囚禁,在遇到和父亲很像的人时,圆圆的心脏仍然狂跳,可她再也没有回复那些人。

在被恋爱脑冲昏头时,她总想起言生给她的最后一个选择:

要么放弃挣扎,沉醉在恶魔给予的痛苦里,这也是一种人生。要么彻底反抗,告别过去,这也是一种人生。没有好坏之分,各有舍得。但绝对不要妄想两个都要,那样两个都得不到。

言生知道她不会放弃挣扎,也准备好了离开,他只是想听他的小姑娘最后再坚定一次。在往后的岁月里,他的小姑娘会面临很多类似的替代品,他不希望她再经历这样的重复,他的小姑娘会一直记得今天的回答:

我选后面的答案。

夏天/如果这条街没有鞋匠/我就打赤脚/站到太阳下看太阳/我想到在白天出生的孩子/一定是出于故意/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了解她/也要了解太阳/夏天的太阳/太阳/当年基督入世/他也在这阳光下长大

——海子《夏天的太阳》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86

(1)
上一篇 2022年5月7日 下午10:21
下一篇 2022年5月21日 下午11:38

推荐阅读

  • 上贡?榨金?ATM?这些可能已经成了圈内毒瘤

      你听说过ATM奴吗?   想象中的坐拥数个土豪m,每天挥金如土却由m们来报销,既控制他们的身心又控制他们的经济?(一定有不少女S有这种想法)   …

    2020年4月23日 说说字母圈
  • 女孩,请你不要轻易卑微

      我挺心疼有些女孩的。   明明被欺骗了感情,欺骗了身体,结果回头还跑来问我: “是不是我不够好,他才这么对我?”   是啊,你最大的不好就是 太容…

    2020年4月23日 说说字母圈
  • 寻找

      “过年回家有人说着要给你相亲呢,要不要去看看?” “不去,我们不是说好了,我不结婚也可以。” “你看你现在生病了都没个人照顾,以后……” 我敷衍着挂断电话,缩进被子继…

    1天前
  • 她问我要红包,我该不该给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红包在我们圈子的初始社交关系中,到底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思考来思考去,总算有了一些结论,因此我给红包起了个比较直观的名字:   …

    2020年4月28日 说说字母圈
  • 欺骗

      冷冷的风,安静的夜,一个人在路上拼命的跑,孤单的,孤单的,看着影子在地上拉的很长。 直到跑不动了,蹲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吐。口袋里的来电提示响个不停。 我应该早有预感的…

    2021年4月5日
  • 小男孩

      还记得我们认识那会,你刚上大学,我忽悠你办卡。你露出小虎牙嘿嘿笑,说办卡可以,能不能送个联系方式。 约饭,约电影,约散步。小男孩的心思并不难猜,拒绝次数多了,我干脆懒…

    2022年9月3日
  • 我好像爱上一个骗子

      我是个sub/m,入圈三个月认识了主人,那三个月真是个不好的回忆,我受到无数骚扰,很多男人索要我的裸照,要跟我视频,说什么网调,并且在我拒绝后骂我是个装纯的婊子,我又…

    2020年4月27日
  • 神秘朋友

      朋友说野炊二不跳票就送我豪华版,然后野炊二跳票了。 朋友是在圈内平台认识的,神神叨叨,总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

    2022年4月23日
  • 老陈

      老陈不是圈里人。 认识他的时候,我已经在圈里呆了很久。我偏好刑,喜欢疼痛,喜欢血腥,玩的很野,但从来没有和谁发生过关系。 那阵子母亲住院,父亲赌博输光了不敢回家。我上…

    2021年5月10日
  • 镜花水月

      “哥哥在吗,要玩WT吗,哥哥?” 我点开性别筛选,给活跃的男用户一条条推送消息,内容基本都是复制粘贴。不出意外的话,会有很多回复。 “看妹妹主页了,妹妹真……” 依旧…

    2022年9月17日
  • 你凭什么让她跪你?

        前段时间有一个短视频在圈内流传甚广,男人捯饬自己布置房间整理工具倒上红酒,为了等待女孩的到来,整个画面挺和谐,有美感,一切显得比较浪漫富有情趣,很多女生…

    2020年4月23日 说说字母圈
  •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

    2021年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