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圈七年,我选择恋爱

入圈七年,我选择恋爱

 

知道圈子是很意外的事情。

那时我还刚刚情窦初开,喜欢上了那个总是在校门口欺负女孩子的小痞子。

所以虽然每天放学都会被他堵门口,扯辫子,我还是把他的名字写在了日记本。后来毕业,留了联系方式,他总会在半夜给我发那些令人面红耳赤的小说,约我晚上出去喝酒。

这个圈子,就藏在了他发来的那些文字里。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天生的sub,我喜爱被关起来,我享受极端的快乐,我没办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甚至我对家人、朋友公开,我说我就是喜欢强势的人,我喜欢欺负我的男孩。

从那时起,我就坚定了人生理想,是成为某人的物品。我读书考学,我找工作,我学习那些特长,都只是为了未来更好的服务于那个人。这一度是我的信仰,挺过无数难关的信仰。

我也从未怀疑这件事情的正确性,以至于别人提及人要活出自我这种观点时,我会很反感。我最喜欢一个圈里大佬的比喻,说DS就像两个残疾人,互相寻找,互相依存。我愿意割舍人生,放弃一切,只为了紧紧缠绕那个独一无二的灵魂。

我不记得多少次被人骚扰,和多少人科普什么是DS。每天面对谎言,面对欺骗,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我很茫然。

同居的女孩是个拉拉。那天两个人喝多,诉说心事。她抱着我大哭,她说她知道网络对面的那个人是骗子,可是她不想面对现实,她不想清醒。她说有很多次,她恨自己为什么不喜欢异性。我听着听着,也觉得难受。我说为什么我就不能接受对等的爱情,我宁愿在一开始就看到人最丑陋的一面,

一开始就直面他的欲望。

再次见到小痞子,是在老家镇上的小商店里,他老婆穿着豹纹大衣坐在大门口取暖,他的儿子在旁边玩小车,他一边拨弄门外的炉子一边听唠叨,当初的红毛早就变成了正常的黑发。他一时没认出我来,愣了半天才叫出我的名字。

晚上几个老同学聚在一起,小痞子的老婆接连打电话催回家。他喝了点啤酒,脸上红彤彤的,提了一斤刚出锅的羊肉馅的饺子就要往回走。同学打趣他妻管严,他一本正经的解释说上有老,下有小,得交代好。

我没失望,他看起来真的很幸福。

我到底真的需要笼子和摄像头吗,七年之后的我,站在曾经的原点,以为坚定的答案第一次有了困惑。这算是对信仰的背叛吗?可是我从未见过神。

我可以喝草莓摇摇奶昔,听男朋友说“遵命,小公主”。我可以一直叫他名字,在我需要帮助的任何时候。他不会欺负我,不会给我那些刺激,他也不能理解我的那些经历。他只知道他有了女朋友,未来的妻子,要一起度过许多风雨。

我开始真的相信,这个世界上,可以只有爱,没有痛。

我不再需要那个从未出现的神。

恋爱的女人的最大快乐就是她所爱的男人承认她是他的一部分 —— 张爱玲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04

(2)
上一篇 2021年7月24日 下午10:54
下一篇 2021年8月7日 下午10:52

推荐阅读

  • 为了他辞职后

      云朵是个令人羡慕的姑娘,大多数人都这么认为。 能在圈子里找到合适的人结婚,本身就不容易,更何况两个人能每天出双入对,一起工作,一起生活。 上次见面还是婚礼上,云朵穿着…

    2022年3月20日
  • NTR,你能接受吗?

      这是一个我接触甚少的群体。介于法律制度,这也不是能广而告之的关系。 NTR,普通人眼里,这是一个反人伦的存在。但是我们总得感谢这个信息化时代,NTR这个词汇逐渐出现日…

    2020年7月8日
  • 小众

      我很少在圈里结交朋友,她算一个。 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可爱这么会撒娇的女孩,就到了那种女孩子都无法抵挡的程度。 之前和她连麦的时候,听到她对她主人哼哼,我瞬间心软。难怪连…

    4天前
  • 五年,她学会反抗

      一直到今天,我都认为,那是我见过最恶臭的中年人。 从和他接触到前天找他聊天,都没有让我对他的看法改变丝毫。他就像圈里一些人,自己多N所以不停给别人说没有一段关系是可以…

    2020年10月26日
  • “为我献出一切的男人”

      从前旅行,只需要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一个背包。现在的旅行,需要核酸证明,需要三码通行,甚至需要十四天隔离。 尽管这样,我还是定了去拉萨的机票。 这场旅行其实早有谋…

    2021年11月7日
  • 遗憾湖与悔恨山

      国家线出来,安安松了一口气。 比起整个备考阶段压抑的气氛,接下来按部就班的准备复试要好受许多。 犹豫半天,安安隐身后点开悄悄关注里的唯一关注。 这是她在十个月里占比最…

    2022年3月12日
  •   去年十月份,我把陪自己长大的游戏账号卖了。 清空记录的时候,发现收藏里有一篇很长很长的小作文,在里面我用极其粘人的口吻深情表白。尴尬的是,我把头发薅秃了也想不起来对方…

    2022年1月15日
  • 她选择倒计时退圈

      茶餐厅包间外,人来来去去。 茶餐厅包间内,一笑捧着书慢慢品读,脚下男人舔舐的动作并不熟练,但胜在足够用心努力。 窗外风吹过,一笑低头问男人:“上次以后,我们多久没见过…

    2022年3月5日
  • 当我被家人发现时

      那天,是美好的圣诞节,一切祥和。 老妈外出买菜,我慵懒的趴在床上,拿起了我的小玩具,熟悉的嗡嗡声响起,悦耳又舒适。 没想到老妈去而复返,问我中午想吃些什么。 嗡嗡的声…

    2021年1月4日
  • 我离开了完美的叔叔

      离开F市的那天,下着小雪,路上行人匆匆,我拉着行李箱等滴滴。 这个陌生的城市,大概再也不会来了。我松了口气,甚至哼起了小调。 手机安安静静的,也只会安安静静的,我从没…

    2021年2月18日
  • 猫咪的设定就是永远爱主人

      和他见面是在14年的夏天。 那时我还是个小女孩,穿着背心裤衩,为五块钱的冰激凌心疼。在我艰难的选择到底是草莓味还是香草味时,他的大手把两盒都放进了袋子。 时间太久,以…

    2021年6月21日
  • 一个自卑的男斯

      我的爱是垃圾,是无人问津,是灯火阑珊下的过街老鼠,是冷笑话,是一场永远不会停的暴风雨。 男,三十岁,办公室的普通职工,月薪七千,单身,有一个m,可能也不能算做是我的m…

    2021年12月4日